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望着一脸忧郁的林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在她看来,既然方芳二十八年前放弃了门正,那么二十八年后的今天即便重逢又能如何,还能燃起当初爱的火花吗?

    门少庭还有一个堂兄,名字也叫门少轩!

    这才是桑枝关心的关键问题!

    门少轩?

    同名同姓,是巧合还是……

    “那后来呢?那个方芳应该是去找大伯了吧?”

    桑枝努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激动,她不敢直接问林雅然有关门少轩的问题,只好一点点的迂回打听。

    林雅然摇摇头:“不知道,从她走后便一直没有她的消息了。其实我知道,门正跟我结婚也是迫于无奈,那时候他心里还爱着方芳。而且直到少庭出生了,他还在到处打听着方芳的下落。”

    说着扯了扯嘴角儿苦笑道:“只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了,我以为,他早该对方芳死心了,可是才听到她回来的消息,他就迫不及待的追了过去。到今天有五天没有回过家了吧。”

    桑枝蹙了蹙眉,如果真像林雅然说的这样,那门正也太过分了。

    且不说林雅然跟他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了,就是看在给他生了两个孩子的份上,他也不该这么对待林雅然啊!

    “爷爷知道吗?”

    桑枝小心的问道,门光荣不是不喜欢方芳吗?要是知道门正又去找她了,一定会气得跳脚儿吧?

    “不知道,这种事情怎么敢让爷爷知道啊,他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了。”

    林雅然摇摇头,“门正倒是没跟我隐瞒,直接告诉我方芳回来了,他要去找她。当时跟我说这话的时候,神情那叫一个坦然啊,我都怀疑这么多年,我在他眼里究竟算个什么呢?而现在我还得帮他瞒着爷爷,跟爷爷说他出差去了外地。”

    说着,林雅然露出一抹自嘲的苦笑,“你说我这辈子活得是不是很窝囊很悲哀啊!”

    桑枝同情的看着她,心里一阵心酸,“妈,别这么想,你还有少庭、还有小玮,还有我,我们都会一直陪着你,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林雅然感激的看着她,拍了拍她的手背,点点头,“跟你说了这么多,妈的心情真的好了很多,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林雅然突然之间把埋藏在心里几十年的心事一股脑儿的倾倒出来,身心轻松的同时,却也感觉无比的乏累。

    回忆过往,往往就像将以前的经历再重新走过一遍一样,那种身心投入的疲惫,非亲身经历是不能理解的。

    桑枝扶着林雅然躺好,给她盖上被子,看着她闭上眼睛,才关了房灯,轻轻的出去,把门关好。

    走到三楼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她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旁边不远处那间被锁着的房间。

    冲了个澡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门少庭已经回房间了。

    脸色看上去有些疲惫的坐在床上想着事情。

    桑枝轻轻走过去,双手按在他的双肩,轻轻的给他揉捏着,“怎么,跟爷爷谈工作谈累了?”

    门少庭笑笑,伸手将她的手抓住,拽到自己怀里,“有点,可能我会有段时间不能经常回来了,安全起见,我不在的时候,你还是回大院来住吧。”

    桑枝定定的看着他,门少庭鲜少跟她这么严肃的表情交待事情,而此时,门少庭眼眸闪现出的一丝犹疑,让桑枝心里忍不住开始紧张。

    “发生什么事了?很严重?”

    门少庭伸手勾了勾她的鼻子,笑道:“没事,就是正常的出任务,你别瞎想。”

    桑枝知道自己问也问不出什么,门少庭的嘴比钢铁还硬,他不想说的事情,你就是再怎么逼问也问不出个结果的,况且还是跟他工作有关的事情,那就更不可能了。

    “嗯,去洗个澡吧。”

    一边说着,桑枝一边拉着他起来,拿了睡衣递给他,将他往卫生间里推着。

    门少庭没有反抗,很老实的进了卫生间冲澡。

    “老公,妈妈今天跟我说了很多关于她和爸爸过去的事情。”

    躺在门少庭怀里,桑枝想起林雅然跟自己说的话,心里忍不住一阵难受。

    “嗯,然后呢?”

    门少庭搂着她,眼睛瞅着窗户,那粉色的卡通图案的窗帘还是她为了赌气买回来的。想到她跟自己置气,让自己换下叶藜买的窗帘的时候鼓鼓的腮帮子,门少庭就忍不住笑了。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桑枝并没有注意到门少庭唇角儿那抹浅浅的笑意,小声说道:“妈妈说你还有个大伯,叫门中,也是当兵的,好像就是在你刚当兵时候那个部队,昆城那个,对不对?”

    桑枝想知道,门少庭之所以选择去那个地方,是不是跟门中有关,也或者是跟门老爷子有关。

    门少庭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嗯,我没见过大伯的面,只是见过他的照片。爷爷说,大伯才是军人家的孩子,我爸爸就不像是军人家庭长大的。”

    从小,爷爷就给门少庭讲自己和战友以前的事情,还给他讲门中的事情。

    门光荣会经常把门少庭叫到自己身边,指着照片上的门中,跟他说:“记住了,他叫门中,是你大伯,一个真正的军人,咱们门家的骄傲!”

    爷爷告诉他,当年如果不是奶奶护着门正,那么参军当兵离开家的就一定是门正,但是估计像门正那样的,在部队上也未必就能锻炼成一块好钢。

    “那大伯是怎么死的?妈妈说,你的名字也跟大伯有关,他有个儿子叫门少轩,爷爷就是就这那个名字,才给你起了门少庭这个名字的。”

    桑枝心里急切的想知道这个门少轩究竟是不是那个门少轩,他们之间会不会有着某种关系。

    门少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有些事情,早晚她都会知道的,或许这是天意,他想瞒她一辈子,只是一厢情愿的事情罢了。

    半晌,门少庭才缓缓的点了点头,“没错,我是有个堂兄叫门少轩。他应该比我大八岁吧。”

    “那他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怎么一直也没见他来过家里呢?”

    桑枝的心揪的更紧了,有些心跳加速,她甚至不敢张大嘴巴,生怕那颗砰砰乱跳的心会直接从口中跳出来。

    门少庭摇摇头,“不知道,他从来没来过家里,我们也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身在何处。我对他的印象,只有爷爷珍藏的那张他八岁时候的照片。”

    “怎么会这样?”

    桑枝心里一凉,如果像门少庭说得,那么这个堂兄应该不是自己的老师门少轩吧。

    毕竟两个人的背,景相差太大了,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巧,同名同姓呢?

    虽说这世上,同名同姓的很多,但是桑枝还是无法说服自己,怎么会这么巧都让自己碰上呢?

    “爷爷就没找过他们吗?”

    桑枝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怎么会不找,就是直到现在,爷爷也没放弃对他的寻找。可是世界那么大,想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啊!”

    门少庭叹了口气,想起爷爷几次跟自己说的心事,也是觉得心情沉重。

    桑枝心里也有些沉重,想了想又问道:“那大伯究竟是怎么死的,他的妻子孩子,又是怎么失去联系的呢?”

    这些事情,都是桑枝心里的疑问,但是林雅然都没有跟她讲,而她也不好直接问自己的婆婆,只好试探的从门少庭这里得到一些消息,希望他能知道。

    门少庭显然并不想对她有所隐瞒,知无不言的道:“门中那次回来探亲之后,被部队紧急召了回去完成一项很重要的任务……”

    门中被部队急急的召了回去,来不及回家看望一眼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便参加了那次的任务。

    当时已经是一名营长的门中,带着自己亲自挑选的七名精英战友,连夜朝他们已经盯了很久的一个犯罪团伙发起进攻。

    那次任务中,门中亲手击毙了团伙儿的老大,但同时自己也身负重伤,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最终流血过多英勇牺牲了。

    老大的弟弟,老二侥幸逃脱。

    发誓要给自己大哥报仇雪恨,恼羞成怒下,找到了门中的家里,她的妻子就是在那时候惨遭毒手。

    “爷爷说,当时门少轩应该是因为在同学家里写作业,没有回家,所以幸免于难。当爷爷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便立即带人赶过去找他,但是他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突然消失了。”

    “爷爷找遍了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问,也没有问出一个结果。当时他的一个同学说,那天门少轩在他家里和他一起写完作业就独自回家了。”

    门少庭叹了一口气,“爷爷分析,应该就是在他回家的路上,发生了什么事,导致他至今下落不明。这也是爷爷的一直以来的一个心病,爷爷说,一定要找到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否则就太不对起大伯了!”

    门少庭眸子有些凝重,不由得又想起四年前,自己在那所大学小树林旁的小路上,看到桑枝一脸企盼的望着远方时候的情景。

    如果自己早点得到消息,早一点赶过去,或许门少轩早就找到了吧?

    可是他为什么又会突然消失呢?

    好像是有意躲着自己,躲着门家的人,可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这些问题,已经困扰了门少庭好几年。

    一直以来,门少庭都按照爷爷的吩咐,明着暗着在查找门少轩的消息。

    四年前,他根据山雀对门少轩小时候的照片分析后,预测到他长大之后的大概轮廓和相貌,给门少轩做了模糊画像。

    他发现门少轩长得很像他的父亲门中,进而便根据这个展开寻找活动。

    当得知他在某大学出现过时,门少庭便急匆匆的赶了过去,结果却扑了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