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接过叶晨泽手里的兜子打开看了看,不由得笑了。

    “没想到你还挺细心的。”

    一句话说得叶晨泽莫名的脸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眼看到旁边床上正靠在床头闭目养神的门少庭,不由得撇了撇嘴,走过去,伸手轻轻推了推他,“你好意思自己躺着,让你媳妇没地歇着吗?”

    从他一进来,门少庭就已经知道了,只是懒得搭理他。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主动跑来招惹自己,门少庭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要不,你在这陪着秦小白,我跟枝枝回家睡觉?”

    叶晨泽一听吓得差点跳起来,大惊失色的叫道:“凭啥啊!”

    门少庭懒懒的闭上眼,“那就别跟这儿闲扯,赶紧走吧。”

    桑枝将叶晨泽带过来的洗漱用品拿出来放在床下的脸盆里,笑着看着叶晨泽,说道:“谢谢你啊。”

    叶晨泽习惯了门少庭跟自己的无理和不客气,桑枝这么彬彬有礼的对待自己,一时间还真的有些难以适应。

    摸着头笑道:“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两口子,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你看看人家枝枝,多有礼貌,再看看你,整个就一个混不吝。”

    叶晨泽虽然是抱怨指责的语气,但是声音却很小,一来担心吵醒秦小白,而来害怕真的惹恼了门少庭。

    这位爷别看看上去一副温润如玉与人无害的样子,但实则腹黑的就像一只狼,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

    所以叶晨泽明明是在抱怨指责门少庭,但那小声的嘟囔听上去却更像是蚊蝇叮咛。

    可是尽管如此,一向耳听八方的门少庭还是听得真真切切。

    挑眉瞪了他一眼,“你不是最讨厌医院了吗?我看你这么半天待着也没不自在,倒是越待越舒服了,干脆,你留下来吧。”

    说着,门少庭已经一个起身,从床上跳了下来,伸手随意的将叶晨泽往床上一按,然后看也不看倒在床上的叶晨泽,直接拉着桑枝就往外走。

    桑枝惊愕的看着门少庭,“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我看他乐意着呢!”

    门少庭不由分说的拉着桑枝就往外走,叶晨泽吓得脸都快绿了,深深的后悔自己不该善心大发的特意买了洗漱用品送过来。

    这根本就是好心没好报嘛,什么事啊!

    叶晨泽真的是哭得心都有了,紧走几步追出病房,伸手从背后拽住门少庭的衣裳,哀求道:“你就这么把我一个人扔这儿,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门少庭只回头云淡风轻的扫了他一眼,伸手淡淡的拍掉他抓着自己衣服的手,“我觉得挺厚道的,秦小白就交给你了,好好照顾着,我们明天再来看她。”

    说完看也不看叶晨泽一眼,拖着一脸犹豫的桑枝朝外边走去。

    桑枝不好意思的回头朝一脸哭相的叶晨泽笑了笑:“小白就拜托你了。”

    叶晨泽气得直挠墙,心里这个悔啊,“喂……她叫秦小白?”

    听桑枝和门少庭说这个名字,应该就是躺在病床上的女人的名字没错吧?

    待他想要确认时,哪里还有那两人的身影啊,人家早进电梯下楼去了。

    叶晨泽摸着被气歪的鼻子,一脸无奈的转身,慢吞吞的走进病房,望着病床上依旧睡得昏天暗地的女人,小声哼唧道:“秦小白对吧?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记住了,救过你命的恩人哦!”

    说着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到高烧已经退的差不多了,才松了一口气,伸个懒腰打着哈欠一头栽倒在旁边的空病床上,托着下巴望着依旧熟睡中的秦小白发呆。

    这女人细看之下,除了脸色苍白黑眼圈严重之外,其实长得还蛮耐看的。

    一张标准的东方美人的瓜子脸,尖尖的下巴娇俏性感,两道弯弯的柳叶眉很黑,是那种天生的不用勾画的美,高翘的鼻子,一张樱桃小嘴,薄薄的红唇,只是眼睛从始至终没有睁开过,不过看她的整个外貌,叶晨泽猜测,那双眼睛也一定是透着灵气又好看的。

    就那么呆呆的望着她,叶晨泽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这会儿嘴角儿微微弯起,挂着淡淡的笑意。

    而且似乎从这一刻起,他已经不再排斥在医院里待着了,或许是因为佳人在侧的缘故吧,根本让他忘记了自己此刻身在医院中。

    被门少庭强拖着上了车,桑枝还是有些不放心,蹙着眉头埋怨他:“让叶晨泽一个人在这陪着小白合适吗?毕竟他俩不认识,万一小白醒了,害怕该怎么办?”

    门少庭好笑的瞅了她一眼,兀自系好安全带,笑道:“不用担心,叶晨泽会处理好的,我们要相信他有这能力。”

    一句话,说得桑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按照门少庭的话理解,自己再说什么就是对叶晨泽能力的质疑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还能说啥,张了半天嘴,最后也没说出什么,只有些不悦的瞪了门少庭一眼,转过头去看着窗外,不再说话了。

    一路沉默着回到家里,桑枝理也不理门少庭,沉默的换了鞋子,走进卧室里将自己摔进柔软舒服的大床里,打算就那么闷头睡了。

    门少庭一脸好笑的走过来,伸手抚乱她一头柔顺的长发,“喂,先别睡,不饿吗,起来先吃饭。”

    桑枝摸着早就饿得瘪仓的肚子,翻个身,仰头看着门少庭,嘟着嘴闷闷的道:“老公,我真的觉得咱俩把叶晨泽一个人丢在医院太不厚道了。”

    且不说叶晨泽还害怕医院,就算他不害怕待在医院里,让他独自一个人照顾未曾相识的女人,这也有些说不过去吧。

    再者,秦小白是她桑枝的朋友,做为朋友,她理应义不容辞的照顾她,现在自己却躲在家里躲清闲,这也显得太不仗义了,朋友是用来干嘛的?关键时候,人家需要你了,你却躲回家里自己休息了,这合适吗?

    门少庭耸耸肩膀,云淡风轻的说道:“没什么不合适的,你明天早点过去就行了,放心,叶晨泽一定会把秦小白照顾的很好的。而且在我看来,叶晨泽比你更适合在医院陪着她。”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桑枝拽了起来,“走吧,跟我去厨房,陪我做饭去。”

    桑枝不情愿的嘟着嘴下了床,被门少庭拉到厨房。

    门少庭晚饭做到一半的时候,他们出去找秦小白的,米饭已经在电饭煲里蒸熟了,菜也都切好就差炒熟了。

    只见门少庭利索的挽起袖子,洗了手,然后熟练的开火炝锅炒菜。

    看着门少庭做饭时酷酷的帅气样子,桑枝忍不住羡慕。

    “老公,要不让我试试吧?”

    桑枝看了看菜板上的菜,应该都是直接炒熟就可以的吧?

    看着门少庭轻车熟路的样子,桑枝觉得炒个菜而已,也没什么难的嘛,于是便按捺不住内心跃跃欲试的冲动,主动请缨要自己炒给门少庭吃。

    门少庭勾了勾唇角儿,挑眉看着她:“你确定?”

    桑枝忙不迭的点头,“嗯,我想试试,看上去也没什么难度嘛!”

    不就是把菜倒进锅里,然后用铲子不断的翻腾就行了嘛,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好吧,这个难不倒她!

    可是桑枝明显是太高估自己的智商了,有些事情看着简单,但真正做起来,远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门少庭点点头,将铲子递给她,“锅热了,倒油。”

    桑枝一手拿着铲子,一脸茫然的看着厨房里各种的瓶瓶罐罐,“倒哪个啊?”

    门少庭苦笑一下,随手拿起旁边的橄榄油递给她:“这个。”

    桑枝拿过来就往锅里倒,真的是没有下过厨房,不知道看似简单的事情,实则其中蕴含着玄机。

    “倒太多了!”

    门少庭看着桑枝几乎把一瓶橄榄油倒进去一半,忍不住头疼的说道:“你是炒菜还是喝油啊!”

    “那怎么办,你也没告诉我要到多少啊?”

    桑枝囧着一张脸,苦哈哈的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无奈的望了望天花板,伸手关了火,将锅里的油倒出一部分,“看不到没,这些就足够炒一个酸辣土豆丝了,又不是要油炸,用不了那么多油的。”

    “哦,”桑枝搔着头,应声着,“这样啊,知道了。”

    说着不待门少庭动手,已经伸手打开了炉灶开关。

    “接下来呢?放什么?”

    门少庭无声的苦笑,看来自己还真的是找了一个对做饭一窍不通的老婆,今后只能奉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原则了。

    “炝锅,油热了之后,放干辣椒和葱花。”

    门少庭像个敬业的老师一样,耐心的教她。

    桑枝看到旁边一个小碗里放着切好的葱花,另一只碗里望着切好的干辣椒段。

    点点头,“好嘞!”

    说完,不待门少庭反应,已经眼疾手快的将小半碗葱花和干辣椒段全部倒进油锅里。

    只听见噼里啪啦瞬间油点乱蹦,桑枝吓得妈呀一声,手里的铲子应声落地,一个转身蹭的一下直接窜到门少庭身上,死死的将他的腰搂住。

    “着火了,快救火啊!”

    趴在门少庭怀里,嘴里还害怕的乱叫一气。

    门少庭气得鼻子差点歪了,没好气的一把将她撸下来,“油太热了,起火是正常现象,你不慌就不会着火。”

    一边说着,一边又重新将火关上,看着锅里烧的乌起码黑的锅底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些葱花是我要炒三个菜一个汤用的,这辣椒段是要炒两个菜用的,如今都被你糟践了。”

    桑枝看着自己的“杰作”,脸上一阵火烧般的不自然,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老公,对不起。”

    门少庭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你还是客厅里看电视去吧,这里我来弄。”

    桑枝囧了囧,但瞬间笑逐颜开道:“我留在这里跟你学。”

    门少庭顿感额上一层白毛汗涔出,认命的刷锅重起炉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