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一连几天,桑枝见苏琳的心情都很好的样子,脸上总是不自觉地露出幸福的微笑。

    “苏总,你和方先生是不是和好了啊?看你这几天高兴的。”

    中午时候,苏琳约了桑枝一起吃饭,两人在公司附近的饭店随便找了张靠窗的桌子坐下,点完了菜,边喝着茶水聊着天边等着上菜。

    听了桑枝的话,苏琳笑着摇头:“没有,这么容易就和好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桑枝一脸揶揄的看着她,“你还要折磨他到什么时候啊?门少庭都跟我说了,其实他那么做完全是处于对你和果果的人身安全着想。他心里的痛苦一点不比你少,我觉得差不多就行了,别太狠了。”

    苏琳嘴角儿微微扬了扬,笑道:“你知道吗?我现在每天对他摆着脸色,他对我反倒言听计从,一连几天了,都老实的待在家里给我做饭吃,果果上学放学也都是他接送。”

    一边说着,苏琳不由的笑了笑,又说道:“其实我心里已经原谅他了,也知道他也都是为了我跟果果好,心里早就不气他了。只是我很享受现在他每天陪在我身边的时光,我是担心,我开口说原谅他之后,他又会像以前一样,一头扎进他的实验室里,把我跟儿子忘到脑后去。”

    桑枝看着苏琳,不禁哑然失笑,没想到精明干练的女强人苏琳,其实内心也这么的柔弱。

    看来女人真的心里都是想有个男人依靠的,而且外表越是强悍的女人,说不定内心越细腻,越女人!

    不管怎么说,从苏琳的语气里,桑枝明白,她跟方纠两个人彼此谁也离不开谁的,这样她也就放心了。

    “苏总,经过了这么多事,我反倒觉得,世事无常,咱们没有办法预知未来,更不能回到过去,我们唯一能够把握住的就是现在。怀念过去和憧憬未来,其实都没有把握住现在,活在当下来得实际。我真心的祝你和方先生幸福,快乐!”

    桑枝说着举起茶杯,以茶代酒敬苏琳。

    苏琳很感激的看着桑枝,“枝枝,我必须对你说声谢谢。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要不是有你的帮助,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咱俩也别客气了,以后我就把你当自己妹妹看,你要是不嫌弃就把我当你的姐姐吧,有什么事想不开的,就来跟我说说,我能帮忙的一定义不容辞。”

    其实苏琳早就想找个机会好好表达一下自己对桑枝的谢意了,只是最近事情比较多,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今天正好趁着中午吃饭的时候,把自己内心对桑枝的感激之情说出来,心里觉得很高兴。

    桑枝点点头,“我早就把你当姐看了。”

    菜品陆续上来,两人边吃边聊着。

    苏琳回来之后,桑枝的工作相对单一了,也相对轻松了很多。

    加上苏琳的格外照顾,桑枝上下班的时间是相对自由的,只要她安排好自己部门的工作,按照客户的要求和婚礼进度做好策划,坐班的时间由她自己掌握。

    下午下班的时候,肖菲突然出现在桑枝公司。

    正拿着包跟苏琳一起往外走的桑枝,看到肖菲出现在自己公司门口,明显的一愣。

    “肖菲,你怎么来了?”

    看见桑枝,肖菲仿佛看到救星一样,几步走上前,一把抓住桑枝的胳膊,“枝枝,你们这儿不是婚介吗?给我找个男人跟我结婚吧!”

    桑枝囧了囧,看了看旁边一脸诧异的苏琳,扯了扯嘴角儿:“苏总,这是我朋友肖菲。她可能这儿受刺激了,我们先走了,明天见!”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苏琳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意思是说自己的朋友可能是脑子受刺激了,现在说话不经大脑的,让她不用在意。

    见苏琳理解的点了点头,桑枝赶紧拉着肖菲就往外走。

    “喂,去哪儿啊?你现在就下班了吗?我是来找对象的,我还没登记啊!”

    桑枝瞪了她一眼:“登什么记,走啦!”

    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儿拽着她,把她拖了出去。

    车上,桑枝皱着眉头一脸审视的望着肖菲:“说吧,到底怎么了?你跟江北城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肖菲颓然的往座椅上一瘫,闷声道:“你请我吃饭吧,我饿了。”

    桑枝看着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手机拨通了自己母亲的号码。

    她原本跟父母说好了今天回去吃晚饭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肖菲。

    看着她满是可怜的样子,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心软,打电话告诉莫青莲,自己和肖菲在外边吃,晚饭就不回家吃了,让他们不用担心自己。

    挂了电话,桑枝瞅了一眼依旧瘫坐在座椅上装死的肖菲,忍不住摇摇头,“说吧,想吃什么?”

    肖菲有气无力的说了句,“反正你现在有钱,请我吃顿好的吧!”

    看着她,桑枝有种又好气又好笑的感觉,“那请问亲爱的肖菲小姐,什么才是好的呢?”

    “法国大餐好不好?”

    肖菲几乎想都不想的脱口而出。

    桑枝吓了一跳,心说这姑娘还真敢说啊,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宰了自己一顿狠的。

    想到之前门少庭还说要请自己法国大餐,桑枝心里就不由得一阵抽搐。

    没想到白吃的没捞着,自己还得自掏腰包请这位奶奶一顿。

    “你胃口还真不小,看在你可怜巴巴的份上,走吧,法国大餐,我忍了!”

    本以为肖菲会很高兴的欢呼雀跃,没想到这姑娘却只是扯了扯嘴角儿,“我知道一家法国餐厅,好像你家上校是那里的vip金卡贵宾,不用预约,随时去都会有位子。”

    桑枝挑了挑眉,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肖菲,“你怎么知道的?”

    这事她自己都不知道,肖菲又是怎么知道的?

    肖菲撇了撇嘴,“我就知道你不知道,那家餐厅是江氏旗下的,江北城跟我说的,他也是无意中知道的。哎呀,走吧,我都快饿死了,就去那家吧,到了你只要报上你家男人的名字咱们就有位子了。”

    桑枝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发动了车子,“既然是江氏的产业,你直接报江北城的名字不是更好,说不定能免单呢!”

    肖菲忽然坐直了身子,狠狠的瞪了桑枝一眼,“别跟我提江北城,以后都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个人的名字!”

    桑枝被她突然发作的态度吓了一跳,好笑的睨了她一眼,“怎么了?你俩不是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吗?难道你还不打算接受他啊?”

    肖菲嘟着嘴望着窗外,“我不想说他。”

    望着肖菲一口气点的一桌子菜,桑枝忍不住直咋舌:“你这是拉着我过来给江北城家里创造业绩呢是吗?点这么多你吃得完吗?”

    “吃不完我扔了,吃穷他家!”

    肖菲一边说着,一边举刀霍霍直奔面前盘子里的鹅肝招呼过去。

    看着她吃饭像打仗,完全将面前的美食视作仇敌的表情,桑枝终于看不下去了。

    “你哪里是吃穷江北城家啊,你这分明是要把我吃破产的节奏!”

    这姑娘是被气糊涂了吧,吃饭是要给钱的,她当她们可以白吃的吗?

    “呃……”肖菲这才反应过来,气呼呼的切了快牛扒扔进嘴里,“我是被气迷糊了!”

    “你俩到底是怎么了?”

    桑枝一脸好奇的看着肖菲。

    自从上次江北城追着肖菲一路追到饭店时候起,桑枝就知道这俩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而且那次江北城也毫不避讳的直言,承认了他们就是发生了某些事情了。

    在桑枝看来,以江北城的智商加情商,既然都木已成舟生米也煮成熟饭了,乘胜追击一举攻破肖菲这个脆弱的堡垒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小菜一碟。

    可是今天看到肖菲一脸怒火出现在他们公司门口,还扬言要登记相亲找对象的时候,桑枝心里完全混乱了,现在更是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状况了。

    桑枝不问还好,一问之下,肖菲竟一把将刀叉一股脑的插在牛扒上,气呼呼的说道:“枝枝,明天就给我安排相亲吧,我要赶在江北城前边把自己嫁出去,一定要赶在他前边,不能让他看扁了我!”

    “赶在江北城前边把自己嫁出去,是什么意思啊?江北城要结婚了吗?跟谁啊?”

    桑枝更加的迷惑了,肖菲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通,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江北城不是一直在追肖菲吗?怎么突然要结婚了?跟谁?

    桑枝一把抓住肖菲的胳膊,急切的说道:“哎呀你先别光顾着吃了,给我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枝枝……”

    肖菲满脸可怜巴巴的表情看着桑枝,突然忍不住就哭了出来,眼泪巴巴的往下掉着,那样子就像一只被主人遗弃了宠物,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你别光顾着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啊!”

    看着肖菲,桑枝急的抓心挠肺的,恨不得一巴掌把她的眼泪都给抽回去,然后让她好好的说话。

    “枝枝,我跟江北城……我们……发生关系了。”

    最后几个字,肖菲咬得很轻,声音小的就像蚊子叮咛,可是桑枝还是从她的唇形上,眼耳并用的弄清楚了她的意思。

    “噗……就这事啊?”桑枝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当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呢,这个上次江北城追你到饭店的时候,他不是自己都承认了吗?我早就知道了,你现在才哭,这是喜极而泣呢还是怒急而泣?”

    肖菲抬着一双泪眼朦胧的眸子一脸愤怒的看着桑枝,“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你死党都被人给那啥了,你还笑得出来!”

    桑枝笑得更厉害了,“这是好事,我不笑难道要哭吗?”

    “可是他就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