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听了门少庭的话,桑枝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犹豫了一下,才轻声说道:“我大学时候一门选修课的老师也叫门少轩,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他们两个根本就是一个人。”

    门少庭淡淡的笑了笑,他心里已经认定了桑枝说的那个老师就是自己的堂兄门少轩。

    只是他现在的身份……他有些犹豫的不知道要不要告诉桑枝,沉思了片刻,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她为好。

    很多事情没有弄明白之前,门少庭甚至连门老爷子都没有告诉,所以对于桑枝,他也同样选择了缄口。

    “对了,你不是有你大伯的照片吗?不是还给门少轩画了模糊画像吗?你拿给我看看,我一看就知道他跟我那个老师是不是同一个人了。”

    门少庭笑了笑,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故作惊讶的道:“真的啊,你真的有个跟堂兄同名同姓的老师?那你还能联系上他不,改天带我过去,咱们一问不就知道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了吗?”

    桑枝耷拉着脑袋闷声道:“我那个老师也失踪了,突然就人间蒸发了。”

    她也找了他四年,可是一样的杳无音讯,丝毫找不到有关他的一丁点线索。

    “哦,怎么会这样,那真是太遗憾了!”

    门少庭叹了口气,将她搂的更紧一些,“睡觉吧,这些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会想办法的。”

    话虽这么说,门少庭心里却是有些犹豫的,他不确定如果真的有一天,门少轩站在桑枝面前,她是会选择他还是会选择自己。

    门少庭从来没有这么不自信过,受过爱情伤害的他,对任何事情都很自信,甚至有些自负,独独对于爱情,他却毫无自信可言。

    尤其对于桑枝,他知道,她一直暗恋着门少轩,四年来,那个人在她心里的位置一直不曾被撼动过。

    “枝枝,你会离开我吗?”

    门少庭很想问,如果门少轩回来了,站在她面前,她会弃他而去吗?

    但是他不敢问,他不敢跟自己打这个赌,因为他害怕输的那个人是自己!

    桑枝蹙了蹙眉,伸手轻轻拍了他脑门儿一下,笑道:“傻瓜,你瞎说什么呢?我为什么会离开你,倒是应该我担心才对吧?毕竟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对你虎视眈眈的,天天盯着找机会勾引你呢!”

    门少庭勾了勾唇,笑道:“你知道的,我不可能背叛你,永远不会!”

    桑枝听了一阵感动,伸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笑道:“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除非我死了!”

    当自己跟门少庭谈门少轩的时候,桑枝忽然发觉自己的心竟出乎自己意料的平静。

    没有了四年前对他那种痴恋和崇拜的感觉,就只当他是自己曾经的老师,曾经的初恋,初次的暗恋对象。

    但那都是曾经,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桑枝自己必须承认,当初被迫跟门少庭结婚的时候,心里还是爱着门少轩的。

    而且那时候的她,曾经一度认为,自己这辈子只会爱着门少轩一个男人,再也不可能爱上其他的男人,因为在她看来,不可能再有哪个男人会像门少轩一样优秀,一样值得自己爱了!

    但是生命中处处充满了奇迹!

    一场乌龙婚礼,让她和门少庭相识,也是因为这场乌龙婚礼,让她被迫与门少庭结了婚。

    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不知不觉中,桑枝已经发自内心的喜欢上了这个男人。

    门少庭对她的好,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体贴,她都一一记在心里,也同时感动着她一颗曾经伪装的很牢固的心。

    当她知道自己已经爱上这个男人的那刻起,就已经将自己的暗恋深深的埋藏在了心里。

    她想,这辈子就这样吧,即便门少轩此刻站在自己面前,自己也只会笑着跟他说,“门老师,你好,还记得我吗,我曾经是你的学生。”

    仅此而已!

    门少庭更加用力的将她抱紧,抱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枝枝,我爱你!”

    桑枝已经记不得这个门少庭第几次跟自己说“爱”这个字了,但是以前,她一直不敢相信,只当做男人随口说来哄女人开心的玩笑。

    可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了解,桑枝知道,门少庭不会随便跟人开玩笑,更不会随便用“爱”来逗人开心。

    他说爱,便是真的爱!

    “我知道!”

    主动吻他,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这次她吻得特别用心,特别动情。

    良久,桑枝缓了半天,才平息了自己的气息,红着脸说道:“咱们之前在昆城,我在酒店大堂里撞见一个男人,长得就很像我那个老师门少轩,我想应该就是他。”

    门少庭深沉的看着她,“你很想找到你那个老师吗?”

    桑枝点点头,又摇摇头,“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

    门少庭挑眉,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她。

    桑枝坏坏的笑了笑,她就知道,门少庭会想歪。

    “我是想找到他,更想知道他是不是就是你的堂兄。”

    桑枝说着,故意停顿了一下,才有缓缓的道:“不是说爷爷最大的愿望的就是找到他吗?如果他真的是堂兄的话,虽然现在还没找到他,但是至少可以肯定,他还活着,这对爷爷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吧?”

    “就这么简单?”

    门少轩显然有些不敢相信他听到的话。

    “那你以为呢?你怀疑我喜欢门少轩,喜欢我的老师?”

    桑枝唇角儿挂着淡淡的笑意,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他。

    门少庭摇摇头,急急地否认,“没有,我不是那么……”

    突然,桑枝将手指放在他的唇上,“嘘,别急着否认。我要跟你坦白,我是喜欢过门少轩,而且是暗恋,整整暗恋了人家四年,人家根本都不知道。”

    桑枝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自己埋藏在心里不为人知的秘密,就这么云淡风轻的告诉给了门少庭。

    或许是被林雅然的事情刺激到了,她觉得夫妻间不应该有秘密,尤其是情感上的秘密。

    总是藏着掖着,不讲出来,反而容易出事。

    门少庭对自己可谓一心一意,自己无以为报,唯有真心以对。

    桑枝说完,忽然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再面对门少庭的时候,她便是一个没有秘密的人,一个跟他一样对他们的这段婚姻全身心投入的人,

    这样想着,桑枝忍不住弯起嘴角儿笑了。

    门少庭看着她,突然就释然了,“你告诉我这个,是想让我放心吗?”

    桑枝白了他一眼,笑嗔道:“笨,这说明我现在已经放下了,对门少轩彻底的放下了。”

    门少庭心里一阵感动,低头吻上她光洁的额头,“大伯的照片在咱家里书房的抽屉里,钥匙就在电脑旁的文件筐里。”

    桑枝窝在门少庭的怀里无声的笑了,“我确认了之后,会告诉你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

    门少庭点点头,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其实桑枝的确认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他早就知道了门少轩就是她口中的那个老师。

    可是既然她想看,那就去看吧!

    桑枝没有想到门玥玮居然会跑到自己公司来找她。

    看着一脸气鼓鼓的门玥玮,桑枝忍不住蹙眉,将手中的茶水递给她,笑着问道:“谁又惹着你了?雷明?”

    门玥玮接过茶水一口气喝完,气呼呼的哼了一声,“雷明?他敢!你公公,你公公惹着我了!”

    桑枝一脸好笑的看着门玥玮,她对于门正的态度虽然不像门少庭那么生硬僵化,但也说不上好。

    桑枝有时候会想,门正一双儿女都跟他不亲,甚至可以说感情很差,这应该不是孩子们的错吧,错肯定多在门正自己。

    自从知道了林雅然和门正的事情之后,桑枝倒也能够理解门正对儿女们感情的疏远了,也更能理解门少庭和门玥玮兄妹为何对门正那么冷淡了。

    一切都是有原因的,种什么样的因便会结什么样的果!

    桑枝想到这儿,再看看依旧气得一脸通红的门玥玮,忍不住笑了:“我公公难道不是你爸爸吗?”

    “哼,我倒情愿没有这样的爸爸,真是丢脸!”

    门玥玮一脸懊恼,那表情,好像恨不得自己从来没生下来,没来到这世上,跟不认识门正是谁一样。

    “究竟怎么了,爸爸又逼着你带江北城回家了?还是他直接逼婚了?”

    除了这种事情,桑枝想不到还能有什么事情能让门玥玮气成这样。

    “不是!”

    门玥玮摇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要真的只是那样,我也不至于这么生气。你公公他……他根本就是为老不尊,老不要脸,他……”

    门玥玮有些说不下去了,想到她亲眼见到的事实,她就恨不得上去一脚把自己那个不争气的爹踢到月球上去。

    桑枝蹙了蹙眉,瞪了她一眼,有些严厉的责备道:“小玮,你瞎说什么呢?有这么说自己爸爸的吗?太不像话了你!”

    再怎么样,那也是你爸爸啊,哪有女儿这么说自己爸爸的。门玥玮今天是真的让桑枝大开眼界了,这姑娘不光看着豪放,说话做事也真的是不拘小节啊,都敢骂自己老子为老不尊,老不要脸……咳咳,太疯狂了!

    “我骂的都是轻的,他要不做那些不要脸的事,我也不会这么说他,做了就别怕别人说!”

    桑枝一脸疑惑的看着她,“爸爸究竟做什么了,把你气成这样?”

    门玥玮看了桑枝一眼,气得直跺脚儿,“他,唉,你知道我在哪里看见他了吗?你知道他跟谁在一起吗?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吗?真是气死我了!”

    门玥玮一连说了几个反问句,问的桑枝一头雾水,但隐约中,桑枝忽然想到了什么……心里便是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