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正,你给我站住!”

    林雅然听到门光荣的斥喝,怔愣了一下,但是心里担心着儿子的伤势,只看了一眼自己老公,给他一个让他保重的眼神儿,便扶着门少庭出去了。

    门正看着老爷子的眼神儿还是有些紧张和拘谨的,毕竟这件事情的女主是白小梦,而白小梦是他千方百计弄回国来打算破坏门少庭和桑枝的婚姻的。

    门少庭和白小梦真的那个了吗?门正心里还是有些惊喜的,没想到一向温婉的白小梦也会做出那么狂放的事情来。

    只是怎么会那么不小心的被人发现并拍了照呢?

    唉,年轻人做事就是考虑不周啊!

    门正心里叹息着。

    感觉到来自老爷子凌厉的目光,门正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爸,您找我有什么事啊?”

    门光荣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以前没警告过你吗?你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是吗?你是想害死你唯一的儿子吗?”

    门光荣到现在还没弄清楚白小梦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千里之外的边城小镇,并找到门少庭的。

    那时候门少庭正在执行任务,万一身份暴露了,很有可能会一命呜呼。

    想到这些,门光荣心里就忍不住一阵后怕。而白小梦是门正带回来的,目的不言而喻,一个老人家不能跟一个小姑娘计较,所以老爷子自然而然的将这笔账算在了门正的头上。

    门正知道自己犯了错,更清楚老爷子的脾气,低着头,不敢反驳,只一个劲儿的点头承认错误。

    “我知道,爸,我知道错了。”

    门光荣鼻腔中冷哼了一声,“知道就好,以后别让我在家里再见到白小梦。还有,管好她,别让她再对少庭动什么歪心眼儿!”

    门正点头答应着,被门光荣赶了出来。

    一边擦着额头上因为紧张而冒出的涔涔汗渍,一边叹着气朝楼上走去。

    林雅然亲自给门少庭的伤处上了药。

    撩开门少庭后背上的衣服的一瞬,林雅然的眼泪便又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老爷子这次也太狠了,你看看都打成什么样了!一片血肉模糊的!”

    林雅然心疼的流着泪,轻轻的用药棉帮儿子擦拭着伤口,然后一遍一遍的上着药。

    门少庭吸着气,笑着安慰母亲,“妈,别怪爷爷,是我不好,我该受罚的,其实没那么疼!”

    林雅然叹着气,“枝枝手机一直打不通,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个时候她应该下班回来了啊!”

    门少庭一怔,不由得从床上起来,“妈,你说枝枝的手机一直打不通?”

    他想,她一定是见到了那个视频,一定是误会自己了!

    这么想着,门少庭心里不由的一阵着急。

    抓过一件外套便往外走。

    林雅然急的后边只喊:“少庭,你干什么去啊?你还有伤!”

    一边说着,一边追了出去。

    才走到楼梯口的门正抬头看着门少庭,儿子比他高了整整半头,健硕的体型让他看着都忍不住一阵羡慕。

    “去哪儿啊?”

    见门少庭急匆匆的出来,门正忍不住沉声问道。

    门少庭并没有理他,只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侧身从他身边绕了过去,直接朝门口走去。

    通过定位跟踪器,门少庭找到了桑枝的位置,开着车一路狂奔了过来。

    开门进来,只见桑枝已经倒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嘴角儿忍不住的扬了扬。

    可是看到地上摔的七零八碎的手机时,门少庭本就有些不安的心忍不住小小的纠结了一下,看来她是真的看到那段视频了,也真的误会他和白小梦真的有什么了。

    环顾四周,这还是装修买了家具家电之后,他第一次来新房。

    房子收拾的很干净,家具家电一应俱全,可以说是拎包入住。

    门少庭忍不住心里幻想着他跟桑枝带着一帮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在这房子里快乐生活的景象,再看看沙发上依旧熟睡的桑枝,眼角儿的笑意越发的深了。

    弯腰轻轻的将熟睡的女人抱起,上楼,来到楼上卧室。

    轻轻将她放到柔软的大床上,然后低头轻吻上她诱人的红唇。

    睡梦中被人掠夺了空气,桑枝觉得喉咙发干,有些喘不上气来。

    倏然睁眼,却发现那个害自己担心又伤心的男人一张放大的帅脸,正和自己零距离相亲相爱着。

    “门少庭……”

    看到他,桑枝就怒从心生,瞪大眼睛,猛地一把将他推开。

    “你别过来!”

    倏地坐起身子,一手护在胸前,一手指着门少庭,“别过来,不要碰我!”

    她讨厌才抱了别的女人的怀抱又来抱自己!

    看着她用那种陌生而冷漠的眼神儿看着自己,门少庭的心不由得一阵紧缩的难受。

    “枝枝,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门少庭急急想要开口解释。

    头脑还没完全清醒的桑枝,却不想听他任何解释。

    “门少庭,你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桑枝捂着耳朵,她不想听任何解释,也根本听不进去,她只想自己静下心来好好思考。

    门少庭望着她的表情有些受伤,无奈的起身,朝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拉开房门,才又转回身,定定的望着床上满是无助的桑枝,坚定的说道:“枝枝,相信我!”

    桑枝摇摇头,又点点头。

    她现在心里很乱,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相信门少庭,“求你,先出去,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门少庭没再说什么,出去,转身关了房门。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窗外昏黄的月色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在漆黑的屋子里照出丁点暗光。

    桑枝双手抱腿,将头埋在腿上,望着那束暗光发呆。

    过了不知多久,直到那束豆大的暗光渐渐消失在角落里,桑枝一颗乱糟糟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

    门少庭让自己相信他,他说那不是事实!

    桑枝想到了在叶建华生日会上,自己在后边花园里看到的那一幕。

    当时叶藜和门少庭抱在一起,自己以为他们两个是那种关系,气得从宴会上跑了出来。

    事后,门少庭跟她解释清楚之后,她才知道,自己看到的并不一定都是真相。

    那么这次呢?

    桑枝想到了那个陌生电话发来的视频短信,仔细回忆着里边的画面。

    星空,朗月,可是拍摄时间却是昨天的晚上。

    昨天京城几乎所有地方都在下雨,画面里却没有,显然不是在京城。

    那是在外地的一个楼顶上,她记的视频里远处看到的其他楼层,和下边窄小的街道。

    楼顶上?他们为什么会在楼顶上?

    想到这儿,桑枝忽然豁然开朗。

    她相信即便门少庭真的和白小梦有什么,但是以门少庭的性格,绝对不可能选择在楼顶上干那种事,他不是暴露狂!

    所以,这里边一定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隐情,而给她发视频的人,就是想借助住视频混淆是非,扰乱她的神智,让他误会门少庭背叛了自己,从而达到离间自己和门少庭感情的目的。

    想通了,桑枝的心里仿佛一块重石卸了下去,瞬间轻松无比。

    顾不上穿鞋,直接跑出房间。

    “门少庭,老公……老公!”

    客厅里并没有开灯,一片漆黑。

    突然一双大手自黑暗中伸出,虽然看不清楚,却准确无误的一把将她抱住。

    “老婆,我在这儿!”

    门少庭的声音听上去竟有些哽咽。

    感觉到熟悉的怀抱,桑枝的心瞬间安静下来。

    双手反抱住他的腰际,小声道:“我公,我相信你!”

    “老婆!”

    门少庭激动的深深吻住她诱人的香甜,他以为他需要费很大的劲儿跟她解释,没想到,她这么相信自己。

    门少庭心里的激动和感动并存着,“我就知道你会相信我的!”

    桑枝也热烈的回应着他,为自己之前对他的不信任和犹豫感到有些抱歉。

    “嗯……”

    黑暗中传来门少庭一声痛苦的闷哼。

    桑枝吓了一跳,赶紧从门少庭怀里挣脱出来,摸索着打开了客厅的灯,“你怎么了?”

    客厅里瞬间亮了起来,桑枝在门少庭的脸色上捕捉到一丝痛苦。

    两步走到他跟前,拉着他的胳膊问道:“究竟怎么了?”

    门少庭扬起嘴角儿,给了她一个安心的微笑:“没事。”

    说着,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指着地上的手机问道,“这是你摔的吧?看不出,你也有气得发火逮什么扔什么的时候啊!”

    桑枝囧了囧,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还不都是你害的!”

    一边说着,一边弯了腰将摔的四分五裂的手机零件一一捡了起来,重新装上电池,“咦,居然没坏,现在这手机质量真好,关键时刻是不是可以当板砖用啊!”

    说着,桑枝打开了手机,调出那个视频短信。

    虽然自己选择了相信门少庭,但这件事情,她还是要他给自己一个解释的。

    “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不然我还是不会原谅你的!”

    门少庭接过手机,看了看那段视频,跟网络上的一样,断章取义,剪掉了开头和最后部分,只将自己抱着白小梦滚倒在楼顶上的一幕留了下来。

    蹙着眉头问道:“这是谁发给你的?”

    桑枝摇了摇头,“不知道,一个陌生的号码。”

    门少庭看着那串陌生的号码,速度掏出手机拨通了火狐的电话,“给我查这个号码,看看是谁曾经用过的!”

    门少庭不用试也知道现在打这个号码过去,一定是空号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暗中捣鬼的人究竟是谁!

    “你先给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桑枝指着视频,一脸阴沉的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伸手一把将她捞进怀里,“想知道吗?先亲我一下!”

    桑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伸手一把掌拍在他的后背上,只听门少庭妈呀一声哀嚎,表情瞬间变得痛苦难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