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此时的林雅然心里已经没有了最初对方芳的怨恨,她想,相比而言,自己是幸福的,至少身边有个自己爱着的男人陪着,还有一双可爱懂事的儿女。

    而方芳,她什么都没有。

    人生走过了大半辈子,她唯一有的就是对门中的怀念和对门少轩的愧疚。

    林雅然伸手拍了拍方芳搭在桌子上的手,勉强笑了笑,安慰道:“有些事情是注定的,你我都左右不了。”

    方芳微微抬了抬头,苦笑道:“是啊,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按照我们的设想去走的,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

    方媛媛知道门少轩的老家在昆城,她想,门少轩离开方家之后,一定会先回昆城去找线索的。

    即便是找不到一点线索,按照她对门少轩的了解,他也会先回到自己父母生活过的地方,去拜祭他们的。

    于是方媛媛回国后,第一个去的地方便是昆城。

    她拖着沉重的身子,打听到门少轩童时居住生活过的那个小山村,还去了他家的旧址。

    经过十八年的时光,以前那个原本就矮旧的房屋更加显得破败不堪了。

    方媛媛没有想到,那房子里居然还有人居住。

    当她犹豫着走过去敲门的时候,给她开门的是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婆婆。

    老婆婆犹豫着将她让进屋里,方媛媛看着家徒四壁的婆婆家,忍不住心里一酸就流下泪来。

    她不知道门少轩的童年是如何在这里度过的,一向生活优渥的她,很难想象在这矮小黑暗的房子里,人是如何生活的。

    见她流泪,老婆婆心里更加疑惑了,看着她,犹豫的问道:“姑娘,你是……”

    方媛媛抹了把眼泪,才哽咽着说:“婆婆,这屋子以前是不是一户姓门的人家居住过的?”

    婆婆上下打量着方媛媛,迟疑的点点头。

    “我跟我老头子是前几年逃荒到这村里来的,当时村长说这房子家的主人都过世了,一直空着没人居住,就给我跟我老头子落脚儿了。听村长说,这家原来的主人姓门,是个军人,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候牺牲了,女人也被害了,孩子也失踪了。”

    老婆婆说着叹了口气,“唉,真是可怜啊!”

    方媛媛听了心里更是一阵阵的难过,自己未曾谋面的公婆曾经就在这里带着门少轩一起生活。

    “那你知道他们的尸骨埋在什么地方了吗?”

    方媛媛想,自己既然来了,于情于理也该去祭拜一下他们的。

    老婆婆摇摇头,“听村里人说,后来京城里来了人,把他们两口子的尸骨带走了,应该是带到京城去了吧。

    方媛媛猜想,估计是门家的人来带走了他们的尸骨,让他们回京城入土为安了。

    方媛媛问老婆婆,最近有没有来过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跟他们打听姓门的事情的。

    老婆婆摇摇头,告诉她,没有。

    “我跟老头子在这儿也住了小七八年了,你是第一个来打听他们的事情的。”

    方媛媛失望了,原本信心满满的以为门少轩一定会回来这里一趟的,却没想到自己想错了,他根本就没有回来过。

    可是他会去哪里呢?

    其实方媛媛没有猜错,门少轩回国后,确实回了昆城,也确实来过他童时曾经居住过的这个小山村,而且还去父母曾经的坟前拜祭过。

    只不过这一切,他都是默默的一个人完成的,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跟村里任何人见面。

    所以村里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回来过。

    当然这些,方媛媛是不知道的。

    她失望之余,便又开始鼓起勇气去寻找门少轩。

    她想,功夫不负有心人,自己一定会找到他的。

    就这样,方媛媛拖着身子足迹遍布了她所能想到的,门少轩有可能去的所有的地方。

    期间,方媛媛其实一直和方芳保持着联系。

    只是她一再的恳求姑姑一定要替自己的行踪保密,千万不能告诉爷爷和父亲,不然他们一定会让人把她捉回去的。

    “我当时也是一时心软,实在不想拒绝孩子,也不知道如果我没有按照她的要求替她保密,她会不会一气之下也和我断了联系。”

    方芳说着,接过林雅然递过来的纸巾,擦拭着眼泪。

    “谢谢。”

    林雅然也是泪眼模糊,看着她摇摇头,“唉,真是造孽啊,这都是命啊!”

    几个月后,方媛媛在国内的一个城市里生下了一个女婴。

    当时,方坤的人正在四处寻找她。

    方媛媛担心会被自己父亲找到,便带着孩子又回到了昆城,门少轩小时候居住过的那个小山村。

    而也就是那个时候,方芳派出去的人打听到门少轩曾经在京城出现过,方芳便告诉了侄女,让她赶紧去京城。

    方媛媛觉得带着孩子实在不方便,便咬牙将孩子放在了那个婆婆家门口,留了一些钱给婆婆,还留了纸条,“婆婆,孩子姓门,请代为照顾,我不久后便会来接她。”

    方媛媛和婆婆接触过,她知道婆婆是个好人。

    自己躲在暗处,看着婆婆出来将门口正哭得厉害的孩子抱进去,方媛媛才含着泪狠心的转身离去。

    方媛媛在京城寻找了门少轩一年,也没有找到他。

    失望之余,才决定回去找婆婆,要回自己的孩子,带着孩子回澳洲去好好养育,再找人打探门少轩的消息。

    可是当她第三次来到那个小山村出现在那个矮小的房屋面前的时候,迎接她的却是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将军。

    方媛媛当时就傻眼了,婆婆不在家,她会去哪里呢?

    找了村长打听,才知道婆婆一家半年前就搬家离开了村子,至于去了哪里,村长也不太清楚。

    方媛媛一听,当时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醒来后,她万分自责,没想到自己一时的大意,竟然将自己的孩子弄丢了!

    “媛媛电话里哭着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甚至能感觉到她内心的绝望和痛苦。”

    方芳叹了口气,“像你说的,也许这一切都是命吧!”

    “我把媛媛劝了回来,并答应帮她一起寻找孩子和门少轩。就这样,媛媛万般无奈下才返回了澳洲。”

    之后,方芳动用方家全部的势力全力寻找门少轩和那孩子,却一直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我跟媛媛一直分头寻找,只要听到说门少轩在哪里出现过,我们就会马不停蹄的赶过去。可惜每次都会晚那么一步,总也见不到他的人。”

    林雅然也忍不住用纸巾擦拭着眼角儿的泪,真是又喜又惊。

    喜的是,门少轩那孩子居然也有了孩子,也就是说,门老爷子有了重孙女。

    惊的是,那苦命的孩子居然也失踪了,到现在不知道身在何处!

    “希望上天怜悯,保佑少轩和那孩子一切安好!”

    林雅然叹了口气,含着泪看着方芳:“这些年,也真是苦了你了。”

    方芳嘴角儿扬起一道苦笑,摇头道:“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只是却苦了两个孩子。我真是造孽啊,我才是罪人啊!”

    说着,方芳伸手反握住林雅然的手,诚恳的说道:“前些天,我又得到消息,少轩在京城出现过。所以我就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你知道的,在这里我没有什么朋友,只认识门正。所以我才想办法联系到了他。”

    说着,方芳看着林雅然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跟他真的没有什么,他只是答应帮我找少轩这孩子。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因为不放心我,一连几天陪我住酒店里,没有回家。”

    看到自己提起门正时候,林雅然一脸伤心的表情,方芳赶紧解释道:“你别误会啊,他只是跟我住同一间酒店,我们并没有发生过什么。”

    说着拍了拍林雅然的手,“你跟门正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了,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对他也应该有信心。我能看得出,门正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对你还是有感情的,或许他自己一直不敢直视这感情,只把它当做是对你的愧疚。请你放心,门正是不会因为我的到来,而离开你的。”

    林雅然苦笑了一下,不是她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她的内心里,一直没有安全感。

    林雅然知道门正心里,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曾忘记过方芳,自己对于他来说,更多的是责任,他心里真正爱的一直都是方芳。

    “那现在怎么样了?有少轩的消息了吗?”

    林雅然不想跟方芳继续自己和门正的话题,她和门正会怎么样,在她看来已经不重要了。

    听了方芳说了这么些事情,林雅然觉得,即便门正现在跟自己提出来离婚,要跟方芳一起生活,她也会理解的,而且会毫无怨言的放他离开。

    毕竟相比起面前这个女人,自己实在是幸福多了。

    方芳摇摇头,“没有,我跟门正找遍了几乎京城各个角落,也没有找到少轩的踪迹。但是我想,他一定还是在京城的,只是出于某种原因,刻意的躲避着我,不想让我找到他。”

    听方芳这么说,林雅然心里也是一阵疑惑,“按理说他应该知道门家的存在,既然他在京城,为什么不来门家呢?那孩子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即便是要报仇,难道不是有了爷爷的帮助,更容易一些吗?”

    方芳摇头叹息道:“说实话,我也一直奇怪。原本我以为他回国之后一定会来门家的,结果却没有。我以为我很了解他,现在看来我一点也不了解那孩子,这真是我做人的失败啊!”

    “枝枝姐,你哭了!”

    门玥玮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泪流满面的桑枝。

    桑枝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这才意识到,自己竟不知不觉中被方芳说的那些事情所感动,以至于流了泪自己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