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莫青莲坐在沙发上看着桑枝的新房,满意的点点头,“你们有这份心,爸妈就知足了。我跟你爸不用你们操心,你们只管过好自己的日子,我们就放心了。”

    门铃响起,桑枝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门铃声仿佛催命似的,一直响个不停。

    桑梓蹙着眉头提醒道:“枝枝,去看看是不是有人来了?”

    经过桑梓这么一提醒,桑枝才缓过神儿来,不由得呆了呆,这里自己都还没来过几次,也都还没有搬过来居住,会是谁找上门来呢?

    犹豫着走过去开了门,看到门外站着的男人,桑枝心里就是一愣,瞬间便有些气愤的想要关门。

    “桑耀祖,你来这儿干嘛?”

    看到桑耀祖,桑枝心里就不由得来气。

    想到他曾经对自己父母的所做作为,桑枝恨不得立马儿将他推出去,永远都不要看见他。

    “枝枝,别关门!”

    见桑枝要关门,桑耀祖赶紧伸出一条腿到门里边别住门,双手使劲儿推着,不让桑枝关门。

    桑枝气的双眼圆睁,又担心弄出声音来被自己父母看到,气的一把开了门,伸手将桑耀祖推出去,然后自己也跟着出去,顺手关了门。

    别墅的小院子里,桑枝怒气冲冲的瞪着桑耀祖质问道:“你怎么来这儿了?找我什么事?”

    自从上次自己拒绝了帮桑耀祖的忙,又接连一段时间没有再看到他去找自己的母亲,桑枝以为桑耀祖对自己已经死了心,没想到今天却突然找到自己的新房这边来了!

    见桑枝开门这么久没有回来,桑梓和莫青莲一头雾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便双双从客厅里走了出来。

    看到桑耀祖,莫青莲就气得浑身发抖,手指颤抖的指着他就走了过来,“桑耀祖,你……你上这儿来干什么?你滚,滚啊!”

    莫青莲是不想让桑枝知道桑耀祖的存在的,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世!

    一见莫青莲,桑耀祖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浅笑,说道:“我来这儿干什么?我来这儿当然是见自己女儿来了!”

    “谁是你女儿,别瞎说,你赶紧滚!”

    听桑耀祖这么说,莫青莲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把将桑枝拽到自己身后,母鸡护小鸡似的护着,生怕她真的被桑耀祖拉走似的。

    “你说谁是我女儿?”

    桑耀祖掠过莫青莲看她到身后追出来的桑梓,扯了扯嘴角儿,无耻的笑了:“大哥,你说呢,谁是我女儿?”

    桑梓阴沉着一张脸狠狠瞪了桑耀祖一眼,沉声道:“枝枝,你跟妈妈先进屋去!”

    “爸……”桑枝有些担心的看了看桑梓,又看了看桑耀祖。

    她其实想要留下的,想要说让自己的父母回房间里去,这里交给她处理。

    可是不待她说完,桑梓已经脸色一沉,有些严肃的说道:“听话,跟妈妈进去!”

    莫青莲双手死死的抓住桑枝的胳膊,使劲儿的往后拽着她:“枝枝,听话,跟妈妈回去。”

    桑枝担心的看了桑梓一眼,才点点头,默默的转身,打算跟母亲回屋。

    桑耀祖却突然绕开桑梓跑了过来,一把将桑枝的手拽住,“闺女,你不能走,我是你爸,我才是你亲生父亲!”

    “你放开我女儿,你个混蛋!”

    莫青莲见桑耀祖上前拽自己的闺女,一气之下扬起胳膊甩手就给了桑耀祖一巴掌。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桑耀祖一张老脸上顿时红了一片。

    “妈……”桑枝没有料到自己母亲会如此激动,赶紧使劲儿甩开桑耀祖的手,转身护住自己的母亲。

    变化来得太快,快到桑梓根本来不及反应。

    见此情景,桑梓不由得叹了口气,将莫青莲拉走,转头对桑枝说道:“枝枝,让他进来说话吧,在院子里被别人看见影响不好。”

    说完,拉着有些怔愣的莫青莲往屋里走去。

    房间里,桑枝和父母坐在一边,看着对面坐着的一脸无畏的桑耀祖,心里就忍不住一阵厌恶。

    “桑耀祖,你来找我究竟什么事?”

    桑枝不像桑梓那么沉得住气,看到桑耀祖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说话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桑耀祖上下打量着她,却没有回话,眼睛掠过桑枝对上桑梓一双阴沉的眸子。

    “大哥,咱们哥俩儿多少年没见了?是不是应该好好叙叙旧呢?”

    不待桑梓说话,莫青莲已经指着他又骂道:“桑耀祖,我们跟你没什么旧好叙的,这里不欢迎你,你最好赶紧滚!”

    桑梓担心自己老婆会因为情绪太激动身体受不了,看了眼桑枝,说道:“枝枝,跟妈妈先进房间里去呆一会儿,这里交给爸爸处理。”

    桑枝担心的看了桑梓一眼,点点头伸手去搀莫青莲,不料桑耀祖却忽然笑出声来。

    “哈哈……大哥,咱们真人面前说话不用藏着掖着,桑枝是谁的女儿你知我知青莲也知,咱们三个心里都明白,今个儿就当着孩子的面说个清楚吧!”

    看着桑耀祖一脸得意的表情,再看看自己父母满是担心的面面相觑的样子,桑枝心里的火腾地一下就窜了上来。

    上前几步走到桑耀祖面前,伸手指着他冷声道:“桑耀祖,我告诉你,我的父母是桑梓和莫青莲,跟你这个人渣一点关系都没有。这辈子我只认桑梓是我爸爸!你走吧,在我没有改变主意报警之前,赶紧走,我一刻都不想见到你!”

    在桑枝看来,根本就没必要跟桑耀祖多说什么,跟这种人说什么都是废话,都是对牛弹琴!

    “桑枝,你看清楚,我才是你爸爸,你亲生父亲,你身体里流的是我的血!”

    桑耀祖见桑枝一个劲儿的往外赶自己,有些激动的站起身来,说话的声音也因为气愤和激动而显得有些颤抖。

    桑枝才不管桑耀祖怎么说,只瞪着一双喷火的眸子,伸手往外推搡着他。

    直到桑耀祖被桑枝逼到门口,才伸手把住门框说道:“桑枝,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是你爸爸,你亲生父亲,你身体里流的都是我的血,现在你爸爸有难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来找桑枝之前,桑耀祖还想着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让桑枝接受自己是她亲生父亲的这个事实,之后再跟她提要求帮助的事情。

    可是从见面到现在,桑枝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现在还一个劲儿的想要赶他走,情急之下,桑耀祖才脱口说出自己这次前来的目的。

    桑耀祖的老婆跟文丽的母亲是亲姐妹,也就是说桑耀祖和文丽的父亲文浩斌是连襟。

    文浩斌当初得志的时候,桑耀祖靠着自己和他的特殊关系,没少在他身上捞到好处。

    而且桑耀祖的很多生意和文浩斌有关,现在文浩斌垮了,相关部门顺藤摸瓜很容易就摸到了桑耀祖这棵摇摇欲坠的瓜蒌。

    自从文浩斌倒了之后,桑耀祖就一直担心自己会被牵连,正努力的撇清自己与文浩斌的关系。

    可是他之前陷得太深,那层网铺的太广,短时间内他根本不可能让自己置身事外做个旁观者。

    最终东窗事发,他还是被牵扯了进来。

    为了自保,桑耀祖万般无奈之下,才想到了桑枝的男人,门少庭!

    现在只有门少庭才有办法保住自己,所以桑耀祖这才又找到桑枝,想着让她跟门少庭开口帮助自己。

    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桑枝就厌恶的将自己往外赶,桑耀祖心里又气又急,不由得耍起赖来。

    “哎呀,你报警吧,让警察过来把你的亲生父亲带走吧,让别人也都看看,女儿是怎么亲手将自己的爸爸送进监狱去的!”

    桑枝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桑耀祖,不由得蹙眉道:“我知道你无耻,没想到你居然无耻到这种地步!”

    一边说着,一边又伸手去推桑耀祖。

    桑梓走过来,伸手将桑枝拦下,说道:“桑耀祖,你的事情桑枝帮不上忙,你回去吧!”

    “大哥,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嫡亲的堂弟啊,咱们再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啊,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咱们桑家几代的基业断送在我的手上吗?”

    桑梓眼神儿中划过一丝无奈,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有些事情从你开始做了,结局就是注定了的。”

    最终,桑耀祖在桑枝和桑梓的合力推拒下,终于心灰意冷的走人了。

    屋内是死一般的沉寂,莫青莲和桑梓坐在桑枝的对面,桑梓的一只手紧紧的握住莫青莲的。

    半晌,莫青莲才抬起头看向桑枝,桑枝发现她的双眸里满含热泪。

    “妈……你怎么了?”

    桑枝吓了一跳,印象中,这还是头一次,她见自己母亲哭得这么伤心。

    莫青莲嫁给桑梓无疑是幸福的,几十年来相濡以沫,桑梓对她的爱和包容,让她每天都被幸福包围着。

    像现在这么流泪哭泣,桑枝还是第一次见到,心里不由得一阵难受。

    莫青莲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说出话来,

    桑梓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看了她一眼,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桑枝,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缓缓开口。

    “枝枝,有件事情,爸妈一直瞒着你,我想现在是时候让你知道了。”

    桑梓的话才一出口,桑枝心里就是一紧。

    她知道爸爸要跟自己说什么,这件事情她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只是她一直瞒着父母,不敢让他们知道。

    但是尽管如此,现在要亲耳听到自己父母跟自己讲这件事情,桑枝的心还是忍不住莫名地紧张。

    几乎下意识的开口,“爸,别说了,我不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