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满腹狐疑的桑枝被门少庭拉着,蹑手蹑脚的进了苏琳家的小院子,溜边绕到她家房后。

    房后是一个小花园,园子里花草郁郁葱葱长得十分喜人。

    门少庭拉着桑枝在一颗叶子茂密的龙爪槐下蹲下,抬眼望去,前边就是苏琳家一楼客厅的落地窗。

    窗帘开着,从他们现在所处的角度看过去,客厅里的一切清晰可见。

    此时苏琳已经带着果果回到家里,张嫂带着果果上楼换了衣服,而苏琳自己也换了一身衣服,坐在客厅里等着欧阳教授的到来。

    桑枝蹲在龙爪槐下张望了半天,疑惑的问道:“咱们干吗这么偷偷摸摸的,究竟有什么戏好看的?”

    不就是欧阳教授过来给果果看病吗?桑枝不明白,这究竟有什么好看的,即便好看,也没必要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偷偷摸摸跟做贼似的吧?

    做贼?

    没错,现在这情景让桑枝不由得想起自己之前跟门玥玮偷偷溜进方芳酒店房间的事情,名副其实的做贼心虚的感觉。

    想到这儿,桑枝便忍不住扶额叹息,没想到门家兄妹都喜欢这么干,门玥玮不懂事也就算了,可是上校同志,你身为一个军人,还是个军官,这样做真的好吗?

    “嘘,别说话!”

    门少庭用眼神儿制止她继续念叨。

    低头看了看手表,嘴角儿扬起一抹诡谲的笑。

    桑枝看着他奇怪的表情,不由得一阵头大,这男人今天是那根儿神经搭错了,怎么感觉那么的不正常呢!

    “喂,你到底傻笑什么呢?”

    听了桑枝的话,门少庭差点一个踉跄栽倒在草丛里。

    长这么大,自己倾倒众生的笑还是头一次被人说成是傻笑,这话居然还是出自自己老婆大人之口,让他情何以堪啊!

    “别出声!”

    门少庭瞪了桑枝一眼,然后指向苏琳家客厅,小声说道:“看着,别出声啊!”

    虽然桑枝一直不明白门少庭到底要自己看什么,但还是听话的闭了嘴,瞪着一双眼睛朝苏琳家望着。

    这时候,张嫂已经带着换好衣服的果果从楼上下来,听到门铃声,便赶紧走过去开门。

    苏琳以为一定是欧阳教授到了,正要起身迎接,却突然听到门口处,张嫂传来一声惊叫。

    “啊……”

    “张嫂,怎么了?”

    苏琳边问着边走了过来。

    只见张嫂捂着自己的嘴巴,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受了很大的惊吓一样,整个人呆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张嫂……”

    苏琳走过去,伸手拽了拽张嫂,抬头朝门口望去。

    “啊……你……你……”

    一抬头,眼前的站的人便让苏琳也不由得吓了一跳,颤抖着手,指着门口站着的那个人,大惊失色,说不出话来。

    “妈妈,谁来了?”

    果果见张嫂和妈妈都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不由得心里好奇,一蹦三跳的跑了过来。

    看到门口的人,果果的反应和两个大人却是截然不同,高兴的张开双手,仰着小脸大叫:“爸爸,爸爸……”

    只见门口的人将手里的一大束火红的玫瑰往呆愣愣的苏琳怀里一塞,弯腰一把将果果抱起,轻车熟路的进了客厅。

    桑枝在小花园里,只能看到客厅里的事情却听不见他们说话的声音。

    还正自奇怪,怎么张嫂和苏琳不把欧阳教授让进来呢,只见一个男人已经抱着果果走进了客厅。

    桑枝纳闷儿,欧阳教授不是女的吗?什么时候变成男的了?

    疑惑着抬头朝那男人脸上望去,顿时吓得张口结舌。

    “啊……他他……他……”

    他了半天也没他出个所以然来,却已经被门少庭一把捂住了嘴巴。

    “嘘!”

    桑枝揉了揉眼睛,使劲儿朝屋里望了望,又看了看门少庭,才一把将他捂住自己嘴巴的大手拍掉,小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方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

    难不成大白天见鬼了?

    不,不可能!

    桑枝是无神论者,根本不相信这世上有鬼怪之说!

    如果不是见鬼了,那么眼下的情形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方纠诈死!”

    “他……诈死?”

    桑枝指着客厅里正抱着果果玩的不亦乐乎的方纠,犹豫的问出口。

    “嗯。”

    门少庭的回答简洁果断,证实了桑枝心里的猜想。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

    看着眼前这个云淡风轻的男人,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气愤。

    “你……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桑枝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门少庭却是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小声说道:“稍安勿躁,静观其变。”

    桑枝气呼呼的使劲儿用自己的胳膊肘顶向门少庭的腋窝处,门少庭惊讶之下松手。‘

    桑枝借机挪出去两步,逃开门少庭的桎梏。

    “别过来,否则我不客气了!”

    气鼓鼓的腮帮子告诉门少庭,她现在很生气,非礼勿近!

    门少庭倒也不恼,只一脸好笑的看着她。

    客厅里,苏琳站在门口呆愣了半天,才算缓过神儿来,怒气冲冲的转身进来,几步走到方纠面前,“张嫂,你先带果果上楼!”

    一句话,将惊吓中的张嫂唤醒,赶紧上前小心翼翼的从方纠怀里接过果果,抱着他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

    “方纠,你混蛋!”

    苏琳一声爆吼,将手里一大束花使劲儿的朝方纠身上砸了过去。

    看到方纠的一瞬,苏琳以为自己是眼花了,大脑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可是当果果跑过来叫着爸爸,让他抱的时候。

    苏琳的脑子瞬间恢复了思考能力,别说什么死人还魂之类的无稽之谈,她不相信人死还能复生,更不相信还魂回来与亲人相见之类的可笑的说法。

    五点多钟,太阳还没下山,外边一片明亮,说什么大白天见鬼的鬼话也只有三岁的小孩能信!

    只一会儿的功夫,苏琳便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也正因为想明白了,瞬间怒火中烧,气得浑身发抖,这才转身进了客厅,一股脑儿的将心中的愤懑发泄在方纠身上。

    方纠也不还手,也不躲闪,就那么呆呆的站着,任凭苏琳抄起能抓到手里的任何东西朝自己砸来。

    半晌,苏琳终于发泄累了,也发泄够了,一下子瘫软在地上,满脸泪水的望着方纠,悲痛欲绝的道:“方纠,咱俩离婚吧!”

    方纠想到了再次见到苏琳之后的千百种可能发生的情景,唯独没有想到她会跟自己提出离婚。

    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苏琳,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他们怎么了?”

    因为听不到里边人说话的声音,桑枝不知道苏琳和方纠之间说了些什么,只是看到一直对方纠拳打脚踢的苏琳突然瘫软在地,接着方纠也突然跪了下去,桑枝心里便是一惊。

    吃惊的不光是桑枝一个人,门少庭也同样吃惊非小。

    从眼下的情景看来,方纠一定受挫不小,不然以他对方纠的了解,纵然他只是一个文弱书生的样子,也是一身傲骨,不可能动不动就给老婆下跪的。

    “走,咱们进去看看!”

    一边说着门少庭一边拉起了桑枝。

    可是蹲的时间太久,桑枝一下子站立不稳,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门少庭一惊,忙问道:“没事吧?”

    一边说着,一边蹲下来帮她查看腿脚有没有受伤。

    受伤倒是没有,只是脚裸处轻轻崴了一下,有些轻微的疼痛。

    桑枝摇摇头,咬着牙站起来,“我没事,快去看看他们究竟怎么了?”

    门少庭扶着桑枝走到落地窗前,伸手一把将落地窗推开,直接走了进去。

    “苏琳,我求求你,看在果果的面上,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苏琳不说话,只坐在地上呜呜的哭着。

    桑枝看得一阵心酸,挣脱了门少庭的胳膊,跛着脚走过去,弯腰伸手将苏琳拽了起来。

    “苏姐,你这是干嘛?起来说话,别坐在地上,小心着凉!”

    苏琳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桑枝,哭道:“枝枝,你知道吗,方纠没死,他还活着,还活着!”

    苏琳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眼泪却像泛滥的洪水般的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嗯,我知道,我看到了。”

    桑枝红着眼睛点点头,声音也有些哽咽。

    转头看向依旧直挺挺的跪在地上的方纠,桑枝心里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门少庭蹙了蹙眉,朝方纠伸过手去,“方纠,起来说话吧。”

    本想一把将他拽起来,没想到方纠却是身子一偏,躲开门少庭的手,摇摇头,说道:“我是罪人,我对不起苏琳,就让我这么跪着吧!”

    门少庭无奈的叹了口气,淡淡的看了一眼苏琳,缓了缓语气说道:“苏琳,这件事不能全怪方纠,我也有份。”

    一句话出口,苏琳和桑枝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少庭。

    尤其桑枝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和不解,她以为当时果果出事,苏琳打定主意要和方纠离婚,方纠不想离婚,所以才会假死。

    她想到,门少庭或许迫于无奈参与帮助了方纠,帮他制造了假死的事情。

    但是桑枝万万没有想到,始作俑者居然会是门少庭!

    原来那天救出果果之后,方纠担心苏琳母子因为自己再次受到牵连。

    “只要cx-2的研究数据,一天没有被他们拿到,他们就不会善罢甘休。一定还会再找机会威胁我的,而且cx-2的研究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我不能分心。”

    方纠犹豫着说出自己的担心。

    “那你想怎么办?”

    门少庭双手抱胸若有所思的看着方纠,“你心里明白,从你决定主持研究cx-2的那一刻起,你的生命就已经受到了来自各方邪恶势力的威胁了。”

    “所以……除非我死,否则cx-2和我妻儿随时都会受到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