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雷明的抗议让门玥玮很来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闭嘴!”

    然后一脚油门儿,车子便窜了出去。

    经过门少庭让人改装过的车子,开着的感觉就是不一样,门玥玮对自己这辆改装后的车子很满意。

    可是雷明却吓得直咋舌,“慢点,这是在市区,开这么快会出事的!”

    门玥玮正心里美着呢,被他这么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立马儿不爽了,“闭上你的乌鸦嘴!”

    直到车子在酒吧门前停下,雷明才皱着眉头又开了口:“来这里干什么?我不会陪你喝酒的!”

    他自己的酒量自己知道,所以平时很少来这种地方。

    门玥玮不说话,下了车,回头朝仍在车里坐着的雷明喊了句:“还愣着干嘛,下车啊!”

    可是雷明仿佛铁了心似的就是不下车,任凭门玥玮怎么喊,就是雷打不动。

    门玥玮最后真的急了,开了车门,伸手摘了他的安全带,一把将他从车上拽了下来。

    雷明身体比较瘦弱,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风的文弱样子,就这么轻易的被门玥玮给揪了下来,看得一旁的安保人员都直咋舌,心说这姑娘强悍啊!

    门玥玮揪着雷明一直进了酒吧,找到桑枝的时候,王丽琴手里抓着酒瓶子还在使劲儿灌着自己。

    雷明见到桑枝,这才松了口气,伸手使劲儿甩开门玥玮的手,尴尬的对着桑枝笑了笑:“嫂子,你也在啊!”

    桑枝看到雷明,心里先是一愣,想着自己是不是打扰人家俩人的好事了?

    但是看到雷明见到自己明显放心了的表情,她心里的不安瞬间没有了。

    点点头:“雷明,好久不见。”

    从上次在门家见面之后,确实有段时间没见到他了。

    “枝枝姐,她是谁?怎么醉成这样了?”

    看着已经明显醉的稀里哗啦的王丽琴,门玥玮不由得蹙了蹙眉。

    还没等桑枝说话,王丽琴便举着酒瓶子抬起头来,一眼看到了跟雷刚长得一模一样的雷明,突然扔掉手里的酒瓶子,上前一把就抓住了雷明的衬衣领子,随着身子一栽歪,整个人便滚到了雷明的怀里。

    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雷明,被眼前这一幕吓得华丽丽的石化了。

    看着怀里醉的迷离马虎的女人,双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推开她也不是,揽着她也不是,真的是弄得他手足无措。

    门玥玮一见这个不认识的女人,看见雷明便一头栽进了他的怀里,心里就不愿意了。

    再看雷明也没有伸手推开她的意思,心里的火就更是蹭蹭的往上窜。

    伸手一把拽下王丽琴,冷声道:“你谁啊,知道他是谁吗,就往上贴?”

    那语气十足的“这男人是我的,你滚一边去”的气势。

    “雷刚,他是雷刚!”

    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要摆脱门玥玮禁锢着自己的力道,又要往雷明身上挂。

    王丽琴迷离的眼睛痴痴的望着雷明,丝毫不在乎门玥玮看着自己几乎吃人的眼神儿。

    雷明吓得,赶紧一闪身躲到了桑枝的身后,“我不是雷刚,我是他弟弟,雷明,你认错人了!”

    桑枝看着眼前有些混乱的局面忍不住一阵头大,赶紧伸手扶住摇摇晃晃的王丽琴,说道:“她叫王丽琴,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客户。之前在我们公司举办的一场军民联谊上,对雷刚一见钟情,可是被雷刚拒绝了,伤心绝望的借酒浇愁呢!”

    门玥玮一听,立马儿对王丽琴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这女人跟自己同病相怜啊,而且还都是被雷家兄弟害的,跟自己的遭遇简直如出一辙嘛!

    想到这儿,门玥玮抬起头又狠狠的瞪了雷明一眼,“你们兄弟俩都是害人精!”

    雷明觉得自己这个无辜啊,可是眼前根本也不是他为自己辩解的时候。

    “咱们还是赶紧带她离开这里吧,不能让她再喝了。”

    桑枝点点头,“我叫小玮过来就是想让她帮我把王总送回去的。”

    门玥玮叹了口气,伸手一把将瘫痪在椅子上还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雷明不放的王丽琴拽了起来,“走吧,送你回家!”

    桑枝和门玥玮两个人一边一个搀着王丽琴往外走,雷明拿着三个女人包,结了帐跟着后边走了出去。

    为了不让王丽琴继续纠缠雷明,门玥玮让雷明开她的车,而自己则拉着王丽琴坐到了桑枝的车上。

    桑枝开着车子,门玥玮一边抓着摇摇晃晃的王丽琴,一边蹙着眉头问道:“枝枝姐,你知道她家在哪里吗?”

    桑枝愣了愣,摇头道:“不知道!”

    门玥玮叹了口气,扯着王丽琴的胳膊问道:“喂,你家住哪里啊?”

    可是王丽琴根本已经醉的神志不清,哪里还会告诉她自己家住哪里啊!

    “啊……啊……唔……”

    “枝枝姐,快找地方停车,她要吐!”

    看着张着嘴巴直往前拱的王丽琴,门玥玮吓得大惊失色。

    桑枝赶紧把车子靠边停下,帮着门玥玮将王丽琴架了出来,扶着她蹲在路边的绿化带旁边,帮她拍着后背。

    王丽琴也不客气,下了车张着大嘴就开始哇哇的吐了痛快。

    门玥玮捂着鼻子,恶心的差点自己都吐了。

    转身从桑枝的车里拿了瓶水,拧开递给她。

    “不能喝就别学人家借酒浇愁,酒醒了还不一样愁上发愁!”

    门玥玮一边喂她喝水漱口,一边忍不住嘴里埋怨着这个跟自己同病相怜的女人。

    桑枝听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嗔道:“你就会说人家,你自己还不是一样。你自己想想,因为雷明,你都喝醉过几次了,跑我那儿吐了几回了!”

    人啊,总是说别人的时候,一套一套的,真的自己摊上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被桑枝一说,门玥玮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讪笑道:“我小不懂事啊,但是她怎么看也有三十岁了吧?三十岁的女人了还那么不成熟,真是要命啊!”

    此时王丽琴已经吐得胃里空空如也,胆汁都快吐出来了,神智也终于恢复了一些。

    听到门玥玮这么说自己,不由得脸上也是一红,尴尬的笑了笑:“你说得对,我是不够成熟。”

    “你也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劝你以后别动不动借酒浇愁了,不管用的,我试过好几回了都。”

    门玥玮才说完,只见王丽琴身子往前一栽就倒了下去。

    还好门玥玮眼疾手快,赶紧伸手一把将她拽住,“喂,你没事吧?”

    叫了半天,也不见王丽琴反应,仔细一看,原来这女人竟这么睡着了。

    “枝枝姐,她睡着了,怎么办?”

    桑枝无奈的抚了抚额,闷声道:“还能怎么办,先上车再说吧!”

    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又把王丽琴拽到车上,门玥玮害怕她又半路起来吐,坚决不坐在后边陪她了,主动要求自己开车,让桑枝看着王丽琴。

    “枝枝姐,咱们到底把她送哪去啊?”

    门玥玮一边开着车,一边忍不住问道。

    桑枝想了想,犹豫了一下,才说:“要不先去枫林苑那边吧,总不能把她一个人随便扔酒店里去吧。”

    王丽琴醉成这样子,让她一个人住酒店显然是不合适的,桑枝最后实在想不到其他去处了,只好先把她带回自己家里等她酒醒了再说了。

    门玥玮点点头,开着车往枫林苑驶去。

    雷明开着门玥玮的车,一直跟在她们的车后,心里却也忍不住好奇这女人究竟跟自己大哥是怎么一回事。

    到了枫林苑,门玥玮和雷明帮着桑枝将王丽琴架到客厅里让她躺在沙发上。

    门玥玮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问道:“晚上就让她睡这儿吧,你自己一个人陪着她行吗,要不我也留下吧,还能给你帮帮忙。”

    桑枝看了看睡得死猪似的王丽琴,笑了笑,摇摇头,“不用了,你回去吧,看她这样子,应该也不会折腾了。帮我跟妈说一声,我今晚就不回去住了。”

    门玥玮点点头,跟着雷明离开了。

    桑枝看着睡得一塌糊涂的王丽琴,叹了口气,从卧室里拿了床薄被给她盖上,自己转身进了卫生间洗漱。

    匆匆的冲了个澡出来,便看见门少庭正一脸阴沉的站在客厅里,眉头紧蹙的望着沙发上睡得正香的王丽琴。

    “呃……你回来了?”

    桑枝一脸讪笑的看着门少庭,没有想到他今天会回来,之前自己留宿醉酒的门玥玮,他就表现的老大不乐意了,现在自己又把个并没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很熟的醉酒的王丽琴带回来,估计他心里一定气的吐血了吧!

    门少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不知道,咱们家什么时候成了醉鬼收容所了?”

    很久没有回家的门少庭,今天好不容易挤出点时间跑回来打算给老婆一个惊喜,知道她正好在枫林苑这边,便马不停蹄的直接奔了过来,可是一进门就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躺在自己家客厅的沙发上呼呼着,这怎么能不让他生气呢?

    桑枝一脸尴尬的笑笑,搔着脑袋指着王丽琴说道:“她,你也认识的,王丽琴,那个跟我们公司合作军民联谊的王总,当初不是还对你一见钟情来着嘛!”

    “对谁一见钟情,嗯?”

    门少庭眼眉一挑,直接掠过桑枝径自朝卧室走去。

    桑枝低着头,一脸郁闷的跟在他身后,心里想着要怎么跟他解释,怎么才能让他不这么生气。

    可是才一进卧室门,便突然被一股力道抱了起来。

    “啊……”

    桑枝吓得失声惊叫:“门少庭,你干嘛,放我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