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似乎很忙,又开始经常回不了家,由于他工作的特殊性,桑枝也不好多问什么,只是每次打电话的时候都会不厌其烦的叮嘱他自己小心点。

    周末的时候,桑枝回到父母家里。

    桑梓和莫青莲都在,看见桑枝回来,莫青莲高兴的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中午想吃什么,跟你爸说,你爸正好一会儿要出去买菜呢。”

    桑枝听了高兴的说道:“爸,我跟你一起去吧,好久没陪你一起去菜市场买菜了。”

    桑梓看着他笑了笑,“想去就一起去吧,真不知道菜市场有什么好的,你这么大了,还老惦记着去那里。”

    桑枝小的时候,经常跟着桑梓一起去菜市场买菜,那时候她头上扎个羊角辫,提着一个小篮子,跟在桑梓身边连蹦带跳的,看得好多卖菜买菜的人都不忍不住夸这姑娘好看懂事,羡慕桑梓有个好闺女呢。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桑枝也已经结婚成家了,再看看自己父母,满头的黑发也慢慢的变白了,有多久没跟着自己父母一起去买菜了?

    桑枝已经记不清了,好像从上了中学之后,就再也没陪着父母逛过菜市场了,想想自己这么多年真的是疏忽了父母,如今结婚了,陪在他们身边的时间也是越来越少。

    想着这些,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阵的自责。

    伸手将莫青莲拽了起来,亲昵的挽上母亲的胳膊,“妈,咱们一起陪着爸爸去买菜吧!”

    莫青莲执拗不过她,便只好笑着点头答应了。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出了家门,往菜市场走去。

    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桑枝远远的就看见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不停的往里张望着。

    初秋的天气虽然算不上太热,但太阳依旧毒辣。

    尤其十点多钟的时候,高空中的艳阳依旧晒得人恨不得躲在房间里不要出来。这个女人挺个大肚子不回家,在这晒太阳难道不怕自己晕倒吗?

    桑枝陪着爸妈慢慢走着,来到小区门口,只见那个大肚子女人一见到她,两眼放光的立马儿冲了过来。

    伸手一把抓住桑枝的手,叫道:“姐,可算等到你了,我还以为今天又白等了呢。”

    桑枝蹙了蹙眉,仔细看着面前的女人,恍然道:“你?桑陌?”

    “是啊,是我啊,你还记得我?”

    桑陌明显的很激动很高兴的样子,一只手死死的抓着桑枝的手不放。

    桑枝看着她凸起的肚子忍不住问道:“你……怀孕了?秦末的吗?”

    桑陌红了红脸,点点头,“嗯。”

    莫青莲和桑梓两两对望了一会儿,问道:“枝枝,她是?”

    桑枝看了看桑陌,赶紧笑了笑,“妈,我遇到一个朋友,要不,你跟我爸去买菜吧,我跟她有点事情聊一下。”

    莫青莲不傻,她听到了桑枝管这个女人叫桑陌,心里猜想着难道是桑耀祖的女儿?

    刚要说什么,却被桑梓一把拽住,“让孩子们聊吧,咱俩去买菜去。”

    说着拉着莫青莲就走,还不忘回头嘱咐道:“枝枝,不然你们回家里聊吧,别站在这儿晒太阳了。”

    桑枝笑着点头,“爸妈你们走慢点,别着急啊!”

    莫青莲心里有些不情愿,一边被桑梓拽着走着,一边忍不住的唠叨:“那一定是桑耀祖的闺女,她找咱女儿什么事啊,一定没好事,咱们应该守在枝枝旁边的,省的到时候起了冲突,咱们闺女吃亏!”

    桑梓好笑的瞪了她一眼,笑道:“人家一个大肚子女人,咱们闺女还会吃亏?你呀,别瞎担心了,孩子自然有她们自己解决问题的方式,你以为都会动不动就打架啊!”

    望着桑梓和莫青莲牵手离去的背影,桑陌心里忍不住一阵羡慕。

    “你爸妈感情真好!”

    桑枝笑了笑,抬头看看头顶的烈阳,“走吧,咱们去前边拐角处的小水吧坐会儿吧。”

    找了个靠窗的桌子坐下,每人点了一杯果汁,桑枝看着桑陌明显凸起的肚子问道:“几个月了?”

    桑陌摸着自己的肚子,笑道:“四个多月了。”

    四个多月?那不就是说,她在小逸病房里第一次见到桑陌的时候,她就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吗?

    桑枝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桑陌,“在小逸病房的时候,你就已经怀孕了?”

    “嗯,那时候知道秦末出了事,我求爸爸帮忙,但是他从一开始就看不上秦末,无论我怎么求他也没用。那时候刚刚知道自己怀孕,但是不敢跟家里人说,要是我爸知道了一定不会让我把这孩子生下来的。”

    说着端起果汁喝了一口,才又说道:“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才去求秦末的姐姐秦小白,可是没想到,居然连他的亲姐姐都不管他的死活。最后我实在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才去打扰门少庭的。姐,你不要怪我,我不是有意的。”

    桑枝被桑陌一口一个姐的叫的很不习惯。

    不知道为什么,桑枝虽然对桑耀祖很讨厌很反感,但是她却不讨厌桑陌。

    桑枝感觉,桑陌的性格虽然任性了些,但本质不坏,尤其看她对秦末的一往情深,桑枝心里竟不由得有些喜欢这个姑娘。

    只是即便不讨厌她,即便有些喜欢她,但是被她这么一口一个姐的叫着,心里还是忍不住觉得别扭。

    从血缘上论,桑枝和桑陌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桑陌叫她姐姐这没错。

    如果从桑梓和桑耀祖的关系那论,桑枝是桑陌的堂姐,人家叫她姐也没错。

    可是桑枝从心里上就是不想和桑耀祖扯上哪怕一丁点的关系,任何一点关系都会让她觉得很烦躁沮丧。

    桑枝想,她不是圣人,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小女人。

    她实在无法面对曾经对自己父母伤害那么深的男人和他的家人,一点都不想跟他们有任何的往来。

    现在桑陌这么亲切的叫自己姐,桑枝不知道,她究竟是出于同父异母的关系,还是出于桑梓和桑耀祖是堂兄弟的关系才这么叫自己的。

    摇了摇头,笑道:“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被你这么一口一个姐的叫着实在很不习惯。”

    桑陌表情呆了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本来就是我姐,不是吗?”

    桑枝喝了口果汁,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呢?秦末应该已经出来了吧?”

    之前桑枝为了秦小白,拜托门少庭帮忙打听一下秦末的事情。

    门少庭给她的消息是,秦末涉嫌贩毒证据不足,已经被转送到戒毒所了。

    桑枝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第一时间电话通知了秦小白。

    之后,又在跟秦小白的联系中得知,秦末在戒毒所积极配合戒毒,情况良好,估计很快就能出来了。

    想想到现在也有不短的时间了,看着桑陌的样子,桑枝猜想,秦末应该是已经出来了。

    “嗯,已经出来了,现在在他姐姐公司上班。改邪归正了,而且前不久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只不过是瞒着我爸妈的,一直没敢告诉他们。”

    桑陌提到秦末的时候,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桑枝点点头,“那你今天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呢?”

    桑陌看着桑枝,突然伸手一把将桑枝搭在桌子上的手抓住,有些激动的说道:“姐,我求求你,救救咱爸吧。”

    桑枝蹙了蹙眉,语气有些生硬的说:“别瞎说,我爸是我爸,你爸是你爸,咱们没有一点关系。”

    桑陌扯了扯嘴角儿,“姐,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爸爸都告诉我了,当年大伯和伯母还有他,他们三个之间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桑枝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嚯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桑陌,别说了!你记住了,我们家跟你们家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关系,我帮不了你,你以后也别再来找我了!”

    说完转身便要走。

    桑陌急忙起身,几步走到桑枝身后,一把将她的上衣拽住,“姐,求你,帮帮他吧,他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说着,桑陌的眼泪便忍不住的掉了下来,“爸爸说,现在能救他的只有姐夫了。姐,算我求你,不看别的,就看在他好歹给了你生命的份上,你就帮帮他吧。”

    桑枝转身,冷冷的看着桑陌。

    “我说过,别再跟我提他了,你觉得我会让我丈夫为了一个曾经那么伤害我父母的男人违反原则吗?别傻了,我跟你们没有关系,没有!他是死是活和我也没有一点的关系!”

    说完,桑枝用力的甩开桑陌的手,转身又往外走。

    突然身后传来桑陌一声痛苦的呻吟。

    “啊……”

    桑枝吓得赶紧回头,只见桑陌正手扶着桌子表情痛苦的眉头紧皱着。

    “你怎么了?”

    三步并作两步,桑枝快步的走到桑陌面前,伸手扶住她。

    “你没事吧?”

    桑枝有些担心的看着脸色有些泛白的桑陌,想着不会是自己刚才太用力了,害的她撞到了吧?

    “撞到哪里了?我送你去医院!”

    桑陌摆了摆手,虚弱的说道:“我没事,扶我坐会儿就好了。”

    桑枝搀着她坐下,看着她有些虚弱的样子,还是有些担心,“究竟哪里不舒服,不行就去医院看看吧,毕竟怀着孩子呢,不能大意。”

    桑陌扯了扯嘴角儿,笑了笑:“我没事,就是身子有些弱,有点贫血,经常会头晕,没事的,姐你别担心。”

    桑枝囧了囧,坐在她旁边,没好气的说道:“说了别叫我姐,我有名字!”

    桑陌顽皮的眨了眨眼,伸手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她的胳膊,“你本来就是我姐嘛!”

    桑枝狠狠地瞪着她,“你够了啊,要不是看你挺着个大肚子,信不信我一巴掌把你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