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望着慌忙跑进卫生间的桑枝,门少庭躺在床上无声的笑了,幸福又无奈的感觉。

    小女人总能在关键时候大煞风景。

    卫生间里,桑枝对着镜子拍了半天脸,才让自己彻底清醒过来。

    门少庭回来了,真的回来了,他没事,是自己胡思乱想想多了。

    这么想着,突然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强压着内心的激动,平复了半天情绪,才让自己渐渐平静下来。

    快速的洗了把脸,走出卫生间。

    回到房间的时候,门少庭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轻轻的走过去,侧身躺在他的身边,手指轻轻滑过他一脸疲惫的倦容,停在那有些微微蹙起的眉头上。

    他这几天一定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这时候睡的很沉,却仍旧有些不安稳。

    见他的睡姿不太舒服,桑枝轻轻的抬手,按在他的左肩头上,想要让他躺得更平稳舒服一些。

    可是才稍稍用力,门少庭便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

    “嗯……”

    眉头蹙的更紧了,但尽管这样他还是没有醒来,可见是有多困乏了。

    桑枝心里一缩,轻轻的解开他睡衣的腰带,扯开,才赫然发现他的左肩头一片淤青,靠近胳膊的一处还有伤口,尽管已经用过药,但那几乎翻翻出来的血肉依旧清晰可见。

    桑枝看的心里一阵心疼,他还是受伤了,但是却忍着不告诉自己,是不想让自己担心吧?

    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桑枝光着脚,轻轻走出房间,来到客厅里,从爸爸的家用小医药箱里找出喷药和一些纱布,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没想到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久,睡得这么沉,就连门少庭回来,自己都不知道。

    叹了口气,拿着药重新回到屋里。

    担心吵醒他,桑枝不敢弄出太大动静,拿着喷剂轻轻的喷了几下在他的伤口处,然后用纱布,轻轻的绕着他的胳膊缠了几圈,在用胶带粘好,见他睡得不甚安稳,便伸手,轻轻的帮他将睡袍脱掉。

    一向睡觉浅的门少庭,其实早在桑枝给自己上药的时候,就已经醒了。

    下意识的想要反抗,忽然想到自己现在是在家里的床上,这个时候能接近自己的只有自己的老婆。

    于是便安静下来,继续佯装着睡觉,默默的接受着她的关心。

    做完这一切,桑枝见门少庭还在睡着,并没有弄醒他,这才松了一口气,重新躺下,轻轻的将他身体翻了一下,让他侧身睡,以免碰到左肩的伤口。

    而她自己也侧身面对着门少庭,一只胳膊轻轻的揽在他的腰际,为的是防止他不小心翻身碰到伤口,弄痛自己。

    感觉到她的小心翼翼和贴心,门少庭心里无声的笑了。

    闭着眼睛往她怀里蹭了蹭,找个舒服的姿势,安心的睡了。

    桑枝没有想到江北城会给自己打电话。

    原本今天,她是打算跟门少庭一起逛家具城给新房挑选家具的,可是江北城却打来电话,想约她见面。

    桑枝很想告诉他自己没空,可是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能狠下心来拒绝他。

    可怜巴巴的看着已经穿戴整齐准备跟她一起出门的门少庭,桑枝囧了囧,笑道:“那个……江北城打电话说找我有事,约了见面……”

    门少庭挑了挑眉,一脸审视的看着她:“江北城不是门玥玮的男朋友吗?干嘛没事老是找你?”

    桑枝白了他一眼,说道:“明知故问,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跟小玮其实不是那种关系,他那次去家里不过是帮小玮的忙,小玮对雷明那是铁了心要死磕到底的,江北城根本没戏。”

    “所以呢?”

    门少庭托着下巴蹙着眉头看着她。

    “所以?什么所以?没有所以!”

    桑枝被门少庭瞅的浑身发毛,抓起包,瞪了他一眼,就往外走。

    “所以他就转移目标到你身上了?”

    话一出口,门少庭便忍不住有些懊悔,他心里明明不是这么想的。

    他相信桑枝不会跟江北城有什么,可是看到她因为江北城一个电话,就放弃跟自己计划了很久的事情,心里忍不住有些吃醋,火气也就莫名的上来了,说话的语气也就变了味道。

    桑枝转身,一脸怪异的看着门少庭,半晌,突然笑了出来:“你吃醋了?”

    门少庭抬眼望了望天花板,闷哼道:“想什么呢?怎么可能!我只是好心的提醒你,你现在是有夫之妇的身份!”

    桑枝终于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走过去,伸手挽住门少庭的胳膊,“走吧,你陪我一起去见他。”

    门少庭微微一怔,突然有些汗颜,相比而言,自己刚才是不是显得太没风度了?

    车子在约定的咖啡店外停下,门少庭犹豫着迟迟不肯下车。

    已经下了车的桑枝忍不住回头催促:“下车啊,还愣着干什么?”

    门少庭突然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一下,说道:“你进去吧,我还是在车里等你好了。”

    桑枝忍着笑,看着他,戏谑道:“呦,门上校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

    被她这么一针见血的戳破,门少庭脸色更加的不自然了。

    瞪了她一眼,赌气的道:“去就去,老子什么阵势没见过,难道还怕他江北城不成!”

    一边说着,一边负气的下了车。

    桑枝偷偷一笑,伸手挽了他的胳膊往里走,“你不是怕,你是不好意思,我知道。身为一个男人,因为不放心自己女人跟别的男人见面,所以跟着一起赴约嘛,怎么说心里也会觉得有些不自在吧?放心,我理解,完全理解!”

    桑枝憋着笑,故意气他。

    门少庭的脸囧了囧,停下脚步,“得,我还是别跟着进去了,省得你又说我小心眼儿。”

    “那怎么可以,来都来了,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在车里等着。再说了,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跟着就跟着呗,我跟江北城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干嘛不敢让你看啊!”

    桑枝这么一说,门少庭心里更郁闷了,这不更显得自己小肚鸡肠疑神疑鬼了吗?

    “可是你让我跟着的,不是我自己愿意来的啊?”

    眼下的情况,门少庭想撤,可是胳膊被桑枝死死的拽着,就是不让他走。

    最后没有办法,门少庭只能硬着头皮被桑枝半胁迫的进了咖啡店。

    江北城已经提前到了,见到门少庭和桑枝一起进来,赶紧起身朝他们招手。

    江北城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笑着让二人坐下,“你们要喝点什么?”

    边说着,便伸手招来服务员。

    此时面对江北城,门少庭脸上显得有些不自然。

    人家是约自己老婆,自己没事跟着过来凑什么热闹啊?实在是丢人!

    见门少庭一脸的不自然,桑枝心里忍不住偷笑,给自己和门少庭点了两杯拿铁,才问道:“你找我们究竟什么事啊?”

    其实刚才在电话里,江北城就问她,门少庭在没在家,有没有时间出来坐坐,他有些事情想求门少庭帮忙。

    桑枝本来想跟门少庭说实话的,只是看到门少庭吃飞醋,心里忍不住好笑,就想着逗逗他,没想到他居然信以为真,以为江北城只是约了她聊天什么的,弄得他一脸的狼狈,想想她都觉得好笑。

    江北城看了门少庭一眼,明显的有些难以启齿,轻咳了两声,才问道:“少庭,我想跟你打听一下我姨夫和表姐的事情。”

    门少庭这才恍然,不动声色的瞪了旁边一脸坏笑的桑枝一眼,心说难怪你这么死乞白赖的拉着我进来呢,回去我再跟你算账!

    “你姨夫和表姐?”

    门少庭看着江北城,脑子飞快的转着,“你指的是文浩斌和文丽父女?”

    “嗯!”

    江北城脸红了一下,点点头,“我知道这事不应该麻烦你的。但是我那个姨妈,自从丈夫和女儿出事之后,就一直住在我家里,天天跟我父母闹。我妈妈这也是没办法了,才让我想想办法,帮忙打听一下。”

    江北城说着端了咖啡喝了一口,才又继续道:“我去过公安部门了问过了,但是他们不允许探视。你知道,我才回国没多久,这方面也没认识什么人,想来想去,也只有找你帮忙了。”

    桑枝听了江北城的话,心里才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不该没问清楚他为什么要找门少庭,就这么自作主张的将门少庭带来见他了。

    他是要打听文丽父女的事情,这事门少庭一定很清楚,因为就是他让人办的他们。

    不然文丽被带走的那天,她不会那么恶狠狠的跟自己说那种狠话。

    现在江北城因为这事找门少庭,也不知道是不是触了门少庭的忌讳,如果是的话,那自己不就等于给门少庭找麻烦了吗?

    那门少庭一定会讨厌自己的!

    想到这儿,桑枝再也笑不起来了,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门少庭,那意思,“我不知道他找你是这事情,真的不知道,我是无辜的。”

    感觉到她的注视,门少庭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转而看着江北城,端了杯子,喝了一口咖啡,才缓缓的说道:“这个事情,我其实也不太清楚,我也是前几天才听一个朋友说了一嘴,好像对于文浩斌,好像要公开审理,我想到时候你们可以去旁听。文丽,我就不太清楚了,听说她犯的事还不小呢。真看不出来,你表姐不光是平时飞扬跋扈,还真的是胆大到杀人放火都敢干啊!”

    哼,文丽犯的事确实不小,居然敢指使人对他的老婆下手,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若不是为了放长线钓文浩斌这条大鱼,他门少庭早就收拾她了,还能让她等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