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玥玮被桑枝说的无言以对,只闷闷的看着她,眼神儿里有疑惑和不解,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晚饭后,桑枝找了个机会把门玥玮支开,自己和林雅然拿着水壶来到后边小花园里给花草浇水。

    自从林雅然跟桑枝倒豆子般倒了一通心事之后,整个人心情也好了很多,就好像突然一下就看开了。

    看了眼桑枝笑道:“其实你不必担心我,还特意的每天抽时间来陪着我。放心吧,妈不会想不开的,妈这几天也想明白了,不管你爸在外边怎么样,只要他别回家来跟我闹,只要他不提离婚两个字,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以前怎么样,往后还怎么样过!”

    看着林雅然无奈又认命的表情,桑枝心里一阵心酸。

    纠结了半天,才犹豫着开口,“妈,我去见过那个女人了。”

    林雅然整个身子就是一顿,忽然停下手里浇水的动作,抬头看着她,问道:“那个女人?你是说……”

    她心里想到了桑枝口中的那个女人是谁,可是话到嘴边儿却有些说不出口。

    桑枝点点头,“嗯,就是方芳,我去见过她了。”

    “你见她干什么?”

    林雅然看着桑枝的表情有些激动,说话的声音也因为激动而显得有些颤抖。

    “我不想妈整天胡思乱想的自己难受,所以过去找她,想知道她跟爸爸究竟是什么关系,她这次回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桑枝咬着牙,心一横说得很果断。

    她没有告诉林雅然自己是跟门玥玮一起去的,因为她不确定婆婆是不是愿意门玥玮知道这件事情。

    她应该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知道父亲的这些事情吧?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桑枝心里这么想着,小心翼翼的看着林雅然。

    “哦,难为你了。”

    林雅然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会儿,只轻轻的说了一句,便又专心的拿着水壶浇水。

    对于林雅然的反应,桑枝有些琢磨不透。她难道就不想知道自己找了方芳之后的结果吗?怎么都不问问自己呢?

    林雅然不主动张口问,桑枝却还是得说。

    想了想,才缓缓说道:“妈,也许事情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爸和方芳并不是我们想的那种关系。我在方芳那里没有发现任何她和爸爸不正常关系的疑点,而且……”

    想到方芳跟自己说的话,桑枝有些犹豫了,不知道是不是合适跟林雅然直接说出口。

    “而且什么?”

    林雅然终于再次抬头看着她,眼睛里充满了疑问。

    桑枝咬了咬牙,才又说道:“她还让我帮她约你,说是要亲自跟你解释。”

    说完,桑枝一脸担心的看着林雅然,生怕她会激动的发生意外。

    可是林雅然却只是蹙着眉头半晌没有说话。

    “妈……”

    见林雅然半天没有反应,桑枝有些担心,“要是你不愿意见她,我就回绝了她吧。”

    林雅然这才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既然她想见面,那就见上一面吧。”

    桑枝帮两个长辈在一家茶楼订了位子。

    两人见面的时候,桑枝不放心林雅然一个人去,执意要跟着一同前往。

    林雅然执拗不过她,只好笑着点头同意了。

    不过桑枝也答应了林雅然,为了避免自己在场她们会尴尬,她只躲在一旁,只要她们没什么事,自己就不会出现。

    林雅然还笑话她说,听着她像是个地下工作者似的,真不知道是怎么想到的。

    桑枝笑了笑没说话,心里却想说,这些都是跟门玥玮学来的!

    桑枝开着车带着林雅然到了茶楼,方芳还没有到。

    林雅然坐在座位上,要了一壶碧螺春自斟自饮着,而桑枝则在她隔壁的位子上坐下。

    茶楼桌子之间是用竹屏隔开的,形成相对独立的空间。

    桑枝才坐好,方芳便拎着包从外边走了进来。

    桑枝做贼似的,明知道方芳看不到自己,却还是很心虚的将头压得很低趴在桌子上,只两只眼睛透过指缝儿往外瞅着。

    她心里很好奇,两个将近三十年未见的情敌见面会是怎样一种情景。

    方芳很从容的走到林雅然的座位旁,在她的对面坐下,笑了笑,说道:“二十八年不见想不到你一点都没变,还是老样子,一点也不显老啊!”

    方芳这明显是恭维的话。

    林雅然是保养的很好,看上去一点不像五十岁的人,但再怎么保养的好,岁月不饶人啊,五十岁的肌肤和二十几岁时候自然是没法比的。

    林雅然看了方芳一眼,给她倒了杯茶水,笑了笑:“客套话就不必说了,碧螺春,不知道你喝不喝的惯。”

    方芳点点头,“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但还是喜欢喝家乡的茶,我想这大概就叫做本性难移吧!”

    一边说着,一边端了茶杯喝了一口,“嗯,不错,上好的碧螺春,清香沁脾,果然是好茶。”

    林雅然抬头淡淡的看着方芳,不得不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岁月的痕迹在这女人的脸上却真的留下的很少,老天爷似乎很眷顾她,现在看上去,比当初年轻时候更多了些风韵。

    “想不到咱们这么多年以后还会见面,真是世事难料啊!”

    林雅然颇为感慨,她以为,方芳走后,她们这辈子便不会再见面,更不可能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看来这世上的事情,果然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方芳笑了笑,手里拿着茶杯观赏着,“谁说不是呢?说实话,我真的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回到这片土地上来,还能再见到你。”

    躲在后边座位上的桑枝,听着两个人的谈话,心里忍不住一阵唏嘘。

    果然还是老人家有涵养,你看人家情敌见面多友善啊,好像很久没见的朋友一样,可以拉家常的。这种事情,在年轻人身上绝对不会发生。

    听着人家俩人的谈话,桑枝不由得想起叶藜和自己的谈话,以及白小梦找自己时候的情景。

    那是见面就剑拔弩张啊,根本毫无友爱可言。

    桑枝正屏息凝神听着两个老人的谈话,突然觉得肩膀一沉,被人拍了一下。

    惊讶之际,桑枝刚要开口大叫,却被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嘴巴。

    “嘘,别出声,是我!”

    桑枝回头一看,气得差点跳脚儿,原来吓了自己一跳的不是别人,正是门玥玮。

    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一把甩开门玥玮捂住自己嘴巴的手,哼道:“你干嘛啊,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门玥玮好笑的看着她,小声嘀咕道:“谁让你背着我偷着带妈过来见这个女人啊!”

    桑枝白了她一眼,“还说呢,你怎么跟来的?”

    她没敢告诉门玥玮,一来是因为林雅然不想让自己的孩子知道自己年轻时候这段过往,二来也担心她跟来会坏事。

    可是天不遂人愿,这姑娘最终还是跑来了。

    门玥玮一脸得意的看着桑枝:“我就知道你跟妈妈老是嘀嘀咕咕的就有事,早就暗中留意着呢。”

    桑枝无语的抚了抚额,这姑娘不去当警察真是屈才了。

    “那你只能听,不许说话,不许发出动静啊,妈不想让你知道这件事情,要是被妈知道了,她一定会生气的。”

    “嗯嗯,我都听你的,不出声,不说话还不行嘛!”

    门玥玮忙不迭的点头答应着。

    两人屏住呼吸,静静听着隔壁的对话。

    林雅然又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才不紧不慢的问道:“约我来究竟什么事呢?”

    两人年轻的时候就没怎么接触过,林雅然相信方芳约自己绝不是喝茶聊天这么简单,应该是和门正有关系吧!

    想到这儿,她的心莫名的一紧。或许两个人的谈话结果,将直接影响到自己后半生的生活了。

    方芳看了她一眼,笑道:“你有一个好儿媳妇,自己心里藏了几十年的事情,不跟自己儿女说,都能跟儿媳妇说,可见你们婆媳的感情真的不错。”

    看着方芳看自己有些羡慕的眼神儿,林雅然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儿轻笑道:“是啊,这辈子最安慰的事情就是有一双好儿女,还得了这么一个懂事贴心的儿媳妇了。”

    方芳笑了笑:“好像你说得,嫁给门正就不是一件让你欣慰的事情了?”

    这话带着些许的挑衅,林雅然不由得蹙了蹙眉头,有些凌厉的眼神儿看着她。

    “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直说吧。”

    林雅然不想再跟她打哑谜了,要摊牌的事情,即便心里害怕,也总归还是要说的。

    方芳也不再兜圈子,一脸认真地看着林雅然,说道:“我跟门正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今天约你出来,就是想跟你解释清楚,不想你误会。”

    说到门正,林雅然嘴角儿不由得扯起一道苦笑:“他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其实你们俩是什么关系,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了,我在乎的只是我的这个家,还有孩子。”

    方芳笑了笑,“看来你对门正还是那么没有信心,对自己也一样没有信心啊!你们都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了,难道你还不了解他吗?”

    林雅然笑了笑:“就因为了解他,才不再抱有幻想。”

    方芳叹了口气,“唉,没想到我这次回来,还是给你造成了困扰了。”

    说着喝了口茶,才又缓缓的说道:“二十八年前,我第一次蹬门家的门,认识了门中,想必这事你也知道吧?”

    林雅然淡笑点头,“我很佩服你敢爱敢恨的勇气。”

    她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事后是门光荣跟林雅然提起的。当时门光荣的意思是想让林雅然放心,这个方芳跟门正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可是门光荣错估了缘分这东西,或许方芳跟门正才是真正有缘分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