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窗外残阳如血,才挂了江北城的电话,肖菲便朝她走了过来。

    想到电话里江北城满是焦急的语气,桑枝还是心软的告诉了他地址。

    “好的,帮我稳住她,我十分钟后到。”

    想着江北城的话,桑枝心里不由得一阵阵雀跃,直觉告诉她,这两个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菜都点好了吗?有没有点我爱吃牛肉丸?”

    肖菲屁股才坐稳,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她现在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的感觉了。

    “嗯,点了,待会你再看看还有什么想吃,再点几个吧。”

    桑枝一边回答着肖菲,一边低头发着手机短信。

    待会儿江北城一来,肖菲一定会发作,自己必须找个能全身而退的理由。

    桑枝给门玥玮发了短信,让她十分钟后给自己打电话。

    得到门玥玮的肯定回复后,桑枝这才放心的跟肖菲边吃边聊。

    “你跟我说实话,你跟江北城究竟是怎么了?”

    实在是好奇啊,肖菲越是不说,桑枝就越是想要知道。

    肖菲也不说话,只顾着埋头开吃,才烫好的菜一股脑儿的往嘴里塞着。

    “哦哦,好烫,好烫……”

    塞进嘴里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菜很烫嘴,又赶紧端了饮料往下灌。

    看着这姑娘明显的心不在焉的状态,桑枝无语的摇头。

    “你不说我难道就猜不出了吗?我眼睛又不瞎,江北城对你怎么样,是什么意思,我从一开始就看明白了,是不是他跟你表白了,嗯?他怎么跟你表白的,来跟我说说嘛!”

    桑枝一向不认为自己狗血八卦,现在如此这般,她想一定是被门玥玮传染的。

    没错,就是被小姑子传染了!

    肖菲一边吃着,一边看了一眼桑枝,囧了囧,说道:“你别问我行吗,我现在脑子跟一团浆糊似的,根本不会思考。”

    “所以你就选择了逃离?”

    桑枝忍不住想笑,她现在的表现根本就是对人家也动了心的吧,不然怎么会不会思考只想着逃离呢?

    “也不是,反正现在就是不想看到江北城,看到他我就烦。”

    桑枝注意到,肖菲说这话的时候,脸颊突然红了。

    “脸红什么,看见他烦就烦呗,你脸这么红又是怎么回事啊?”

    桑枝尽其所能的逼迫揶揄,却只换来了肖菲狠狠的一瞪。

    沉默了一会儿,肖菲才叹了口气说:“枝枝,你别逼我,等我想明白了理清楚了,我一定会原原本本的告诉你,好不!”

    桑枝点点头,看她现在这样子,估计内心也是非常纠结的,自己也实在不忍心继续追问她了。

    江北城果然很效率,说十分钟到,真的就不早不晚正好十分钟出现在了她们面前。

    “你……你怎么来了?”

    看到江北城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肖菲嘴里的牛肉丸都忘了咽下去,手却已经本能的抓起了自己座位上的包包,这是要随时准备跑路的节奏啊!

    “我怎么不能来?”

    江北城望着肖菲的眼神儿阴沉的吓人,就连桑枝都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

    “那个……江北城你也来这里吃饭啊,好巧哦,一起吧?”

    桑枝努力让自己淡定,不敢去看肖菲,因为会心虚。

    “好!”

    江北城的回答简洁而爽快。

    说完也不管肖菲同不同意,已经一屁股坐在她的旁边,正好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肖菲跑路的路径。

    肖菲被江北城阴沉的脸吓得低着头不敢去看他,好不容易将嘴里那颗牛肉丸咽了下去,却再也提不起筷子夹菜了。

    “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江北城,你是不是欺负肖菲了?”

    桑枝觉得这个时候,自己有必要帮他们打破沉默,可是一张口,却发现除了问这个,她还真的不知道该说啥了。

    江北城扯了扯嘴角儿,看着肖菲,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

    一句话,桑枝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瞪大眼珠子看着两人,肖菲却已经脸红的沉不住气了。

    “江北城,你……太过分了!”

    桑枝知道,肖菲生气,要发火,可是自己的手机怎么还不响?

    门玥玮果然是个靠不住的家伙!

    正腹诽着自己不靠谱的小姑子,手机就响了起来。

    桑枝心里一阵狂喜,抓起手机便接听了。

    晚打总比不打强!

    可是接听了电话,桑枝才知道原来电话不是门玥玮打来的,而是王丽琴打给自己的。

    “桑枝,你有空吗?过来陪我坐坐好吗?”

    王丽琴的语气明显的有些低落和含糊,加上电话里杂乱的声音,桑枝猜想她一定是在酒吧里。

    “王姐,你没事吧?你在哪儿?”

    挂了电话,桑枝抱歉的对江北城和肖菲笑笑:“不好意思啊,一个朋友喝多了,我过去一趟。”

    说完在肖菲狠狠的瞪视下,桑枝佯装平静的拿了包起身,“嘿嘿,改天我再请你。”

    又看了看江北城,“肖菲就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哈!”

    人家两人既然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都发生了,那么现在他俩人应该平心静气的谈谈才对,自己一个闲杂人等此时不撤更待何时!

    “桑枝!”

    桑枝走到饭店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肖菲恶狠狠的一句叫喊。

    桑枝身子一震,回头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加快脚步走出了饭店。

    心说不是我不够朋友,实在这种事情即便是朋友也帮不上你什么忙,更何况我心里还巴不得你们俩能凑成一对呢!

    桑枝在酒吧找到王丽琴的时候,王丽琴面前已经摆放了好几个空酒瓶子。

    而王丽琴自己此时已经喝得东倒西歪摇摇晃晃了。

    桑枝蹙了蹙眉,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酒瓶,“王姐,你这是干什么啊!”

    王丽琴抬头挑了挑眼皮,“枝枝……你来了,坐,坐下陪我喝一杯!”

    一边说着,一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伸手一把将桑枝按坐在座位上,很豪放的递了一瓶酒过去。

    桑枝皱着眉头接过那瓶酒放在一边,伸手一把抓住王丽琴还要去抓酒瓶子的手,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事能把一个女强人白骨精折磨成这样?

    桑枝心里已经猜了个八九,一定是感情受挫!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忍不住叹息,这种情况她心里早就预见了的,只是没想到一向干练的王丽琴,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也会这么经受不住打击,抗不住!

    听桑枝这么一问,王丽琴眼泪突然就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趴在桌子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桑枝吓了一跳,看着趴在桌子上哭的欢脱儿的王丽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办才好。

    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她哭了半天,桑枝才伸手扯了扯王丽琴的胳膊,劝道:“王姐,别哭了,我送你回家吧!”

    没想到王丽琴突然一甩胳膊,抹了把眼泪,大喊一声:“不要,我不要回家,我要喝酒,喝酒!”

    说着,又抓过一个酒瓶,也不看里边是不是有酒,就仰着脖子往嘴里灌。

    桑枝看着她这种明显喝醉了的样子,忍不住心里一阵难受。

    “酒呢,酒呢!给我酒!”

    灌了半天,王丽琴才发现酒瓶是空的,随手往旁边一推,涣散的眼神儿又扫了一圈桌子上的酒瓶,“这个有酒,这个好!”

    说着就伸手朝另一只酒瓶子抓了过去。

    桑枝吓得赶紧一把按住她的手,“王姐,别喝了,你已经喝醉了!”

    可是小身板小力气的她根本不是醉酒后女人的对手,王丽琴使劲儿一抽,便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随机抓了酒瓶子,一边笑着,一边继续往自己嘴里灌。

    门玥玮的电话姗姗来迟。

    “枝枝姐,对不起,对不起,我给忘了要给你打电话了,晚了点哈,没影响你什么事吧?”

    桑枝给门玥玮发短信的时候,门玥玮还在公司里守株待兔等着雷明。

    见雷明从办公室里出来,便想也没想的跟了过去。

    一时间竟将桑枝的拜托忘得一干二净了。

    跟雷明吃了晚饭要回家时,才突然想起这个事情,一拍脑门儿暗骂自己一声,这才赶紧给桑枝打了电话。

    桑枝扶额无语的看了看依旧抓着酒瓶子一顿狂饮的王丽琴,无奈的道:“没事,你现在打来的正是时候。”

    看王丽琴的样子,自己一个人一定没有办法带她离开了,正好找门玥玮过来帮忙。

    门玥玮挂了电话,看了看旁边的雷明,不由分说拽着他就走。

    “喂,干嘛去,我跟你不顺路!”

    雷明平时不回大院住的,他自己在市区有公寓,本来说好了只要跟门玥玮吃完了饭就各回各家的,现在突然被她拽着走,雷明心里就是一阵发毛,不知道这姑娘又要干嘛!

    门玥玮却不说话,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继续拽着他往停车场走去。

    此时雷明心里深深的懊悔,懊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跟雷刚似的多学点散打跆拳道之类的,即便不能跟门玥玮这个女汉子抗衡,至少也不会这么狼狈的被她牵着鼻子走却毫无反抗之力啊!

    门玥玮打开自己的车子,一把将雷明按坐在副驾驶座上,拉过安全带给他系上,“坐好别动!”

    然后绕过车头自己坐在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

    “喂,到底要去哪儿啊,咱们不是说好了吃完饭就各回各家吗?”

    雷明坐在座位上如坐针毡,自从知道门玥玮跟江北城在一起之后,他心里既矛盾又纠结。

    那天在门家,他不难看出,门家人对江北城都很满意,而且门玥玮和江北城的关系也好像很好。

    雷明虽然心里喜欢着门玥玮,但是他对自己以前对门家的伤害,尤其是对门少庭的伤害,心里还是很介怀的,每每面对门家人的时候,都会有一种罪人的愧疚感。

    基于这一点,他不敢放开了去爱门玥玮,尤其在她有了交往对象之后,他对门玥玮更是躲闪的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