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抬头,正对上白小梦一双闪着期冀光芒的眸子,他显然没有想到白小梦会在自己家里,微微一怔,随即朝她点了点头,却并未说话。

    厨房里,吴妈看着正在往汤盆里盛汤的桑枝,忍不住笑着问道:“白小姐一直对少爷念念不忘不死心的,你就不担心吗?”

    桑枝笑了笑,“不担心,我相信门少庭。”

    其实桑枝也不是一点都不担心,只是她明白这种事情不是说你担心害怕就没事了的,如果门少庭对自己的心动摇了,就算自己整天提心吊胆的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不如一切顺其自然吧!

    可是心里这么想着,当真的面对情敌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顺其自然呢?

    餐桌上,白小梦夹了一块鱼不动声色的放到门少庭的碗里,“少庭,吃鱼,我记得你最爱吃鳕鱼了。”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偷偷的看了一眼旁边埋头忙着往嘴里扒拉饭的桑枝,淡淡的说了句:“谢谢。”

    白小梦见门少庭终于肯理自己了,一时间高兴的咧着嘴笑了。

    门正不露声色的看着桑枝和白小梦。

    自从和林雅然表白之后,门正对林雅然的态度真的是亲热了很多,看着也像正常的夫妻一样,知道嘘寒问暖了。

    但是尽管如此,门正对桑枝的态度却没有丝毫的改观。

    他的潜意识里,还是认为桑枝配不上门少庭,尤其当得知是桑枝带着门玥玮跑去酒店捉自己和方芳的奸时,门正对桑枝更加不满意了。

    试想一个能带着小姑子去捉自己公公现形的儿媳妇,德行能好到哪里去!

    所以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门正更加笃定了桑枝配不上门少庭。

    也正因为此,他才又开始积极的撺掇白小梦追自己儿子。

    今天,白小梦来家里吃饭,也是门正的主意。

    “枝枝也吃,伯母做的鳕鱼真的很好吃呢!”

    白小梦很会卖乖,见桑枝不理自己,只闷着头吃饭,便也夹了一筷子鱼送到桑枝面前。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纵然桑枝心里多么不愿意,也不好当场发作。

    笑了笑,说道:“谢谢,我最近胃口不太好,吃不了腥味,还是给少庭吃吧。”

    说着不由分说的夹了那鱼放到门少庭的碗里,心说,你不是喜欢吃吗,那就多吃点,我叫你吃,小心噎死你!

    看着门少庭对着白小梦一脸柔和的笑意,桑枝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

    门少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将鱼块扔嘴里吃了。

    门光荣看了大家一眼,淡淡的问了句:“小玮呢?又没回来吗?”

    林雅然笑了笑,点点头,“那丫头说最近工作忙,很少回来住,更别说赶回来吃晚饭了。改天我好好说说她,枝枝回头也帮我说说她,让她抽空多回家来陪陪爷爷。”

    桑枝点了点头,笑着答应道:“嗯,我会的。”

    门光荣看了门正一眼,又说道:“当老的的,别老是仗着自己的辈分压人,别以为别人都是傻子,看不出是怎么回事,都给我安分点!”

    门正知道老爷子这是说自己呢,不自然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轻声的嗯了一声。

    一时间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

    桑枝知道门老爷子是为自己出头呢,赶紧笑着打圆场儿,夹了块鸡肉给老爷子:“爷爷,你吃块鸡肉吧,我爸说鸡肉蛋白质含量高,对老年人身体有好处。”

    说着用公筷夹了一块鸡肉,放进门光荣的碗里。

    门光荣笑着点点头,“好久没见亲家了,改天有时间你替我约上你爸爸,我们爷俩坐一起喝喝茶聊聊天。”

    桑枝笑着答应着。

    老爷子明里暗里的一番话,白小梦也不敢再张扬了,只低着头无比幽怨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

    门正这时候也暗自有些后悔,千算万算却没算准老爷子今天也回来吃晚饭。

    原本应该和乐融融的一顿饭,最后吃得大家都是心情压抑,恐怕都不好消化了吧!

    饭后,门少庭又被老爷子叫去了书房,桑枝和林雅然收拾完毕,拿着水壶来到后边的小花园。

    林雅然拍了拍桑枝的手,说道:“别怪你爸爸,他只是一时间还没有想明白,给他点时间,他会看到你的好的。”

    桑枝理解的笑了笑,“我知道的,妈放心吧,我没事的。”

    想到门正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态度,桑枝心里还是觉得委屈的。

    当初觉得自己不可能会爱上门少庭,跟他的婚姻不过是一时的意外造成的,终究有一天两人会各走各路形同陌人。

    所以那个时候,桑枝心里根本不会在意门少庭的家人对自己的看法,更不会主动想要得到他们的喜欢。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桑枝很确定的知道自己爱门少庭,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这辈子都不想离开他,甚至她现在都不敢想,如果有一天离开了门少庭,自己要怎么活!

    这种情形下,桑枝就希望和门少庭的家人好好相处,真心对他的家人,同时也能换来门少庭的家人对自己的真心。

    她是真的把门少庭的爷爷当自己的爷爷,把门少庭的父母当自己的父母,把门少庭的妹妹当自己的亲妹妹来对待的。

    可是尽管自己对门正掏心掏肺的,门正却是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

    都说婆媳关系最难处,桑枝没想到自己最难处的却是和公公的关系!

    想到这些,桑枝心里就忍不住叹气。

    “听说你们新房装修好了?还缺点什么,改天妈妈帮你们买了给你们送过去。”

    林雅然想到儿子媳妇结婚的时候,自己这个婆婆也没送什么东西,也没帮上什么忙,心里忽然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桑枝笑了笑,摇摇头,“什么都不缺了,我还想着等过几天请咱们家里人一起过去看看呢。”

    她是一直有这想法,只是门少庭一直没有时间,而她自己也不好说在男主人不在的情况下,请大家过去看房子,总觉得那样不好,所以一直在等门少庭的时间。

    林雅然点点头,婆媳俩一边浇着花,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回到客厅的时候,桑枝不经意间看到白小梦一个人正坐在沙发上望着电视机发呆着。

    跟林雅然说了句,便朝白小梦走去。

    “白小姐,还没去休息啊?”

    桑枝想着,白小梦吃完饭没有说要离开,估计晚上应该是会住在门家的吧?

    反正门家有的是房间,她之前住过的客房应该也一直空着,随时可以住进去的。

    白小梦看了看桑枝,笑了笑:“你不用管我,我一会就回去了。”

    她之所以还没走,其实是想着等门少庭出来再跟他说几句话。

    现在等来的不是门少庭却是桑枝,白小梦心里不由得有些失望。

    边说着,白小梦已经站起身来,拿了自己的包就往外走。

    桑枝起身送她到门口,“你是怎么来的,要不要我找人送你回去?”

    白小梦摇摇头,“不用,我开车来的。你帮我跟伯父伯母说一声吧,我就不上去打扰他们了。”

    桑枝点点头,望着她开车离去,直到看不到她的车子,才叹了口气转身打算进屋。

    “桑枝!”

    才转身,身后便传来叫自己名字的声音。

    桑枝微微一怔,转身望去,只见叶藜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我远远的看着就像你,试着喊了一声,没想到真的是你。”

    来到桑枝面前,叶藜和善的笑着,就像见到久未谋面的老朋友一样,眼神儿清澈的看不到一丝杂质。

    自从之前门少庭在医院里很直白的拒绝了叶藜之后,桑枝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

    不知道今天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是为了什么事?

    难道她对门少庭还没死心吗?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叶藜,桑枝明显的愣了一下。

    随即笑道:“叶藜,好久不见。”

    桑枝说着看了看周围,这里是自己家门口,看她好像又没有打个招呼就闪人的意思,总不能两个人就立在门口说话吧。

    “进屋待会吧,别总在门口站着了。”

    桑枝心里不愿意,但还是很客气的往家里让着叶藜。

    叶藜笑着摇摇头,“不了,愿意跟我随便走走吗?”

    桑枝又愣了下,“你是说,你跟我……在这大院里走走吗?”

    不是桑枝听不明白叶藜的话,只是她很意外,没有想到叶藜会提出要跟自己散步聊天这么诡异的事情。

    “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

    叶藜说着一脸淡笑的看着桑枝。

    桑枝囧了囧,说道:“我不是那意思,那咱们边走边聊吧。”

    其实聊什么呢?桑枝心里真的不知道自己和叶藜之间有什么好聊的。

    她和叶藜的关系就像她和白小梦的关系一样,情敌,很明显的情敌关系。

    情敌之间的话题恐怕永远都只会局限在共同看上的那个男人身上吧!

    两人低着头,一路沉默的走着。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桑枝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环境,微微呆愣了一下。

    说熟悉,是因为在大院里,几乎每条道路都是一样的,对于她来说,这里跟自己家门口没啥大的区别。

    说陌生,也是因为这里的每条道路都一样,但是现在她所处的位置却不是自己家门前的那条小路。

    尤其对于路痴的桑枝来说,这种没有参照物可以当做辨识标志的路,更是条条小路都一样,反正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迷路是一定的了。

    “你跟门少庭还好吧?”

    叶藜忽然抬头定定的望着桑枝。

    桑枝笑了笑,“挺好的。”

    “是吗?”叶藜扯了扯嘴角儿,“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才开车离开的那个人是白小梦吧?据我所知,她可是从小就对少庭情有独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