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夜风拂过脸颊透着说不出的舒服,漆黑的夜幕中几颗寥寥可数的星星躲在薄薄的云雾里,影影绰绰若隐若现。

    门少庭将桑枝揽在怀里,悠闲的漫步在初秋静谧的夜幕里。

    “大院究竟为什么要把路修成这样呢?”

    桑枝抬着脑袋一脸疑惑的望着门少庭。

    这个问题在她脑子里想了半天了,却始终不得要领。

    一条一条笔直好认的路多好,干嘛弄得这么弯弯绕绕的,让不熟悉的人都找不对路,多容易迷路啊!

    门少庭望着她笑而不语。

    回到家里,桑枝还在琢磨着之前的问题,看着躺在床上看书的门少庭,忍不住撇了撇嘴。

    这男人一直不肯直接告诉自己,搞什么神秘,是故意吊她胃口吗?

    趴在床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点着门少庭的胸口,小声嘟囔道:“老公……”

    “嗯?怎么了?”

    门少庭的眼睛从书上抬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大院的路建的好奇怪,你说我会不会永远记不住每条路啊,以后我自己走在大院里总是迷路多悲催啊!”

    桑枝觉得一定有什么窍门可以记住每条路的,只是门少庭不告诉她而已。

    将书阖上放在床头柜上,门少庭伸手将她捞进自己怀里抱着。

    “笨蛋,你说大院为什么要把路修成这样?你不就是一直迷路吗?”

    很简单的道理,把路修的不容易辨别,陌生人一进来就会迷路,当然为的就是让某些不该进来却偏偏要进来的人找不到方向迷路的啊,这是多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啊!

    “你应该知道大院里住的都是些什么人吧?”

    桑枝点点头,“军区大院嘛,住的当然都是些部队上的军人和家属啊!”

    “对,但不全对。”

    门少庭轻轻的摇摇头,“是军人,但是这里住的都是身份很不一般的军人,或者说对国家安全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的军人。路这么修,其实是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一个保护和迷惑某些不法人士的作用。这么说懂了吗?”

    桑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继而又一脸纠结的问道:“那我以后每次走都会迷路岂不是很悲催!”

    门少庭淡淡的一笑,一个翻身将她压到身下,“乖乖听话从了我,明天我就教你认路的本事!”

    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准确的吻上她诱人的香甜,一阵缠绵。

    “啊……唔……上校你……好无赖!”

    在桑枝无比强烈的要求和抗议下,门少庭终于招架不住,拿了一张大院的交通图给她。

    指着图上的四条十字交叉的主路说道:“记住,这四条主路,这个十字路口就是大院整个交通枢纽的中心所在……”

    桑枝学以致用,趁着门少庭和门老爷子出门的空当,自己悄悄的走出家门。

    为了防止自己再次迷路,桑枝特意拿了手机。

    按照门少庭之前教的,慢慢留意着脚下的路,找了一会儿终于找到那个中心位置,站在中心点上,桑枝举目望去,只见四周的道路清晰可见。

    白天和夜晚走在大院的感觉非常的不一样,不时的会有士兵在身边走过,朝她敬礼,弄得桑枝很不好意思,赶紧返回了家里。

    很奇特的,按照门少庭教的方法,很容易便找到了家。

    桑枝得意的想,以后再也不会在自己家门口迷路了。

    咖啡厅靠窗的一张桌子上,面对面坐着两个女人。

    对视了一会儿,白小梦率先打破了沉默。

    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问道:“说吧,找我来什么事?”

    叶藜挑了挑眉,笑道:“你我也算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了吧?有多少年没见面了咱们,眨眼十几年过去了,你我没必要才见面就像仇人似的吧?这么多年了,难道彼此真的要将仇恨一直进行下去吗?”

    白小梦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算不上仇人这么严重吧,充其量是情敌。”

    两人因为门少庭的关系从小就认识,而且从小就将对方视为情敌。

    十几年过去了,谁也不会想到,两个多年未见的情敌会有这么一天坐在一起喝咖啡聊天。

    叶藜苦笑摇头,“现在想做情敌都做不成了,我们有了共同的情敌!”

    白小梦扯了扯嘴角儿,定定的望着她,“你对少庭还没死心啊?”

    “你不是一样没死心吗?别告诉我你这次回来只是做短暂停留观光旅游来了!”

    白小梦眯了眯眼,淡笑着低头看着面前的杯子,“你我同病相怜又何必相互拆台呢!”

    叶藜端了杯子喝了一口,看着窗外马路上熙来攘往的车辆行人,表情微微有些怔愣。

    “喂,你想什么呢?找我出来究竟是什么事?”

    对于叶藜,白小梦并不喜欢,从小就不喜欢。

    似乎两人认识开始,就是以情敌的身份看待彼此的。

    直到白小梦举家移民国外,得知叶藜因为背叛了门少庭,而最终没能跟门少庭在一起的时候,她心里都忍不住一阵的欢呼雀跃,激动的几乎几天睡不着觉。

    那个时候,白小梦多想不顾一切的飞奔回来,扑向门少庭的怀抱,安慰他受伤的心灵啊。

    可是那个时候却也正是她求学最关键的时候,一向对她管教严苛的父亲,说什么也不同意她回来。

    白小梦只好隐忍着心里的渴望,发奋学习,想着将来有一天学成之后便可以脱离父亲的势力范围,回来找门少庭。

    她自认为很了解门少庭,她以为,门少庭在经历过一次感情的背叛之后,不会很快的恢复过来,一定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会再触及感情。

    白小梦没有猜错,门少庭和叶藜分手之后,确实有长达六年的时间感情上是空白的。

    可是正当她满心欢喜的准备回来找他的时候,却突然传来门少庭闪电结婚的消息。‘

    这一消息对白小梦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当时她痛不欲生,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门正出国考察项目,正好去了她家做客。

    闲聊中,白小梦得知门正对门少庭的媳妇并不满意,而且门正告诉白小梦,门少庭和那个叫桑枝的女人并没有感情,他们只是因为一些意外不得已才被迫在一起的。

    门正带来的消息让白小梦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所以才会跟着门正一起回国,并去了门正公司上班,为的就是能多些接触门少庭的机会。

    白小梦自信满满,以自己的实力,假以时日一定会让门少庭喜欢上自己的。

    可是理想往往过于丰满,而现实却有骨感的可怕!

    事实上,她见到的门少庭对桑枝的感情很深,现在看来,想要拆散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

    意识到这一点后,白小梦每天都过得很郁闷,甚至可以用煎熬来形容。

    她知道自己没有希望,可是又不甘心就这么不战而败。一直在找机会,却苦于机会少得可怜,心里正苦闷烦躁着呢,没想到叶藜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约她见面。

    半晌,叶藜才收回有些迷离的眸子,看了眼白小梦,说道:“放心,我这次找你来不是要拆你台的,而是要帮助你得到门少庭。”

    “你?帮我?为什么?”

    白小梦看着叶藜的眼神儿是一脸的不相信。

    叶藜纤细的手指拿着勺子轻轻搅动着杯中的咖啡,淡淡的扬了扬嘴角儿,“为什么?哼,因为看不惯桑枝那个女人得意嚣张的样子!”

    看不惯桑枝只是一方面,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原因,而最根本的原因是—气不过门少庭对自己的绝情!

    “所以你就决定帮我?”

    白小梦歪着脑袋一脸审视的看着叶藜,眼神儿中依然充满了不相信。

    “你怎么不自己重新追回门少庭?”

    以她对叶藜的了解,白小梦不相信叶藜会这么好心。

    她是那种即便自己得不到也不愿意看着别人得到的女人,如果按照白小梦对叶藜的理解,她认为,叶藜对于得不到的也一定不会轻易让别人得到,最直接的做法是直接摧毁,让大家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可是现在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却一脸真诚的跟自己说要帮助自己得到门少庭,这不能不让她震惊和怀疑。

    叶藜叹了口气,“你不用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我,你知道的,我之前做过对不起的他的事情,我跟他这辈子是不可能的了。”

    说着仿佛心里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似的,顿了顿,端了杯子猛喝了几口咖啡,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虽然我也不喜欢你,但毕竟你我认识十几年,也算是老相识了吧?可是那个桑枝,她算个什么东西?她才跟门少庭认识几天啊,凭什么是她!我气不过,所以我宁愿那个人是你,我心里还能稍微平衡一点。”

    说完端起杯子将杯中已经冷掉的咖啡一饮而尽。

    小白梦这时候,似乎有那么一点动心了,有那么一点相信了叶藜的话。

    “你说的都是真的?”

    不可否认,叶藜的话,让几乎处于绝望边缘的白小梦又看到了那么一丝希望。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是在孤军奋战,虽然门正也是站在自己一边的,但是他这个失败的父亲,对门少庭根本起不到一点震慑作用,反而有时候会给自己帮倒忙。

    白小梦发现,门正越是表现出对自己的喜欢,门少庭对自己的态度就越是冷漠。

    所以白小梦几乎对门正不报任何希望了,想要追到门少庭,她必须另寻途径,不能将希望寄托在门正身上了。

    叶藜看着白小梦淡淡的笑了笑,“不用怀疑我的真心,不过说起来也确实好笑,谁会想的到,曾经两个水火不容的情敌,有一天会联合起来对付另一个情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