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你谁啊,有病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你丫的有没有一点公德心啊!”

    桑枝还没说话,手机里便传来叶晨泽一阵公狮般的爆吼。

    被人莫名其妙的骂了一顿,直骂的桑枝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她本来还一肚子气想骂叶晨泽呢,结果还没等她开口,他倒先骂上自己了,这是什么道理啊?

    而且叶晨泽那货骂了自己不要紧,居然还骂完了就直接挂了自己的电话!

    桑枝狠狠的瞪着手机屏幕运了半天气,是可忍孰不可忍!

    吸气,吸气,再吸气,淡定,一定要淡定!

    桑枝深呼吸几口气,强迫自己稳定下情绪,再次拨通了叶晨泽的手机。

    这次,她吸取刚才的教训,叶晨泽刚接听还没来得及骂出口的时候,桑枝已经抢在他前边开骂了。

    “叶晨泽你给我听着,我是桑枝,你要敢再挂我电话,别怪我跟门少庭去告你状!”

    桑枝语气不善,声音很大,透过无线电波传过去,传进叶晨泽的耳朵里,叶晨泽突然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起来。

    刚才的困意全都被一句,我是桑枝,给吓到九霄云外去了,整个人立马儿精神了起来。

    “桑……桑枝啊,怎么是你啊,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叶晨泽陪着小心问道。

    心里无比的懊恼,刚刚自己半睡半醒间,隐约记得好像有电话打进来,然后自己劈头盖脸的给人家骂了一顿,没想到居然是桑枝。

    真是要死了,骂谁不好,怎么偏偏骂了她呢!

    桑枝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的老公门少庭!

    从小到大,叶晨泽可是没少了被门少庭修理。

    明明他比门少庭还大两岁呢,可是每次挨收拾的都是他。门少庭这个名字,早在叶晨泽童年时期就已经在他幼小的心里深深烙印上了阴影,一直陪伴着他成长至今。

    桑枝是谁?

    门少庭的老婆啊,还是被他宠上天的老婆!

    自己把他老婆给骂了,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那个……桑枝啊,我刚才不是有意爆粗口的,我是真的不知道是你打来的电话。”

    叶晨泽光着脚一脸懊恼的站在床边的地板上,心里想着怎么才能不让她跟门少庭告自己的状。

    桑枝只想知道为什么秦小白天还不亮就出院回家了,根本没心思跟叶晨泽计较刚才的事情,要不是怕他又上来就不分青红皂白的骂一顿然后挂断电话,桑枝根本不会把门少庭的名字搬出来。

    但是她显然不知道叶晨泽的想法,轻咳了两声说道:“我还没骂你呢,你倒好意思先骂起我来了。”

    叶晨泽一听,以为桑枝真的生气了,赶紧赔不是:“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了,别生我气了成不?”

    桑枝没有接他的话茬儿,反而说道:“叶晨泽,门少庭还跟我说你是个靠谱儿的负责人的好男人,要我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你说你要是不愿意在医院里陪着秦小白,你可以给我打个电话啊,或者给我打你觉得不方便的话,可以给门少庭打啊,我过来陪着她。可你怎么能擅自让她出院呢!”

    说到这儿,桑枝是越说越来气,自己大清早的就被文丽骂了一通,然后跑到医院却扑了个空,还莫名其妙的被他一顿臭骂,自己今天这是倒了什么霉了,出门没看黄历的原因吗?

    “她身体那么虚弱,万一出点什么差错你负的了责任吗?”

    想到自己刚才被他骂,桑枝心里便有气,说话便也不客气起来,“你还好意思赖床睡觉,你也睡得着!”

    叶晨泽一听,才知道桑枝给自己的打电话的原因,忍不住委屈的抱怨道:“天地良心啊,哪里是我不愿意在医院里照顾她啊,明明是她睡醒了一觉,看到自己在医院里,死活要走。我劝了半天也劝不住,没办法我才送她回家的。”

    顿了顿,叶晨泽才又开口解释:“这个真的不怨我啊,她睁开眼一看到我,就吓得直喊,我废了半天劲儿才让她冷静下来,然后跟她讲清楚是怎么回事。她就非要回家,我也跟她说了,医生说她得住院观察两天,可是她不听啊,执意要下床回家。我死说活说劝不住,无奈之下才给她送了回去。”

    “我可是一宿没睡啊,这才刚躺下睡着,你电话就追来了,我睡得稀里糊涂的,还有个毛病就是没睡好心情就不爽就比较容易爆粗口,所以才嚷了你一通,你可千万别生气啊,别跟少庭说啊,不然他又不知道要怎么折磨我了。”

    听叶晨泽说的可怜兮兮的,桑枝忍不住笑了,“对不起,我还以为是你不愿意在医院里照顾秦小白,才擅自让她出院的呢。这么说,我的错,我错怪你了。”

    桑枝是个知错就改的好姑娘,知道自己错怪了人家,就赶紧的跟人家承认错误。

    “嘿嘿,没事,你是不了解我,想错了也难免的。以后可能记着,我的人品还是很不错的,还是很乐于助人为乐牺牲小我成全大家的。”

    桑枝被他的话逗笑了,“那我不打扰你了,你继续睡吧,祝你做个好梦!”

    说着桑枝就要挂电话,叶晨泽却叹了口气,说道:“现在让我睡我也睡不着了,得,好人做到底,起床去把秦小白的出院手续给办了吧。”

    秦小白天不亮就出了医院,出院手续自然是无法当时就办理的,叶晨泽答应了值班的医生,天亮了自己会尽快过去办理出院手续的,这样秦小白才放心的回到了家里。

    桑枝想到叶晨泽也算是帮了自己大忙,赶紧道谢,“那就麻烦你再跑一趟了,谢谢你啊!”

    挂了电话,桑枝看看时间,自己再不赶去公司恐怕又要迟到了。

    虽然现在苏琳不在,自己算是公司的老大,别说迟到,就算是不去,别人也不会说什么。

    但是桑枝还是秉承一个员工的作息准则,迟到早退以及因为自己私事无法去公司的时候,都会让人将自己的考勤记录好,到时候核算工资的时候要扣除相应的工资的。

    所以为着自己的工资着想,桑枝还是会努力赶着时间不迟到的。

    紧赶慢赶的,终于在上班前一分钟打了卡,桑枝长出了一口气,拎着包进了办公室。

    才拿了要处理的文件翻开,苏珊珊就从外边走了进来。

    “桑副总,王总过来了,说找你有事。”

    “王总,哪个王总?”桑枝蹙了蹙眉,一时间没有想起苏珊珊说的这个王总是谁。

    苏珊珊笑了笑:“就是之前跟咱们公司签了战略合作关系的那个王丽琴王总啊。”

    “哦,瞧我,忙晕了,一时间没想起来。”桑枝恍然,“那先请她到会客室等一下,我马上过去。”

    桑枝来到会客室的时候,王丽琴正坐在里边百无聊赖的喝着茶水。

    见她进来,温婉的朝她笑笑,“我这么贸然的过来找你,是不是很唐突,没影响到你正常工作吧?”

    见到桑枝,王丽琴的脸上飘过一丝的不自然。

    桑枝笑笑,坐在她的对面,“怎么会,我这儿随时欢迎王总大驾光临。”

    王丽琴有些扭捏的笑了笑,喝了口茶才又缓缓说道:“我这次来找你,其实……”

    犹豫了一下,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又开口,“其实是想跟你要那个雷刚队长的电话,上次联谊会上没来得及跟他要联系方式,所以想找你帮忙。”

    桑枝微微一怔,她早就从刘同那里了解到联谊会上的一些情况,也知道王丽琴似乎是对雷刚有些意思。

    但是她也听刘同说了,雷刚当时已经明确的告诉王丽琴自己有女朋友了,也就是说,雷刚已经委婉的拒绝了她的好意,可是她还是跑来跟自己要雷刚的联系方式,这个不就说明她根本就没有死心吗?

    桑枝有些犹豫的看着她,面上明显的有些为难。

    王丽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知道这个要求可能会让你觉得很为难,但是我还是请求你能告诉我,我……我找他有些事情……”

    说到这儿,王丽琴不再说话了,脸上有些微红,慢慢的低下头去,明显的有些娇羞状。

    王丽琴不愧是干行政的,还没等桑枝想好要如何拒绝,她已经先发制人的说出了请求,这样一来,让桑枝根本无法张口再说出婉拒儿的话。

    桑枝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说道:“王总是不是看上部队的哪个小伙子了?想要通过雷刚联系到那人?”

    桑枝心里对自己狠狠的鄙视了一番,明明自己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可偏偏还得这么迂回的绕着弯的试探她,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变得这么圆滑世故了?

    好像都是被门少庭给传染的!

    想到门少庭,桑枝心里不由得一阵温暖,庆幸还好自己已经跟他结婚了,不然估计王丽琴也不会对他善罢甘休的吧!

    王丽琴扯了扯嘴角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说了你可别笑话我啊!”

    桑枝笑着点头,“怎么会呢?”

    王丽琴这才叹了口气,说道:“我喜欢的人就是雷刚,我看上他了,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对于王丽琴的坦白直接,桑枝自愧不如。没想到她居然会毫无隐瞒的跟自己说了实情,而且还要从自己这里得到支持。

    自己该怎么说?

    联谊会是自己公司牵头举办的,人家在联谊会上看上了未婚的男子,自然是有追求的权力,自己该怎么做才更合适呢?

    “可是……可是……”

    桑枝犹豫了半天,可是了半天也没可是出一个所以然来,她实在不忍开口拒绝王丽琴这个三十出头儿急着出嫁的老姑娘,可是她也知道雷刚和门边儿之间那种微妙的关系,而且在她看来,王丽琴这种类型的女人,应该不会是雷刚的菜,即便自己告诉她雷刚的手机号,他俩估计也是没戏。

    “我知道他有女朋友,但是只要他一天没结婚我就还有追求的权力,你说呢?”

    桑枝被王丽琴灼灼的目光逼得左右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