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餐厅里就餐的顾客也越来越多了。

    桑枝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肖菲,一脸的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说江北城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那个女人是谁?你怎么知道的?”

    江北城跟桑枝说过,他喜欢上了肖菲,还请求她帮助自己追到肖菲。

    纵然肖菲有些过分的矜持了些,但桑枝打死也不会相信,在江北城和肖菲发生了关系之后,他会转而投向别的女人的怀抱,抛弃肖菲。

    肖菲一脸郁闷的用叉子戳着面前的牛扒,“算了,不提他了好不好。反正我也一直没敢奢望真的能跟他在一起,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

    桑枝蹙了蹙眉,不同意的看着肖菲:“什么叫配不上,你怎么就配不上他了?感情这种事情哪有什么配不配的上的,只要你俩彼此相爱不就行了!”

    对于肖菲的妄自菲薄,桑枝十分的不习惯。

    在她的印象里,肖菲一直是乐观自信的姑娘,或许是郑尧对她的打击太大了,让她对爱情失去信心的同时也对她自己失去了信心。

    伸手抓住肖菲的手,桑枝有些担心的看着她,语重心长的说道:“肖菲,我不许你这么妄自菲薄,有这种自卑的心理。你要知道,你并不比任何人差,你坚强乐观,敢爱敢恨,是个爱憎分明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就凭这一点,就足够任何男人爱上你的了。答应我,别因为一时的气愤自卑,冲动的随便找个男人好不好,对待感情,咱们得跟着自己的心走。”

    肖菲感激的看着桑枝,嘴角儿却扬起一抹苦笑:“我以前倒是跟着自己的心走的,不顾爸妈的反对,跟着郑尧私奔去了昆城,一待就是两年,可是最后怎么样,我俩六七年的感情,终究敌不过物质贪欲的诱惑,我被伤的遍体鳞伤,现在我不敢再谈爱情了,死心了,想着只要能有个差不多的男人,肯娶我,对我好,我就愿意跟他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

    桑枝无奈的瞪了她一眼,“说什么傻话呢,你要有信心一定能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的。”

    对于肖菲自卑的心态,桑枝真是有生气又心疼。

    肖菲只是扯了扯嘴无奈的笑了笑,没有说话,低头继续专注的吃她的“法国大餐”。

    桑枝万万没有想到和肖菲一起吃顿饭,居然会碰上江北城和门玥玮。

    不经意间抬头,只见门玥玮正亲昵的挽着江北城的胳膊,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

    桑枝还来不及反应,门玥玮已经和江北城朝另一个方向走过去了,仿佛根本没有看见她和肖菲。

    蹙了蹙眉,桑枝有些疑惑的看向肖菲:“你说的要跟江北城结婚的女人就是门玥玮吗?”

    肖菲刚刚也看到了江北城和门玥玮亲昵的走进来的样子,脸色瞬间变的有些惨白。

    见桑枝这么问自己,点点头,苦笑道:“我跟江北城,不过是酒后无意识下发生的行为,算不得什么的。他跟门玥玮才是门当户对的一对,不是吗?”

    桑枝摇摇头,心里隐约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儿。

    门玥玮对雷明那是一往情深矢志不渝的,甚至她为了气雷明,还故意找了江北城帮忙。

    难道说两人假戏真做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啊!

    门玥玮是知道江北城喜欢肖菲的,桑枝不相信门玥玮是那种夺人所爱的女人。

    伸手拍了拍肖菲的肩膀,安慰她道:“别担心,这中间可能有误会,等我回头好好问问门玥玮是怎么回事。她一直都有喜欢的男人,但是那个男人不是江北城,等我弄清楚了告诉你。”

    “门玥玮最近频繁去江北城的工作室找他,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两人在谈结婚的事情。”

    肖菲说着,脸色不由得又黯了下来,“我今天已经跟江北城正是提出辞职了,不管他同不同意,我明开始都不会去他那里上班了。”

    肖菲最郁闷的事情碍于面子,其实并没有跟桑枝说。

    她最郁闷的事,就是自己这次跟江北城提出辞职,江北城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反应那么强烈,甚至没有对自己表现出过多的挽留,只是让她好好想清楚,如果真的不想在他这里上班了,他也会尊重她的意愿,不会勉强她。

    但是以前,江北城完全不是这种态度。

    肖菲之前也跟江北城提出过辞职的事情,江北城每次都是竭力挽留,并再三保证他不会因为感情影响到彼此的工作什么的。

    相比之下,同一件事,江北城前后的态度判若两人,肖菲心里边笃定了那是因为江北城移情别恋爱上了门玥玮的缘故。

    而且在肖菲看来,江北城和门玥玮才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自己跟门玥玮根本没法比的,江北城放弃自己选择门玥玮根本就是无可厚非的明智之举。

    所以对于江北城和门玥玮在一起,肖菲并不会觉得自己委屈,相反的心里还挺祝福他们的。

    只是心里这么想,却不代表行为上就真的能做到无所谓。

    每次看到江北城和门玥玮亲昵的样子,肖菲心里还是忍不住心痛,难过。

    她自己将这种情绪理解为,羡慕嫉妒!

    桑枝看着肖菲,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好朋友的感情之路怎么就这么坎坷呢!

    转头,隔着远远的空间,可以看到门玥玮和江北城的那桌。

    两人也是点了很多菜,边吃边聊着,好像相谈甚欢的样子。

    桑枝强忍着现在就冲过去问个明白的冲动,匆匆的和肖菲吃完饭,结了帐出了饭店。

    送肖菲到了楼下,桑枝拉着她的手,安慰道:“肖菲,你别冲动,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对江北城动心了,你也喜欢他对不对?”

    桑枝不傻,从肖菲提到江北城时候的表情就能看得出来,她心里也喜欢着江北城。

    但是看出来是一码事,这种事情,她必须要听到肖菲亲口跟她承认,她才好插手,不然自己问了人家门玥玮和江北城,回头肖菲却说她对江北城没那意思,那自己岂不是没事找事多此一举了嘛!

    肖菲低着头,不说话。

    桑枝蹙了蹙眉,看着她有些严肃的说道:“肖菲,你看着我,告诉我实话。喜欢江北城又没有什么不对,为什么不敢承认呢?”

    肖菲缓缓的抬起头,看着桑枝,眼神儿中透着迷茫,喃喃的道:“枝枝,我这样的女人,配不上江北城,更不配得到他的爱。”

    听肖菲这么说,桑枝恨得一股无名火腾地一下便窜到了脑门儿,使劲儿摇晃着肖菲的胳膊,冲着她吼道:“肖菲,你说什么呢!我在饭店跟你说的那些都白说了吗?你怎么回事,什么叫你配不上,你要是再这么想,我真的跟你急了!”

    说着狠狠的甩开肖菲的胳膊,气呼呼的转身上了车,“你赶紧回家什么都不要想,睡觉去,等我弄清楚了他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再说!”

    说完不待肖菲反应,气呼呼的发动了车子往自己父母楼下开去。

    肖菲站在楼下,望着桑枝驶去的车子,呆愣了半天,才苦笑着摇摇头,无精打采的朝楼上走去。

    桑枝回到父母家里,陪着父母聊了会儿天,因为心里有事,便跟自己爸妈告辞,直接开着车回了大院。

    桑枝以为门玥玮不会回去,路上给她打了电话,想说约她有时间见个面聊聊,没想到门玥玮却告诉她自己现在就在家里呢,她回到家里就能见到她了。

    桑枝囧了囧,心里还纳闷儿着,怎么门玥玮和江北城吃了饭也没继续再逛逛街什么的就直接回家了呢?

    回到家里,林雅然正跟着门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自从门正和林雅然解除了几十年来的尴尬心结之后,两人倒像是重新找回了年轻时候初恋的感觉,每天一有时间就黏在一起,那如胶似漆的样子,丝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桑枝和公婆打了个招呼便直接上了楼上,没有进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敲开了门玥玮房间的门。

    仿佛知道桑枝要来似的,房间里传来门玥玮欢快的声音,“枝枝姐,进来吧,门没锁。”

    桑枝推门进去,门玥玮正趴在床上给自己涂指甲油呢。

    见桑枝进来,转头冲着她伸出一双手,“枝枝姐,看我新买的指甲油,好看不?”

    桑枝朝她的指甲上望去,门玥玮皮肤白,说实话,这种粉嫩的颜色确实很配她白皙细长的手指。

    点点头,“嗯,好看。”

    说着在她床上坐下,一脸浅笑的看着兀自高兴的门玥玮。

    门玥玮像个小学生似的,坐得笔直,看着桑枝,笑了笑,“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啊?”

    桑枝囧了囧,小姑子这么直接的问自己,倒是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事就不能找你待会儿啊!”

    门玥玮一听,高兴的一把抱住桑枝的胳膊,头就蹭了过来,搭在她的肩膀上,痴痴的笑道:“那倒不是,只不过,我知道你今天找我一定是有事情要说。”

    “你怎么知道,那你说,我找你要说什么呢?”

    桑枝一脸好笑的看着门玥玮,小姑子笑得有些神秘啊,让她不由得心里有些犹豫了,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直接问她和江北城的事情。

    “我和江北城要结婚了。”

    门玥玮一句话对桑枝来说不亚于晴天一声霹雳,脑子嗡的一下,瞬间一片空白。

    难道肖菲听到的都是真的?

    半晌桑枝才反应过来,可是心里还是打着问号。

    “那……雷明怎么办?”

    望着桑枝呆愣愣看着自己的表情,门玥玮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其实最想问的是肖菲怎么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