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轩和方媛媛一样,叫方芳姑姑。

    两个孩子一起上学,一起生活,时间长了产生感情也是难免的。

    方媛媛完全继承了方家人的热情大胆和奔放的性格。

    十二岁那年就拉着门少轩表白,说自己喜欢他,将来长大了要嫁给他。

    门少轩的性格有些内向,平时言语很少。

    被表白之后,脸上顿时烧的通红,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当时大家只当两个孩子闹着玩,也没太在意。

    尤其对于门少轩,方芳觉得他对方媛媛也是有感情的。

    平时的时候,他做什么事都想着方媛媛,对她很照顾。

    虽然两人年纪一样大,但是看着门少轩明显的比方媛媛更懂事,更成熟。

    接触久了,方芳的哥哥方坤对门少轩也是十分喜爱,两个人甚至私底下偷偷的说,将来两个孩子长大了就撮合他们在一起得了。

    对于这件事,方芳是有私心的。

    虽然门少轩和方媛媛一样叫自己姑姑,但是她知道,实际上他们之间真的是扯不上一点关系。

    即便是从门中那边论,自己和门中当年只见过一面,虽然自己对人家一见钟情,但门中会不会记住自己她真的是心里没底。

    也许当时门中对她的印象并不好,早就把她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每每想及此,即便是对于一个已逝的人,方芳心里还是耿耿于怀不能完全放下。

    她想,这辈子自己和门中是不可能在一起了,但是却可以真的和他扯上关系。

    只要门少轩和方媛媛结婚了,自己就真的和门中有了关系了,即便是亲家关系,也好过陌生人。

    “现在想想,我那时候真的是疯了,就好像着了魔一样,非要让自己和门中扯上关系。”

    方芳苦笑着摇头,现在回忆起来过去的所做作为,才知道当时是有多么的幼稚。

    门少轩和方媛媛在十八岁那年,双双考入了当地一所有名的大学。

    就在入学的当天,晚上方媛媛回来,哭着找方芳诉苦。

    方芳一再的追问下,才知道,原来就在他们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有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同学一直跟门少轩搭讪。

    而对人一向淡漠的门少轩却对那女同学表现的很热情,还对着她笑。

    “姑姑,你说少轩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女的了啊?怎么办啊,他要是喜欢上了别人,我可怎么办啊?”

    方媛媛哭着对方芳撒娇,“我不管,我就要嫁给门少轩,这辈子非他不嫁!”

    看着侄女一脸坚决的表情,方芳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当年自己对门中一见钟情的时候,也曾暗下决心,这辈子非他不嫁。

    所以直到现在,方芳也没有结婚。

    每天看到长得跟门中七八分相像的门少轩,她就对别的男人提不起半点兴趣。

    所以尽管自己的爸爸和哥哥一直苦苦相劝,劝她赶紧找个不错的男人嫁了,但是方芳就是死咬住嘴唇不松口。

    “要我结婚也可以,除非那个男的长的跟门中一个模样!”

    方芳最后放出狠话,方继良和方坤气得差点吐血。

    这是什么条件啊,这条件简直比让他们上天上把月亮给她摘下来还难,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别说这世上很难找到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就算是亲生父子,门少轩和门中长得也还是有差别的。

    更何况即便是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难道就一定会被他们给碰上吗?

    方继良和方坤知道,方芳这是用这个条件让他们死心。

    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只好随她去了,从此才不再跟她提结婚的事情。

    现在看到自己侄女这么决绝的跟自己说,非门少轩不嫁,方芳心里就忍不住一阵苦涩。

    她想,怎么也不能让侄女步自己的后尘,她要撮合方媛媛和门少轩在一起。

    方芳知道门少轩是个负责任又懂事的孩子,看准了这一点,心里便有了计策。

    当天晚上,方芳以庆祝门少轩和方媛媛顺利升学为由,带着他们两人来到一家酒吧。

    门少轩不胜酒力,但是却耐不住方芳姑侄俩一个劲儿的劝酒。

    就这样,门少轩喝醉了,醉的不省人事。

    接下来的事情,一切都在方芳的掌握之中,都是按照她的计划进行的。

    酒店的房间里,方媛媛按照方芳之前的指导,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门少轩。

    可是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出人意料。

    或者说,人算不如天算。

    正当方芳满心欢喜的等着天亮之后,门少轩过来找自己说要对方媛媛负责的时候,她等到的却是哭得眼睛肿的跟桃似的方媛媛拿来的一张纸条儿。

    门少轩告诉方芳,自己会对方媛媛负责的,但是要等他报仇回来。

    就这样,门少轩走了,毫无预兆的离开了方家,一走就是十八年。

    “我不知道那孩子心里是不是一直有报仇的想法,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做法直接把他逼上了离家出走的道路。但是我知道,少轩离家出走,一定是和媛媛有关系的。”

    说到这儿,方芳的眼泪便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林雅然知道那是悔恨的眼泪。

    终究发生了的事情是无可挽回的,他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去弥补当初自己的错误所造成的损失。

    “十八年来,就一点都没有关于那孩子的消息吗?”

    林雅然声音也有些哽咽,她没有想到门少轩那么小的孩子居然就遭受了那么多的苦难。

    最要命的是,他居然还被自己当时唯一可信赖的人给陷害。

    即便他对方媛媛有感情,发生那种事情,他心里也是难以接受的吧?

    就像当初自己和门正一样!

    从某一方面说,林雅然和门少轩的感情经历有着惊人的相似。

    只不过不同的是,她选择了默默承受,而门少轩选择了离开。

    或许将来的某一天,他会回去找到方媛媛对她负责,但是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他心里的苦涩一定和自己当初一样的。

    林雅然对于这个未曾谋面过的孩子,突然从心里生出几分怜悯,那种同病相怜的亲切感,让她心里十分渴望能尽快找到门少轩。

    方芳苦笑摇头:“没有,也不能说一点没有。少轩离开之后,我们便派人到处寻找,但是每当听到关于他的一些消息追过去之后,他便又消失了。”

    或许是门少轩真的无法面对方家的人,好像一直在有意无意的躲着他们。

    只要得到关于他的一点消息,方家人追过去,他便又离开了,就这样一直躲猫猫似的,十八年来,方芳一直没有找到门少轩。

    门少轩离开方家一个多月以后,方芳发现自己的侄女怀孕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方坤勃然大怒,逼着方媛媛把孩子打掉。

    当初知道方芳给两个孩子安排了这么一场乌龙之后,方坤就对妹妹的做法表现出了很大的不满。

    现在又见自己的孩子未婚先孕,而且那男人还不知所踪,心里就更是恼火了。

    不由分说的就要带着方媛媛去医院,将孩子打掉。

    可是方媛媛也是个刚烈的性子,即便门少轩只留下一张纸条儿不告而别,她心里对门少轩的爱却丝毫没有减少。

    方媛媛相信,门少轩一定会说到做到,他说会回来找自己,就一定会回来的。

    所以方媛媛死也不同意将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姑姑,求你帮帮我,我不能打掉少轩的孩子,我要这孩子!”

    方媛媛对于自己和门少轩的那件事情从始至终都没有后悔过,现在自己肚子里孕育着他的孩子,她就更加的相信这是老天爷特意的安排,坚信自己和门少轩会有一个美好的将来的。

    可是,再次面对侄女的请求时,方芳的心里却犹豫了。

    她甚至开始自责,自己当初给孩子出的馊主意是错误的,是她害了两个孩子。

    这一次,方芳没有站在方媛媛同一阵线,而是竭力劝说她听她父亲的话,把孩子拿掉。

    “媛媛,听话,这个孩子不能要,你还太小,根本不知道一个人带大孩子的难处。即便是将来少轩回来了,你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的,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听你爸爸的话,去医院吧!”

    见一向站在自己这边,支持自己的姑姑也这么说,方媛媛绝望了。

    但是一想到要自己亲手杀死门少轩的孩子,方媛媛一颗动摇的心就再次的坚定起来。

    “做不到,我做不到!”

    于是在一个夜晚,方媛媛趁着家人不备,独自从家里逃了出来。

    她也效仿门少轩,给家人留了纸条儿:“我去找少轩去了,你们不要找我,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的。我绝对不允许你们任何人扼杀我和少轩的孩子!”

    从小养尊处优的方媛媛就这么赌气的离家出走了。

    想到这些,方芳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没想到我当初的一念之差,不仅害了少轩,也害了媛媛。对于他们俩人,我是罪人,我是罪人啊!”

    林雅然听得也是黯然泪下,没想到方家的姑娘个个都是这么重情重义的人。

    躲在隔壁偷听的门玥玮和桑枝听得也是忍不住一阵唏嘘。

    “好曲折,感觉跟听小说似的,都可以拍成电视剧了。”

    门玥玮忍不住小声的感概。

    桑枝瞪了她一眼,“嘘,不想被妈妈发现把你赶出去,就给我闭嘴!”

    门玥玮赶紧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继续竖着耳朵听着。

    “媛媛这孩子真是个重情义的好姑娘,那后来呢?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

    林雅然忍不住抬头看着泪眼朦胧的方芳,这时候,她忽然对这女人从心里生出些许的怜悯和同情。

    赴约时,心里那种气愤和怨恨,早已经被她的经历感动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