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家楼下,桑枝看着紧张的额头直冒白毛汗的江北城,不由得好笑的摇头。

    “我说你是怎么了?又不是第一次见肖菲父母,至于紧张成这样吗?”

    没错,江北城不是第一次见肖菲父母了。

    早在几个月前,肖菲住院时候,江北城在医院里就已经和肖菲父母有过数面之缘,并且聊过天说过话。

    可是那时候,江北城只是作为一个很普通的朋友对肖菲表示关心,跟她的父母没有直接甚至间接的关系冲突,当然也就不会紧张。

    而今天则不然,今天江北城是作为肖菲的追求者,登未来岳父岳母家的门,这女婿头一次上门,哪有不紧张的?况且,他这还是目前不被认可的女婿,心里自然就更加紧张了。

    面对桑枝明显的嘲讽,江北城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尴尬的笑了笑:“你也看出我紧张来了?有这么明显吗?”

    桑枝从包里掏出纸巾递给他,“不明显,就是一直冒汗而已,估计是天太热的缘故吧!”

    说着又忍不住掩嘴笑了。

    江北城瞪了她一眼,深吸一口气,才说道:“咱们上去吧!”

    江北城跟在桑枝身后上了楼,来到肖菲家门口,桑枝轻轻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肖菲的母亲张爱芬。

    “阿姨,肖菲在家吗?”桑枝笑着问道。

    一看是桑枝,张爱芬笑道:“枝枝来了啊,在家,快进来。”

    一边说着,一边将他们让了进去。

    “这位是……”

    张爱芬看着江北城,觉得有些面熟,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了,有些犹豫的看着他。

    江北城将手里的礼物放在茶几上,笑了笑:“阿姨,您不记得我了?我是肖菲和桑枝的朋友,我叫江北城,之前在医院咱们见过面的!”

    这么一说,张爱芬才恍然道:“哎呀,对对,你看我这记性,人老了不中用了。”

    说着拍着自己的脑门儿,“那时候还多亏了你,不然我跟菲菲她爸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从菲菲出院之后,就再也没见到你了,你也不来家里玩,别怪阿姨刚才没认出你来啊,记性不好了!”

    说着,赶紧给江北城和桑枝倒了茶水,“来,喝茶!”

    桑枝赶紧制止张爱芬,“阿姨,你快别忙了,你也坐吧。”

    张爱芬说着,“不忙,不忙,你们坐着喝点水,我去给你们叫菲菲,死丫头正睡午觉呢,睡得跟个猪似的,来客人了都不知道。”

    江北城一听肖菲还在午睡,一颗忐忑的心总算是平静了点。

    桑枝笑笑,一把拉住张爱芬,“阿姨,别叫肖菲了,让她睡吧,咱们先坐下聊会天。”

    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分说的将张爱芬按坐在沙发上。

    张爱芬一脸狐疑的看着他俩,心里不停的打着鼓。

    心说这俩孩子过来不就是找菲菲的吗?不让自己叫菲菲却拉着自己跟他们聊什么天啊?

    “阿姨,叔叔呢?周末加班没在家吗?”

    桑枝见张爱芬有些疑惑,一脸笑意的问道。

    张爱芬摇摇头,笑了笑:“哪有啊,跟肖菲一样,也在午睡呢。这爷俩,我就说上辈子一定都是猪投生的,嗜睡的要命!”

    正说着,肖强已经从屋里端着个水杯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正好听到自己老婆说自己坏话,眼睛一瞪,说道:“谁是猪?你才是猪,你上辈子就是头好吃懒做的大母猪!”

    说完将手中的杯子往张爱芬面前一递:“倒水,渴醒了!”

    张爱芬接过肖强手中的杯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就知道喝,看不见家里来客人了!”

    肖强这才注意到客厅的沙发上还坐着两个人。

    揉了揉眼,“桑枝来了啊,这个是……医院的那个年轻人,叫……叫什么来着?”

    一边说着,一边拍着自己的脑门儿想着。

    江北城赶紧笑着回答:“叔叔,我叫江北城。”

    “哦,对对对,江北城,好小子,叔叔得谢谢你啊,在医院里可是帮了不少忙!”

    肖强说着,坐在江北城对面的椅子上,瞪了张爱芬一眼,“老婆子,还愣着干什么啊,渴死我了,给我倒杯水啊!”

    张爱芬这才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拿了茶壶给他倒了杯水。

    肖强喝了一口水,看着江北城和桑枝问道:“你们俩一起过来的啊?找肖菲有事?”

    江北城被肖强问的有些尴尬,红着脸低下头去端了水杯假装喝水,将问题扔给桑枝回答。

    桑枝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心说这男人,一到关键时刻就完蛋了,还得看咱们女人的!

    清了清嗓子,笑道:“叔叔、阿姨,其实这次我和江北城过来,还真的不是专门找肖菲来了,其实是为了见你们的。”

    “见我们?”

    肖强和张爱芬都是一愣,面面相觑,不知道桑枝究竟是什么意思。

    “桑枝,你别跟你叔叔卖关子了,你知道叔叔是个糙人,说话也不会拐弯抹角的,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桑枝看了看江北城,一把将他拽了起来。

    “你自己说吧!”

    江北城毫无准备的被桑枝拽起来,看着几人的眼睛都聚焦在自己身上,不由得一阵尴尬。

    红着脸憋了半天,才缓缓的说道:“那个……叔叔、阿姨,是这样的,我喜欢你们的女儿,想要跟她交往,希望得到你们的同意。”

    几乎是一口气说完,江北城的脸红的更加厉害了,心里却是长舒了一口气。

    肖强和张爱芬听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瞪大了双眼,齐刷刷的看着江北城,半晌反应不过来。

    桑枝笑了笑,“叔叔、阿姨,你们到底愿不愿意,倒是表个态啊?”

    江北城见肖菲父母一脸没有反应的表情,不由的心里更加尴尬了,站在那儿紧张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惴惴不安的看着他们。

    桑枝伸手偷偷的拽了江北城一把,笑了笑:“叔叔、阿姨是不放心江北城是吧?担心他会欺负肖菲,不是全心全意对她?”

    说着瞪了江北城一眼,见他木讷的不说话,底下用脚尖儿狠狠地踢了他一下。

    江北城这才反应过来,“叔叔、阿姨,我对肖菲是真心的,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她的,会让她幸福一辈子,保证不会欺负她。”

    听他这么说着,桑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说,江北城看着文质彬彬优雅高贵的样子,没想到也会紧张的说出这么直白的大白话来。

    不过江北城这番毫无文艺性可言的大白话,倒是很入肖强的耳朵。

    喝了口水,看着他挥了挥手,“坐,坐下说话,别老是站着。”

    江北城尴尬的看了他们一眼,才红着脸重新坐下。

    肖强盯着江北城看了半天,才叹了口气,说道:“要说你这孩子真是个好孩子,我们也很喜欢。你喜欢我们家菲菲我们是打着灯笼都难找,求之不得啊。”

    听肖强这么说,桑枝和江北城心里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可是……”

    正高兴着,没想到肖强话锋一转,又叹了口气说道:“可是你们也知道我家菲菲的情况,她已经不是大姑娘了,她有过男人还流过产,难道你就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吗?”

    对于肖菲的事情,肖强和张爱芬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比谁都着急。

    试想,哪个为人父母的见得自己宝贝女儿受这么多苦啊!

    感叹肖菲遇人不淑的同时,他们也深深的为肖菲的将来担忧。

    虽说现在人们对女人是不是第一次已经不是那么在意了,可是自己女儿还流过产,甚至为别的男人闹过自杀。这样的情况,不知道还能有哪个男人不在意,还愿意跟她过一辈子呢?

    自己闺女条件不差,找个条件差的男人,他们会担心肖菲受委屈,可是找个条件相当的男人又谈何容易啊!

    如今江北城突然上门说他喜欢自己女儿,愿意和她在一起,肖强和张爱芬打从心里是高兴的。

    可是一想到自己女儿的情况,再想想江北城的条件,心里便又不由得打鼓着。

    他们对江北城谈不上了解,但是从他的衣着谈吐,还有以前肖菲住院时候,江北城每次过去开的那辆名牌跑车,他们也能猜出,这男人不是一般的出身,非富即贵。

    这样的男人,别说现在的肖菲,就是在她没有认识郑尧之前,他们都会觉得自己女儿跟这样的男人交往都会有压力的,更别说现在了!

    江北城看着肖强夫妇,一脸真诚而又严肃的说道:“叔叔、阿姨,如果我说一点都不介意,你们一定不会相信,别说你们不信,就连我自己都不信。”

    说到这儿,江北城深深的看了一眼他们。

    肖强眼眉一挑,“那你还……”

    不待他说完,江北城又说道:“我介意,只要一想起肖菲曾经受过的苦,我心里就莫名的心疼,一想到郑尧对她犯下的罪孽,我就恨不得把他拉过来暴揍一顿。肖菲这么好的女孩儿,不应该受那样的苦,不应该遭那样的罪。肖菲那么痴情,那么善良坚强,不懂的珍惜她的男人才是有眼无珠的笨蛋。”

    江北城的心情有些复杂又有些激动,说话的时候,双手不自觉地握成拳头,好像如果郑尧此刻在自己身边,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一拳揍上去!

    “我有时候会想,我要是早几年认识肖菲,一定会让她在爱上别人之前先爱上我,然后我会好好的疼她、爱她,不让她受这么的委屈和痛苦。”

    说着深吸了一口气,一双眸子定定的望着肖强夫妇,眼神儿中流露出从未有过的坚毅,“所以,叔叔、阿姨,请你们相信我,我一定会好好的待肖菲,不让她受一点委屈的。也请你们答应我,支持我追求肖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