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两个年过半百的女人谈起过往的事情总有很多感慨唏嘘。

    而接下来方芳告诉林雅然的事情,让林雅然对她突然改变了态度,原来很多事情,真的并不是眼睛看到的就是事实。

    当年毕业之后,方芳谁也没告诉,便独自踏上了寻爱的征程。

    没有人知道,方芳特殊的家庭背,景。

    方家是外省市没人敢惹的人家,并不是因为家世显赫,而是因为方继良,也就是方芳的父亲是当地称霸的土皇帝。

    靠着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发家的方家,到了方继良这一代,已经开始慢慢的逐步洗白自己。

    做为方家的大小姐,方芳从小就娇生惯养,养成了她想要的就是想什么办法也要得到的习性。

    但方芳本性还是很善良的,自从对门中一见钟情之后,她便让人暗中打探门中的行踪。

    当她得知门中是在昆城当兵时,便在毕业后的第一时间,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寻找门中的旅程。

    方芳知道门中已经结婚并且有了一个年近八岁的孩子,但是她想,那又怎么样呢?只要自己爱他,她就会让他也爱上自己,任何人或者事都不可能阻止他们相爱。

    方芳说到这儿,嘴角儿不由得扯起一道苦笑:“现在想想,我那时候是多么自负又天真啊。真的是为了爱可以抛弃一切,那种为爱奋不顾身的做法,如果换成现在,我一定做不来的。”

    林雅然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当年方芳不是那么自负的跑去找门中,那么现在门正的妻子应该是她才对,而自己或许会嫁给一个普通人,过着平凡普通的生活,也或许会孤老一生,

    谁知道呢?可是这世上没有那么或许、如果,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一切都是既定的事实。

    “可是我到了昆城,找到门中所在的部队,才知道门中已经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

    方芳说到这儿,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林雅然知道门中牺牲的事情,那时候她还没有跟门正结婚,但是门家和林家的关系,这种事情,林家是一定会知道的。

    当得知自己苦苦寻找的爱人已经牺牲之后,方芳伤心难过之余,想到了门中的妻儿。

    她想,自己见不到门中,也要见见他的老婆孩子,不一定要跟他们面对面,只要偷偷的看他们一眼就好。

    方芳打听到门中家的地址,背着行囊过去的时候,却目睹了他妻子惨遭毒手的一幕。

    当时她吓得几乎傻掉,躲在房间后边的窗子底下捂着嘴默默的流泪,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直到凶手骂骂咧咧的离开,方芳才大着胆子进了屋子,只是那时候,门中的妻子已经气绝身亡。

    方芳望着血泊中惨死的女人,怔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不敢再多做停留,赶紧朝外跑去。

    路上正好遇到刚从同学家做完作业出来的门少轩。

    门少轩眉宇间很像门中,方芳直觉的感觉这孩子应该就是门中的儿子。

    上前一问,才知道自己果然没有猜错,方芳含着泪,告诉门少轩,自己是他爸妈的好朋友,受他妈妈的嘱托带他离开这里,去城市上学。

    八岁的门少轩虽然对大人的事情不是很懂,但是当时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爸爸牺牲了,永远也回不来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只有和妈妈相依为命了。

    听了方芳的话,门少轩不相信,他一定要回家亲自去问问妈妈。

    方芳含着眼泪告诉他,妈妈已经死了,被坏人杀死了。

    门少轩气得一把将方芳推倒在地,转头便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门中的家,在昆城郊区的山区里。

    那里住的人家不多,而且住户之间离得很远。

    这是门中妻子的家,当时门中和妻子结婚之后,便一起住在这里,门中没事的时候就会回来看老婆孩子。

    一家人这八年来过的也算和乐融融,可是没想到,几乎一夜之间,这种幸福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方芳追着门少轩跑到离家不远的山包上,远远的就看见很多人从门少轩的家里出来,而担架上抬得正是门少轩已经死去的母亲。

    八岁的孩子哪见过这个啊,当时就跪倒在地哭得不省人事了。

    方芳没敢带着门少轩走到人群当中去,而是选择带着他默默的离开。

    其实当时二十出头的方芳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安置门少轩,就凭着当时的一腔热血,就这么带着门少轩离开了家乡,回到了自己家里。

    方芳是方继良从小宠大的闺女,见自己宝贝女儿带着一个孩子回来,当时也是吃惊不小。

    问清楚了情况,也是忍不住叹息,“没想到咱们方家也会有救人的义举。”

    自从方继良打算洗白方家的家世之后,行事为人便一切都按照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来做。

    就这样,门少轩便在方家住了下来。

    方芳还有个哥哥,叫方坤,方坤有个女儿,跟门少轩一样大,叫方媛媛。

    两个孩子从此之后便一起上学,一起生活。

    没多久,方继良举家移民到了澳洲,门少轩便也跟着去了澳洲,而且从那里一直待到他十八岁。

    方芳叹了口气,“唉,我以为,我这一辈子就会在澳洲陪着少轩度过了,没想到这孩子嘴上不说,心里却一直想着给自己父母报仇的事情。八岁的孩子,仇恨在他的心里种下了多么深的种子啊!”

    “我是真的不知道那孩子心事居然这么重,要是知道,我说什么也会死死盯着他,不让他离开我半步的!”

    方芳说着眼泪又忍不住的淌了下来。

    林雅然也叹了口气,“当初得知大伯牺牲之后,公公便带着人亲自赶了过去,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大嫂还是遭了毒手,孩子从此便消失无踪。公公找了很久,就是到现在也没有放弃对那孩子的寻找,没想到孩子却是被你带走了。”

    说到这儿,林雅然抬头定定的看着方芳,眼神儿似乎比之前柔和了很多,但还是带着迷惑:“你明知道那孩子还有亲人,为什么不把他送回门家来呢?”

    方芳苦笑了一下,“你说我自私也好,说我故意也好。但是你不知道,那孩子长得多像他父亲。”

    其实开始的时候,方芳是有想过应该将门少轩送回到门家的。可是看着门少轩越长越像门中,方芳心里便起了私心,她想,这或许是老天爷对自己的一种补偿,今生不能和门中在一起,便让和门中长得很像的门少轩来代替他陪伴自己。

    林雅然扯了扯嘴角儿,苦笑道:“你确实很自私,你只想着要他代替门中来陪伴你,就没想过他离开他的亲人心里多么的难受吗?”

    方芳摇摇头,表示不赞同林雅然的话,“门中本来就和门家没有血缘关系不是吗?而且少轩从小也没有见过门家的人,虽然姓门,但是和你们门家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么他是跟着我一起长大,还是在门家长大又有什么关系呢?”

    方芳的一席话让林雅然有些哑口无言。

    她说的没错,按照方芳的分析,门少轩跟她长大还是在门家长大确实没什么区别。

    可是仔细想想,林雅然又觉得不对:“即便他没有见过门家的人,即便他跟门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相信对于一个八岁的孩子,大伯一定或多或少的跟他介绍过门家的人,在他的心目中,说不定早就认定了自己是门家的人,毕竟他也是姓门的啊!”

    方芳点点头,“确实,这一点是我忽略了,说到底,我当时还是年轻,考虑事情考虑的不周全,只凭着一时的义气用事。现在看来,我其实当初把他带走的决定,真的是错了。”

    “那他现在在哪里?你不知道,他是门老爷子的一块心病。老爷子说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找到他,老爷就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想到公公每每对着门中和门少轩的照片黯然神伤的时候,林雅然心里就是一阵阵的酸楚。

    现在既然知道了当初是方芳带走了门少轩,那么就算是找到他了。

    老爷子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

    可是当林雅然满怀希望的看着方芳的时候,方芳却是忍不住一声无奈的叹息。

    摇摇头,苦笑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林雅然一脸的不相信,“怎么会?他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的吗?”

    方芳叹了口气,眼含热泪道:“十八年前,就在他十八岁那年,他便不声不响,毫无预兆的离家出走了。我也是整整找了他十八年,这次回来,就是因为派出来的人,打听到他回国了,所以我才赶了过来。”

    “啊……”

    林雅然没有想到,才刚刚燃起的希望,只一瞬间就破灭了。

    门少轩又失踪了,而且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失踪了!

    十八年?人生能有几个十八年啊!

    “他要是活着,现在应该有三十六岁了吧?我记得公公说过,他比我家少庭大八岁。”林雅然喃喃自语。

    方芳点点头,“没错,三十六岁了,正是男人一生中最好的年华。”

    “他……是为什么会离家出走的?”

    林雅然想,离家出走必然该有个原因的吧,难道就那么毫无预兆的走了吗?

    真的一点原因都没有吗?

    想到十八年前的一些事情,方芳的眼神儿开始有些迷离了。

    叹了口气,“或许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自作主张导致的结果吧!”

    如果当初不是自己心软,答应了帮侄女的忙,或许门少轩这个时候还会陪在自己身边。

    那件事想起来,究竟还是自己做错了,错的太离谱了,当真是没有考虑到他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