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一顿饭,在桑枝几次捣乱破坏下,终于还是被门少庭做好了。

    一边吃着饭,桑枝一边可怜巴巴的看着门少庭,问道:“老公,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笨啊?”

    门少庭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她碗里,淡淡的挑了她一眼,“嗯,确实挺笨的。”

    桑枝也觉得自己很笨,明明在门家厨房看了吴妈和婆婆做菜好几次了,怎么轮到自己动手就那么手忙脚乱乱做一团呢?

    听门少庭这么丝毫不加掩饰的说自己笨,桑枝心里顿时一阵郁闷,托着饭碗,手里的筷子却伸不出去了,一脸惨戚戚的望着他:“你嫌弃我了?”

    门少庭不动声色的吃着饭,淡淡的否认,“没有嫌弃,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事实证明,自己老婆没有做饭的天赋,自己必须认命,好在他找的是老婆,也不是厨子,会不会做饭对他来说根本无所谓。

    “真的不嫌弃我吗?”

    桑枝托着下巴,可怜兮兮的看着门少庭,那眼睛里满是希冀的表情,让他有些忍俊不禁。

    笑道:“当然不会,我娶得是老婆又不是厨子。”

    这是门少庭的真心话啊,但是桑枝听得却是一脸的感动,“老公,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学习厨艺的,一定要做一个上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好老婆,不让你在朋友面前丢面子。”

    “好,”门少庭伸手宠溺的抚了抚她的长发,一脸柔情的看着她,“只要你高兴,而且别真的把家烧着,把自己弄伤的前提下,随便你怎么折腾都可以。”

    被他这么一说,桑枝才高昂起来的激情和斗志顿时化为乌有,蔫了下来。

    人家上校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从刚才自己在厨房里的表现,就可以预知这些情况都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我可以去我爸妈家或者回大院跟妈妈学嘛,又不一定非得要自己躲在家里学,真是的!”

    想了一下,桑枝翻着白眼儿看了门少庭一眼,对他刚刚对自己的担心表示抗议。

    桑枝觉得自己即便是没有烧菜的天赋,但也绝对不是傻子白痴吧,她不过是不知道做菜的程序,等回头买本菜谱研究一下就好了嘛!

    这么想着,心情瞬间又好了起来。

    吃完饭,收拾停当,已经是后半夜了。

    躺在门少庭怀里,桑枝突然想起门少庭之前说过的那句话,忍不住扬着头问道:“你为什么说叶晨泽照顾秦小白比我照顾她更合适啊?”

    这句话,桑枝前思后想了半天不得要领。

    在她看来,怎么都是自己留在医院里照顾秦小白更方便更合适一些,怎么门少庭反倒说叶晨泽更合适呢?这根本就不对嘛,没想到上校同志说话也有没根没据满嘴跑火车的时候。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伸手刮了一下她娇俏的鼻子,“傻瓜,秦小白的性子也是个刚烈的,她一定觉得自己很麻烦你了,心里过意不去。要是让她醒来,知道你又在医院里守了她一夜,心里一定更加的觉得对不住你,过意不去了。”

    说着门少庭顿了顿,才又说道:“但是叶晨泽不一样,他们本来就不认识,叶晨泽会告诉她,是他在半路见到她晕倒了,把她送到医院的。又因为联系不上她的家人,所以就这么在医院陪了她一宿。反正以后也不一定还见不见面的,秦小白即便是觉得不好意思,也只是一时的罢了,心里会感谢叶晨泽的。”

    桑枝点点头,“有道理,可是你怎么就确定他俩以后不会见面了?”

    门少庭挑眉道:“要是能处成朋友不是更好,反正秦小白本来朋友就没几个,异性朋友更是几乎没有。有个叶晨泽能时不时的开导她,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桑枝恍然大悟,一脸崇拜的笑道:“老公,我发现你太有当男媒婆的潜质了,居然这都让你想到了。哎呀,你不干婚介真是屈才了!”

    门少庭忍不住扶额,这女人还真是擅长发掘自己的优点啊!

    “你是不是嫁给我很没安全感啊?”

    门少庭一脸淡笑的看着她。

    桑枝被门少庭说得有些莫名其妙,搔着头想了想,“什么意思?”

    “担心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壮烈了,然后你的下半辈子不知道该依靠谁,嗯?”

    门少庭搂着她,笑得一脸戏谑。

    桑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瞎说什么呢,呸呸呸……你也赶紧给我呸三下,以后也不许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听见没!”

    望着她一脸严肃的神情,门少庭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儿,更加用力的将她搂着,低头吻着她的秀发,柔声道:“你心疼我了?”

    桑枝囧了囧,没好气的道:“谁心疼你了,我是怕你乌鸦嘴,担心自己的下半辈子没人养活。”

    门少庭无声的笑了,双手扳过她的小脸儿,低头覆上她诱人的香甜,半晌才将她放开,喘着粗哑的气息说:“我很高兴你能心疼我。”

    次日,桑枝醒来的时候,旁边已经没了门少庭的身影。

    不出意外的,在客厅的茶几上,桑枝发现了门少庭留给自己的纸条儿。

    “早饭做好了吃过之后再去上班,部队有急事,我先走了。别担心我,我会为了老婆保重自己的,乖乖等我回来。”

    看着纸条儿,桑枝突然感动的想哭,明明脸上笑着,可是莫名的眼泪就开始在眶里打着转转儿。

    吃过门少庭的给自己准备的爱心早餐,桑枝拿了包和钥匙准备出门。

    她想着在去公司前先去医院看看秦小白,估计这会儿张嫂应该已经过去了,自己也不需要帮忙准备早餐什么的,等会直接在医院门口买点水果带过去就好了。

    这么想着,桑枝从电梯里出来,走出楼门,远远的便看到小路上有几个警察打扮的人,推着一个女人从隔壁楼里走了出来。

    桑枝没有在意,这年头不一定住高档社区的就一定是高素质的人,哪里都可能有犯事的人。

    开了车门刚要进去,却被人叫住。

    “桑枝!”

    那声音明显的带着怒火和敌意。

    桑枝不由得蹙了蹙眉,下意识的抬头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才发现原本被警察叔叔推着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平时人前趾高气扬的文丽。

    文丽眼睛看到桑枝的一霎,心里的恨意和怒火就像决堤的洪水般哗的一下冲到了脑门儿,便忍不住的喊了一声。

    桑枝没想到居然是文丽,心里也是一惊,不由自主的就朝她走了过去。

    “文丽,你这是怎么了?”

    桑枝看着她一脸奇怪的问道。

    文丽嘿嘿冷笑两声,眼睛里射出两道恨恨的寒光。

    “别跟我这儿玩猫哭耗子的游戏,难道你不知道我是怎么会落得今天的下场的吗?还不是拜你的上校老公所赐。”

    “走吧!”旁边的警察有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文丽伸手一把将那警察推开,“让我说完,就几句话!”

    然后又恶狠狠的看着桑枝,“这下你满意了?你不就一直看我不顺眼吗?让你男人假公济私给我爸爸和我下套儿,好啊,这回你如愿以偿了,但是我告诉你,你们会有报应的,下场不会比我好到哪里去!”

    文丽还没说完,已经被警察推搡着上了旁边停着的警车。

    桑枝由始至终面对文丽的指责都没有说一句话,她还沉浸在无比的震惊中,没有缓过神来。

    直到警车打着警笛扬尘而去,桑枝才从刚才的惊愕中回过神儿来。

    她记得之前文丽有找过自己,跟自己说,不要让门少庭查她。

    而后自己也因为这个事情问过门少庭,他给的答案是,查文丽不是因为郑尧对自己的事情。

    现在桑枝相信,文丽被抓一定不是门少庭假公济私,而是她自己真的有问题。

    桑枝相信自己的老公不是文丽口中所说的那种人,这种事情上,她当然会毫无条件的选择相信自己的男人!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霍然开朗,刚才被文丽影响的负面情绪一扫而光。

    转身走到自己车旁,开了车门进去,发动车子直奔市医院而去。

    在医院门口的水果店里买了些水果,拎着水果一路来到秦小白的病房。

    推门进去,却赫然发现,昨天秦小白躺的病床被整理的整整齐齐的,上边也没有秦小白的身影。

    桑枝吃了一惊,赶紧找到当班的护士问道:“请问,502病房昨天的那个女病人呢?”

    护士看了桑枝一眼,淡淡的说道:“出院了。”

    “啊?什么时候出院的?”桑枝明明记得叶晨泽跟她说过,医生要秦小白住院观察两天的,怎么才一宿的功夫就出院了呢?

    “哦,天快亮的时候就走了,对了你认识她吧,让她抽空过来把出院手续办了。”小护士善意的提醒道。

    桑枝点头答应着,转身往外走。

    出了医院,桑枝给秦小白打电话,结果秦小白的手机还是打不通。

    无奈之下,桑枝只好打了秦小白家里的电话。

    电话是张嫂接的,张嫂告诉桑枝,秦小白天快亮的时候被一个男人给送回来了,刚喝了点粥,又吃了药,刚刚又睡下了。烧已经退了,只要按时吃药,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听张嫂这么说,桑枝的心才算放下。

    嘱咐了张嫂好好照顾秦小白,有什么事给自己打电话,然后才挂了电话。

    挂了张嫂的电话,桑枝便忍不住想到了叶晨泽,心说叶晨泽也太不负责任了点吧,就算你不愿意照顾秦小白,不愿意待在医院里,也不应该连夜让她出院啊,她身体这么虚弱,万一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办?

    桑枝越想心里越来气,便掏出手机调出叶晨泽的号码拨了出去。

    之前叶建华生日会上,叶晨泽给了桑枝一张名片,桑枝便把他的手机号存到了自己的手机里,原本想着自己应该没什么机会跟他通电话的,没想到这次还真的用上了。

    电话过了许久才被接听,里边传来睡梦中被人吵醒的不满的咆哮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