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外边烈日当空,水吧里却是清凉舒服。

    桑陌吐了吐舌头,摸着自己凸起的肚子说道:“宝宝,你看看你阿姨多凶啊,还好有你在,不然今天妈妈就要被你阿姨一巴掌拍死了。”

    “桑陌,你还说!”桑枝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拿她这个孕妇没辙。

    “求你,就算姐夫帮不了他,至少也能帮着打听一下他的情况吧,也好让我们心里有个数,我妈妈这几天成天的哭,眼睛都快哭瞎了。我看着心疼,可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

    看着桑陌可怜兮兮的样子,桑枝忍不住有些心软了。

    叹了口气,才要说什么,衣兜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电话是桑梓打来的,问她在哪里,怎么没在家。

    “爸,你跟我妈都买菜回去了吗?好快的速度,我马上就回家了,马上就回。”

    桑梓告诉桑枝,他们还在回来的路上,只是往家里打电话一直没人接,这才猜想估计她根本就没在家。

    桑梓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个孩子还跟你在一起吧?叫到家里来,一起吃个午饭吧,你妈买了些适合孕妇吃的补血的菜,让我烧给她吃点。”

    “这样不太好吧?”

    桑枝表情有些为难,看了看桑陌,犹豫道。

    “你邀请一下吧,毕竟,你们……”

    “爸,我知道了,先这样,我挂了啊!”

    桑枝知道父亲接下来要说什么,赶紧打断了他的话。

    她最怕从父亲嘴里听到关于桑耀祖的任何话!

    挂了电话,桑枝看着桑陌,蹙了蹙眉,叹了口气说道:“我爸妈让我请你到家里吃顿饭,你的意思呢?”

    桑枝以为,桑陌跟自己父母又不熟,一定不好意思去的。

    她只要一推脱,自己便正好就坡下驴,送她离开,然后回家陪自己父母吃饭,这样多好!

    可是谁说的,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

    没想到桑陌想都没想,很痛快的答应了。

    “好啊,姐,我愿意啊,长这么大还没正式见过大伯和伯母呢,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拜访他们一下。”

    看着桑陌一脸欢呼雀跃的样子,桑枝忍不住心里一阵懊恼。

    无奈的望了望天花板,没好气的道:“那走吧,不过我可告诉你,你少在我爸妈面前提起你爸,不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桑陌吐了吐舌头,委屈的说:“你本来也没认我!”

    桑枝瞪了她一眼,“还不走!”

    两人出了水吧,往小区走去。

    小区门口的水果店门口,桑陌突然停了下来,拉着桑枝走了进去。

    “干嘛啊?”

    桑枝有些不解的看着桑陌,不知道她又想干什么。

    “第一次登门拜访,总不好空着手去。我也不知道大伯和伯母喜欢什么,就随便买点水果吧。“

    一边说着,一边挑了几样水果,让老板打了一个漂亮的果篮。

    桑枝扁了扁嘴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她付了帐,提起那个果篮。

    桑陌倒是比她那个让人厌恶的老子强多了,也懂事多了!

    这么想着,伸手夺过桑陌手中的果篮,“我来拎着吧,你个孕妇,还贫血,拎这么重的东西万一累着怎么办!”

    桑陌笑着看了她一眼,也不说话,老实的跟在她身旁走着。

    到了家门口,桑枝又忍不住的警告桑陌,“记住我的话,别跟我爸妈说你爸爸的事,否则……”

    “否则就别怪你翻脸不认人是吧?行了,开门吧!”

    桑陌扶着额头,一脸无语的表情望着桑枝。

    桑枝瞪了她一眼,才不情愿的敲门。

    开门的是莫青莲,看到桑枝身后的桑陌,只淡淡的扫了一眼,没有说话,闪身让二人进屋。

    桑枝将果篮递给莫青莲,“妈,桑陌送给你和我爸的。”

    莫青莲接过去,看了看,淡淡的看了一眼桑陌,说了声:“谢谢你。”

    桑陌看到莫青莲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拘谨,笑了笑,说道:“伯母客气了,应该的。冒昧打扰,真的不好意思。”

    莫青莲只淡淡的说了句,“坐吧。”

    说完便转身进了厨房。

    桑枝知道,母亲那是不愿意跟桑陌说话,见到她,母亲心里多少会有些尴尬的。

    恐怕爸爸电话里说,是妈妈让桑陌来家里吃饭这件事,其实也是爸爸的意思,只是假借妈妈的名义罢了。

    桑枝想到这儿,不由得笑了笑。

    给桑陌倒了杯白开水,“喝点水吧,我爸妈在厨房做饭,等会就可以开饭了。”

    桑陌捧着水杯,点点头,环顾着客厅里的陈设。

    她从小生活优渥,桑枝的父母的房子,跟桑家别墅没法比,在桑陌看来,这里真的很小,超出她想象的小。

    “姐,你就是从这里长大的啊?”

    桑陌看着桑枝,一脸真诚的问道。

    桑枝蹙了蹙眉,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别叫我姐,跟你说多少遍了,再叫我跟你急啊!”

    桑陌一脸嬉笑着,伸手挽了她的胳膊,“你房间是哪间啊?带我去看看呗!”

    桑枝没好气的看着她,“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老实的坐着,觉得无聊的话,就看会儿电视!”

    说着将她按坐在沙发上,将电视遥控器塞进她手里,转身朝厨房走去,才走两步,又回过头来指着桑陌警告道:“别乱动知道吗,老实点!”

    面对突然找上门来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桑枝心里其实也是慌张无措的,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该跟她说些什么。

    既然无话可说,自己不如也学母亲一样躲进厨房里去,假装给爸妈打下手帮忙。

    “枝枝,你怎么也过来了?去去,出去陪着她待会儿吧,这主人都跑了,把人家客人一个人撂在那儿算怎么回事啊?多不礼貌啊,去,听话啊!”

    看着桑枝也跑进厨房,桑梓不由得皱了皱眉。

    知女莫若父,养了她二十多年,桑枝一个眼神儿一个动作,桑梓就能看出是什么意思。

    “爸,没事儿,我来帮你忙。最近我也看了很多做菜的书,要不让我试试?”

    一边说着,桑枝已经洗了手,开始帮着莫青莲摘菜。

    桑梓瞪了她一眼,“你们娘俩儿啊,真是一个样子,有事情就知道躲着。”

    莫青莲瞪了桑梓一眼,“你还说,还不都是因为你……”

    没等她说完,不经意间抬头,却看到桑陌正端着水杯,一脸笑意的站在厨房门口。

    莫青莲吓了一跳,赶紧闭口。

    推了推正低头摘菜的桑枝,“听你爸的话,赶紧出去呆着去,快去吧。”

    桑枝不明所以的抬起头,见到桑陌,才忍不住嘴角儿抽了两下,“祖宗,你怎么跟来了,老实跟客厅待着看电视不好吗?”

    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走了出来,拉着桑陌就走。

    桑陌却没有挪动脚步,一脸羡慕的看着厨房里忙活的桑梓和莫青莲,“大伯,伯母你们感情真好,真羡慕你们能这样说说笑笑的一起做饭。”

    说着说着,桑陌不由得低下头去,“我爸妈在家里从来没这样过,甚至他们之间都很少交流。”

    语气里满是凄凉,脸色也有些黯然。

    莫青莲听着,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这孩子也不容易,生活在一个没有多少温暖的家庭里,也真是难为她了。

    “去客厅里坐着吧,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莫青莲的语气明显的柔和了很多。

    桑枝拉着桑陌离开,桑梓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老婆,“就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

    莫青莲瞪了他一眼,“少贫,做你的饭吧!”

    饭桌上,桑陌看着一桌子丰盛可口的饭菜,忍不住直吞口水。

    “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啊,大伯,伯母,姐,我就不客气喽!”

    说完,拿起筷子夹了块红烧肉扔进嘴里,“哦哦,好香,一级棒!”

    一边吃着,一边忍不住朝莫青莲和桑梓竖起了大拇指。

    看着桑陌一脸羡慕又高兴的表情,桑枝不由得扁了扁嘴,“好吃就多吃,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

    一边说着,一边夹了一筷子鱼放在她的碗里。

    看着大快朵颐的桑陌,桑梓和莫青莲也不由得相视而笑。

    “奇怪,你都不害喜吗?怀孕的人不是一般都吃不了什么东西,吃什么吐什么吗?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桑枝看着风卷残云般狂扫一切的桑陌,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桑陌嘿嘿笑着,“一般不是头两个月害喜厉害吗?我都四个多月了,早过了那个时候了,而且就是两个多月的时候,我也没人家害喜那么厉害,基本上没什么反应。”

    看了看时间,桑梓又进到厨房里,端出一盆汤,笑着让桑枝盛了一大碗给桑陌:“这是红枣阿胶乌鸡汤,你伯母看着你脸色有些不太好,说很多怀孕的女人容易贫血,特意让我买了炖给你吃的,多吃点,对身体有好处!”

    桑陌听了一脸感激的看着莫青莲和桑梓,感动的差点就哭了:“大伯,伯母,你们真好,谢谢你们。”

    说着接过汤,舀了一勺吹了吹喝下,“嗯,真好喝。你们不知道,自从我爸爸出事之后,家里都乱成一团糟了,我妈妈成天的除了抹泪就是唉声叹气,根本都没心思管我,估计早都忘了还有我这么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儿了。”

    “你爸爸……他出什么事了?”

    莫青莲不假思索的顺着桑陌的话脱口问道。

    桑枝气得满脸通红,狠狠的瞪了桑陌一眼,“桑陌,食不言寝不语你不知道啊!喝你的汤吧!”

    桑枝没法不生气,进门之前她都千叮万嘱了,告诉她不要在自己父母面前提起桑耀祖,可她倒好,不但说了还梨花带雨声情并茂的!

    “姐!”

    桑陌可怜兮兮的看着桑枝。

    “姐什么姐,谁是你姐!吃饱了吗?吃饱了赶紧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