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大雨还是下了一夜,直到天渐亮时才慢慢停了下来。

    一夜没有睡好的桑枝,直到坐在办公室里,还忍不住哈欠连天。

    打了电话,约江北城中午一起吃饭,想着顺便将肖菲心里的想法跟江北城说说,并告诉他,对待肖菲不能用他和门玥玮想的那个方法,那样对肖菲是行不通的,只会让她远远的躲开他。

    饭店里,江北城如约而至。

    看着一脸疲惫的桑枝,忍不住笑着揶揄:“昨天没睡好?你们是不是太那个了……”

    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得上下打量着她。

    桑枝白了他一眼,“我看你以后还是远离门玥玮吧,现在这副表情活脱脱是她附体了,太八卦了!”

    江北城呵呵笑着坐在她的对面。

    二人点了菜,边吃边聊着。

    “我说真的,你跟门玥玮到此为止吧,赶紧打住。”

    江北城愣了一下,解释道:“我跟她没事,我们不过是彼此帮忙而已。”

    桑枝叹了口气,“我知道,彼此帮忙彼此利用,但是这样对你们俩都不好。雷明和肖菲可能会心里嫉妒,但是却不会因此就反过来找你们,即便他们心里有你们,看到你跟门玥玮这样也只会选择默默的离开。”

    看着江北城一脸不解的样子,桑枝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儿。

    “听我一句劝,喜欢肖菲就跟她坦白,或许死缠烂打比你现在的方式更有用。”

    江北城望着桑枝真诚的眸子似懂非懂的沉思了片刻,点点头,“我也觉得似乎这个方法有些帮倒忙了,因为自从肖菲知道了我跟门玥玮在一起之后,没有我预想到的激动和气愤,反而越发的疏远我了。”

    说着江北城端起面前的啤酒杯,一仰脖一饮而尽。

    桑枝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而就在这时,包里传来了手机短信的声音。

    桑枝掏出手机,打开。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一个彩信视频。

    皱了皱眉眉,桑枝对于陌生的号码一向不感冒。

    不知道是不是哪个无聊的人发的无聊的短信,但这一次,桑枝的手指鬼使神差的按下了打开键。

    只是点开的瞬间,桑枝便被里边的画面惊呆了。

    “枝枝,你怎么了?”

    察觉到桑枝神情的变化,江北城一脸奇怪的问道。

    “没,没什么,”桑枝平复了一下复杂的心情,关了视频,勉强笑了笑,“赶紧吃吧,一会我还得回公司上班呢。”

    江北城看着她,还是有些担心,“真的没事吗?刚才你的脸色……”

    很吓人,吓人的刷白。

    桑枝笑笑,摇头,“没事。”

    “你说我跟肖菲有可能在一起吗?她对我到底什么意思呢?”

    见桑枝真的没事,江北城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和肖菲的问题上。

    桑枝勉强的扯了扯嘴角儿,“当然可以啊,你对她有情她对你有意,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只是肖菲之前和郑尧的事情,让她有些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这种情况下,你跟门玥玮走的这么近,又故意用谈婚论嫁来刺激她,不但起不到你要的效果,反而会让她对你更加的疏远。”

    桑枝将肖菲和自己的谈话,跟江北城大致说了一下,看了看时间,说道:“我还有事,得先走了,今天这顿饭算你请客吧,你对肖菲该怎么样表现,清楚了吧。”

    说着不待江北城反应已经拿了包起身离开座位。

    “你去哪儿,我送你吧。”

    江北城其实还想再跟桑枝细聊聊,让她帮自己出出主意。

    可是桑枝明显的心不在焉了,扬手朝背后的江北城挥挥手,“不用,你喝了酒,还是给自己找个代驾吧。”

    坐在车里,桑枝望着漆黑的手机屏幕呆愣了半天,始终没有勇气再去调出那段视频。

    心里七上八下一团糟,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不相信门少庭会做出那种事情,她不相信门少庭会对不起自己。

    可是那段视频上的男人,的的确确是门少庭无疑,而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小梦!

    趴在方向盘上心情烦躁的不知该怎么办。

    苏琳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桑枝心里依旧烦乱着,丝毫没有平静下来。

    “枝枝,你现在在哪里?没事吧?”

    桑枝心里一怔,她不明白苏琳为什么这么问自己。

    “我……没事啊,苏姐怎么这么问?”

    桑枝握着电话的手忍不住有些颤抖,心里隐约觉得有什么让自己更加难以接受的事情发生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苏琳说话的语气明显的透着心虚,有些遮遮掩掩的。

    “对了,下午没什么事,要不你就别来公司了,我正好有两张电影票,咱俩一起去看吧?”

    桑枝心里越发的奇怪了,苏琳今天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突然给自己放假,让自己陪着她去看电影呢?

    可是现在她的心情烦躁着,哪有什么心情看电影啊!

    “哦,苏姐,那正好,我下午就不回公司了,我正好还有点事情,电影你要不让方先生陪你一起去?”

    听桑枝这么说,苏琳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只要她不来公司,不知道那件事,她就放心了。

    “这样啊,那好,那你忙你的去,我没事的。”

    挂了电话,苏琳速度的拨通了方纠的电话。

    她相信,以方纠的本事,将网络上那段视频删除的不留痕迹还是很easy的。

    桑枝望着重新黑屏的手机,不由得蹙了蹙眉。

    苏琳的电话挂的很快,快得自己都还没来得及跟她说再见,她就已经挂断了。

    叹了口气,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怎么大家都感觉怪怪的?

    而最奇怪的当属自己手机里这个陌生的号码传来的这段视频。

    不想回家,桑枝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马路上行驶着。

    她想找个安静的没人打扰的地方,让自己静下心来,好好想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最后,桑枝开着车来到了她和门少庭才装修好不久,还没住进去的新家。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全新装修的赏心悦目的房间,怔愣了半天,才颤抖着小手,从包里掏出了手机。

    深吸了几口气,颤抖着拨出了门少庭的手机号码。

    可是电话里依然传来的是冰冷的关机的提示音。

    桑枝无力的垂下手,手机应声落在沙发上。

    难道那视频……是真的?

    应该错不了,里边相拥着滚在一起的男女不正是门少庭和白小梦吗?

    门少庭和白小梦不像雷刚和雷明一样有双胞兄妹,这世上不可能找到跟他们长得一模一样的另外两个人。

    桑枝突然觉得心里一阵委屈,眼泪就在这么毫不争气的淌了下来。

    自己昨晚因为担心他的安危,一宿没有睡好。而他却跟另外一个女人……

    想到这儿,桑枝再也无法淡定了,伸手抓起沙发上的手机狠狠的朝地板上摔了下去。

    砰地一声,手机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呆呆的望着地上被自己摔的七零八碎的手机,保持着一个姿势发了半天呆,直到太阳西转,她才揉着僵硬酸痛的脖子回过神儿来。

    又看了看地上零碎的手机,懒得起身去捡,一头栽倒在沙发上闭起眼睛,明明心里心烦意乱着,可是却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大院门家,门老爷子的书房里。

    门少庭笔直的站在爷爷面前,望着面沉似水的爷爷,不卑不亢的昂着头,“那不是真的!”

    “你还敢说!”

    门老爷扬起手里的棍子狠狠的打在门少庭的后背上。

    啪的一声,门少庭只闷哼一声,却是眉头都没皱一下,依旧站的笔直。

    书房外,林雅然和门正一脸担心的竖着耳朵听着里边的动静。

    一声声啪啪的棍子打在门少庭身上发出的响声,仿似棍棍打在林雅然的心头,疼的她心里一阵阵的窒息。

    林雅然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着,打在儿身疼在娘心,说得就是她此刻的心情吧。

    这一次,门老爷子是真的生气了,跟以往不同,这是拼尽全力的往死里打啊!

    林雅然再也无法淡定了,抓起电话给桑枝打电话,眼看着天色黑了下来,她应该下班了吧!

    只有桑枝才能让门老爷子饶了门少庭,才能将门少庭从老爷子的棍棒下解救出来。

    林雅然泪眼婆娑的拨了桑枝的号码,半天却一直无法接通。

    “老公,怎么办?枝枝的手机打不通!”

    林雅然说着已经忍不住哭出声来。

    门正也是一脸的愁云一筹莫展,两只手不停的搓着,“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父亲的脾气门正是知道的,他在训人的时候,谁敢上前劝阻一起受罚!

    听着门内一声急似一声的棍打声,林雅然实在听不下去了,一咬牙,猛地一把推开了书房的门,冲了进去。

    一下扑到门少庭身上紧紧的将他抱住,“爸,我求求你,别打了,不能再打了,这样会把他打死的!”

    见林雅然冲了进来,门光荣手里举起的棍子终于没再落下来。

    淡淡的扫了一眼身后跟进来的一脸紧张的门正,又看了看依旧昂着头,眉头都不皱一下的门少庭,“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生气吗?”

    “我没有处理好,给了某些居心不良的人可乘之机。”

    门少庭声音洪亮不卑不亢。

    门光荣点点头,“不错,我相信你不会干出那种事,但是你却让别有用心的人得了趁机诬陷你的机会!”

    原来门光荣心里明白自己孙子不会做出那种不道德背叛自己爱人和良心的事情,只是他觉得门少庭这件事情上处理的确实有失妥当,才会给了某些人制造麻烦的机会。门少庭如果不那么冲动,应该会将这件事情处理的更好的。

    “去吧,跟你老婆解释清楚!”

    门少庭在母亲的搀扶下走出了书房,才要跟着出去的门正却被老爷子叫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