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虽然桑枝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虽然早就在门少庭的劝导下接受了自己的身世,虽然也从心底里早就打定主意,无论如何,自己都会将桑梓当成自己的亲生父亲看待,这辈子只认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但是真的当自己父母要亲口告诉自己这个事实的时候,桑枝还是忍不住本能的抗拒。

    她其实从心里希望这件事情不是真的,她就是自己爸妈的亲生女儿,一直不曾改变。

    桑梓叹了口气,走到桑枝身边,伸手轻轻将她的手握住,“枝枝,有些事情我们无法逃避也逃避不了,本来我跟你妈是想着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带到棺材里,不想让你知道的,可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由我们的意志决定,你不是也奇怪我们为什么见到桑耀祖就像躲避瘟疫一样的避之唯恐不及吗?”

    尽管桑枝十万分的不想听,桑梓还是缓缓的将以前的事情讲给了她听。

    从父亲口中听到自己的身世和父辈之间的恩怨,比当初看门少庭拿给她的那些僵硬冰冷的纸张更容易让桑枝感触。

    桑梓的叙述很平缓,仿佛就像是在诉说别人的事情一般,从他的语气里,丝毫听不出他情绪的波动,只是他那双略显苍老的大手,却是更加用力的将莫青莲的手握着,紧紧的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己的手心一样。

    整个叙述过程很短暂,很多细节桑梓只是一语带过,他的讲述甚至不及桑枝曾经看的资料上写的详尽,但也将父母的过去,和桑家的恩怨讲得很清楚了。

    桑梓说完长叹了口气,仿佛身上背负了几十年的包袱终于卸下了一样,整个人有些脱力的瘫软在沙发上。

    莫青莲抬着一双被泪水模糊了视线的眼睛,深情的望着他,颤声说道:“老公,最苦的就是你了!”

    桑梓拍着莫青莲的手笑着说道:“傻瓜,说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有你和女儿陪着我,我怎么会觉得辛苦呢!”

    说完,桑梓转头看着桑枝,笑了笑,温柔的说:“枝枝,事情就是这样子,你现在也知道了,其实我不是你的亲生父亲,桑耀祖才是,如果你想要认回亲生父亲,爸爸和妈妈也不会有意见的,我们都能理解的!”

    桑梓说完便低下头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有些不敢去看桑枝的眼神儿。

    “枝枝,你真的想认回桑耀祖做你父亲吗?”

    莫青莲几乎是带着哭腔儿问道。

    桑枝蹙了蹙眉,定定的望着自己的父母,颇感无奈的叹了口气:“爸妈,你们说什么呢!”

    说着起身走到他们身边,伸手一把将父母搂住,眼泪瞬间便流了下来:“我这辈子只有一个爸爸就是桑梓,我怎么可能抛弃养育了我二十多年的爸爸不要,去找一个从来没有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的男人做父亲呢!那样做,我还是人吗?”

    桑梓抬头,看着一脸真诚的桑枝,欣慰的点点头,眼泪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桑枝一头扑进桑梓的怀里:“爸,我就是你的女儿,一辈子都是!”

    父女俩抱头痛哭。

    晚上吃过晚饭,桑枝黏着桑梓又说了半天话才去睡觉。

    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桑枝辗转反侧睡不着。

    正犹豫着要不要给门少庭打电话,没想到门少庭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喂!”

    桑枝激动的一把抓过手机,接听。

    “老婆,出来给老公开门来!”

    门少庭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却依旧洪亮。

    桑枝一愣,随即扁了扁嘴,笑道:“你又骗我!”

    门少庭没跟自己说今天会回家,再说他有自己父母家的钥匙,如果真的回来了,他自己开门就进来了,根本不用给她打电话让她帮忙开门的。

    门少庭无语的抚了抚额,真不知道该说这女人聪明还是笨!

    “你要是不想我敲门声把爸妈吵醒,最好赶紧出来!”

    听着门少庭略显严肃的话,桑枝不由得一愣,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嘟囔道:“你……真的回来了?”

    门少庭差点被她气笑了,“你自己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大脑瞬间空白了一下,但只是一瞬,桑枝便又撇了撇嘴,不相信的道:“别骗我了,你有钥匙,当我不知道吗?”

    第一次门少庭半夜回来桑枝父母家的时候,因为桑枝睡得迷迷糊糊的不给自己开门,无奈之下,上校同志第一次学人家撬了自己岳父家的门锁。

    为了罪行不被发现,早晨趁着家里人还没醒的时候,便派人给岳父家里换了新门锁,而且顺理成章的留了把钥匙给自己,方便他以后进门。

    想到那次的情形,桑枝还忍不住想笑呢,现在听门少庭跟自己说他就在门口却进不来,打死她都不相信。

    听了桑枝的话,门少庭气得鼻子差点歪了,没好气的说道:“我回来的急,钥匙落在部队宿舍了。”

    桑枝鼻腔中哼了一声,说道:“编,使劲儿编,反正我不相信,那次王丽琴事件后,你哪次回来之前不是先给我打电话的,这次怎么就没有呢?”

    桑枝自顾自的说着,半天没有听见门少庭的回答了也没注意,直到自己卧室的门被人从外边推开,才吃惊的瞪大眼睛望了过去。

    “门少庭……真的是你?”

    看着一脸郁闷的站在自己卧室门口的门少庭,桑枝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不是我,你希望是谁?”

    门少庭沉着脸走进来,反手关了房门。

    桑枝搔着脑袋跪坐在床上,一脸讪笑道:“你怎么来了?”

    门少庭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我不来怎么知道你这么不愿意看见我?”

    桑枝囧了囧,自知理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憋了半天才小声嘀咕道:“不是说你没带钥匙吗?难道又是撬门锁进来的?”

    门少庭气得伸手戳着她的脑袋,没好气的哼道:“你觉得我闲的没事干了骗你玩是吗?刚才是正巧爸爸口渴,出来倒水喝,听到门口有动静,才给我开了门,我才进来的!”

    门少庭想想就是一肚子气,自己究竟是娶了怎样一个老婆啊!

    晚上的时候,桑梓犹豫了很久,才偷偷的给门少庭打了电话。

    他是担心桑枝的身世对桑枝的打击太大,而她又不想让父母担心,所以一直假装没事人似的。

    可是桑梓知道,桑枝心里难受着呢,恐怕一时间还难以接受事实真相。

    所以趁着桑枝不注意的时候,桑梓头一次主动拨通了门少庭的电话。

    电话里,桑梓跟门少庭大概讲了一下白天发生的事情,也简单的说了一下桑枝的身世。

    最后,桑梓跟门少庭说:“你有时间给她打个电话开导她一下吧,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跟她妈妈说多了反而不好。你是她老公,你的话,她还能听得进去。”

    门少庭虽然知道桑枝早就对自己的身世一清二楚,但也明白,桑枝嘴上不说,心里其实对这件事并没有完全放开。

    现在桑耀祖又当着父母的面找上门,最后父母被逼无奈下跟她讲了实情。这样的事情,即便她早就知道,再从自己父母口中得到证实的时候,心里也一定很难过的。

    门少庭想也没想的答应了桑梓,挂了电话交代了一下工作,便开车奔了回来。

    可是没想到,匆忙中竟然将岳父家里的钥匙落在部队的宿舍里了,而自己的老婆居然死活不相信自己回来了,就是不给自己开门。

    两人隔着一扇门胡扯了半天,门少庭正气得想要再次撬门的时候,桑梓半夜口渴,出来倒水喝,在客厅里隐约听到门口有响声,走过去问了一句,才知道是自己姑爷回来了,这才开门让他进来。

    桑枝自知理亏,低着头,一脸我错了的表情,默不作声。

    门少庭叹了口气,伸手一把将她捞进自己怀里:“又跟我装可怜!”

    窝在他宽厚温暖的怀里,桑枝无声的笑了。

    闻到门少庭身上浓烈的汗臭味,桑枝推着他去卫生间冲澡。

    “臭死了,快去冲个澡舒服一下!”

    门少庭拿着桑枝递过来的睡衣,又用力的抱了抱她,笑道:“居然敢嫌弃我!”

    说着低头吻上她诱人的香甜。

    半晌,桑枝才娇喘连连的挣脱出他的怀抱,娇嗔道:“不是嫌弃你啦,是担心你一身汗渍睡觉会不舒服!”

    伸手刮了一下她娇俏的鼻子,门少庭才恋恋不舍的将她放开,戏谑道:“等我回来收拾你!”

    一句别有深意的话,让桑枝羞得满脸通红。

    却依旧大着胆子,扑通一声仰面朝天的呈大字型倒在床上,嘿嘿笑道:“我等着你来收拾我!”

    说完这句话,桑枝自己都觉得臊的不行,抓了枕头盖在自己头上闭着眼睛不敢再看门少庭一脸戏谑的表情。

    门少庭却是眸中精光一闪,邪魅的笑了两声,伸手将她的身子扳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一巴掌拍在她性感的小屁股上,“给我等着!”

    “……”门少庭如此亲昵的举动还是头一次,桑枝又羞又怕,心跳都差点停止了。

    半晌才揉着隐隐作痛的屁股,恨恨的道:“臭男人,居然家暴!”

    想到门少庭刚才满带警告意味的那句话,“给我等着!”

    桑枝心里就不由得一阵后悔,拍着脑门儿暗骂自己,“笨蛋啊,怎么就头脑一热做了那种挑逗的动作,说了那么挑逗的话出来了呢?疯了,自己一定是疯了!”

    听到房门再次被打开的声音,桑枝心里一阵紧张,赶紧拉过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蒙了个严实,装睡!

    那意思明显的就是,“我睡着了,不要理我!”

    可是上校同志才不管她睡没睡着,一脸浅笑着,大手一挥,裹在桑枝身上的被子应声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