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酒店的大堂里人来人往,桑枝和门玥玮坐在角落里的休息区,望着大堂面面相觑。

    跟踪这种事情,无论桑枝还是门玥玮都是头一次干,除了平常从电视剧里看到过的那点剧情作参考,根本毫无经验可谈。

    两人头脑一热就跑了过来,可是过来之后,却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才更合适。

    门玥玮一脸焦急的望着低头沉思状的桑枝,急得有些坐立不安的,“哎呀,到底要怎么办,你倒是说句话啊!”

    桑枝想了半天,才犹豫的开口:“我觉得,要不咱们先单独约那个女人见面聊聊,尽量避开爸爸,先探探那个女人的态度,再做下一步打算。”

    她是觉得,这样做比较稳妥。既避免了直面门正的尴尬,又可以先探探方芳的心思,也能了解一下他们俩现在究竟是处在一种什么状态。

    不是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不弄清楚人家的现在的情况,就跑过去胡闹一通,在桑枝看来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门玥玮听了桑枝的话,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同意的说:“你想得倒简单,咱们要怎么约那女人单独见面啊?要是他两人一直寸步不离的,咱们根本没有机会和那女人单独见面。再者说了,就算约,她就一定会见咱们吗?我看未必!”

    两人正说话间,门玥玮不经意的抬头朝大堂瞟了一眼。

    只见门正和那个女人正从电梯里出来,有说有笑的朝外边走去。

    门玥玮眼睛一亮,见门正和女人出了酒店,消失在门口,拽着桑枝就往电梯口走去。

    “他俩出去了,这正是一个好机会,咱们这就上去。”

    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分说的拉着桑枝就走。

    桑枝有些抗拒,但她的力气和门玥玮根本无法抗衡,她这小身板,怎么可能是练过跆拳道的门玥玮的对手呢,只好苦着一张脸无奈的被她拖着进了电梯。

    “2086,”出了电梯,门玥玮还生怕桑枝后悔逃跑似的,一只手拽着桑枝,一只手拿着房卡查找着门正和那女人的房间。

    “这间,就是这了。”

    终于,门玥玮找到了房间,刷卡,只听嘎巴一声,房门应声而开。

    门玥玮一脸兴奋,眼中闪着激动的光芒。

    桑枝却是一脸无奈的眉头紧蹙着:“真的要进去吗?我觉得这样不好。”

    “哎呀,有什么不好的,来都来了,难不成半途而废吗?”

    门玥玮说完,不待桑枝反应,已经一使劲将她拽了进去。

    “啊……”

    桑枝惊慌中被拽进房间,两人做贼似的,先围着房间转了两圈。

    门玥玮忍不住撇嘴,“门正还真是舍得花钱,豪华套房啊!我怎么从来没见他对我妈这么大方过!”

    桑枝叹了口气,站在房间里,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咱们就这么在房间里等着?现在才是上午十点多钟,要是他们晚上回来,难道真的要在这房间里呆一天吗?”

    桑枝想想都觉得煎熬,偷偷溜进人家房间来,做贼的感觉并不好受,尤其你还不能真的跟个贼似的,大肆肆的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你还得给人家房间保持着原样,不然被人家回来发现了端倪,直接找到酒店,一调视频就能发现她俩进来过。

    被桑枝这么一问,门玥玮自己也有些傻眼了,是啊,如果门正和那女人一直不回来,一直到晚上才回来,难道她们真的就要在这里待上一天吗?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一甩头,说道:“先找找看看他们俩人的罪证,待会儿他们要是不回来,咱们就先离开。”

    说完从包里掏出两副白手套,自己戴上一副,然后将另一幅递给桑枝。

    桑枝疑惑的看着门玥玮,“这是干嘛?”

    门玥玮嘿嘿一笑,说道:“戴上这个做事方便一些,我看电视里坏人作案都这么演的。”

    看着她煞有介事的戴上手套,然后开始走进卧室去翻箱倒柜的,桑枝真是哭笑不得。

    这姑娘倒挺自觉,自觉地把自己归到坏人一类去了。

    “你这是干什么啊?小心别给人家翻乱了,回头被人家发现以为进来盗贼报了警可就麻烦了!”

    桑枝没有跟门玥玮似的戴着手套翻弄屋里的东西,只是跟在她身后皱着眉头,不停的提醒她。

    在桑枝看来,她们这么做无异于犯法。

    如果让门少庭知道了,估计会劈头盖脸的把她们好一通臭骂!

    “小玮,我觉得咱们这么做不好,还是走吧,趁着没有被发现,赶紧离开这里吧!”

    对于干这种事情,桑枝心里始终像揣了只兔子似的,惴惴不安着。

    现在看见门玥玮越来越过分的行为,桑枝心里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后悔自己不该脑袋一热跟着她跑过来。

    查看了一圈,门玥玮忍不住蹙起了眉头,喃喃道:“你公公做事还真是谨慎,这房间里居然一点他的东西都没有,这不符合剧情啊,他不是有好几天没回家了吗?总要带些行李出来吧?这个房间里没有,他是放在什么地方了呢?”

    托着下巴想了想,门玥玮突然快步走到一进门口处的一排衣橱旁。

    “怎么忘了看这里了呢?”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衣橱拉开。

    里边衣服不多,摆放的整整齐齐的。

    门玥玮用戴着手套的手翻看了半天,都是些女人的衣物,根本没有男人的东西。不禁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咱们只有想办法捉他们一个现形了!”

    桑枝摇头苦笑道:“傻姑娘,你不觉得这是好事情吗?既然这房间里找到任何关于爸爸的东西,或许正好说明爸爸跟这个女人并不是咱们想象的那种关系。或许爸爸跟她是因为其他什么事情才会走得这么近的。”

    门玥玮却不这么觉得,扁着嘴巴摇摇头,“不可能,从他跟那女人的亲密程度来看,他们之间绝对不是你说的那么单纯。咱们还是年轻,门正就是一只老狐狸,他一定是担心事情败露,被人发现,所以才没有跟这个女人明着住在一起。他一定是另外开了房间,或者根本没在这里开房,而是在别的酒店。”

    一边说着,门玥玮突然一拍脑门儿,“呀,我怎么这么笨!”

    说着拉起桑枝就往外走,“走,咱们去前台查查门正是不是另外开了房间不就清楚了吗?”

    桑枝苦着一张脸被门玥玮拽着往外走,这姑娘还真的是铁了心要找出自己父亲的罪证了。

    才刚开了门,桑枝的一只腿才迈出门口,另一只腿还在门内的时候,门玥玮忽然转身,拽着她又返了回来。

    桑枝才松了口气的心又吊了起来,吓得赶紧问道:“怎么了?怎么不出去了?”

    “嘘……”

    门玥玮将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她不要说话。

    然后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最后不由分说的拉着桑枝躲进卧室里边的卫生间里。

    “究竟要干嘛?”

    桑枝忍不住皱眉问道。

    “门正跟那个女人回来了。”

    门玥玮拉着她躲在卫生间窗帘的后边,小声说道。

    桑枝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

    原来刚刚就在门玥玮拉着桑枝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听见不远处的电梯口传来一声很小的说话声,尽管声音不大,但是门玥玮还是辨认出那是门正的声音。

    桑枝撇了撇嘴,还真是父女俩,她都没有听到,人家女儿就听出来了。

    正说话间,只听见外边门锁嘎巴一声脆响,房门应声而开,有人从外边走了进来。

    两人不约而同的默契的闭了口,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听着外边的动静。

    似乎有两个人走了进来,“门正,谢谢你这几天陪我东奔西跑的,累坏了吧?”

    说话的是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听上去很温和柔美。

    桑枝知道,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方芳了。

    门玥玮轻轻放开桑枝的手,提着气蹑手蹑脚的走到卫生间门口,轻轻将门拉开一道缝隙,闭着一只眼睛往外瞧着。

    桑枝躲在窗帘后边,一脸担心的看着她,用气息冲着她喊道:“喂,你干嘛啊,回来啊!”

    门玥玮示意她安静,自己弓着身子继续透过门缝儿往外边瞅着。

    “还好,也没帮上你什么忙,跟你在一起更不会觉得累。”

    门正笑了笑,在方芳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门玥玮见了忍不住心里一阵气愤,一只手便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

    看着自己父亲对除了自己母亲以外的别的女人,如此温柔的眼神儿,恐怕哪个当儿女的心里也不会痛快!

    窗帘后的桑枝,一手扯着窗帘只两只眼睛不放心的朝门玥玮看着。

    看到她紧握的拳头,担心她会一时冲动的冲出去,桑枝蹙着眉头,轻轻的挪了出来,来到门玥玮身后,一边拽着她的衣服,也探着头往外边瞅着。

    只见方芳笑了笑,起身问道:“喝茶还是咖啡?”

    门正笑道:“茶吧,谢谢。”

    方芳转身去沏茶,门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环顾着屋里的陈设。

    “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总住酒店终究不是个办法,不如我帮你看看房子吧?”

    方芳端着两杯清茶走了过来,听见门正这么说,笑着摇摇头:“不用了,我也呆不了太久,如果过几天还没他的消息,我打算去别的地方找找看。”

    一边说着,一边将茶水递给门正。

    门正接过来,看着她,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也真是难为你了!”

    说着,门正有些忘情的朝方芳伸出手去,大掌轻轻的抚上方芳一头柔顺飘逸的短发。

    “哼!”

    门玥玮气得咬牙切齿,鼻腔中不由自主的冷哼一声。

    门正和方芳突然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朝卫生间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