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对于苏琳来说,桑枝现在无疑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现在她却要求辞去副总的职务,专心做一个婚礼策划师,这让苏琳很不解,也有些难以接受。

    “枝枝,你知道的,我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工作,不是事业,而是果果。虽然现在回来了,我还是希望能多腾出一些时间陪果果,做个好母亲,所以公司里,我真的很需要一个副总帮我打理,而你无疑使最合适的人选。”

    苏琳说得很诚恳,面对她诚挚的眼神儿,桑枝都快要有些不忍拒绝了。

    但是想到自己对门少庭的承诺,桑枝还是狠心的回绝道:“苏总,你也知道的,我其实根本不擅长做管理,你还是让我做回我的本业吧。而且……而且……”

    桑枝犹豫着,有些不好意思跟苏琳开口说自己的打算。

    “而且什么?”

    苏琳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她相信桑枝,这个能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勇敢的站出来帮自己的好姐妹,如果不是真的有什么原因,是不会这么狠心的拒绝自己的。

    桑枝红了红脸,说道:“我跟少庭打算要孩子了,我想轻松一点的工作有利于备孕。”

    说完这话,桑枝的脸颊瞬间通红一片,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苏琳了解的笑出声来,“这样啊,那我还真的不能扯你的后腿,毕竟孕育下一代才是最重要的大事。”

    说着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得,我同意了,你还做回你的老本行,不过是做策划部经理。”

    没回来之前,苏琳就对公司未来的一些发展做了初步的规划,公司想做大做强,各个职能部门和业务部门就得细分出来。

    既然现在桑枝提出来想做回本行,那她就顺水推舟,正好先将婚礼策划这块独立出来。

    婚礼策划桑枝是行家,交给她打理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桑枝听了囧了囧,犹豫的开口想要拒绝,却被苏琳大手一挥打断:“你不要再跟我推辞了,你也知道公司自从增设了婚介这块业务之后,人手一直不是很够用,你帮我把婚礼策划这块撑起来,我也好腾出时间和刘同弄婚介这块,等着这边上了轨道,我就全权交给刘同打理。你跟刘同,你们俩以后就是我的左膀右臂了。”

    苏琳一边说着,还一边拍了拍桑枝的肩膀,“别推辞,就这么决定了。你还是公司的副总,专门抓婚礼策划这块。”

    说着不待桑枝反应,已经拿了包往外走,“这两天就会有人来装修你们部门的办公室,到时间了,我得去接果果了,回来再聊吧。”

    桑枝反应过来的时候,苏琳已经出了办公室走了。

    叹了口气,走出苏琳的办公室,迎面正碰上正在到处找她的苏珊珊。

    苏琳为了兼顾工作和果果,回国后便给果果转了幼儿园。

    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苏琳对果果照顾的格外小心,上学放学也要自己亲自接送才能放心。

    所以她给果果转到了自己公司附近的一家幼儿园,每天她上班的时候把果果送过去,下午果果放学她就过去先把果果接到公司,然后等着自己下了班,再带果果一起回家。

    苏琳赶到幼儿园的时候,正赶上果果放学。

    站在老师身边的果果远远的看见苏琳,便挥舞着小胳膊朝她跑了过来。

    苏琳一把将果果抱起来,跟老师道谢,带着果果往自己公司走。

    “妈妈……”果果窝在苏琳怀里,眨巴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着她。

    “怎么了?”

    苏琳看着自己儿子,忍不住笑了笑:“这么看着妈妈干什么?”

    果果似乎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说道:“没事,爸爸说不让我告诉你。”

    “爸爸?”

    听到果果说提到爸爸两个字,苏琳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弯腰将果果放下,拉着他的小手慢慢的走着,“果果,你是个大孩子了,你应该明白的,爸爸他不会回来了。”

    说着,苏琳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方纠当初为了救果果不惜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她觉得果果应该记住自己的爸爸,牢牢的将他记在心里。可是她却不希望果果自欺欺人,果果比同龄的孩子成熟的早,苏琳知道,果果理解死亡的意思,也知道爸爸死了,不会再回来了。

    当初方纠过世之后,苏琳为了让自己和果果从失去他的阴影中尽快的走出来,才选择了带着果果到处旅行。

    一走就是几个月,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苏琳终于看着果果又重新回到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快乐的小男孩。

    原本以为他已经从心里接受了爸爸已经离开他的事实,可是没想到才回国没几天,果果又开始张嘴闭嘴的提起爸爸。

    “可是……”

    果果一双大眼睛迟疑的看着苏琳,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苏琳叹了口气,蹲下身子,双手抓住果果的肩膀,小声问道:“果果是不是想爸爸了?改天妈妈带果果去看爸爸好不好?”

    “可是我看到爸爸了呀,妈妈,你让爸爸回家好不好?爸爸一个人在外边好可怜的。”

    果果嘟着小嘴看着苏琳,伸手抓住苏琳的胳膊摇晃着。

    苏琳听了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勉强笑了笑:“傻孩子,走,先跟妈妈回公司。”

    说着,苏琳一把将果果抱了起来快步往自己公司走去。

    桑枝进来见苏琳的时候,果果正乖巧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着漫画书。

    见桑枝进来,乖巧的叫了一声:“枝枝阿姨好。”

    桑枝笑着走过去伸手抚了抚他的小脑袋,“果果真乖!”

    苏琳眸光柔和的看了看果果,然后又有些担心的说道:“枝枝,咱们出去谈吧。”

    桑枝点点头,跟着苏琳出了办公室,来到公司茶水间。

    给苏琳倒了杯茶,坐在她的对面,看着一脸心事的苏琳,桑枝忍不住问道:“苏总,怎么了?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苏琳看着她,犹豫了一下,才叹了口气说道:“果果这孩子这几天有些不对劲儿,我有些担心。”

    桑枝一愣,问道:“果果怎么了?”

    苏琳扯了扯嘴角儿,苦笑道:“这几天老是跟我说他看见爸爸了,爸爸跟他说话了什么的,我这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了。”

    “怎么会这样呢?苏总你是担心果果心理上有问题?”

    苏琳点点头,“所以我才找你,想请你帮忙看看还能不能联系一下之前给果果做过心理辅导的那个专家,我想让她再帮忙给果果看看。”

    自从方纠过世后,果果跟着苏琳出去旅游,一连几个月都没有什么事情,怎么才一回来没几天就开始不停地念叨爸爸呢?

    对于这个问题,桑枝也是觉得很奇怪。

    想了想,点点头:“行,我马上跟门少庭联系,请他帮忙。”

    电话响了半天才被门少庭接起。

    “忙吗?”

    听着那头儿门少庭明显有些粗喘的气息,桑枝心里就不由得一阵心疼。

    这男人天天不是出任务就是高强度训练,枯燥又辛苦的部队生活,真的不知道他是如何习惯的。

    “还好,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想我了?嗯?”

    这个时间正是桑枝上班的时间,一般没什么事她是不会给门少庭打电话的。

    听着门少庭明显戏谑的语气,桑枝不由得撇了撇嘴儿,笑道:“别贫了,我是有正事找你帮忙。”

    桑枝将果果的情况跟门少庭大致说了一下,最后说道:“苏琳是担心方纠的事情,是不是还是在果果的内心深处给他造成了阴影,想说再请之前给果果做过心理疏导的那个欧阳教授帮忙看看。你能帮忙给约一下吗?”

    门少庭沉思了片刻,说道:“这件事交给我来安排吧,等安排好了我通知你。”

    晚上回到大院的时候,跟林雅然聊天,才知道方芳几天前就离开了京城回去了澳洲。

    “她不是还要找门少轩的下落吗?怎么就回去了呢?”

    林雅然叹了口气说道:“听你爸说,方芳的父亲病重住院还下了病危通知书,方芳没有办法只好先回去照顾父亲了。”

    桑枝点点头,“找人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有结果的,其实方芳阿姨在不在国内对于找人影响并不大。”

    林雅然也点头:“我跟你爸答应了她,会尽自己能力帮着找少轩和他的孩子的,毕竟是咱们门家的骨肉,找到他们是咱们义不容辞的事情。”

    自从知道了门少轩的事情之后,门家除了门老爷子,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都觉得有些压抑。

    周末的时候,桑枝回到娘家,陪着自己父母吃了午饭之后,笑嘻嘻的将一把房门钥匙交到莫青莲手里:“妈,我们新房的钥匙。”

    莫青莲愣了愣,“新房的钥匙?你是说你之前说的那个房子,已经装修好了?”

    桑枝点点头,“嗯,已经装修好了,家具家电都已经买齐了,现在可以说是拎包即可入住了。”

    桑梓将头从报纸中抬起来,看着桑枝笑道:“你跟少庭打算什么时候搬过去啊?我跟你妈送你们一份大礼,帮你们温居。”

    桑枝笑着走到桑梓跟前,伸手搂住老爸的脖子,撒娇道:“我今天不就是想着先带你和我妈过去看看嘛!门少庭最近比较忙,也没时间过去看看,家具家电什么的都是我自己摆放的,你跟我妈过去帮我参谋参谋呗!”

    对于桑枝的提议,桑梓夫妇当然愿意,反正周末也没什么事,跟着女儿过去看看新房也未尝不可。

    桑枝带着父母来到新房,先带着两人在小区里转了转,看了看小区的环境。

    然后才来到自己家小别墅,楼上楼下的带着父母看了一圈。

    “爸妈,你们觉得怎么样?我跟少庭都想好了,将来你们老了,就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吧,这房子足够咱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住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