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望着方纠坚毅的眼神儿,门少庭心里忍不住一阵沉重。

    “你可想好了,如果苏琳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定会很生气,很恨你的。”

    方纠点点头,“我宁愿她恨我怨我,我也不能再让他们的生命受到任何威胁。只要我死了,我的妻子孩子,便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便不会有人再打他们的主意了。”

    两个男人神情凝重的下了这个决定,经过反复论证之后,才选择了最保险同时也是最逼真的假死方法。

    于是才有了方纠为救果果与敌人同归于尽被炸得体无完肤,骨渣不剩的那一幕。

    门少庭面色有些阴沉的看着方纠,又看了看苏琳说道:“方纠也知道这么欺骗你一定会让你感情上接受不了,也知道你知道真相后,一定会怨他甚至会恨他,但是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保护你跟果果的安全,难道他心里就不难受吗?”

    方纠是个不善言辞的男人,听见门少庭说清楚了原委,并为自己辩解,忍不住嘴角儿微微扬了扬,勉强扯出一道浅笑:“少庭,谢谢你。”

    门少庭没有理他,只是淡淡的看着桑枝和苏琳,又说道:“其实我们知道,作为一个科学家的家属,其实很多时候跟军人家属是一样的。他们一样没有很多的时间陪伴着自己的老婆孩子,你们会承受比一般女人更多的孤独,这些我们都深深的理解,而且心里也很感激自己老婆默默的奉献和付出。”

    说着深深的看了一眼桑枝,又说道:“方纠一向不善言辞,别看他做研究很厉害,但是人情世故方面几乎一窍不通,还不如个初中生。但是他心里想的念的,无时无刻不是希望自己妻子和孩子安好快乐,我想这一点,苏琳你应该心里明白的。”

    苏琳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淌着泪。

    其实门少庭说的这些,她心里又何尝不明白呢?

    和方纠在一起这么多年,对方纠她是非常了解的。

    方纠对自己的好,苏琳也是都铭记在心的。

    也正是因为方纠一心一意的对自己,苏琳也才会无怨无悔的爱着这个经常十天半月甚至更久不回家一趟的男人。

    知道方纠工作忙,工作累,苏琳才独自承担起照顾家庭和孩子的担子,为的就是让他能安心工作。

    门少庭说的这些道理她都懂,也明白。

    只是男人不了解女人,女人的心一旦受伤绝望,便不容易恢复。

    当初苏琳得知方纠为了救果果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时候,心里的悲痛无以言表。

    那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也已经随着方纠死去了,这辈子再也不会爱了。

    如果不是因为果果,苏琳想,自己就干脆也追着方纠去了得了。

    可是她还有孩子,果果是方纠留在这世上唯一的骨肉,为了果果,她必须坚强的活着。

    所以苏琳才抛开公司,抛开一切,带着果果出去旅行,为的就是让自己,让果果尽快从失去方纠的痛苦中走出来。

    一走就是几个月,几个月后,苏琳终于平复了内心的痛苦,带着果果回来了。

    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方纠复活了,跑过来告诉她,他没有死,之前的死也不过是为了骗过坏人的障眼法而已。

    方纠还活着,这一消息对于苏琳来说无疑是兴奋的,不能否认,即便她现在万分恼火的状态下,她的心里其实是无比喜悦和万分激动的。

    只是在突然经历了人生的绝望之后,又突然降临的喜悦,让她一时间有些消化不了,无法适应这突然地变化。

    所以在她身上最直接的表现,便是先前的暴怒和气愤,进而是失望,伤心,与喜悦并存的说不上来的感觉。

    “那你怎么现在又出现了,难道不怕我和果果再次成为坏人用来威胁你的目标了吗?”

    半晌,苏琳才抬起一双泪水朦胧的眼睛,定定的望着方纠,眼神儿里看不出任何情绪,空洞的仿佛根本没有看到眼前的男人。

    方纠低着头,不敢去看苏琳的眸子,小声说道:“你们回国前的几天,我的研究已经完成,所有的数据,我已经上交国家相关部门,现在无事一身轻,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价值了,也就不怕别人打什么主意了。”

    “哈……所以你就经常背着我出现在果果面前?”

    苏琳忍不住嗤笑出声,难怪,难怪果果没回来之前还好好的,才回来没几天就天天爸爸,爸爸的挂在嘴边上,还经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她以为果果是想念爸爸心理有了问题,没想到这一切居然都是方纠一个人自导自演的结果。

    “从始至终,我就像个傻子一样被你骗得团团转。我倒想问问,如果不是我担心果果心理问题,请门少庭帮忙联系欧阳教授来家里给果果看病,你还打算瞒我多久,还打算多久才现身,还是就这么一直躲在暗处看着我像个傻瓜似的被你蒙在鼓里,自己偷着乐呢!”

    苏琳越说越来气,忍不住抓起身边的靠垫又朝方纠砸去。

    “我……我不知道。”

    方纠低着头闷声说了这么一句。

    桑枝听得都差点笑出来,这男人这算什么回答啊?

    他不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打算什么时候现身跟苏琳解释清楚这一切?

    这也太扯了吧!

    “你不知道?”

    苏琳一脸愤愤的看着他,“你不知道,我让你不知道!你就是个混蛋!”

    说着又抓起手边的靠垫一股脑儿的朝方纠身上丢了过去。

    这该死的男人骗了自己不说,居然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跟自己坦白,难道真的想这么骗自己一辈子吗?

    “不知道,不知道你出来干嘛?你干嘛要让果果看到你,干嘛又跑出来打乱我们平静的生活,你干脆就这么一辈子不出现多好!”

    苏琳明显的说的气话,坐在沙发上整个身体都因为激动和气愤止不住的轻颤着。

    手指指着依旧笔挺的跪在地上的方纠,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哗哗的流着。

    “我想儿子了,忍不住偷着去看他。”

    方纠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一直低着头,声音轻轻弱弱的,好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

    其实cx-2研究完成之后,方纠就一直琢磨着要如何出现在苏琳面前,如何跟她解释这一切。

    可是性格一向内向木讷的方纠,冥思苦想了很久,也没想出一个合适的方法。于是就这么一直拖延着,直到他得知苏琳给果果转了幼儿园,实在按捺不住对孩子的思念了,便忍不住偷偷跑去看果果。

    开始的时候,方纠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果果面前,生怕自己的突然出现会吓到果果,只是躲在远处偷偷的看着跟小伙伴们玩耍游戏的儿子。

    直到有一天,方纠又躲在暗处偷看正跟一群孩子们踢球的果果,球被一个孩子突然一脚正好踢到了他的脚下,果果欢快的追着球跑了过来,抬头却发现面前站着的男人正是自己的爸爸。

    “爸爸……”

    果果看着他,犹豫的叫了一声。

    四岁多的果果对于死亡有着懵懂模糊的认识,他听妈妈跟自己说过,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

    果果小小的心里,从那时候起便隐约的知道,爸爸死了,再也不会陪果果一起玩耍了。

    可是当爸爸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果果表现的却远比大人镇定的多。

    他没有像张嫂和苏琳那样大惊失措,只是犹豫的抬起他的小手拽了拽方纠的衣襟。

    “你是爸爸吗?妈妈说爸爸死了,不会再回来了,可是你为什么长得跟我爸爸一模一样呢?你是爸爸对不对,妈妈骗我的对不对?”

    那一刻,方纠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弯腰一把将果果抱起,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

    “是爸爸,我是爸爸,爸爸没有死,爸爸回来了。”

    果果伸出小手,轻轻帮方纠擦拭着眼泪,豪迈的说道:“爸爸不哭,妈妈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动不动哭鼻子。”

    方纠一边流着泪,一边点着头,“嗯,爸爸不哭,不哭!”

    “爸爸,你去哪里了,这么久也不来看果果,果果好想爸爸啊!”

    对于果果的疑问,方纠跟他解释说,“爸爸惹妈妈生气了,妈妈不想要爸爸了,所以爸爸就躲了起来。等妈妈不生气了才敢回家见果果,果果一定要帮助爸爸保守这个秘密,不要让妈妈知道爸爸回来了好不好,等妈妈不生气了,爸爸才能见妈妈。”

    小孩子的心思毕竟单纯,方纠这么说,果果便真的相信了。

    所以即便偶尔会说漏嘴提到爸爸,可是每当苏琳问起的时候,果果就会想到自己答应爸爸的话,便对苏琳三缄其口,就是不说自己和爸爸见面的具体情景。

    可果果越是这样,苏琳就越是担心。担心他是不是心里有了什么问题,这才请桑枝帮忙,让门少庭帮着约欧阳教授过来给果果看看。

    那天桑枝跟门少庭提到这个事情的时候,门少庭便想到一定是方纠偷着见果果去了。

    这才找到方纠,决定干脆将计就计,趁着这个机会跟苏琳坦白一切。

    听了方纠的话,苏琳便更加来气了。

    “混蛋,你自己骗我也就算了,居然还让儿子帮着一起骗我!”

    一边说着,随手划拉到什么东西便悉数朝方纠身上招呼了过去。

    桑枝蹙了蹙眉,赶紧安慰道:“苏姐,别生气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不是回来了吗?不是好好的跪在你的面前认错了吗?这就是好事,难道你真的希望他真的死了啊!”

    桑枝一句话出口,苏琳便不由得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