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毫无预兆的被一双炙热的唇吻上,桑枝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良久,门少庭才将她缓缓放开,热切的眸子定定的将她望着,眼神儿里满是渴望。

    桑枝囧了囧,红着脸从他怀里跳出来,伸手赶紧先将卧室的门关好。

    “别闹了,外边有人呢!”

    一句话,仿佛一盆冰凉的冷水将门少庭浇了个透心凉。

    叹了口气,不情愿的将她放开,自己闷头往卫生间走去了。

    看着他一脸郁闷的样子,桑枝忍不住闷笑出声。

    经过这次,门少庭深深的觉得,自己以后再回家来,坚决不要妄想给老婆什么惊喜,一定要提前跟她报备,并确定家里没有闲杂人打扰才行。

    躺在床上,搂着自己老婆,那种美人在怀却不让动手动脚的感觉,让门少庭很憋屈。

    “老公,你生气了?”

    桑枝仰着头满是可怜的看着他。

    门少庭闷哼一声,“咱以后能别把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带到家里来吗?”

    莫名其妙的人?

    桑枝忍不住笑出声来:“难道小玮也是莫名其妙的人啊?”

    低头吻上她光洁的额头,“所有影响我们制造下一代的人都是莫名其妙的人!”

    一边说着,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

    桑枝想到客厅里还睡着一个,就会有心理障碍。

    赶紧伸手挡在自己胸前,讪笑道:“你知道王丽琴今天为什么会喝醉吗?”

    门少庭一边吻着她,一边抽空回应道:“我更想知道她喝醉了和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醉到睡到咱们家里来?”

    桑枝囧了囧,双手死死抓住他胸前的睡衣领子,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啊,她喝多了,给我打电话,我赶过去,实在不知道该把她送哪里去了,所以才……我不知道今天你会回来,不然我说什么也不会……”

    桑枝觉得自己帮助王丽琴这件事本身是没有问题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她确实不该考虑不周的直接把醉酒的她带回家里来。

    “我以后不会再带醉酒的人来咱家里了。”

    桑枝低着头,小声的嘀咕着,语气里满是委屈。

    门少庭终于还是不忍心再斥责她,叹了口气,伸手重新把她捞进自己怀里,“我早就该习惯你多管闲事的个性了。”

    桑枝仰着脖子一脸谄媚的看着他,“这么说你不生气了?”

    门少庭摇摇头,“我不是生气,只是不想自己的私生活总是被别人打扰。”

    尤其是当他兴匆匆的回到家里却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的时候,那种感觉实在让人很无语,很挫败,门少庭很讨厌这种感觉。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一边说着,一边主动抬头送上自己的香甜。

    二人正缠绵着,忽然听到从外边客厅传来扑通一声闷响,接着就是一声刺耳的哀嚎。

    桑枝吓了一跳,赶紧从门少庭怀里挣脱出来,穿上拖鞋就往外跑。

    门少庭气的鼻子差点歪了,一脸郁闷的跟着出来。

    只见原本睡在沙发上的王丽琴此时已经从沙发上跌了下来,仰头躺在地上一脸痛苦的表情揉着脑袋。

    “王姐,你没事吧?”

    桑枝赶紧上前将她搀扶起来,扶着她坐在沙发上。

    王丽琴揉着眼睛,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桑枝,我……这是在哪里啊?你怎么……”

    抬头,正看到桑枝身后跟出来的面沉似水的门少庭,王丽琴顿时吓得心里一个哆嗦,酒立马儿醒了一多半。

    桑枝顺着王丽琴的眼神儿看过去,看到明显带着不悦的门少庭,不由得蹙了蹙眉,说道:“老公,你先回屋吧,我陪着王姐待会。”

    门少庭不动声色的看了王丽琴一眼,又无奈的瞪了桑枝一眼,这才点头转身回了卧室。

    “王姐,来,先喝点水吧!”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给王丽琴倒了杯白开水递过来。

    见门少庭离开,王丽琴明显的松了口气。

    端着水杯环顾了一圈客厅,才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是你家吧?我喝醉了,给你惹麻烦了,你家上校一定很生气吧?”

    桑枝笑着摇摇头:“没事,你别多想,他就那样,不是有意针对谁的。”

    “太晚了,我还是赶紧回去了。”

    一边说着,王丽琴一边挣扎着要起来。

    桑枝一把将她按坐在沙发上,“你喝多了,这么晚了就不要回去了,在我这将就一宿,明天再走吧。”

    王丽琴摇摇头,一脸的不好意思:“不行,这太不合适了。我走了,你替我跟上校同志说声抱歉吧。”

    说着又要挣扎着起身。

    这时候,门少庭却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从里边走了出来,桑枝看着他不由得蹙了蹙眉问道:“你这是干嘛?”

    门少庭扬了扬嘴角儿:“刚接到电话,临时有任务要马上赶回去。”

    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回过头来,看了王丽琴一眼说道:“王姐是吧,今天太晚了就别回去了,在这将就一宿吧。”

    桑枝听了会心的笑了,起身走过去,牵着门少庭的手开门送他出去。

    电梯口,桑枝拉着门少庭的手依依不舍,“老公,谢谢你。”

    门少庭伸手刮了一下她娇俏的鼻子,笑道:“其实我该跟你说对不起才对,不能经常陪在你的身边,你不会怪我吧?”

    桑枝笑着摇摇头,踮起脚尖儿主动吻了下门少庭,“苏琳回来了,以后我工作就不会那么忙了,咱们可以多些时间好好备孕了。”

    说完羞红的小脸儿立马儿低下头去,不敢看门少庭的眼睛。

    一抹精光自门少庭眼中划过,低头深深的吻上她诱人的香甜,半晌才强压着自己内心的冲动,将她缓缓放开。

    “乖,回家去。”

    门少庭牵着她的小手,又重新将她拉回自己家门口,开了门,将她推进房间,“等我回来。”

    说完才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关门离开。

    “你老公对你真好!”

    王丽琴一脸羡慕的看着桑枝,忍不住又是一阵叹息。

    桑枝知道她是想到了她自己,心里不由得一阵同情,笑了笑,走过去,说道:“王姐,你一定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可能你的真命天子还没出现吧,但是相信一定不会太久的。”

    王丽琴苦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蠢了,蠢到家了,三十出头的人了,居然被一个小女孩说的哑口无言的,想想都觉得可悲!”

    桑枝知道,她口中的小女孩儿说的一定是门边儿了。

    “桑枝,我总觉得雷刚和他那个侄女的关系有些不太对劲儿,你有没有觉得啊?”

    王丽琴喝了口水,若有所思的看着手里的杯子。

    侄女?

    桑枝心里不由得苦笑,门边儿应该不是雷刚的侄女吧?他这么跟王丽琴介绍门边儿,不过是不想多事罢了。

    “没觉得啊,王姐我觉得你想太多了,听你的意思,雷刚拒绝了你是吧?还是他侄女对你出言不逊了?”

    在酒吧的时候,王丽琴喝得迷离马虎的,桑枝问她什么她也是含含糊糊的根本说不清楚,这会见她主动提到了自己的事情,桑枝便就坡下驴跟她聊了起来。

    桑枝其实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开导王丽琴,让她对雷刚死心,重新去找适合自己的伴侣。

    没想到桑枝的话才一问出口,王丽琴就黯然神伤着低下头去。

    半晌才缓缓说道:“那次联谊会上雷刚就委婉的拒绝了我,是我自己不死心又跟你要了他的联系方式硬贴上去。打雷刚的电话,几次都没有人接,我就给他发了短信,约他见面,没想到他却很痛快的答应了……”

    “我精心打扮了之后前去赴约,没想到过来见我的不是雷刚,而是他的侄女,那个叫门边儿的女孩子。”

    说着,王丽琴扯了扯嘴角儿苦笑道:“我早该想到他既然多次都拒接我的电话,又怎么可能那么痛快的回复我短信赴约呢!我真是自取其辱,白活了三十多年了!”

    不用王丽琴说,桑枝也能猜到,门边儿假装雷刚答应跟她约会,一定是想让她对雷刚死心。

    想到几次跟门边儿接触的情景,桑枝心里就忍不住替王丽琴担心。

    门边儿那孩子绝对是个古灵精怪的丫头,整人的花样可谓层出不穷,王丽琴跟她过招儿吃亏是可以预见的了。

    “王姐,算了,别想了。门边儿还小,你也别跟她一般见识了。我是觉得如果雷刚真的对你没那意思的话,趁着还没有陷得太深,你就别再意气用事了。”

    桑枝看着王丽琴,小心翼翼的说道:“明天我到公司就让人把所有会员资料调出来,找专人负责你的事情,保证帮你找到称心如意的另一伴,你看怎么样?”

    王丽琴拍拍桑枝的手背,笑了笑:“经过这次我也想明白了,有些事是强求不来的,顺其自然吧!”

    两人聊了很久,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各自打着哈欠睡了。

    桑枝醒来的时候,王丽琴已经离开了。

    “桑枝,我先走了,昨晚打扰你不好意思,谢谢你。”

    看着王丽琴留的纸条儿,桑枝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希望她真的能看开才好。

    桑枝帮着苏琳把她不在的这几个月里公司的情况熟悉了一遍之后,找了个机会跟她提出辞去副总的职务,想要继续做回自己之前的工作。

    望着一脸认真地桑枝,苏琳叹了口气,“你先坐下吧,坐下聊。”

    桑枝点点头,坐在苏琳的对面,说道:“苏姐,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苏琳摇摇头,说道:“我不同意,你知道的,公司需要发展,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抛弃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