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是啊,难道自己希望他真的死了吗?

    苏琳不由得扪心自问,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那么现在自己又这么不依不饶的是不是显得有些过分,有些矫情了呢!

    苏琳有些呆愣愣的看着方纠,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虽然只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没有见面,但是如今再见,苏琳却觉得仿若隔世,更对面前的男人多了一层陌生感,仿佛跪在面前的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一个陌生的人。

    自己该怎么做?该怎么面对他?

    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让所有一切就那么过去吗?

    苏琳心里不由得苦笑,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又怎么可能做到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呢?

    “苏琳,你就原谅我吧,我知道自己错了。”

    方纠似乎除了认错祈求苏琳的原谅之外,再不会说别的什么话了。

    他还记得,当初苏琳执意要给自己树碑立墓的时候,她眼神儿里流露出来的对自己坚毅的爱恋。

    下葬那天,天空下起了大雨,苏琳和着雨声在自己墓碑前发誓,果果这辈子只有他方纠一个爸爸,她这辈子不会再嫁,会好好的把果果养大成人。

    当时方纠就躲在墓地旁边的一棵松树后边,听着苏琳的话,他忍不住眼泪就淌了下来。

    那一刻,方纠几乎差点就控制不住的冲了出去,他多想将老婆紧紧的搂在怀里,告诉她,自己没有死,自己还活着啊!

    可是方纠不敢,为了妻子孩子的平安幸福,他选择了躲在暗处默默的注视。

    桑枝见方纠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同情,也小声的劝慰苏琳:“苏姐,你就原谅他吧,他也是为了你和果果好。不看别的,就是看在果果的面子上,你就原谅他吧,他毕竟是果果的爸爸啊!”

    门少庭蹙着眉头看着僵持不下的两人,眼角儿的余光瞥见二楼的拐角处,果果正半蹲着身子,探着脑袋往楼下张望着。

    “果果,快来,你妈妈要赶你爸爸走呢,快来帮帮你爸爸!”

    门少庭突然大喊了这么一声,在场的几个人顿时一愣。

    可是楼上的果果却不干了,一边喊着一边就朝楼下奔了下来。

    “妈妈别赶爸爸走,果果要爸爸,果果不让爸爸走!”

    果果一路狂奔的跑到方纠面前,伸手一把抱住方纠的腰,一双泪朦朦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苏琳,“妈妈,求求你,别让爸爸走!”

    苏琳看到果果,眼泪瞬间又淌了出来,伸手一把将果果揽在怀里失声痛哭。

    木讷的方纠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是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

    门少庭朝他使个眼色,可是方纠只顾着心里难受,根本没有明白门少庭是什么意思。

    门少庭气得直瞪眼,最后一咬牙,抬起腿一脚蹬在方纠的后腰上,只听方纠一声闷哼,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边一扑,正好扑到搂着果果的苏琳的身上。

    方纠终于会意,顺势一把将苏琳紧紧抱住,“老婆,我错了,求你原谅我。”

    苏琳也不理他只任由他这么抱着自己,呜呜的哽咽着。

    桑枝被突然发生的事情弄得有些目瞪口呆,瞪着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面前抱作一团的一家三口,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门少庭无奈的抚了抚额,伸手一把将桑枝拽起,拉着她便往外走。

    “喂,干嘛啊?”

    桑枝不情愿的问道,还不时地回过头去看看依旧抱着哭在一起的三人,心里还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前去劝劝他们不要哭了。

    门少庭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戏看完了,不走难道要留下来吃晚饭吗?”

    “……”桑枝这才恍然,又回头看了看仍旧抱在一起的一家三口,这才嘟着嘴儿被门少庭牵着出了苏琳的家。

    车上,桑枝搔着脑袋一脸崇拜的看着门少庭,“你其实是担心苏琳对方纠不依不饶,而方纠又不善辩解,才这么偷偷的跟过来的吧?”

    门少庭目不斜视的开着车,看也不看桑枝一眼,说道:“错,我是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看,才跟过来的。”

    桑枝撇了撇嘴,不相信的道:“还不承认,那你看到预想中的好戏了吗?”

    门少庭耸耸肩,“没有,我以为应该是场武打动作剧,没想到最后演变成苦情剧了,没意思!”

    桑枝被门少庭的话逗得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就贫吧!”

    夜色渐暗,车子在郊区的林荫公路上缓缓的行驶着,初秋的微风透过半开的车窗拂面而来,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门少庭,谢谢你。”

    桑枝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这句谢谢严格意义上说起来,根本师出无名。

    门少庭扬了扬嘴角儿,“谢我什么呢?”

    桑枝囧了囧,“我是替苏琳谢谢你。”

    尽管桑枝知道,门少庭这么做是因为方纠,他跟方纠的关系很近,当然不愿意看着自己兄弟受苦受难被老婆抛弃,所以才会这么热情的帮忙的。

    但是桑枝还是忍不住想对他说谢谢,苏琳在经历了痛失亲人的切肤之痛后,终于又能一家团聚,这是多么让人惊喜又惊讶的事情啊!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撇撇嘴儿,“那就算了。”

    他才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感谢,他只在乎自己老婆对自己的看法。

    看着他明显不屑的表情,桑枝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儿顽皮的笑了。

    林雅然给桑枝打来电话,让她回家吃饭,“爷爷今天也回来吃,还问起你呢,说好多天没见到你了,都在忙什么呢?”

    桑枝笑着答应了,“嗯,好,我和少庭这就回去。”

    挂了电话,催促道:“妈让咱们回家吃饭,开快点吧。”

    门少庭无语的瞪了她一眼,这女人永远都那么喜欢自作主张,也不问问他的打算!

    本来门少庭在一家法国餐厅订了位子,打算晚上两人来个烛光晚餐,给她一个惊喜的,结果这个不解风情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被婆婆一个电话就忙不迭的要回家!

    “唉!”

    门少庭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说我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一个不听话又喜欢自作主张的女人呢?”

    桑枝囧了囧,“这话怎么说的?我怎么不听话又喜欢自作主张了?难道婆婆打电话让回去吃饭,我答应下来这也有错吗?还是……你今天不想回家吃饭?”

    门少庭瞪了她一眼,说道:“我本来想着今天请你吃法国大餐,还特意在餐厅订了位子,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啊?”桑枝搔着脑袋满是呆萌的看着门少庭,“老公,我错了,我答应妈之前应该先看一眼你的,你朝我使个眼色我一定就不会那么痛快的答应妈了。”

    一边说着,一边托着自己下巴,又忍不住小声嘟囔道:“可这也不能全怪我啊,谁让你不提前告诉我的。”

    门少庭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道:“提前告诉你了还叫惊喜吗?”

    桑枝搔着脑袋想了想,笑道:“也对哈,提前告诉了就不叫惊喜了。”

    说着看了眼一脸郁闷的门少庭,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算了,下次呗,我等着下次的惊喜。你看,你老婆多好啊,就知道老公挣钱不容易,多会帮你省钱啊!”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桑枝心里却无比心疼又可惜,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我的法国大餐啊,大餐啊!算了,回家吃婆婆做的家常菜也不错,省钱又实惠!”

    什么叫自己安慰自己?

    阿q精神在桑枝身上得到了完美充分的诠释和体现。

    回到家里,门少庭便被门老爷子叫进了书房谈话,桑枝撸胳膊挽袖子跑进厨房,美其名曰是帮忙,实则是偷师。

    自从上次在自己家里,自己糟糕的一塌糊涂的厨艺被门少庭鄙视之后,桑枝就励志要学习厨艺,做一个上得厅堂入得厨房烧的一手好菜的门太太,让门少庭对自己刮目相看。

    从那之后,桑枝便买了很多关于做菜的书,还从网上下载了很多关于做菜的知识,有空的时候就给自己恶补。

    虽然是半路出家,但效果还是不错的,至少桑枝现在已经能分得清醋和酱油,盐和味精了。

    而且对于书上说的什么适量,少许,少量,这类的含糊不清的词语,也已经做到心领神会融会贯通,完全理解了其中的精髓。

    桑枝信心满满,想着自己和门少庭搬新家的那天,要亲自下厨,给他做上一大桌子菜,让他对自己赞不绝口呢!

    快开饭的时候,门正回来了。

    桑枝正端着一盘菜出来,看见门正进来,身后还跟着一身职业装扮的白小梦,不由得就是一愣。

    但随即笑着和门正打招呼:“爸回来了。”

    然后眼睛掠过门正看向小白梦,礼貌的笑了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白小梦也看着她笑着点了点头,便伸手接过门正手中的公文包,很自然的挂在了旁边的衣架上。

    门正淡淡的看了桑枝一眼,只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就径自朝楼上走去。

    桑枝望着门正的背影囧了囧,心想,白小梦看上去倒更像门正的儿媳妇。

    想着,不由自主的扯了扯嘴角儿摇头苦笑了下,转身看到白小梦正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不由得扬了扬嘴角儿,说道:“白小姐先坐会吧,饭马上就好。”

    说完也不待白小梦说话,便径自朝厨房走去。

    饭菜做好了,林雅然让桑枝去书房叫爷爷和门少庭吃饭,自己则朝楼上走去,去叫门正下来吃饭。

    看到门少庭的一瞬,白小梦眼中的精光一闪,甜甜的叫了声:“少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