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听着门正的话,不知不自觉中林雅然竟已经泪流满面。

    此时,她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门正刚才一番听上去很平淡的表述,对于她来说却是几十年来听到的最甜蜜的情话。

    “你说的……都是真的?”

    面对门正,林雅然此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期盼了这么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这种感觉很梦幻,梦幻的让人难以置信。

    门正用力的搂着她,重重的点了点头。

    瞬间,林雅然一颗纠结已经的心仿佛突然松懈了下来,整个人幸福的瘫软在门正的怀里。

    楼梯拐角儿处,桑枝看着公婆两人感人的场面,不由得心里一阵唏嘘,既感慨又发自内心的替他们高兴。

    瞅了一眼旁边一样感动的莫名其妙的门玥玮,桑枝不由得笑笑,伸手捅了捅她的胳膊:“这回你总可以放心了吧?爸不是要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伤妈的心,人家是跟妈真情表白,说情话呢!”

    门玥玮抹了一把眼睛,扁扁嘴,“这还差不多,真没看出来,你公公这人还成!”

    桑枝忍不住笑出声来,拉着门玥玮朝三楼自己房间走去。

    “那你怎么这么多天都不回家啊?”

    林雅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以为门正自从知道了方芳回来之后,便追了过去,这么多天都不肯回家一趟,一定是铁了心了要跟自己离婚的。

    可没想到,今天的情况却是突然地大逆转。

    虽然门正一再跟自己保证他不会离开自己,可是林雅然心里的疑问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门正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爸爸这么多年来的心病就是少轩那孩子,当方芳跟我说当年是她把少轩带走的时候,我心里也是一阵惊讶。不过惊讶之余就是惊喜,想着终于能把少轩找回来了,我也算是对父亲尽了一份孝心。”

    说到这儿,门正又叹了口气:“想当年,如果不是我的自私无知,门中也不一定就非得去当兵,如果他不当兵就不会牺牲,这件事,怎么说我都是亏欠他的。现在他的孩子终于有了消息,我说什么也得想办法找到他啊!”

    林雅然点点头:“我也这么想的,可是仅凭你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不如告诉少庭,让他帮忙一起找。你也知道的,这么多年来,他其实一直明着暗着的在帮着爸爸查找少轩的消息。”

    门正摇摇头,“我知道他一直在找,关键我们现在也不确定门少轩的行踪,对少庭来说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我想他通过他的手段去找,而我则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找,这样双管齐下或许效果更好一些。”

    说着,门正又叹了口气,“说到底我还是有些私心的,这么多年来,父亲一直对我有偏见,一直觉得我是个不争气的儿子,我想通过这件事,改变一些他对我的看法和认识。”

    林雅然抬头定定的看着门正,她的印象中,这个男人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展现出如此脆弱的一面。

    想不到一直大男人主义的门正,也会有这么多放不下看不开的事情,也会有如此感性的一面。

    用力的握紧门正的大手,林雅然笑了笑:“老公,我支持你!”

    门正看着她,开心的笑了,“你不怕我跟方芳相处久了会死灰复燃了?”

    林雅然自己也笑了,娇嗔道:“不怕,如果真的那样,我就是怕,难道就不会发生了吗?”

    门正感动的更加用力的将她搂着,动情的吻着她的头发,“老婆,你真好!”

    房间里,门玥玮倚在床头柜上托着下巴一脸审视的看着桑枝。

    桑枝被她看得有些发毛,忍不住蹙了蹙眉,问道:“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花吗?”

    半晌,门玥玮才摇摇头,笑道:“你脸上倒是没有花,只是你心里有事!”

    桑枝不以为然的瞪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有事,你倒是说说看,我有什么事啊?门家的孩子都会读心术吗?”

    门玥玮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我倒是不会读心术,只是你傍晚把妈送回来就急急忙忙的开车出去了,你可别告诉我你是开车出去兜风了!”

    桑枝好笑的看着她,“你对我倒是观察的挺细致的,你要是把你的细心用一半在雷明身上,你说他是不是早被你拿下了?”

    听到桑枝说起雷明,门玥玮就忍不住的蹙眉撇嘴,“能不说他吗?提起他我就来气,那次从咱家喝多了,我费了那么九牛二虎的力气才给他送回去,结果人家第二天一觉醒来居然把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给我来了个一问三不知,死不认账,真是气死我了!”

    “欸,你倒是说说,那天晚上你俩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啊,嗯?”

    桑枝一脸戏谑的表情,看得门玥玮忍不住一阵脸红。

    捂着脸瞪了她一眼,佯怒道:“哎呀,不是说你呢吗?怎么一会功夫绕到我这儿来了!”

    桑枝笑着坐在床上,“说我什么啊,我回了趟枫林苑那边,回家里拿了些东西,这有什么好说的啊!”

    “唉,听了那个方芳的话,我觉得这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门玥玮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不但咱们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堂兄失踪了,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自己的孩子也丢了。你说这世上这么多倒霉的事情,怎么都让他给遇见了呢?想想也真是可怜啊!”

    一边说着,门玥玮还忍不住的摇头叹息。

    桑枝心里也是阵阵心酸。

    自己对曾经暗恋了四年的男人居然一无所知。要不是今天听到方芳的话,她一直以为那个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门少轩,一定出生在一个家教极好的书香门第,一定有着完美的人生和受过良好的教育,打死她也不会想到,他的人生居然是这么的曲折凄惨,又耐人寻味。

    “唉,不管了,咱也管不了那么多,现在爸妈重归于好了,这个家风平浪静了,我也就彻底放心了。很晚了,困死了,睡觉去了,晚安!”

    门玥玮一边说着,一边朝桑枝挥挥手,打着哈欠走了出去。

    桑枝一头栽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了半天呆,才抓起手机拨通了门少庭的手机。

    电话只响了两声便被按掉了。

    桑枝望着手机屏幕蹙了蹙眉,想到他可能有事不方便接自己电话吧。

    便起身去了卫生间洗漱。

    回来后,桑枝看到手机上有门少庭发来的一条短信,告诉她自己在开会,稍后晚点给她回电话。

    桑枝笑了笑,安心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想着心事。

    门少庭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桑枝已经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

    被手机铃声突然吓得清醒过来,赶紧伸手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接听。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门少庭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

    桑枝忍不住有些心疼,轻声问道:“很累吗?”

    高强度训练了一天下来,还没来及喘口气,便被叫去开会,一直到现在,门少庭连晚饭都还没吃,这会儿会议一结束就赶紧给桑枝回了电话,此时可以说是正饥肠辘辘着呢。

    “嗯,还好。你怎么样,累不累?”

    门少庭不喜欢在自己老婆面前袒露自己脆弱的一面,为了不让她担心,就算是再苦再累,也不会跟她抱怨的。

    桑枝心里明白,更是不由得心疼起来。

    柔声道:“笨蛋男人,累了就早点休息去,还着急着给我回什么电话!”

    桑枝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有些自责。

    她其实给门少庭打电话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过是想告诉他,自己看了大伯的照片,可以确定她的老师门少轩就是大伯的孩子错不了的。

    门少庭不方便接电话,将她的电话挂掉的时候,她其实发个短信过去告诉他就好了,自己怎么就没有直接发个短信给他呢?

    门少庭无声的笑了:“我想听你的声音了。”

    一句话,很平常,却仿佛如三月的细雨纷纷扬扬的洒进桑枝有些烦躁的心田,滋润着她压抑的心情。

    这一刻,桑枝似乎已经忘了门少轩的存在。

    “你……贫嘴!”

    半天,桑枝才娇笑着发出这么两个似嗔似怪又带着些许娇羞的字。

    想象着女人娇羞的表情,门少庭开心的笑了:“哈哈……别告诉我你不想我,我可是会伤心的!”

    听他问的这么直白,桑枝更加害羞的不知如何是好了,尽管男人没有站在自己面前,她还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烧的发烫的脸颊飞起了两片红云。

    半天听不到她的回应,门少庭这才收起逗她的心思,柔声问道:“又有什么发现要告诉我的,说吧,说完了好早点休息!”

    “呃……”

    桑枝没有想到门少庭的思维跳跃的这么快,自己还沉浸在甜蜜中不能自拔呢,人家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

    暗自懊恼了一下,定了定神,才缓缓说道:“我今天看了大伯的照片,跟我之前的那个老师长得真的很像,这么看,我那个老师门少轩就是你要找的堂兄。”

    桑枝的话完全不出门少庭的意料,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真的啊,好巧,这么看来,他确定还活着没错了,这就好办了,至少找到他的希望会更大一些了。”

    “嗯……”桑枝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又说道:“我觉得现在不光是要找到他,还要找到他那个丢了很久的女儿才对,按照方芳阿姨说的,那孩子要是还活着的话,今年也应该有十八岁了。”

    “你说,爷爷要是知道他有了这么大的一个重孙女了,会不会高兴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桑枝想到这些,就兴奋莫名。

    电话那头的门少庭却突然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