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一阵大风透过敞开的窗子吹进屋里,打在两人的脸颊上,将两人的头发吹乱。

    桑枝往外望了望,“变天了,可能要下雨,把窗户关上吧。”

    边说着,已经走过去伸手将窗户拉上。

    倚在窗边,一脸审视的看着门玥玮,“你跟江北城不是真的吧?什么时候开始谈婚论嫁了?”

    门玥玮不说话,只同样的眼神儿定定的望着她。

    半晌,门玥玮突然噗地一声大笑着仰面倒在床上。

    不知道这姑娘突然间发的什么疯,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头,“小玮,婚姻大事不能儿戏,你可想清楚了。”

    一听这话,门玥玮笑得更加的放肆了。

    笑了半天,桑枝也蹙着眉看了她半天。

    门玥玮才终于在桑枝即将喷火的目光的注视下,收敛了笑声。

    “我说这话你还真的信了啊?”

    一边说着,一边重新坐起来,拍了拍身边的空地,“枝枝姐,坐下说话吧,站着不嫌累吗?”

    桑枝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坐在她身边,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门玥玮这才嘿嘿笑着跟桑枝娓娓道来。

    原来肖菲对于江北城的追求一直躲躲闪闪的,让江北城非常苦恼。

    有一天,门玥玮为了气雷明,找江北城帮忙。

    两人聊天的时候,江北城跟她说了自己的苦恼,“我对肖菲已经表现的很明白了,就不知道她对我是怎么个意思。就好像我一个人一厢情愿似的,弄得我是苦不堪言啊!”

    “你想试探她对你的感觉?”

    门玥玮歪着脑袋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我只是想弄明白她对我究竟有没有意思,还是一直以来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不瞒你说,我跟她有一次喝多了,发生了关系。”

    说这话的时候,江北城的脸,很不自然的红了,“我以为她对我是有意思的,可是谁知道,酒醒之后,她反而比以前躲我躲得更厉害了。”

    江北城苦恼的一拳砸在咖啡桌上,“你们女人的心真是让人琢磨不透,明明心里也喜欢着对方,就是死活不承认。”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江北城隐约的觉得肖菲对自己还是有感觉的,只是不知道她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就是不肯跟自己坦白。

    这才是让他最为苦恼的地方,尤其自那次意外中发生了关系之后,她更是处处躲着他,甚至这段时间,居然还跟他闹辞职。

    江北城不同意肖菲辞职,肖菲便不声不响的几天不来公司。

    他知道,如果自己亲自去找肖菲,她一定不会见自己。

    万般无奈之下,江北城只好让自己的助手登门去找她,并以威廉乔即将来华为诱饵,而且为此,江北城还自动消失了好几天,之后故意避开肖菲,两人基本上在公司都见不到面的情况下,肖菲才勉强又答应回去上班。

    “对于我跟肖菲现在的状况感觉糟透了,但是我又无能为力。唉,绝望啊!”

    江北城说着,仰天长叹了一声,“最要命的是,我父母那边也在催促我的终身大事啊,还一直问我跟你相处的怎么了。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现在都不敢接家里的电话了。”

    正说着,江北城的手机铃声响了,掏出手机一看,江北城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看,又来了!我妈的电话,肯定又是问这个的!”

    一边说着,一边果断的按下结束键。

    其实关于上次相亲的事情,江北城和门玥玮的压力是一样的。

    江家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偌大的江氏企业将来一定会交给他管理的,对于江北城的能力,江爸从来没有怀疑过,反而最担心的是江北城的婚姻大事。

    说来江北城也是老大不小了,父母着急他的终身大事也是情理之中的,不然怎么会在他刚回国就忙着给他安排相亲呢。

    而江北城也知道自己如果说跟门玥玮的相亲没有成功,彼此看不对眼,父母还会不遗余力的接着帮自己安排其他的相亲。

    所以干脆就像门玥玮跟家里人撒谎一样,他也跟自己父母说他跟门玥玮正处着,彼此感觉还不错,正在进一步的交往中。

    而门正和江氏素有业务往来,两个公司的掌门人自然少不了经常见面。

    现在又有即将成为亲家的可能,自然走得更频繁亲近了,两个人也经常闲聊时候提起两个孩子的婚事。

    而现在,江北城的父母知道的江北城已经去门家登门拜访过了,便一直要求江北城也带着门玥玮来自己家里见见家长。

    江北城其实想的是,能尽快的和肖菲确定关系,然后带着她去见自己父母。

    可是现在肖菲跟自己的这种情况,真的是让他无法回复自己父母,所以只好找各种借口推辞拖延着。

    但是总不能一直这么拖下去啊,父母又不是傻子,时间久了一定会起疑心的,万一问起门玥玮的父亲,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门玥玮理解的拍了拍江北城的肩膀,表示同情。

    低头思索了片刻,才抬头说道:“要不,我也仗义一把,跟你回去见见你爸妈,让他们安心,帮你争取时间来搞定肖菲。如果到时候,我跟雷明在一起了,你跟肖菲也在一起了,咱们俩都有了归宿,相信我爸妈跟你爸妈应该也就死心了,不会出什么事的。”

    江北城低头沉思了很久,才无奈的点了点头,“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之后,江北城真的就带着门玥玮去了家里,见了自己的父母。

    对于大方活泼,长得又漂亮可爱的门玥玮,江北城父母自然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巴不得儿子立马将她娶回家里当自己儿媳妇。

    而那次之后,江北城和门玥玮也达成了一种默契,两人经常出现在对方的办公室,为的就是给另外的两个人,当然也就是肖菲和雷明制造心里负担,让他们嫉妒从而明白自己的真心。

    桑枝像听小说似的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门玥玮,“你俩都是成年人了,怎么可以这样,不觉得太幼稚了点吗!”

    门玥玮不置可否的搔了搔头,“哪样了?现在结果不是很明显吗?肖菲心里就是喜欢着江北城,可是她就是死活不肯承认。但是江北城已经了解了,心里反正是没有以前那么烦躁了,相反的,自信了很多。”

    门玥玮丝毫不觉得自己和江北城的做法幼稚,反而觉得很见成效呢。

    桑枝叹了口气,“你们是刺激到肖菲了,可是雷明呢?你刺激到雷明了吗?”

    门玥玮利用江北城试探了雷明多次了,虽然雷明已经表情了态度,说自己喜欢门玥玮,可是目前看来,两人的关系丝毫没有进展。而且,门玥玮跟江北城走的越近,雷明反而对门玥玮越是躲闪的厉害。

    他是摆明了对门玥玮和江北城的关系信以为真了,而且摆明了要成全他们两人,自己才会躲得远远的。

    而肖菲现在的情况来看,跟雷明的反应和做法是一样的。

    也真的以为江北城和门玥玮两人是真的,而同样的,她也打算自己躲得远远的,不让自己继续受伤,同时也成全他们两人。

    桑枝瞪了门玥玮一眼,“在我看来,你们俩现在的做法简直是笨死了,再这么下去,只会让雷明和肖菲离你们越来越远。”

    门玥玮不解的看着桑枝,“你别说得那么危言耸听好不,怎么可能呢,他们早晚会憋不住爆发的。”

    豆大的雨点伴随着撕裂银河的闪电和轰轰的雷鸣从高空砸了下来,一时间玻璃窗被雨点打的噼里啪啦的响着。

    桑枝叹了口气,“你不了解肖菲,难道还不了解雷明吗?他是那种对感情比较消极的人,以前喜欢叶藜,甚至和她发生了关系,也只是选择默默的守候。现在对于你,虽然明确了自己的内心,但是还不一样在面对你和江北城的时候,选择了沉默和默许。难道对于这样性格的他,你还指望他会在你和江北城婚礼的时候去大闹婚礼抢亲吗?”

    说着,拍了拍门玥玮的肩膀,“妹妹,醒醒吧,这行不通的!”

    说完,起身,又看了一眼窗外如注的大雨,“也不知道你哥现在在干什么呢?”

    然后在门玥玮一脸怔愣的表情下,开门走了出去。

    知道了门玥玮和江北城不是真的像肖菲听到看到的那种情况,桑枝心里才算松了一口气。

    想想都觉得好笑,这两个人岁数加在一起也年过半百了,居然还能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

    回到自己房间,匆匆的冲了个澡,拿了手机给门少庭打电话。

    听到那冰冷无情的“您拨的号码已关机”,桑枝不由得扁了扁嘴。

    不知道是不是又去执行任务去了,一般门少庭只有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手机才会处于关机状态。

    望着窗外哗哗的大雨,桑枝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门少庭不要在这雨中执行任务,风吹雨淋的万一感冒了可怎么是好!

    想着自己老公风里雨里辛苦奔波的样子,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阵的心疼。苦恼自己也帮不上他什么忙,只好心里乞求着老天爷这场雨赶紧停了吧。

    其实桑枝的担心实在是多余的,她不知道,门少庭此时远在千里之外。

    而千里之外的边塞小镇,此时月光如姣,星河璀璨,正是一派晴空朗月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而就在这样迷人的夜幕下,一双鹰隼般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不远处的猎物,静静的等待着时机,准备伺机而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淡定自若的门少庭,此时心里却莫名的一阵烦躁,隐约的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