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方芳回来了几天,门正就有几天没有回家了。

    难道真的像林雅然所担心的那样,门正和方芳……

    不可能,他们俩年纪加起来都差不多一百岁了,这个岁数了怎么可能还有那个心折腾呢!

    可是如果不是那样,门玥玮又怎么会气成这样呢?

    桑枝心里一遍遍的猜测又一遍遍的推翻,不是当事者真的很难理解当事人的那种心情,这种事情旁人真的不好说什么。

    看着依旧气得抓狂的门玥玮,桑枝笑了笑,“究竟看到了什么,把你气成这样?”

    门玥玮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淡定一下,叹了口气,说道:“我都不好意思说,今天上午在酒店的餐厅里,我看见你公公跟一个女人抱在一起。妈说他出差去了外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他根本就是瞒着自己老婆在外边搞外遇!”

    桑枝蹙了蹙眉,门正不是瞒着林雅然,而是林雅然还在努力的维护自己丈夫在这个家里的尊严和威信,只是门玥玮不了解而已。

    “别说的那么难听,有时候你眼睛看到的未必就是事实。”

    桑枝坐到门玥玮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姑娘,你还小,长辈们的事情,咱们还是少插手吧,他们自有他们自己的解决方式。”

    而林雅然的解决方式,桑枝想,一定还会选择继续隐忍下去吧。毕竟几十年都这么过来了,现在她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们,一定还会忍气吞声的继续把日子过下去吧。

    门玥玮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桑枝,撇了撇嘴儿,“枝枝姐,你怎么什么事都能这么淡定。还不一定是事实呢?我都亲眼看见他们抱在一起了还能有假吗?”

    一边说着,门玥玮一边掏出手机,“你看,我都给拍下来了,实在太丢人了!”

    桑枝囧了囧,心说你不去当侦察兵真是屈才了,都用上偷拍这么高大上的技术手段了,你真当你爸爸是敌人啊!

    照片只拍下了门正的背面,却将那女人的正面拍的十分清晰。

    两个人确实像门玥玮说的那样是抱在一起的,而且如果桑枝没有看错的话,女人似乎是哭过了,眼睛红红的,甚至照片上,还能隐约看到她眼角儿的泪痕。

    照片上的女人看上去应该不到五十岁的样子,可能平时很注意保养的缘故,整个人看上显得很年轻,皮肤很好,气质也很高雅,看得出来,年轻时候一定是个美女,即便现在,也是风韵犹存优雅大方。

    如果没有猜错,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林雅然跟她说过的那个叫方芳的女人。

    “你看,我没说错吧,太不要脸了,我气得差点就冲上去质问他们了!”

    门玥玮看着照片,越看越气,咬牙道:“我一定得想办法让门正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得让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自己识趣的离开。反正不能让他们伤害的我妈,伤害到我们这个家!”

    桑枝一惊,说道:“他们看见你了?”

    这姑娘这急性子,桑枝真的怕她当时就冲动冲上去!

    门玥玮摇摇头,说道:“没有,他们不要脸,我不能不要脸啊!我偷偷的照的,没被他们发现。”

    桑枝这才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门玥玮没有冲动的冲上去,否则她这不是帮自己妈妈,反而是害了她!

    “枝枝姐,你说我要不要告诉妈妈啊?”

    门玥玮想到这个就无比的苦恼,她觉得这种事情不应该瞒着妈妈,应该告诉她,可是又担心妈妈会伤心难过。

    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这才跑来找桑枝的。

    桑枝沉思片刻摇头道:“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还是先别告诉妈了。”

    林雅然早就知道方芳回来了,也知道门正这几天都和她在一起。

    之所以还隐忍着,甚至帮着门正瞒着家里人,就是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

    怎么说林雅然和门正也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了,她的潜意识里,还是愿意相信,门正对自己对这个家还是有感情的。

    现在如果将这张照片往林雅然面前一放,无疑就会给她当头一棒,那时候,就算门正跟方芳真的没什么,恐怕林雅然也不会相信了。

    那样,估计家里就真的会掀起狂风骤雨了。

    门玥玮歪着脑袋想了想,点点头,“也对,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呢?枝枝姐,你可得帮我,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伤害到妈妈,伤害到咱们这个家。”

    桑枝囧了囧,感情这姑娘这是过来拉自己下水的!

    见她一脸为难的样子,门玥玮忍不住蹙了蹙眉,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使劲摇晃着,“枝枝姐,你也是门家的人,你总不至于看着咱们家就这么被一个女人搅乱套吧!”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当然不想,不过这个事情急不得,你容我好好想想,咱们还是得从长计议才好!”

    门玥玮一听就急了,“哎呀,什么急不得啊,这事可不能耽误。再耽误下去,门正就跟那女人私奔了都说不定!不行,我得给老哥打个电话,跟他说一下,只有他才能震住门正!”

    桑枝苦笑一下,瞪了她一眼,“门正门正的你说得到是挺顺嘴啊,那是你爸爸,怎么可以这么直呼其名的!”

    这姑娘,这才多一会儿的功夫啊,已经对自己父亲直呼其名了,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不行!”

    见门玥玮掏出手机就要给门少庭拨打电话,桑枝赶紧伸手夺过她的手机,阻止道:“别给你哥打电话,他跟爸本来就不对脾气,如果被他知道了这件事,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来。你先别急,我帮你想办法就是了,你要信得过我,就听我的,不然你就给你哥打电话吧!”

    桑枝说着,又将手机递给了门玥玮。

    门玥玮接过手机,一脸迷茫的看着桑枝,想了想,嘿嘿笑道:“我听枝枝姐的,其实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得咱们女人来解决,最好别让男人掺和。”

    桑枝瞪了她一眼,敲了她脑门儿一下,笑道:“你就激我吧,当我不知道你这是跟我使激将法呢!你要是想让你哥知道,你早就给他打电话了,还至于非得跑我这当着我的面给他打吗!”

    门玥玮摸着脑门儿不好意思的笑了,“枝枝姐英明,我就知道你不会坐视不理的!”

    桑枝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儿,她其实还真的很想坐视不理。

    自己不过是人家的儿媳妇,公婆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也轮不到她来插手啊!

    可是现在被门玥玮硬拉下水,她不管都不行了。

    不过想到林雅然,桑枝觉得还是有必要弄清楚这个事情,怎么说婆婆都是最无辜最委屈的那个人,实在不应该让她再受到更大的伤害了。

    当天晚上,桑枝和门玥玮一起来到朝晖大酒店。

    一进这个酒店,桑枝就忍不住笑了,难怪门正他们会被门玥玮撞见。

    这个酒店是雷氏旗下的,而门玥玮和门少庭在这里都有股份。

    门玥玮经常会进出这里,碰上他们也真是天意了。

    门正千算万算,却算错了最关键的一步。你说你偷偷幽会,找什么地方不好,却偏偏自己往枪口上撞!

    “我已经查过了,那个女人就住在这酒店里,这是她房间的房卡,咱们趁他们不在的时候,偷偷溜进去,然后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

    门玥玮说的眉飞色舞,那神情完全没有自己老子出轨的尴尬和难受,到更像是侦探剧里才上岗就被派去追踪敌人的小菜鸟,一脸的兴奋莫名啊!

    桑枝看着她,忍不住皱眉,“你这表情,很让人怀疑啊!”

    “怀疑什么?”

    门玥玮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我哪里说的不对吗?电视里不都这么演的吗,趁他们不注意溜进去藏起来,等他们那啥的时候窜出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门玥玮一边说着,还忍不住一边伸手比划着。

    那意思好像要给她老子来个大背跨直接给他摔过去似的。

    桑枝低着头沉思了片刻,抬头看看周围人来人往的大堂,伸手将门玥玮拽到角落里的休息区。

    “枝枝姐,你干嘛拽我到这里来啊,咱们有房卡,直接上去就好了。”

    这间酒店的经理认识门玥玮,也知道她和雷明的关系,而且她又是这酒店的股东之一,想要弄到一张顾客的房卡还是很容易的。

    桑枝白了她一眼,“我知道你有房卡,进去很容易。可是我觉得那样做不好,你想要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咱们即便是把爸爸堵在里边了,可是然后呢?然后怎么办?让他写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犯类似的错误吗?”

    门玥玮被桑枝说的一脸茫然,看着她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才猛然一拍大腿,恍然道:“对啊,还是枝枝姐想得周到。你要不说,我还忘了这事了,咱们得让门正写保证书,还得让他自己念出来,给他录音。这样才能对他起到震慑和约束的作用,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背叛妈妈了!”

    桑枝听了门玥玮的话,不由得扶额望着天花板。

    这姑娘的思维模式真的和正常人不一样啊,她究竟是怎么把自己的话理解成这个意思的,难道她就没听出自己用的是反问句吗?

    叹了口气,桑枝才又很无奈的说道:“你不觉得这样做会把矛盾激化吗?说不定爸爸会恼羞成怒,一气之下提出跟妈妈离婚,那样的话,咱们就不是帮妈妈留住丈夫,而是把她推向了更痛苦的深渊。”

    门玥玮望着桑枝一脸茫然,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摇摇头,弄得桑枝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懂了还是没懂。

    “那你的意思呢?咱们应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