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觉得自己跟王丽琴一比,简直弱爆了。

    人家才是真正的管理者,一开口就把你要说的话全部堵得死死的,让你根本无法拒绝她的要求。

    最后心一横,桑枝心里不由得恳求着,“雷刚,门边儿,不是我不仗义,是现在这种情况,我真的没办法拒绝一个为了爱情勇往直前的女人。相信你们不会怪我的,有句话不是说吗,两个人的感情如果牢固,是不会被外界任何因素所阻止的,我相信你们!”

    心里默默的念叨了半天,桑枝终于抬起头,看着王丽琴,“好,我告诉你雷刚的手机号,但是,能不能联系上他,我可不敢保证,毕竟他工作兴致特殊,很多时候联系不上人也是常有的事情。”

    王丽琴笑着点头感激的一把抓住她的手,“桑枝,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桑枝微微一怔,点点头,“当然可以啊,你每次都桑副总的叫我,倒是叫的我很不习惯呢。”

    王丽琴也笑了,“那你以后也别叫我王总了,咱俩算是朋友了吧,我可是当你是朋友,你要也当我是朋友的话,就叫我王姐吧,谁叫我比你大呢。”

    桑枝答应着,“王姐,那以后可要多多关照我们了。”

    王丽琴如愿以偿拿到雷刚的手机号码,笑逐颜开心满意足的走了,桑枝亲自将她送出公司,站在宽敞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分不清是阴天还是晴天的雾霾,有些出神儿。

    下午快下班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让闷热的天气顿时凉快了很多,但是玻璃窗外如注的雨水也让大家一时间没法下班回家。

    桑枝印象中,这是有记忆以来很少见的几次大暴雨,肆虐的狂风伴着骇人的雷电,将突然间黑下来的天空劈开一道道裂痕,漆黑的天幕下,豆大的雨点伴着石子大的冰雹噼里啪啦的砸下来,砸在玻璃窗上,发出震耳的脆响。

    隔着玻璃窗,从高处望下去,只见楼下外边宽敞的街道上因为突来的暴雨,排水不畅,一时间已经成了水漫金山的气势,雨水已经漫过马路牙子,整条街道看上去更像是一条污水浑浊的河。

    行人们神色匆匆,忙着找地方避雨,开车的人,也将雨刷器开到最大档位,即便如此还是无法正常通行,很多车辆已经被迫无奈的停了下来。

    原本交通就不顺畅的街道上,顿时排起了很长的龙队,一直排到人目不能及的远处。

    桑枝蹙着眉头站在窗前许久,这么大的雨,看来真的像天气预报报的那样,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

    想到这儿,桑枝走出办公室,来到公共办公区,拍手招呼大家过来。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同事们基本已经收拾好准备回家,只是迫于暴雨的原因,没有办法出去,只好眼巴巴的等着雨小一些了再走。

    桑枝将大家召集过来,大声说道:“我刚刚看了天气预报,说是这暴雨要持续很久,恐怕到后半夜甚至明天才可能停了。这情况大家也别急着回家了,跟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别让家里担心。一会儿大家都去楼下‘云中歌’餐厅,我请客,咱们就当聚餐了,边吃边等着雨小一些再回去。”

    桑枝的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拥护,大家欢呼着开始忙活着跟家里人请假。

    桑枝笑笑,走回办公室,给母亲莫青莲打了电话。

    电话里,莫青莲不停的嘱咐她要自己多小心点,不要冻着饿着,更不要急着回家,一定要等雨停了再回来。

    “唉,刚刚我也给你爸爸打了电话,他也是被困在医院里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还说雨小一点了就回来,我直接就给他吼了回去,告诉他必须雨过天晴再回来。”

    莫青莲又叹了口气,“这天气变化太快了,万一半路上雨又突然下大了可怎么办,所以你也必须等雨停了天晴了再给我回来,这路上积水太多,照这样下下去,估计很多排水不畅的路段,桥洞的不定得积多少水呢!”

    桑枝知道母亲这是为自己担心,笑了笑,乖巧的答应着。

    挂了电话,又给大院家里的婆婆打了电话,嘱咐他们这几天雨多尽量不要出门了,有什么事就让别人去做。

    才跟婆婆林雅然通完电话,门少庭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干嘛呢,电话半天占线!”

    门少庭的语气透着焦急和担心。

    桑枝听了心里一阵温暖,扯了扯嘴角儿,笑道:“刚跟你丈母娘和我婆婆通过电话。”

    听她这么一说,门少庭刚才还烦躁不安的心立马儿踏实了下来。

    他知道桑枝现在还在单位,估计是被暴雨困住出不来。

    “乖乖在公司待着,雨不停不许出来。”

    门少庭语气严肃的嘱咐道。

    桑枝无声的笑了笑,挑了挑眉,“是,遵命,上校同志,你丈母娘和我婆婆都已经千叮万嘱了。”

    门少庭被她的话逗笑了,嗔道:“正经点儿,别贫嘴。南郊的一个山区因为暴雨造成山体滑坡,河水暴涨,淹没了附近的几个村子,我们接到命令要赶过去救援,你一定要听话,别让我担心,知道吗?”

    只有知道她是安全的情况下,他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工作,全力以赴的完成任务。好像每次出任务前,他都习惯性的告诫桑枝要乖乖的等自己回来,别出什么事情。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一旦养成就很难改变。

    桑枝一听,心里就是一紧,这种天气,这种情况下出去施救,无疑是件极其危险又困难的事情。

    桑枝知道自己身为军人家属,不应该也不能扯门少庭的后腿,尽管心里十万分的担心和不愿意,嘴上却只能苦涩的说:“那你自己一定要小心点,我等你回来。”

    除了说这句话,桑枝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似乎她什么都没有办法为门少庭做,唯一能做得就是默默的祈祷和等待。

    “嗯!”

    门少庭柔声的应了一声,才要挂电话,桑枝突然又冒出一句,“老公,我爱你,为了我,你一定要好好的!”

    门少庭心里一热,鼻尖儿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有些酸涩的感觉。

    这女人什么时候也学会煽情了,一句话,就仿佛一团棉花撞进了他最柔软的心底,那种软软暖暖让人说不出来的感觉,感动的他都想哭了。

    “老公?”

    良久,不见门少庭答应,桑枝有些担心的小声唤了一句。

    “好!”

    门少庭这才温柔的说了一句,然后不等桑枝再说什么,已经快速的挂了电话。

    门少庭不敢再让桑枝继续说下去了,他害怕自己那颗一向果断干脆的心,因为她而变得犹豫胆小。

    出发在即,他必须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心里不能牵肠挂肚着让自己分心。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的忙音,桑枝的心莫名的就沉了下去。

    以往门少庭跟自己说出任务,她不会有这种莫名的恐惧感。

    或许是因为,对他口中的任务没有直观的理解吧,而这次不同,桑枝知道,门少庭说的那个山区,是遭遇暴雨袭击最厉害的一个地方,市里已经水流成河了,更何况情况更严重的山区呢!

    这种情况下,门少庭让她不要担心,她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苏珊珊敲了半天门,也不见里边桑枝的回答。

    心里疑惑着,便推门直接走了进来。

    见桑枝正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边滂沱的大雨发呆着,轻咳两声,说道:“桑副总,大家都去了‘云中歌’,你也也过去吧。”

    桑枝转身,看见苏珊珊,这才从刚才的恍惚中回过神儿来,可是现在她的心情可谓五味杂陈,根本没有食欲。

    想了想说道:“我就不过去了,你们好好吃,回来的时候,你随便给我打包一点回来就行了。对了,给你这张卡,吃完了直接用它结账就好了。”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回到办公桌旁,从包里拿出一张信誉卡递给苏珊珊,“这张卡没有密码。”

    苏珊珊犹豫的看着那张卡,没敢伸手去接。

    “怎么了?”

    桑枝疑惑的看着她。

    “这个……这样不好吧?”

    信誉卡啊,可以透支的,她就不怕自己给她多刷了钱吗?

    “有什么不好的,让你拿着你就拿着,难道你还会坑我不成?”桑枝看着苏珊珊忍不住笑了。

    苏珊珊这段时间的改变有目共睹,甚至让桑枝都有些刮目相看,

    从苏琳离开之后,苏珊珊一下子没了靠山,做人做事都变得谨慎起来。渐渐的好像跟之前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变得好相处多了,以前的骄纵蛮横也收敛了很多。这一点,桑枝真的没有想到,所以打从心里替她高兴。

    苏珊珊挠着头笑了笑:“谢谢桑副总的信任,那我就拿着了?”

    一边说着,一边从桑枝手里接了卡过去,然后又问道:“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吃了吗?”

    桑枝摇摇头,“不了,你们去吧。”

    苏珊珊离开,桑枝又想到门少庭任务的危险性,忍不住叹了口气,一屁股跌坐进椅子里,头靠着椅背仰面朝天的望着天花板继续发呆。

    雨就那么肆无忌惮的下着,越下越大,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公司的员工不算多,加上桑枝一共二十几个人,大家吃完饭,都聚集在办公区域内或聊天或打牌。

    桑枝胡乱扒拉了两口苏珊珊给打包回来的食物,实在没有胃口,便起身出了办公室。

    “这下咱们大厦里的这几家餐厅生意可火了,这大厦里多少人啊,都被困住了,就是卖盒饭,也够他们小赚一笔的了。”

    姚朗正跟几个同事聊着天,见桑枝出来,笑着走过来,问道:“桑副总,你这是要出去吗?别去了,出不去,据说大厦里所有的人都被困住了,估计今天都要在单位过夜了。”

    姚朗的话倒提醒了桑枝,自己公司二十几号人,晚上睡觉要怎么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