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方芳和林雅然谈了很久,直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两人才起身告别。

    待方芳先行离开后,桑枝用眼神儿示意门玥玮先不要出去,等她和婆婆走后,才让门玥玮离开。

    “妈,咱们也回家吧。”

    桑枝从后边的座位走出来,一脸浅笑的看着眼睛哭得有些微红的林雅然。

    林雅然点点头,叹了口气:“唉,想不到方芳也是个苦命的女人!”

    对于婆婆和方芳的谈话,桑枝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自然明白林雅然的感概。

    上前挽住她的胳膊,笑道:“走吧,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了,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林雅然拍了拍桑枝的手背,笑道:“但愿如此吧。”

    婆媳俩一边往外走着,林雅然突然想到什么,一脸严肃的叮嘱桑枝道:“这件事情先不要跟爷爷说,爷爷年纪大了,经不起任何的刺激了,这种惊喜和失望并存的打击更会让他受不了。”

    桑枝点点头,“嗯,我明白的,妈放心吧,我不会跟爷爷说的。”

    她回头也得叮嘱门玥玮要对这件事情守口如瓶才行。

    桑枝将林雅然送回大院家里,自己找了个借口便开车出来了。

    路上,接到门少庭的电话,桑枝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方芳和林雅然见面的事情大概的给他讲了一下。

    桑枝想,或许这些事情,对于门少庭找寻门少轩的下落是有帮助的。

    电话里,门少庭沉思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了,你自己也要小心些,如果没什么事,下了班就不要到处逛了,早点回大院,别让我担心,知道吗?”

    从门少庭的话里,桑枝听出了一丝危险的讯息,扯了扯嘴角儿笑道:“知道了,你每次都这么不厌其烦的嘱咐我,你不烦我听得耳朵都快磨出茧子来了。”

    挂了电话,桑枝开着车来到了枫林苑自己和门少庭的家里。

    在书房里,桑枝按照门少庭曾经跟自己说得,找到了书桌抽屉的钥匙。

    桑枝拿着钥匙的手竟莫名的有些颤抖,她不知道自己打开抽屉看到那张相片之后,会是什么样一种感觉。

    如果自己曾经的老师就是门少庭的堂兄,那么在听了方芳说了那么多关于他的故事之后,桑枝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平静的对待他。

    迟疑了一下,桑枝咬了咬牙,一狠心,将钥匙插进了锁孔中。

    颤抖着手打开了抽屉的锁,从一堆纸张下边翻出了门少庭说的那张门中的照片。

    照片看上去真的是有些年头了,相纸都泛着些微黄。

    桑枝闭着眼睛将照片拿出来,用了很大的勇气才睁开眼睛,让自己面对那张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英姿勃发神采奕奕,一双锐利的眸子仿佛能洞悉一切。

    桑枝看着这张几乎和自己记忆里某人一模一样的照片,忍不住泪水便模糊了视线。

    门少庭说过,从山雀对门少轩小时候照片的分析来看,长大后的他应该和其父长得很相像。

    那么就是说,自己那个和门中长得很相像的老师,就是门少轩,错不了了!

    这一发现让桑枝心里五味杂陈百感交集,拿着照片的手不停的颤抖着,除了对着照片默默的淌泪,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桑枝拿着照片看了很久,也哭了很久,才渐渐将自己一颗激动的莫可名状的心平静下来。

    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将门中的照片重新放回原处,然后又将抽屉锁好,将钥匙放回原处,才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抽屉,转身出了书房。

    桑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了半天的呆,直到门玥玮的电话打来,她才被突兀的手机铃声惊醒。

    吓了一跳,看了看旁边的手机,深吸了一口气,才接起。

    电话里,门玥玮问她在哪里,说妈妈让她打电话叫她回来吃饭。

    桑枝这才惊觉,往窗外看去,只见外边已经一片漆黑。

    有些不好意的笑了笑,“这个时间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了,你们先吃吧,给我留点就好,我一会儿就回去。”

    门玥玮答应着挂了电话。

    桑枝叹了口气,才站起身来,拿了包出了家门。

    回到大院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桑枝万万没有想到,林雅然和门玥玮居然都没有吃,还在等着她回来一起吃晚饭。

    桑枝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林雅然笑了笑,拉着她坐下,“没关系,反正爷爷也还不回来吃了,我和小玮也都不饿,就没让吴妈这么早开饭,你回来了,正好一起吃。”

    一边说着,林雅然一边吩咐吴妈赶紧上菜。

    三个人边吃边聊着,桑枝和门玥玮都很默契的绝口不提关于门正的事情。

    看的出来,自从林雅然和方芳谈话之后,林雅然整个人变得比之前开朗了很多,心情也好了很多。

    或许是因为心里多年的怨恨消除了的缘故吧,桑枝第一次从林雅然的脸上看到了她发自内心的微笑。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门正居然回来了。

    吃完饭,才收拾好,刚刚从厨房里出来的林雅然,抬头正好对上门正一双略带疲倦的眼睛。

    林雅然看着门正的眼神儿有些不自然,红了红脸,笑道:“你回来了?”

    门正点点头,深深的看了林雅然一眼,想要说些什么,忽然意识到客厅里自己闺女和儿媳妇还在,硬生生的将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嗯。”只是闷头应了一声,便朝楼上走去。

    身后,林雅然犹豫的开口问道:“那个……你吃饭了吗?要不要再帮你做点吃的?”

    门正停下脚步,转头,犹豫的看了林雅然一眼,迟疑了一下,还是朝她走了过来。

    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桑枝和门玥玮见此情景,赶紧识趣的闪人了。

    两人都看得出,门正是有话要跟林雅然说,于是默契的起身朝楼上走去。

    走到二楼拐角处的时候,门玥玮却突然一把将桑枝拽住。

    桑枝一愣,问道:“干嘛?”

    门玥玮伸了手指堵住她的嘴巴说道:“嘘,别出声,咱们听听他要跟妈妈说些什么?”

    桑枝囧了囧,小声说道:“这……不好吧?”

    偷听公婆说话,这行为实在算不得光彩。桑枝打从心底里对门玥玮的做法表示抗议。

    “有什么不好的,他要是敢说出让妈妈伤心的话,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门玥玮一边说着,一边愤愤的挥舞着拳头。

    桑枝忍不住扶额望了望天花板,这姑娘,感情是担心自己妈妈吃亏啊!

    门正走到林雅然面前,伸手将她的手握住,拉着她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对于门正这样的举动,林雅然显得很不适应。

    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了,为何会突然对自己这样。

    红着脸被他拉着坐在他的身边,低着头,小声问道:“你怎么了?”

    门正定定的望着她,很久,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跟着我,让你受委屈了。”

    听门正这么一说,林雅然心里就是一惊,不由得抬头望着他。

    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是要跟自己摊牌了吗?

    林雅然嫁给门正快三十年了,门正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种感性的话。

    如今冷不丁的这么一说,林雅然心里怎么会不吃惊,不多想呢!

    深吸了两口气,林雅然才缓缓说道:“我今天跟方芳见面了,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有心理准备。”

    林雅然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是低着头的,她不敢抬头去看门正的眸子,生怕从那里看到的会是让自己更加伤心绝望的回复。

    门正没有想到林雅然居然会这么说,忍不住苦笑摇头,伸手轻轻将她搂在怀里。

    “傻瓜,你瞎想什么呢?你有什么心理准备,嗯?想着我会跟你离婚,离开你吗?”

    门正心里忍不住苦笑,想不到在她的心里,居然这么没有安全感。

    对自己,对他,对他们的婚姻,她一直都是这么的不自信吗?

    “难道不是吗?”

    林雅然依旧没有抬头,就那么身体有些僵硬的被门正揽在怀里,有些拘谨的红着脸。

    门正摇摇头,斩钉截铁的说:“当然不是!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怎么越老反倒脑子越笨了呢?没事就会瞎琢磨!”

    一边说着,门正一边忍不住的伸手戳了戳林雅然的脑门儿。

    对于门正的对自己的举动,林雅然心里吃惊非小。

    如此亲昵的动作,在当年方芳出现之后,门正便没有再对她做过,更何况现在一把年纪了呢!

    林雅然不由得羞得满脸绯红,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一双眼睛,有些呆愣愣的看着他。

    门正叹了口气,说道:“我必须跟你承认,当得知方芳回国的消息后,我的第一反应是惊喜,甚至可以说是狂喜。”

    一边说着,门正一边轻轻的放开自己搂在林雅然腰间的手,缓了缓才又说道:“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想过,或许她回来了,我跟她还能重新开始。”

    说着,门正苦笑的摇摇头,“可是当真的再次看到她,才知道什么叫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对她心里或许还有感情,但是早已不是当初年轻狂少时候懵懂的爱情了,而是纯粹的友情,同学的友情也好,朋友的友谊也罢,总之不是爱情了。”

    门正想,这或许就是人们经常说的,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吧!

    那一刻,门正才忽然意识到,相伴自己身边几十年的妻子才是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那个女人,这么多年一起生活,自己早已习惯了她的存在,很难想像,如果有一天,离开了她,自己要如何过活。

    这几天来,门正心里正因为想明白了这件事,才越发的纠结,不敢回来面对林雅然。

    直到方芳跟他说,门玥玮和桑枝来找过她,而且她还约了林雅然见面,并且当面跟她解释清楚了两人的关系,门正这才放下心中的纠结,回家来跟林雅然袒露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