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没有想到方芳居然会认出门玥玮,更没有想到她居然会一开口就一针见血的指出她们此次前来的目的。

    情况仿佛在一瞬间形成了逆转,桑枝觉得自己和门玥玮这次真的是来错了。非但没有抓到人家丝毫把柄,却弄得自己狼狈不堪,说不清道不明的。

    这种尴尬的窘况,桑枝还是头一次遇到,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倒是门玥玮,突然梗起脖子,掐腰道:“你认识我那就更好了,没错,我跟我嫂子就是来警告你的,这么大岁数了,还来破坏人家的家庭,你不觉得臊得慌吗?识趣的哪来哪去,别弄得大家都不好做,到时候真的事情张扬出去,你这张老脸也没处放了!”

    对于门玥玮这番毫无素质甚至可以说是泼妇似的叫嚣,桑枝听了都忍不住头疼。

    这姑娘不是来解决问题的,这是成心过来激化矛盾的啊!

    赶紧拽了一把门玥玮,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了。

    “那个……方阿姨,你别生气啊,小玮不会说话,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尴尬的笑了笑。

    方芳被门玥玮的一番话着实气得不轻,脸色都有些泛白了,尤其听她说自己这张老脸的时候,更是气得浑身都开始颤抖了。

    正要开口教训门玥玮的目无尊长,没想到旁边这个女的倒先开口了,而且明显的她说话要中听很多。

    方芳上下打量着桑枝,笑了笑,问道:“她管你叫嫂子,你是门少庭的妻子?”

    桑枝点点头,“是。”

    门玥玮转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桑枝。

    她心里有个疑问,桑枝是怎么知道这女人姓方的?她都不知道!

    “方阿姨,我跟小玮这次偷着来找你,没有什么恶意,你不要生气。我们只是想知道爸爸这几天都没回家是去了哪里,怕他出事,也怕我妈担心。”

    桑枝的话说的很客气,也很有条理。

    当儿女的担心自己父母,才过来一探究竟,这理由就说得过去了,而且人家言语诚恳,一点不掺假的表情,让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听她这么一说,方芳的心情总算舒缓了一些,神色也平静了下来。

    笑着看着她,说道:“还是你会说话,年长几岁就是不一样,结了婚比没结婚的就是懂事多了。”

    一边说着,还一边淡淡的扫了门玥玮一眼。

    门玥玮不悦的瞪了方芳一眼,看她如此蔑视自己的神情,忍不住心里冷哼着,别过头去,不再看她。

    三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和紧张。

    桑枝正纠结着要怎么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方芳却已经开口了。

    “林雅然她还好吧?想想我们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

    “嗯,挺好的。”桑枝笑了笑,客套的回答着。

    其实她和林雅然并不熟悉,只是在林雅然还没转学的时候在学校的小路上有过数面之缘,却彼此并没有说过话,如果不是因为门正,她们甚至连认识都谈不上,更谈不上熟悉了。

    “谢谢你的关心,要是没有你,我妈妈会更好的!”

    一听方芳说起自己母亲,门玥玮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明明就是这女人的到来打破了自己父母平静的生活,现在还假惺惺的问自己母亲好不好,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谁家里无缘无故跑来个小三捣乱,还能好的了啊!

    桑枝听了门玥玮的话,不由得眉头紧蹙,这姑娘总这么呛着说话,还怎么继续跟人家谈下去啊!

    “小玮!”

    桑枝暗中拽了门玥玮一下,用眼神儿示意她不要瞎说。

    门玥玮瞪了她一眼,不以为然的看了看方芳,说道:“你说吧,要怎么样才肯离开我爸爸?”

    方芳淡淡的看了门玥玮一眼,没有理她。

    却转而看向桑枝,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桑枝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答道:“桑枝。”

    “嗯,挺好,看来林雅然是找了个懂事的好儿媳妇,难怪她有什么心里话都跟你说!”

    方芳心思很缜密,从桑枝开口叫她方阿姨那刻起,她就知道,这女孩知道自己。

    现在又知道了她是林雅然的儿媳妇,自己的事情,自然不可能是门正告诉她的。

    门正和自己的事情,只有门正、林雅然和门光荣三个人清楚,门正和门光荣都不可能会跟媳妇说这种事情,那么自然只有林雅然才会告诉她。

    林雅然连自己的儿女都没有告诉的事情,居然跟儿媳妇说了,可见在林雅然的心里,这儿媳妇的分量不轻啊!

    被方芳这么一夸奖,桑枝面上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脸微微红了一下,笑道:“过奖了,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还请方阿姨转告我爸爸,让他没事回家一趟,我妈妈联系不到他挺担心的。”

    其实林雅然怎么会联系不到门正呢,他的手机一直开机状态。

    林雅然不是那种很矫情的女人,她知道门正和方芳在一起,根本就没有给门正打过电话。

    桑枝故意这么说,是暗中提醒方芳,告诫她别真的破坏了人家的家庭。

    方芳那么聪明,怎么会听不出桑枝的话里有话呢!

    笑了笑,点点头,“好,我会转告的。”

    桑枝朝方芳笑了笑,“谢谢方阿姨。”

    说完不由分说的拽起门玥玮就往外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方芳突然开口将她们叫住,“等等。”

    桑枝停步转过头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只见方芳犹豫了一下,才又说道:“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能帮我约一下林雅然吗?我想亲自跟她解释一下。”

    桑枝没有想到方芳会提出要跟林雅然见面,微微怔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点点头,“好,我会帮你约我妈妈的。”

    方芳笑了笑,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桑枝,“这上边有我的联系方式,你约好了告诉我一声。”

    桑枝接过名片,点点头,拽着一脸茫然的门玥玮走了出去。

    直到进了电梯,门玥玮才反应过来,懊恼的跺着脚儿抱怨道:“哎呀,枝枝姐,你怎么能就这么把我拽出来了呢?我还没让那女人写保证书,保证以后不会再纠缠门正呢!”

    桑枝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道:“我真后悔跟你来这里了,你就是沉不住气。就你这样,怎么跟人家谈啊,说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点都不过分!”

    门玥玮被桑枝数落的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搔着脑袋郁闷的琢磨着。

    直到出了电梯,门玥玮才一脸不乐意的说:“我怎么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分明就是你把我拽出来的太早了!”

    桑枝瞪了她一眼,懒得理她,径自朝停车场走去。

    车上,桑枝一直沉着脸不说话,只两眼盯着前方专心的开着车。

    门玥玮知道桑枝这次是真的有些生气了,摸着鼻子一直偷偷的看着她。

    看她平时很好说话的样子,没想到真的生起气来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恐怖,整个车子里的气压都跟着低沉着,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啊!

    “枝枝姐,你生气了?”

    门玥玮终于扛不住了,率先打破尴尬的气氛,看着桑枝小心翼翼的问道。

    桑枝鼻腔里哼了一声,没有搭理她。

    “哎呀,我错了还不成吗?我向你承认错误,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了吧?我这不是也是被那个女人气迷糊了嘛!”

    门玥玮一边说着,一边伸了手去拽桑枝的胳膊。

    桑枝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赶紧吼了一句:“你干嘛呢?别闹,我开车呢!”

    门玥玮嘿嘿一笑,没脸没皮的说道:“不生气了吧?”

    桑枝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道:“懒得理你!”

    桑枝心里是挺气的,气门玥玮说话不知道轻重,明明是来了解情况的,倒被她弄得差点把矛盾激化了。

    还好门正不在,不然真的就不好收场了!

    现在桑枝想想心里还忍不住砰砰乱跳着,刚才还忘了叮嘱方芳,不要将她们过来找她的事情告诉门正,不然门正一定会恨死自己的。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方芳不要长舌的跟门正说这事,像她那么聪明的女人应该不会跑去男人面前说这种事情的吧!

    门玥玮碰了个软钉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头,笑了笑“我知道你不会真的生我气的。不过话说回来了,你怎么知道那女人姓方的?”

    门玥玮没记错的话,桑枝可是一开口便跟那女人叫方阿姨,她是怎么知道她姓方的?这个问题在酒店里方芳的房间里的时候,她就想问了。

    桑枝没想到一向粗枝大叶的门玥玮,偶尔也有细心的时候。

    她怎么知道她姓方的,她不但知道那女人姓方,还知道她叫方芳,甚至知道她和门正二十八年前的事情。

    可是桑枝不能告诉门玥玮,这些都是她妈妈告诉自己的!

    想了想,歪着脑袋看了一眼门玥玮,才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知道的?当然是听爸爸这么叫她啊,爸爸不是喊那个女人方芳吗?我就猜想她应该姓方,叫方芳。”

    “有吗?门正有喊那女人的名字吗?”

    门玥玮摸着脑袋一脸茫然的看着桑枝,“我怎么没听到他喊那女人的名字啊!”

    桑枝白了她一眼,明明自己在撒谎,却还得表现的跟门玥玮弄错了似的。

    “当然有叫她名字啊,不然我是怎么知道的?你自己光顾着生气没听见罢了!”

    桑枝心里有些心虚,偷眼看了看仍自一脸疑惑的门玥玮,忍不住叹了口气又说道:“要不怎么说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呢,关键的话一句没听进去,净说些有的没的,那些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