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的话说得滴水不漏,却很明确的透露给江北城一个信息,那就是,文浩斌父女俩的事情不是小事,很麻烦,他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江北城多聪明的人啊,门少庭话一出口,他就知道了厉害轻重。

    扯了扯嘴儿,苦笑道:“我就知道他们早晚出事,做事做人都太嚣张太高调了,出事也是迟早的事情。”

    对于这个姨夫和表姐,江北城心里实在没多少好感,要不是文丽的母亲跑去家里闹,自己母亲实在受不了了才请求自己帮忙打听,他才懒得管这种闲事呢!

    现在听门少庭的意思,就是文浩斌和文丽的事情,绝对不是他们这种有点钱的人靠钱就能摆平的,这样更好,直接让姨妈死心,自己好好过自己剩下的日子得了。

    虽然这种话说出来很伤人,但也是实话,总比让她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整天哭天抹泪的强吧!

    想到这儿,江北城又笑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门少庭无所谓的摇摇头,笑了笑:“我也没帮你什么忙,说谢谢就太客气了。再说你也帮了我妹妹不少忙,我还没跟你道谢呢。还有,我跟枝枝新房子的装修,很不错,真的很谢谢你!”

    几人又聊了几句闲话,桑枝和门少庭便起身告辞,“我们打算要去家居城挑家具的,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回见吧。”

    桑枝坐在那儿,时不时的被门少庭有意无意的瞥上一眼,简直如坐针毡,浑身的不自在,那滋味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见两人终于你来我往的说得差不多了,赶紧拉着门少庭就告辞出了咖啡厅。

    出了咖啡厅,桑枝仰头朝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终于不用那么憋屈了,转头看着门少庭。

    他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桑枝自觉理亏,低着头,搔搔脑袋,闷声说道:“老公,我错了。”

    门少庭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转身上了车。

    桑枝碰了个软钉子,忍不住蹙了蹙眉,抹了把鼻子,撅着嘴儿跟着上了车。

    “老公,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不理我!”

    才坐到副驾驶座上,桑枝便一把将门少庭的腰搂住,脑袋抵在他的胸前小猫似的蹭来蹭去的撒娇。

    原本心里憋着一股气的门少庭,被她这么耍赖的招数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心里那股子怨气早就烟消云散了。

    但面上还是紧绷着,忍着心里的笑意,打算看她还能跟自己耍赖到什么程度。

    “你哪里错了?”

    她的小脸儿隔着衬衣在自己胸口蹭来蹭去的,弄得他心里早已心猿意马,一股燥火莫名的蹭蹭的往上窜着,恨不得现在就将她就地法办了。

    “我不该不跟你说实话,骗你以为江北城只是约了我。”

    桑枝低着头,抵在他的胸前,闷声道。

    “还有呢?”

    门少庭继续憋着气,冷声问道。

    “还有就是,我不该自作主张的把你带来见江北城,给你造成困扰。”

    说完抬起头,一双呆萌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瞅着他,忽然嫣然一笑:“可是我就知道我老公最厉害了,能化腐朽为神奇,变被动为主动。老公,你刚刚说的话,那真叫一个滴水不漏,不卑不亢。尤其你撒谎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说得跟真的似的,我都差点信以为真了!”

    “……”门少庭被她驴唇不对马嘴的阿谀奉承的话逗的忍不住扶额,瞪了她一眼,“你是说我是一个死人吗?还心不跳!”

    “哪有,我是夸你临危不乱镇定自若!”

    桑枝继续卖力的奉承。

    现在理在人家手里,自己是理亏犯错的那个,桑枝最大的优点就是知错就改,从不会因为面子问题死不认错。

    再说了,偶尔跟上校同志承认个错误又有什么的呢?他反正不会吃了自己,相比起他那些犯错的部下来说,自己的待遇真的好太多了!

    “这还差不多,那你再说说,我怎么就说谎了,嗯?”

    居然说自己说谎,这是承认错误吗?根本就是找收拾嘛!

    想到这儿,门少庭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又开始骚乱了。

    沙哑着声音问着桑枝,一双大手已经开始不安分的在她后背摩挲着。

    “你敢说文丽父女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你敢说你一点都不清楚他们的事情?”上校同志,真人面前你就不用遮遮掩掩了,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们犯了案,公安部门下的批捕文件,也是公安部门逮捕归案的,跟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门少庭说得理直气壮,丝毫不觉得自己在说谎。

    桑枝囧了囧,装,继续装,使劲儿装!

    她现在才知道,什么叫死鸭子嘴硬,原来自己男人这张嘴,就是任凭你怎么撬也撬不开的鸭子嘴!

    “得,你没说谎行了吧,你说的都是实话,大实话!”

    桑枝实在懒得跟她理论了,已经半贴在他身上的姿势,弄得自己有些不舒服,想着起身离开。

    却不料身后一双大手一个用力,将她死死的禁锢在他宽厚坚实的怀里,让她动弹不得。

    “喂,你干嘛,放开我啊!”

    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经验告诉她,这男人又想折腾自己了。

    “没人告诉你,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吗?嗯?”

    门少庭声音明显的粗哑,眼中透着迫切的渴望。

    “没……唔……放开我……”

    来不及说完,声音已经被淹没在一片热情中。

    身体被手刹轻轻磕了一下,桑枝才将自己即将沦陷的意识收拢回来几分。

    双手抵在门少庭胸前,喘着粗气,闷哼道:“别,这不是你的越野车。”

    今天开的可是她的白色沃尔沃,比不了他那辆从外边怎么看也看不见里边情况的越野车。

    “那又怎样!”

    门少庭根本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低头再次吻住她的香甜。

    “会……被人看到!”

    桑枝囧着一张红得滴血的脸,小声嘟囔。

    “没人看得到!”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按了自动锁,将四扇车门完全落了锁,大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

    “会,外边人很多!”

    桑枝囧得死的心都有了,上校同志咱能不能换个惩罚的方式啊?难道除了这么折腾,就没有更好一些,更文明一些的方式了吗?

    “忘了告诉你,你这车玻璃跟我那辆用的一个材质,不信完事后,你可以自己亲自验证一下!”

    说完,不再理会桑枝的抗拒,一把将她按坐在自己身上。

    “唔……门少庭,你故意的,这车这样改装你是早有预谋的!”

    桑枝欲哭无泪,无力反抗只好默默承受!

    其实她还是蛮享受这种惩罚的,如果将内心的那丝小小的羞愧忽略不计的话!

    两人在外边吃了午饭,才来到家居城给新房挑选家具。

    手牵着手,桑枝感受着那种热恋中情侣的感觉。

    “老公,我想吃冰激凌了。”

    看到入口处有个冷饮摊,桑枝忍不住嘴馋,这种天气里边吃着冰凉的冰激凌边逛家居城,才是一种享受。

    门少庭看了她一眼,蹙了蹙眉,在他看来,冰激凌什么的都是垃圾食品,没事多喝点纯果汁,多吃点水果多好,吃这种东西干什么!

    “渴就喝水吧。”

    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桑枝走到冷饮摊旁,“一矿泉水,谢谢。”

    桑枝囧了囧,看了人家卖水的帅哥一眼,笑道:“外加一个香草冰激凌,谢谢。”

    小伙子很热情啊,估计是一眼看出男人不想让女人是冰激凌吧,还没等门少庭说话,人家已经手快的从冰激凌机里打出了一个蛋筒冰激凌递了过来。

    桑枝一脸笑意的接过来,伸出舌头就在上边舔了一口,还不忘挑衅的看着门少庭,“付钱啊!”

    门少庭无奈的瞪了她一眼,接过小伙子递过来的水,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

    没想到小伙子看着钱,到不好意思的囧了下,“对不起啊,请问有零钱吗?一共七块钱,这个太大了,我手里没零钱,找不开。”

    门少庭蹙了蹙眉,淡淡的道:“没有!”

    他平时口袋里都不习惯装钱的,更别说零钱了,一般出门都用卡比较多。

    小伙子一脸为难,“要不,你们先稍等一下,我去把钱换开。”

    桑枝见这么麻烦,赶紧叫住小伙子,“等一下,我看看我有没有零钱。”

    说着从包里掏出钱夹,拿出一张十块的递给他。

    小伙子将大票还给桑枝,又找了钱给她,笑道:“不好意思啊!”

    桑枝摇摇头,笑道:“你真应该多留点备用的零钱的,方便找零啊!”

    小伙子摸着头憨憨的笑了,“其实有的,刚刚被我女朋友拿走了,她说看中了一条裙子,要去买。”

    桑枝理解的笑了,“你女朋友真幸福。”

    说完边吃着冰激凌,边挽着门少庭的胳膊走了。

    走出去老远,门少庭忍不住闷声哼道:“你就不幸福了吗?”

    什么啊,刚才居然一脸羡慕的表情看着那个男的,还说他女朋友真幸福。

    他就搞不懂了,究竟幸福什么啊?买个裙子都没钱,还得跑来拿男人备用的找零钱,到底有什么可值得羡慕的!

    桑枝又舔了口冰激凌,伸手递到门少庭的嘴边儿,“老公,来一口!”

    门少庭蹙着眉头,将身子向外倾斜着躲着她,“不要!”

    又凉又甜腻的东西不是他的口味。

    “吃一口嘛!”

    门少庭挑了挑眉,“你先告诉我,你幸不幸福?”

    “你不懂,我说得跟你理解的不是一个事。人家男朋友多疼女朋友啊!”

    “你是说我不够疼你?”

    门少庭郁闷了,深深的受伤了,他都差点将自己的心挖出来给她看了,她居然还感觉不到自己对她的好!

    这究竟是自己的悲哀还是她的悲哀?

    “好吗?”

    桑枝一脸坏笑着,歪着脑袋看着门少庭,再次将手中的冰激凌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