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你先坐一下,我去趟洗手间。”

    方芳说着站起身,不动声色的躲开门正那只已经伸向自己的大手,从容淡定的朝洗手间走来。

    桑枝心里一惊,见门玥玮还兀自鼓着腮帮子一脸气愤的瞪着门缝儿外边,赶紧不由分说的拽着她躲到窗帘后边。

    “干嘛啊?”

    门玥玮小声的问道,按照她的想法,那个女人进来看见她们更好,省得这么偷偷摸摸跟做贼似的了。

    这年头,真做了贼的都不怕,她们这来捉贼的反倒担惊受怕的,这是什么道理啊!

    桑枝伸手一把将门玥玮的嘴巴捂住,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别出声。

    两人才藏好,洗手间的门便被打开了。

    方芳走进来,反手关了门,朝四周环顾了一圈儿,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曳地的窗帘上。

    嘴角儿扬起一抹淡淡的浅笑,停留了一会儿,走到水台前,打开水龙头随意的洗了洗手,然后擦干,又颇带深意的看了一眼窗帘,才转身出了洗手间。

    待确定了方芳已经出去,桑枝和门玥玮才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门玥玮瞪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瞅着桑枝。

    桑枝脸色因为害怕泛着微白,不悦的瞪了她一眼,用唇语说道:“干嘛!”

    门玥玮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桑枝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一只手还死死的捂着她的嘴巴。

    懊恼的白了她一眼,才将手放开。

    门玥玮差点被桑枝捂死,张着大嘴喘了半天气,才小声抱怨道:“枝枝姐,你干嘛啊,差点憋死我!”

    桑枝有些抱歉的笑笑,“对不起啊,刚才一时情急,使得劲有些大了,没弄疼你吧?”

    刚刚差点被发现的惊险一幕,桑枝现在想来还心有余悸,忍不住心跳加速。

    这种事情实在太考验人的意志了,她都快吓出心脏病来了。

    “还说呢,幸亏我刚才反应及时,不然咱俩就暴露了。”

    桑枝拍着砰砰乱跳的胸脯儿,忍不住抱怨着,“还好这窗帘够大,这落地窗够宽敞,不然咱俩铁定被发现了。”

    桑枝心里暗暗庆幸,也亏得这套房够奢华,洗手间居然还连着一个落地窗。

    从明亮的玻璃窗向外望去,是一个半圆的露台,露台很大,种了很多的花草。

    平时打理的一定很仔细,长得葱葱郁郁的,看着外边的露台,桑枝甚至开始琢磨着,要不一会儿从这里出去,然后再想办法下去吧,总不能真的在洗手间里躲一天吧?

    门玥玮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发现了就发现了呗,发现了正好给他们捉个现形,省得门正死不认账!”

    桑枝蹙着眉头上下打量着门玥玮,白了她一眼无奈的道:“你想什么呢?咱们捉到他们什么了,爸和她又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倒是咱们,被人家发现了咱们俩才是最尴尬最没理的一方好吧!”

    门玥玮被桑枝说的一时无语,嘟着嘴双手扯着窗帘泄愤。

    方芳从洗手间里出来,门正看着她一脸浅笑的问道:“怎么了,刚才什么声音啊?”

    刚才从洗手间里传来的细微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他还是听见了,只是碍于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自己不好直接过去查看。

    现在看方芳一脸笑意的从里边出来,忍不住有些好奇的问道。

    方芳笑着摇摇头,“没什么,一只小猫在露台上弄倒了一盆花草而已,这酒店真是人性化,不知道谁养的小猫,挺可爱的。”

    门正蹙了蹙眉,“什么人性化啊,根本就是疏于管理,花草动物是酒店的大忌。万一客人有花粉过敏或者动物毛发过敏症怎么办?”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总能从利益的角度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所在。

    方芳看着他笑了笑:“你这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人家酒店在做顾客登记的时候都有详细的询问,而且是征求了顾客的意见才会给你安排这样的房间的。这些年在国外,我倒是平常没事总摆弄些花花草草的,就喜欢有花草的房间,没想到这酒店倒也能满足我的要求。”

    门正伸手拉着方芳,让她坐在自己旁边,笑道:“你喜欢就好。”

    方芳笑了笑,“门正,我有些累了,你也会去休息吧。午饭我就不吃了,昨晚没睡好,想先睡会。”

    “那好,你好好休息,我晚点再过来。”

    虽然心里不情愿,但人家下了逐客令,门正也不好死皮赖脸的赖着不走。

    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往外走,走到门口还不忘转头嘱咐道:“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就在隔壁,随叫随到。”

    方芳笑而不语眸光柔和的看着他离开。

    洗手间里,门玥玮正要拉着桑枝再次溜到门口去偷听偷看。

    桑枝实在不想再冒那个险,反力拉着门玥玮不让她过去,“这里偷偷听着就好了,干嘛一定要去看!”

    对于门玥玮过于冒险的做法,桑枝实在不敢苟同,蹙着眉头,一脸为难的瞪着她。

    正在二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方芳已经一推门,从外边走了进来,正好停在了窗前。

    桑枝和门玥玮心里都是一惊,赶紧闭嘴,憋着气,大气不敢出的静静等着外边女人离去。

    可是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和她们只隔了一道薄薄的窗帘的女人并没有离开。

    非但没有离开,也没有解决自己的问题。

    门玥玮忍不住用唇语骂道:“臭三八,要尿要拉赶紧的啊,难道没事跑来厕所看风景啊!”

    桑枝看着门玥玮鼓鼓的腮帮子,一脸不服不忿的样子,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儿,无声的笑了笑。

    这姑娘实在太好玩了,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桑枝直觉的感觉到,方芳这么快二次进来,一定不是因为内急什么的,而是她发现了什么,难道是发现了她们吗?

    这么想着,心里不由得就紧张了起来,一只手死死抵住身后的落地窗,憋着气,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方芳看着面前距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不时抖动几下的窗帘,忍不住弯了弯唇角儿,露出些善意的浅笑。

    她知道窗帘后边有人,还不止一个,而且还是女孩子,从她第一次进来洗手间,她就知道了。

    她不动声色的不去戳穿她们,只是不想让门正知道,而且她也很好奇两个女孩子偷偷潜进自己房间的洗手间里是要干什么,总不至于是内急过来借用一下马桶的吧!

    方芳在窗帘前站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

    一分钟并不长,可是对于内心无比煎熬的桑枝来说,却是无比的漫长,甚至觉得过了一个世纪这么长。

    桑枝心里忍不住的祈祷,求求这位阿姨赶紧离开吧,为什么还不离开呢?不要再这么折磨自己了,她脆弱的小心脏已经快要受不了这刺激,就要从肚子里跳出来了!

    方芳原本想等着她们自己主动出来,可是她不说话,窗帘后边的人也不出来,也不能一直这么僵持下去吧,毕竟洗手间也不是久待的地方。

    “咳咳……”

    轻咳了两声,方芳终于开口,缓慢的说道:“出来吧,我知道你们躲在窗帘后边,再不出来我可要叫人了。”

    桑枝心里一惊,还来不及反应,门玥玮已经率先开口。

    “叫什么叫,叫人也是我们叫才对!”

    一边说着,门玥玮已经一拉窗帘率先走了出去。

    方芳一脸浅笑的看着昂首挺胸从窗帘后边走出来的姑娘,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点点头,“躲在这里是为了见我吧?”

    桑枝一见门玥玮已经走了出去,自己也没有再继续躲下去的必要,一咬牙,也从窗帘后走了出来。

    方芳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走吧,你们总不愿意咱们就这么站在这里谈话吧?”

    一边说着,已经从容的转身朝外走去。

    门玥玮撇了撇嘴儿,不满的嘟囔,“她倒挺拽的,拽什么啊,半老徐娘了还学人家当三破坏别人家庭,究竟有什么可拽的!”

    桑枝瞪了她一眼,“别瞎说!”

    拽着一脸不忿的门玥玮跟在方芳身后走了出去。

    “坐吧,喝点什么?”

    方芳笑着招呼她们坐下,从两个女孩子的眼神儿中,方芳看得出来,她们其实并不是坏人,对自己也许存着不满,但绝无恶意,不会伤害到自己。

    “谢了,我们不喝,你省省吧!”

    门玥玮没好气的瞪着方芳,语气非常的不友好。

    桑枝囧了囧,笑道,“不用了,谢谢。”

    方芳见她们这么说,也不勉强,转身坐在她们对面的沙发上,笑着说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别告诉我你们是撬门锁进来的,我不相信这五星级的酒店的门锁这么容易被撬开,治安这么差!”

    门玥玮鼻腔中哼了一声,“哼,你管我们怎么进来的?”

    那意思,反正我们就是进来了,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方芳皱了皱眉,笑道:“你这脾气可真不像你母亲,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叫门玥玮吧,特意过来捉我跟你爸爸的奸的?”

    说着,方芳忍不住笑了。

    门正跟自己聊起过他的一双儿女,还给她看过他手机上两个孩子的照片。

    说来也好笑,门正手机上存的门少庭和门玥玮的照片,并不是他给拍的,而是从门玥玮的空间相册里偷偷下载到自己手机上的,可见他这父亲当的是有多么悲催了。

    方芳知道,门正虽然嘴上一直说俩人都是不争气的冤家,但是从他提到他们的眼神儿可以看得出来,门正对一对儿女打从心里还是喜欢的。

    面前这个女人看着自己一脸戏虐的表情,让门玥玮心里感觉十分的窝火。

    就好像自己赤条条曝光在人家面前一样,人家对自己知根知底,而自己对她却是一无所知。

    这种感觉换做谁都会觉得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