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初秋的夜风不凉,吹在身上很舒服。

    桑枝低着头默默的走着,听到叶藜的话,不由得蹙了蹙眉。

    这姑娘是过来特意提醒自己除了她还有一个强大的情敌在对自己男人虎视眈眈吗?

    “很奇怪,我记得她十多年前就跟家人移民国外了,怎么突然回来了呢?”

    叶藜一脸浅笑的看着桑枝,从她的表情里,桑枝看不出她究竟有何意图。

    淡淡的笑了笑:“这个还真的不太清楚,不过她现在在我公公的公司里上班,应该是打算回国发展了吧。”

    “哦,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吗?”

    叶藜抬起头定定的望着她,有时候叶藜觉得桑枝这个女人很傻,有时候却又觉得她很聪明。

    在别人面前,至少在她面前,桑枝每每都表现的那么淡定从容,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惊慌失措。

    但是,就是桑枝的这份淡定才让叶藜气愤。

    她讨厌她的这份淡定,好像一向高傲的自己,在她面前毫无优势可言。

    桑枝笑了笑,“我说我不担心你会相信吗?”

    她不知道叶藜现在对自己是什么态度,但是她想,一定不会真的当自己是朋友吧?

    所以在桑枝看来,叶藜也好,白小梦也好,在她的心里都是一样的待遇,不分薄厚。

    叶藜扯了扯嘴角儿,淡笑出声:“不信。”

    桑枝抬头,望着夜空中稀疏的星星,一丝乌云在微风的吹动下慢慢陇上头顶。

    “但是我相信门少庭。”

    一句话,叶藜看见白小梦时候心里那丝得意和侥幸被打击的荡然无存。

    不管桑枝但不担心,从始至终门少庭的态度才是关键,而现在看来,门少庭的态度很明确很果断,无论是她还是白小梦,都是无法攻破的堡垒。

    一阵尴尬的沉默,叶藜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夜的沉寂。

    挂了电话,叶藜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我有事得先走一步了,你……一个人能回去吧?”

    说话的时候,叶藜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心里几乎可以确定桑枝这个路痴会在大院里迷路。

    “嗯,你有事就先走吧,我一个人再走走。”

    纵然心里担心害怕,可是面上依旧表现的很从容淡定,和叶藜挥手分别。

    真的自己独自一人的时候,桑枝才颓然站在原地望着天空发呆。

    一样的路,她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去。

    转身,试着往相反的方向走。

    桑枝记得自己和叶藜好像一直这么走了过来,应该没有拐弯啊,可是往回走的时候才发现,居然弯弯绕绕的有这么多的岔路口。

    走了半天,抬头四顾,发现眼下的环境和刚才跟叶藜分手时候的环境竟然如出一辙的相似。

    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反正注定是不可能自己走回去了,她祈祷着能遇到可以问路的人。

    桑枝记得,这里晚上也是有巡查的人的,那次她和门少庭从叶建华生日会上回来的时候,自己跟门少庭赌气走迷了路,还见到有人巡夜来着。

    于是桑枝便决定保存体力,不再像只无头的苍蝇似的到处乱转,而是原地等着有人过来,自己再向人家问路回去。

    可是等了很久,桑枝才悲催的发现自己今天是有多么的倒霉,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见到。

    桑枝这下真的有些傻眼了,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在路边过一宿吗?

    抬头往远处望着,星星点点的灯光从前边的小楼里透出来,看着好像很近的样子,有灯光就一定有人!

    桑枝瞬间满血复活,只要找到人,相信就能打听到回去的路了,毕竟这大院里住着的应该没有几个不知道门老爷子的吧!

    桑枝信心满满的沿着小路朝小楼的方向走去。

    可是走了很久,明明看着近在眼前的小楼,就是到不了跟前。

    桑枝懊恼的瞪着前边小楼里透出的点点灯光,心里不由得一阵烦躁。

    自己明明是朝着小楼的方向走的啊,怎么就是走不到呢?

    颓然的叹了口气,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传说中的鬼打墙了?

    如果放弃小路,直接从那深不见底的树丛中穿过去会不会就能到达小楼了呢?

    可是望着那黑魆魆幽森森的树丛,桑枝忍不住心里有些紧张,托着下巴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走进去。

    正自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忽然感觉背后一沉,一双大手悄无声息的搭在了她的肩上。

    “啊……”

    桑枝吓得惊叫出声,本来就因为紧张害怕而有些难看的脸色吓得几乎失血的惨白。

    “谁?”

    声音颤抖着几乎带着哭腔,而此时桑枝的眼睛里已经溢满了泪水,恐惧的泪水。

    “傻瓜!除了我还能有谁!”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桑枝紧绷的神经瞬间一松浑身脱力的直接瘫软在身后那人的怀里。

    门少庭看着怀里被自己吓得小脸儿惨白的女人,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敲着她的小脑袋训道:“知道自己是路痴,没事不老实的在家里待着,跑出来干嘛?居然还不带手机,知不知道找不到你我有多着急!”

    桑枝窝在门少庭的怀里喘了半天气,才将自己吓得差点跳出来的心脏平复下来。

    瞪了门少庭一眼,说道:“你干嘛吓我啊,想吓死我是吗?”

    门少庭好笑的看着她:“你还知道害怕啊,知道害怕还一个人到处瞎跑!”

    从门光荣书房出来,门少庭没有在客厅看见桑枝,以为她困了先回楼上房间休息了。

    三步并作两步的上楼进了房间,找了一圈才发现桑枝根本没在房间里。

    心急之下拨打了桑枝的手机,才知道她又把手机落在包里了,根本没带在身上。

    这么晚了不知道她出去干嘛,去了哪里。

    无奈下,门少庭只好又一次的让火狐锁定了自己老婆的位置。

    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女人就在大院里转圈圈呢,路痴的她在自己家门口居然就那么白痴的迷路了,明明离着家不远就是转不回来。

    “老大,你娶了一个好神奇的老婆哦!”

    听着火狐明显戏谑的语气,门少庭气得鼻子差点歪了。

    “滚,不想被扔到边境看大门去,就给我闭嘴!”

    成功的将火狐的嘴巴封住,门少庭这才闲庭信步似的出了家门来找桑枝。

    桑枝白了他一眼,心说是我愿意出来的吗?

    还不都是你到处惹桃花害的!

    牵着她的小手漫步在郁郁葱葱的庄严肃穆的苍松翠柏的小路上,微风拂过,送来阵阵混杂着说不上什么花香的味道,非常舒服。

    “怎么就一个人跑出来了?嗯?”

    门少庭伸手将桑枝揽进怀里,一边带着她往回走,一边随意的问道。

    桑枝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将碰见叶藜的事情告诉他。

    “白小梦自己开车回去了,我送她到家门口,看着夜色不错,就不由自主的走了出来,谁知道竟然迷路了。”

    说着,她自己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

    在大院里行走不是第一次了,可却每次都会迷路,想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很笨啊!

    被门少庭带着,几个转弯,再一抬头,只见已经到了自己家门前了。

    桑枝囧了囧,“好近啊,是不是我一直就在家附近转悠呢!”

    门少庭宠溺的在她娇俏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你说呢!”

    边说着,边揽着她就要上楼。

    桑枝扁了扁嘴,使劲儿挣脱出他的怀抱,跑出去,站在门口往外张望着。

    门少庭笑着摇摇头,走过来,问道:“看什么呢?”

    桑枝搔着脑袋做冥思状:“不对啊,明明门前就这么一条路不是吗?怎么我沿着这条路走出去,却怎么也走不回来呢?”

    门少庭好笑的抚了抚她的长发,指着前边看似笔直的小路说道:“你看着它觉得它是直的是吧?”

    桑枝点点头,“没错啊,直的。”

    门少庭挑了挑眉,拉着她的小手走到小路上,“你跟我来。”

    说着牵着她一路走了出去。

    走出去大约五六百米的样子,停下,伸手慢慢的扳过她的身子,指着后边问道:“现在再看看,这条路还是直的吗?”

    桑枝疑惑的朝门少庭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开始看着笔直的小路,出现了一个不大的弧度,微微向着远方延伸出去。

    弧度并不大,如果不是走出来这么远的距离,根本看不出来。

    “有些弧度,这路原来并不是直的啊?”

    桑枝恍然,门少庭笑笑,拉着她继续走。

    再往前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丁字路口,“如果你平时不留意,可能会顺着你脚下的路就这么走过去了,而且丝毫感觉不到自己其实已经拐到了另一条路上。”

    桑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门少庭又解释道:“其实很简单,大院的路是按照许多沿海城市的道路方式修建的。你看着好像是直的,好像沿着路是朝着一个方向走着,但是其实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改变了原来的方向,加上这里的道路和房屋建造几乎一模一样,所以不熟悉的人进来会迷路是很正常的。”

    桑枝了然的点头,“哦,我明白了,就是说,我虽然觉得自己一直在朝着北边走呢,但是其实不知不觉中有可能已经转到朝东活着是朝西的方向走了。但是按照这个逻辑的话,那么就是说着道路应该是圆形或着椭圆形的啊,那我只要这么一直走下去就能回到原来的原点不是吗?可是为什么我走了半天都没找到家呢?”

    门少庭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笑道:“笨,你看着这是一条路,其实是多条路错综交织在一起的。我不是说了吗,你觉得是在一条路上走着,其实有可能你已经走到另外一条路上去了,所以不记路的情况下,想要顺利的回来是很难的。”

    桑枝搔着脑袋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可是……大院的路为什么要建成这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