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听着江北城一番发自肺腑的诚挚的话,一向暴脾气的肖强感动的竟忍不住流下泪来。

    张爱芬也是直抹眼泪,“老头子,这孩子对咱们家菲菲是真心的。”

    肖强点点头,伸出手去,隔着茶几一巴掌拍在江北城的肩头上,含着泪点点头:“好小子,好小子!”

    江北城和桑枝对视一眼,这是什么意思,是同意了吗?

    桑枝赶紧问了句,“叔叔、阿姨,你们这是同意了吗?愿意接受江北城当你们家的女婿,支持他追求肖菲了对吗?”

    可是没想到肖强还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看着江北城说道:“我们是喜欢你没错,也巴不得你真的能当上我们的女婿。可是你跟菲菲的事情,还得看菲菲的意思,你俩的事,我们不反对就是了。”

    其实肖强这么说,是有他的担心的。

    肖强表面看着大老粗一个,说话粗声粗气的,其实心思细腻的很。

    当初就是觉得郑尧不靠谱,才竭力反对肖菲和他在一起。

    如今江北城喜欢自己女儿,他是从心里感到高兴,当然也乐意促成此事。

    但是自己的闺女自己知道,肖菲在经历郑尧之后,今非昔比,如今无论从性格还是心理上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江北城这次登门拜访意图很明显,就是想着拉拢他们两口子跟他统一战线,帮他追求肖菲。

    所以这么看来,肖菲一定是还没有答应江北城。

    如果自己女儿没有答应,他们当父母的又怎么好跟着瞎鼓动呢。年轻人的事情,还得是他们自己看着办。

    听肖强这么说,江北城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叔叔,我这次冒昧前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来看看你们二老,至于我跟肖菲的事情,只要你们二老不反对就行。我有信心,一定会让肖菲接受我的。”

    “好,我看好你!”

    肖强说着端了水杯举到江北城跟前,“那就让我以水代酒,先预祝你马到成功!”

    江北城笑了笑,也端起水杯,跟肖强碰了碰杯,才要喝,只见肖强突然栖身凑到他的耳边,小声低语道:“小子,我跟她妈不会明着帮你,但是暗着一定会帮你的,放心吧!”

    听到肖强这话,江北城心里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顿时就放下心来了。

    肖强和张爱芬高兴,看着桑枝和江北城说道:“都别走,留下来吃晚饭。老婆子,走,咱们这就去菜市场买菜去。”

    看着肖菲父母高高兴兴的出门买菜,桑枝这才笑着看了看江北城,“怎么样,还是我的主意比较有效果吧?这下你可以放心了,记住,你跟肖菲结婚的那天,可得给我包一个厚厚的红包感谢我!”

    江北城笑得一脸灿烂,“放心,真到那一天,别说红包,我送你跟你家上校同志欧洲六国豪华游!”

    桑枝好笑的白了他一眼,“去去,你送,我们也得有时间去啊!”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桑枝的手机响起,是门少庭打来的,告诉她自己今晚回家吃饭。

    挂了电话,桑枝跟江北城说,“我有事,不能留下来陪你们一起晚餐了,接下来的事情你就自己面对吧!”

    说着拿了包起身就要走。

    江北城瞬间有些不自在了,“别啊,你走了我一个人多尴尬啊,一会肖菲醒了,万一她跟我发火,要赶我出去可怎么办?”

    桑枝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儿:“江北城,你多大的人了,这点小事情都搞不定吗?放心吧,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不是还有肖菲爸妈帮你呢嘛!”

    一边说着,一边拽着江北城来到肖菲卧室门前,轻轻推了一下,门应声而开。

    桑枝心里窃喜,肖菲这女人从来没有锁卧室房门的习惯,这点倒是方便了江北城。

    “你进去,等她醒来一看到你,一定会很惊讶,你就直接将她抱住就行了。”

    一边轻声说着,一边就把江北城往肖菲房间里推。

    江北城脸瞬间红了,“这合适吗?”

    桑枝瞪了他一眼,“有什么不合适的,不是都已经那个了吗?还怕抱吗?”

    说着已经把他推进了房里,“去吧,我走了,如果有事情不知道怎么办,打电话不方便可以给我发短信,我做你的外援。”

    说着朝江北城做个加油的动作,然后轻轻的带上房门,走了出去。

    江北城站在肖菲的房间里呆愣了片刻,才蹑手蹑脚跟做贼似的走到肖菲的床前,轻轻坐在床边上,看着熟睡中的肖菲。

    女人的睡相不是很雅观,侧着身子,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一只胳膊枕在头下,另一只却盖在头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纠结体,一方面想让自己睡得舒服些,一方面却又忍不住的自虐似的。

    江北城轻笑着摇摇头,轻轻伸手,将她盖在头上的胳膊拿了下来。

    多大的人了,居然还穿卡通的睡衣。七分的睡裤加上短袖的t恤,整个人看上都洋溢着青春可爱。

    江北城还是第一次看她睡觉的样子,嘴角儿忍不住弯了弯,开心的笑了。

    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江北城知道应该是肖菲爸妈回来了。

    赶紧起身,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并带上房门。

    “叔叔、阿姨,你们回来了。”

    江北城笑得一脸谦虚。

    肖强和张爱芬一人手里拎了一大兜子菜,看着客厅里只有江北城一个人在,忍不住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桑枝呢?”

    江北城笑笑:“桑枝有事,让我跟你们说一声不能留下来晚餐了,说改天再过来打扰你们。”

    肖强点点头,“肖菲还没醒啊,这丫头,前世一定是头猪,除了吃就是睡!”

    张爱芬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你才是猪!”

    肖强看着江北城一脸善意的笑,忍不住搔了搔头,有些不自然的说道:“说孩子呢,你这老婆子,老说我干嘛,在孩子面前给我留点面子。”

    说着将张爱芬手里的袋子接过来,“去,把肖菲叫起来,天都快黑了还睡,再睡就直接跟晚上接上了!”

    江北城连忙说道:“要不我去叫她吧?”

    说完这话,才发觉自己有些唐突了,不由得脸红了一下,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肖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正好可以跟她谈谈。”

    江北城怔愣了一下,抬起头,看了一眼肖强,这才点点头转身朝肖菲房间走去。

    张爱芬伸手,照着肖强的胳膊狠狠拧了一把,“死老头子,你老糊涂了啊,这样合适吗?”

    肖强呲牙咧嘴的回瞪着着张爱芬,“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家闺女又不是睡觉不穿衣服!”

    说着不管张爱芬一脸气急败坏的表情,拎着袋子朝厨房走去。

    如果说刚才进肖菲的房间,江北城还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现在已经得到她爸妈允许的他,则是一派的轻松自如。

    推开房门走进去,低头看着依旧睡着的肖菲,忍不住笑了笑,伸手恶作剧般的搔了搔她的鼻尖儿。

    感觉到鼻尖处传来一阵瘙痒,闭着眼睛的肖菲蹙了蹙眉头,伸手揉了揉鼻子,翻个身继续睡。

    江北城无声的笑了笑,这样居然都不醒,睡得还真的深沉啊!

    再次伸出手去,这次不是搔她的痒处,而是直接捏住了她的鼻子。

    睡梦中的肖菲呼吸受阻,不由得眉头紧皱,遽然睁眼。

    见到自己床前站着的一脸坏笑的江北城,肖菲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儿眨了眨,又伸手用力的揉了揉。

    自言自语道:“江北城?你也太阴魂不散了吧?我睡个觉你都追到我梦里来,累不累啊!”

    说着伸出手去,使劲儿拍了拍江北城的脸颊,“还挺有弹性的,这梦做得跟真的似的。”

    说着一头栽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看来我也没法骗自己了,我是真的对你动心了。”

    江北城摸着自己被她捏的发痛的脸颊忍不住望了望天花板。

    伸手一把将躺在床上挺尸的肖菲拎小鸡似的拎了起来,“肖菲,还没醒盹是吗,看清楚这不是梦!”

    说着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低头温热的薄唇便覆盖在她诱人的菱唇上。

    “呃……唔……”

    前一秒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的肖菲瞬间清醒,吓得一双眼睛瞪得差点就跳了出来。

    双手拼命的抵在自己和江北城之间,紧闭着嘴,摇头抗拒着他突如其来的热情。

    原本江北城只是想惩罚性的逗逗她,让她清醒过来。

    可没想到才碰上她的香甜,便像上了瘾似的不可自拔。

    不顾肖菲的软绵的抵抗,硬生生的将这个浅尝辄止的吻加深,再加深。

    最后肖菲呼吸不畅直接倒在他的怀里,江北城这才满意的离开她的红唇,一脸笑意的看着气喘连连满脸通红的肖菲。

    “醒盹儿了,嗯?”

    肖菲气鼓鼓的白了他一眼,伸手一把将他推开,光着脚就下了床,“你怎么进来的?谁让你来我家的?”

    江北城一脸无辜的耸耸肩,“叔叔让我叫你起床的。”

    “叔叔?哪个叔叔?谁是你叔叔?”

    肖菲没好气的瞪着他,抬手一指房门,“你,出去!”

    见江北城不为所动,双手抱肩一脸戏谑的表情看着自己,肖菲就不由得气往上涌,上前一步,伸手使劲儿往外推着他。

    “出去,谁让你来我家的,走!”

    门口传来肖强的一声爆吼:“肖菲,你干嘛呢?多大的人光着个脚丫子在地上走,还有点女人的样子吗?江北城是我的客人,你给我放尊重点,别胡闹!”

    肖菲一听顿时一愣,抬头看看江北城又看看一脸怒火的肖强,委屈的叫了声:“爸……”

    肖强将江北城一把拽到自己身后,瞪了肖菲一眼:“爸什么爸,赶紧给我回去换衣服穿鞋去,瞧瞧你像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