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吓了一跳,“怎么了?”

    “没事!”

    尽管那不经意的一巴掌正好拍在血肉模糊的后背上,尽管后背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门少庭还是强作镇定,脸上淡笑着,他是不想让桑枝见到自己背上的伤难受。

    可是桑枝却不相信他真的没事,伸手撩开他的上衣,后背上的伤,尽管已经上了厚厚一层药,但在灯光的照应下看上去依旧骇人。

    “你……这是怎么弄得?被坏人打了?”

    桑枝看着门少庭后背一片血肉模糊,不由得心疼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门少庭摇头笑笑:“不是。”

    老爷子怎么说也不能算是坏人吧?要是被老爷子知道自己疼爱的孙媳妇骂他是坏人,估计得伤心死了。

    “被爷爷打的。”

    在桑枝疑问的眼神儿下,门少庭还是老实的说了实话。

    桑枝心疼的直吸气,“老爷子真狠,对待自己唯一的孙子也下这么狠的狠手啊!”

    门少庭无所谓的笑笑:“爷爷下手很有分寸的,向来只伤皮肉不会碰到筋骨。”

    看着门少庭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桑枝忍不住扁了扁嘴,“咱们还是生女儿好了,我可见不得自己儿子将来受这种体罚。”

    门少庭忍不住轻笑出声,弯腰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桑枝吓得大叫,“你干什么啊!”

    他身上还有伤,干嘛突然抱她起来嘛!

    门少庭挑眉抱着她大踏步往二楼卧室走:“你说呢,当然是生女儿去!”

    桑枝囧的满脸通红,小手使劲儿捶着他的肩膀,“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啊!”

    门少庭却不为所动,抱着她继续往楼上走。

    桑枝急的面红耳赤却丝毫没有办法,还好这时候门少庭的手机响了起来。

    门少庭一手抱着桑枝,一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谁打来的?”

    桑枝小声的问道。

    门少庭低头看了看,耸耸肩,“妈妈的电话。”

    一听是婆婆打来的,桑枝眼睛里立马儿一亮,伸手一把将手机夺下,接听。

    “妈……”

    桑枝只叫了一声,便没再说话,而是等着林雅然开口。

    林雅然听见是桑枝说话声音,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枝枝,你没事吧,这么晚没回来,我们担心你出了什么事。”

    桑枝抱歉的笑了笑,想起自己下班电话也没给家里打一个便独自跑来了新房里,让大家担心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妈,我没事,我跟少庭在一起的,我们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我们一会儿就回去了。”

    挂了电话,桑枝一脸笑意吟吟的看着门少庭。

    伸手拍了拍他,“放我下来,咱们回家,妈还在家里等着咱们呢!”

    门少庭皱着鼻子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抱着她继续往楼上走。

    桑枝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莞尔。

    “乖,听话,回大院去,回去全听你的。”

    “真的?”

    门少庭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

    桑枝红着脸轻轻点了点头。

    因为门少庭背上的伤,桑枝执意自己开车带他回去。

    车上,桑枝忍不住问起那视频里的事情。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昨天晚上在哪里,怎么会和白小梦在一起的?”

    门少庭不敢再逗她,老实的说道:“我在千里之外的边疆小镇执行任务,然后雷刚突然联系我,说白小梦要见我最后一面。”

    门少庭起初并不以为然,白小梦远在京城,又不在这里,搞什鬼啊,一定是骗自己的。

    可是当雷刚说出白小梦所在的位置时,门少庭真的就愣住了。

    他很奇怪,自己这次出任务连自己老婆都不知道,白小梦是怎么知道的?居然会出现在这个小镇里?

    门少庭本不想理会,可是想到白家和门家的关系,如果白小梦真的在国内,在自己眼皮底下出点什么事,他真的对不起白叔叔,也实在没法向白家交代。

    权衡利弊,门少庭尽管无奈,可还是硬着头皮来到了白小梦说的地方。

    小镇中心最高的一座楼的楼顶上。

    门少庭上来的时候,白小梦正一袭曳地白裙,迎风站在楼顶边缘,望着身下人烟稀疏的街道发呆着。

    “小梦,你这是干什么?过来,别往下看,慢慢的走过来!”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慢慢朝白小梦走过去。

    白小梦转过身,看着门少庭凄凉的一笑,“少庭,你终于肯见我了。”

    说着眼泪就淌了下来,“我不远万里回国,为的就是能跟你好好在一起。我不在乎你已经结婚,更不在乎你心里有没有我,只要能让我跟你在一起,时刻见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可是你呢,你怎么对我的,甚至都不正眼看我一眼,连笑容都那么吝啬给我。”

    “少庭,我恨,我恨桑枝,为什么是她而不是我!”

    门少庭蹙了蹙眉,“你先过来,咱们有话下去慢慢说。”

    “不要,反正没有你,我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能死在你面前,我也无憾了!”

    说着又往边上迈了一步。

    门少庭心里一惊,大喝一声:“小梦,别乱来,你看那边是谁?”

    说着往旁边一指。

    趁着白小梦转头分散注意力去看旁边的时候,门少庭一个箭步窜过去,一把抱住白小梦,就地一滚便将她带离了危险边缘。

    “你看到的那段视频,其实就是掐头去尾只留下了中间那一点容易让人误会的画面。”

    门少庭嘴角儿挑了挑,说得云淡风轻,丝毫没有当回事的样子。

    “就这么简单?”

    桑枝一边开车,一边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白小梦会因为爱情跑去千里之外当着门少庭的面自杀?

    怎么看那姑娘也不像那么容易就轻生的主儿啊!

    “你以为呢!”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我有必要骗你?”

    桑枝想了想,他确实没必要因为这种事情骗自己。

    “那白小梦怎么知道你在那里的,那视频又是谁拍摄的,为什么故意只留了中间那段呢?”

    这些问题串联在一起,不难想到这是有人故意导演了这么一场戏,目的正如桑枝猜想的一样,为的就是挑拨她和门少庭之间的感情。

    白小梦肯定是参与者没错了了,但肯定不是她一个人,那么还有谁呢?这么一个不太着调却真的差点让自己对门少庭产生误会的主意,究竟是谁在幕后指使的呢?

    “那个陌生的号码,能查到是谁的吗?”

    门少庭一脸淡笑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桑枝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囧了囧问道:“看我干什么,我有哪里不对劲吗?”

    门少庭笑着摇摇头,“不是,我只是觉得你逻辑思维能力很强啊,不当警察真是屈才了。”

    桑枝自豪的扬了扬嘴角儿,“是不是很庆幸你找了这么一个有头脑又明事理的好老婆啊!”

    门少庭嘴角儿猛抽了两下,“我在想,有你这么厉害的女人在身边,我以后一定没有犯错的机会了。”

    桑枝瞪了他一眼,“你还想犯错,找死是不是!”

    门少庭抚了抚她的秀发,无声的笑了。

    这辈子,有她自己就足够了,不会再对任何女人动心了!

    桑枝捧了一束鲜花,拎着一个果篮,出现在白小梦的病房里。

    她其实并没有什么事,只是经过那件事,有些惊吓过度。

    当时直接就瘫痪在了门少庭的怀里,门少庭便只好带着她一起回了京城,将她安排在军区总医院里,让她住院观察两天。

    将鲜花插在床头的空瓶里,桑枝看着白小梦笑了笑:“你还好吧,脸色看上去还不错。”

    白小梦半躺在病床上,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我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桑枝毫不在意的拉了把椅子坐在她的面前,说道:“我知道你讨厌我,说实话,我也不喜欢你。”

    “谁会喜欢一个一直觊觎自己男人的女人呢?但是我实在想不通,世上难道就门少庭一个男人吗?得不到他就闹自杀,你就这点本事啊?”

    “我才没闹自杀,我那是……”

    白小梦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禁口。

    “你过来就是看我笑话的吧?看也看了,现在可以走了吧!”

    她一刻都不想见到桑枝,看见这女人就让她觉得堵心的慌。

    桑枝淡淡的笑了笑:“小梦,听我一句劝,放开门少庭吧,你也看到了,你根本破坏不了我们俩之间的关系。别做无用功了,世上的好男人多的是,你要是愿意,我可以让人帮你找找看,我们公司有很多优质男生的资料。”

    “桑枝,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来教训我,我要找什么样的男人,要找谁,用的着你来操心吗?”

    白小梦气呼呼的打断桑枝的话,伸手一指房门,“请你出去!”

    桑枝叹了口气,站起身,“那你好好休息吧。”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电梯口正好碰见从电梯里出来的叶藜,两人明显的都是一愣。

    还是叶藜率先反应过来,“桑枝,你怎么也来这里啊?谁生病了吗?”

    桑枝淡淡的笑了笑,“来看一个朋友,你呢?”

    “哦,我也是,来看一个朋友!”

    说着朝桑枝点点头,径直朝病房走去。

    桑枝没有直接上电梯走人,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她想知道叶藜是不是来看白小梦的。

    可是叶藜并没有进白小梦的病房,而是去了隔壁一间。

    桑枝蹙着眉头进了电梯,心里疑惑着,难道自己想错了?叶藜不是来看白小梦的?

    躲在隔壁病房里的叶藜,隔着门缝儿看到桑枝上了电梯,嘴角儿不由得扬起一抹嘲讽的冷笑。

    开打房门出去,转身进了白小梦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