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林雅然叹了一口气,“就像歌里唱的那样,人生如戏啊!”

    “我爱着门正,门正爱着方芳,而方芳却爱上了已经结了婚的门中。”

    林雅然抬眼看了桑枝一眼,笑道:“听得是不是觉得很无聊很烦啊,我们那个时代居然也有三角恋四角恋什么的,爱情这东西真是说不清道不明。”

    桑枝听得心里一阵阵的纠结,为了林雅然的委屈和门正的背叛。

    难怪她总感觉公公和婆婆之间似乎总隔着一层东西似的,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无形的阻隔,让他们看上去不像平常的老夫老妻似的有那种相濡以沫的感觉。

    “少庭还有个大伯?怎么从来没听他说起过呢?”

    桑枝拉着林雅然的手,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从来没有听门少庭说起过他家里的事情,原来他还有个大伯。

    桑枝忽然想到三楼,距离自己房间不远处的那间经常被锁着的房间,记得结婚的当天晚上,门少庭跟自己说过,那间房子谁也不能进去。

    会不会那间就是门中的房间呢?

    桑枝的好奇心越来越强烈了。

    林雅然笑了笑,“是有个大伯,但是少庭并没有见过。别说少庭,就是我也只在跟门正结婚前见过他。”

    门中其实本来不姓门,跟门家也没什么关系。

    门中的父亲跟门光荣是战友,两人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

    那时候门中并不大,母亲因为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就剩下奶奶带着当时十二岁的他,辛苦的生活。

    门光荣找到战友的家里,将老奶奶认作自己的干妈,连同她和孩子一起接到了自己家里。

    那时候门正才只有六岁,对于这个突然到来的哥哥,心里不由自主的就敌对起来,生怕他把自己父母对自己的爱都抢了去。

    门光荣媳妇是个很善良的女人,将老人当自己的亲人一样伺候着,把孩子也当成自己的孩子。

    门光荣比门中没大多少,就大了十二岁,可是即便这样,孩子的奶奶还是执意要让孩子管门光荣叫爸爸,并恳求门光荣给孩子改了姓,让他跟着门光荣姓门。

    “你答应我,只有你答应了我这个要求,我才能闭上眼睛,不然我就是死了也不放心这苦命的孩子啊!”

    就这样,无奈下,门光荣答应了老人的要求,把孩子改名为门中,也让他改口管自己叫了爸爸。

    门中从小就很懂事,也知道门光荣对自己好,处的时间久了,便真心的从心里当他是自己的爸爸看待。

    门中十八岁的时候,看到部队上征兵,便兴匆匆的跑了回来,跟门光荣说自己要参军。

    那时候门正已经十二岁了,门光荣不想让门中当兵。

    总觉得自己战友就这么一个骨肉留在这世上,他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当兵,太危险了,万一……

    门光荣死活不同意,门正来了句,“他愿意当兵就让他去呗,他走了家里就我一个孩子了,你跟我妈也不会偏心眼了!”

    门光荣一听自己儿子说出这么没出息的话,立马儿就火了,气得扬手就要打门正,“你个混蛋犊子,老子就是不想让你哥去当兵,你等着,等你十八岁了,你就给老子滚去当兵去,看老子不把你弄的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

    门正一听吓得脸都绿了,扭头跑去找母亲,抱着妈妈的胳膊哭道:“妈,我爸不要我了,要把我弄到天边儿去,你以后就再也看不见儿子了。”

    哪个母亲不疼儿子啊,听孩子这么一说,门光荣媳妇头一次发火了。

    拽着门正就要回娘家,门光荣出来阻止,“你这是干嘛啊?我不就是吓唬吓唬他吗,都让你给惯坏了!”

    谁知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老婆,这一次是铁了心要跟门光荣对着干,“阿正不能去当兵,我不同意他当兵。除非你答应我,将来不让他去当兵,否则我就带着他回娘家,你什么时候答应了,我什么时候再回来。”

    见媳妇这次是真的生气了,门光荣也慌了神儿,只好点头答应了媳妇的要求。

    十八岁的门中此时已经很能看清人情世故,见父母为了自己的事情都打起来了,便走过来劝道:“妈,你放心,爸爸不会让阿正去当兵的,我都跟爸爸说好了,我去当兵。”

    就这样,十八岁的门中参了军,当了一名军人。

    那时候门光荣不过是个连长,没有什么权利,加上他本就不喜欢假公济私,也没有过问,门中会被分配到哪里去。

    分配结果出来之后,门光荣才傻了眼,没想到门中被分配到了千里之外的边远小城,昆城。

    门中一走就是十年,这次是他当兵之后第一次回来探亲,没想到就碰到门正带着女朋友回家,把门光荣气得够呛。

    如今见门光荣跟自己说起婚姻大事,门中也知道瞒不住了,便跟他说了自己的情况。

    “爸,你没事吧!”

    门中把门光荣扶起来坐到沙发上,给他倒了杯水,让他喝了两口,缓了缓气,才解释道:“爸,你别生气,我知道我结婚的事情没跟你说是我的不对,可是……”

    不待门中说完,门光荣已经抬手打断了他的话:“阿中,你跟爸爸说实话,你是不是心里怨恨爸妈?要不怎么你妈妈去世你都没回来看她一眼呢?”

    门中摇摇头,笑道:“看您说的,我怎么可能怨恨你和我妈呢,你们对我那么好,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门中。”

    顿了顿,门中才又说道:“妈病危的时候,我正在执行任务。电话是我爱人接到的,当时她正挺着大肚子,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生了。那时候她根本联系不到我,就只好跟部队领导说,让他想办法联系我。但是领导当时担心我会因为这个事情分心受到危险,所以就压着一直没告诉我。而我爱人自己想回来,但一来从来没跟家里人见过面,怕就这么唐突的回来,反而给家里造成困扰,再者,她又快生了,也不敢长途跋涉,所以……”

    想到妈妈临死自己也没见到最后一面,门中不由的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转了。

    听了门中的话,门光荣纠结了几年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叹了口气,“这就好,你不怪爸妈,我们就放心了,你妈在地下也能安心了。”

    说着拭了下眼角儿的泪光,又说道:“等会我带你去你妈和奶奶的坟上看看吧。你妈临死的时候还在后悔,说你一定是生她的气了,才不肯回来见她最后一面的。”

    门中听门光荣这么说,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觉得心里很对不起妈妈,让妈妈死了都不能安心。

    当天爷俩一起去给门中奶奶和妈妈上了坟,晚上在家里聊到很晚才睡觉。

    门中在家里只待了三天,就被队部一个电话召了回去。

    临行前,门中把自己钱夹里的一张照片拿给门光荣:“爸,这是您孙子,快八岁了,叫门少轩。”

    门光荣看着照片上那个虎头虎脑可爱的孩子,忍不住又淌下眼泪来,“好好,有机会带上他们娘俩一起回来,让他们也来认认家门啊!”

    门中答应着,跟门光荣洒泪挥别。

    方芳自从在门家见到门中之后,便对他一见钟情。

    毕业之后不辞而别,只留了封信给他,告诉他,自己爱的男人是那个叫门中的军人,让他好好对林雅然。

    门正拿着信,跑到汽车站,火车站,甚至机场,找了个遍,也没见到方芳的身影。

    伤心欲绝顿足捶胸,喝的酩酊大醉,被同学抬到家里的时候,门光荣并不在家。

    同学没办法,也不知道别人,便打电话,到林雅然的家里,找到林雅然,跟她说了门正的情况,让她过来帮忙照顾一下。

    林雅然虽说跟门正已经分手,也告诉自己,要慢慢的将他忘记,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但是付出了六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说放就能放得下的。

    挂了电话,二话没说就直接来到了门家。

    门正同学已经离开了,只有门正一个人,躺在床上醉的稀里糊涂的,嘴里一直嘟囔着方芳的名字。

    林雅然看的一阵心疼,赶紧拧了湿毛巾帮他擦洗,又冲了蜂蜜水让他喝下。

    迷迷糊糊中,门正将林雅然当成了方芳,一把将她搂住,张着满嘴酒气的唇就覆上了她的红唇。

    林雅然吃惊害怕之下,几次推拒,却不料门正反倒更加用力的禁锢着她,放肆的索取。

    最后,林雅然含着泪承受着心里的委屈,在他一口一个方芳的痴情呼唤下,跟他发生了关系……

    两个月后,林雅然的母亲发现了林雅然的异常反应,经常干呕,还总是犯困。

    带着她去了医院检查,才知道这傻丫头怀了身孕。

    几番逼问下,林雅然才说出自己和门正那天发生的事情。

    就这样,在父母的陪同下,林雅然被迫来到门家。

    门光荣一听,顿时乐得嘴都合不拢了,直拍手叫好。

    他一直就喜欢林雅然这姑娘,现在既然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而且自己马上又有孙子抱了,这么两全其美的事情,他岂有不高兴的道理。

    在俩家家长的逼迫下,加上两个多月来,门正也一直没有方芳的音讯,心里也有些死心了,两人终于结了婚。

    婚后不久,门少庭出生,门光荣乐得都快找不到北了。

    抱着孙子说:“你有个哥哥叫门少轩,你就跟他一个字上起名字,干脆就叫门少庭吧。”

    这么着,门少庭的名字便给定下来了。

    林雅然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说,她都走了快三十年了,怎么突然就又回来了呢?她回来干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