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望着门少庭的背影,不由得心里一阵疑惑。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起了,电话是雷刚打来的。

    桑枝一怔,雷刚很少给她打电话,除非有什么事情,可是又会有什么事情呢?

    接了电话,雷刚的语气比较沉重,“嫂子,少庭没事吧?”

    桑枝一愣,“雷刚,告诉我,少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雷刚犹豫了一下,还是跟桑枝说了。

    挂了电话,桑枝的心情有些沉重。

    轻轻的走到书房门口,抬手轻轻敲了敲房门。

    “进来!”

    桑枝走进去,看到门少庭正埋头坐在书桌前对着电脑键盘一阵狂敲。

    看了看电脑屏幕,桑枝心里不由得一阵好气,这货,这种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打游戏!

    从背后搂住他的脖子,将下巴抵在他的肩头轻轻磨蹭着:“少庭,是不是心里觉得很委屈?为什么不找你领导去解释呢?或者可以请爷爷帮忙?”

    门少庭嘴角儿几不可见的扬了扬,伸手将她拉过来,坐在自己腿上,“你都知道了?”

    桑枝轻轻点头,眼神里满是理解和同情,“雷刚都跟我说了,我说你们领导也太过分了,那个视频的事不是很明摆着的吗?或者他们可以找白小梦去问问啊,一问不就都清楚了,还用得着让你停职调查吗?这也太不像话了!”

    原来门少庭是因为之前跟白小梦的那段视频,被人给举报生活作风问题,所以部队上为此停掉了他的所有训练和任务,让他回家反省,等待有关部门查清楚了再给予处理解决。

    听了雷刚的电话,桑枝甚至觉得这事很荒唐,很不可思议。

    在她看来那么简单的一件小事,找到当事人一问就能将前因后果了解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怎么部队领导会对门少庭做出这么荒唐而又幼稚的决定呢?这对门少庭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门少庭苦笑了一下,“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的,这样不是挺好,我正好有时间多陪陪你。”

    “可是……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

    桑枝知道门少庭心里委屈,忍不住眉头紧蹙,“不行,我去找白小梦,让她跟你们部队领导讲讲清楚去!”

    说着,桑枝从门少庭身上跳下来,就要往外走。

    门少庭一把将她拽住,“没用的,就是因为白小梦不肯替我作证,部队领导才做出了现在的决定。”

    桑枝一愣,她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的!

    “白小梦……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门少庭起身一把将她紧紧搂在怀里,额头抵住她的额头,轻声的问道:“你相不相信我?”

    桑枝眼里突然就溢满了泪花,重重的点点头,“嗯,我相信你!”

    “那咱们明天就去旅游吧,我已经订好了明天上午的飞机票。相信我,我没事的!”

    桑枝抬起头定定的看着他,从他的表情里,她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沮丧,但是却有着少许的无奈。

    “好,我听你的。”

    或许这个时候,两人一起出去走走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门少庭应该出去散散心,而他去哪儿,她就跟着他去哪儿!

    这么算下来,时间还是有些紧迫的,桑枝先是给苏琳打了电话跟她口头上请了个长假,在征得她的同意之后,又用邮件发了份书面请假条给她。

    桑枝想着这次出去的时间比较长,便给自己父母打了电话,为了不让他们担心,桑枝只是告诉他们,门少庭请了假,打算陪自己出去旅游。

    桑梓犹豫了一下,还是问起了桑枝有没有将桑陌的拜托跟门少庭讲。

    桑枝囧了囧,自己还真的将这件事忘到脑后去了。

    为了不让父亲失望,桑枝跟他撒了个善意的谎言,说已经跟门少庭说了,门少庭答应会帮忙给问问的。

    才挂了电话,门少庭已经从外边进来,自身后一把将她抱住,轻声问道:“我答应了帮忙问什么,嗯?”

    桑枝囧了囧,转过身,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看门少庭,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门少庭现在的这种情况下,自己还应不应该让他帮忙桑耀祖的事情。

    毕竟他自己的事情就已经够让他糟心的了,自己实在不应该再给他添乱了。

    “没,没什么。”

    桑枝吞吞吐吐的搪塞着,转身又去收拾两人旅行要带的衣物。

    门少庭一把将她拽住,让她看着自己,认真的说道:“跟我说实话,我没事,真的。”

    桑枝看着他,这才犹豫的说出了桑陌白天找她的事情。

    门少庭听完忍不住笑了,“就这事啊,我还当什么天大的事情,让你这么难以启齿的。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不过你也让桑陌有个心理准备,她父亲的事情主要是牵连太广了,坐牢是难免的了,不过让她放心,桑耀祖不会吃苦的,过几年就出来了。”

    其实不用桑枝说,对于桑耀祖的事情,门少庭也早就留心着呢。

    毕竟是桑枝的亲生父亲,不管桑枝认不认,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是割不断的。

    门少庭之所以暗中帮了桑耀祖一些忙,其实是不想让桑枝将来后悔。

    听门少庭这么说,桑枝也放心了很多,不管怎么说,总算对桑陌和桑梓有个交待了。

    而且她相信门少庭,他这么说了,应该就已经是桑耀祖最好的结果了。

    点点头,“嗯,我知道了,谢谢你。”

    门少庭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傻瓜,跟我说什么谢!”

    收拾的差不多了,桑枝忽然想起林雅然,看着门少庭说道:“爷爷一定知道了你的情况吧?爸妈知道吗?我们这么突然去旅游,他们会不会疑心啊?”

    门少庭笑笑:“没事,我已经跟家里打过招呼了,妈妈巴不得我不在部队干呢,听了高兴的直拍手,好像这是天大的好事的似的。那意思,最好部队领导直接将我赶出部队她才高兴呢!”

    桑枝扁了扁嘴,笑道:“瞎说,妈妈才不会这么想呢!”

    门少庭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的笑笑,“都收拾好了吧,收拾好了你就先睡吧,我再去打会游戏!”

    说完在桑枝额头上吻了一下,转身出了卧室。

    望着他的背影,桑枝忍不住的叹了口气,嘴上说没事,其实心里还是很难受,很委屈吧?

    不然怎么会借着电脑游戏来发泄心中的郁闷!

    收拾完毕,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却怎么也睡不着。

    桑枝想不通,为什么白小梦会诬陷门少庭呢?她不是一直爱着他的吗?诬陷他对她究竟有什么好处,难道她以为这样门少庭就会求着她,对她好了吗?

    桑枝百思不得其解,终于忍不住抓起手机拨出了白小梦的号码。

    可是,白小梦的手机却是关机。

    桑枝不死心的一连打了十几通,无一例外得到的回答都是“您拨叫的号码已关机。”

    门少庭再次回到卧室的时候,桑枝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轻轻躺在她的身边,看着她有些不安祥的睡颜,门少庭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愧疚。

    叹了口气,轻轻的将她揽在怀里,心里默默的向她道歉,“对不起。”

    第二天一大早,门少庭和桑枝就拎着行李,开车来到了机场。

    将车停在机场的停车场,换了登机牌上了飞机。

    飞机起飞前,桑枝接到了江北城的电话。

    电话里,江北城的声音明显的很兴奋。

    “怎么,听你的语气,昨天在肖菲家那顿晚餐吃得很愉快啊?”

    想到江北城见到肖菲父母时候那紧张的样子,桑枝就忍不住想笑。

    江北城笑了笑,“其实算不上愉快,一晚上肖菲也没给我好脸色,还差点把我赶出家门。”

    想到肖菲醒来见到自己以为是在做梦,还不住的喃喃自语的样子,江北城的嘴角儿就忍不住扬了扬。

    桑枝可以想象肖菲对江北城使脸色的表情,笑了笑说道:“不管怎么样,你已经得到了她爸妈的同意,这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再接再厉,我看好你!”

    “可是……问题来了,我爸妈让我今天晚上带着女朋友回家吃饭。他们现在还以为我的女朋友就是门玥玮呢,我其实很想带着肖菲回去跟他们说清楚,可肖菲死活不同意跟我回去见家长,你说怎么办?”

    正说着,飞机上已经传来飞机即将起飞的广播。

    “枝枝,你在飞机上?你要去哪儿?”

    桑枝赶紧说道:“我跟少庭要去旅游,飞机马上起飞了,不跟你说了,你自己想办法吧,无论如何,我都会精神上支持你!”

    说完赶紧挂了电话。

    抬头,正对上门少庭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想到自己忽略了坐在自己身边的老公,却跟江北城聊了半天,桑枝不由得心虚的红了脸。

    “咳咳……江北城,他想追求肖菲,跟我取经呢。”

    门少庭歪着脑袋,一脸戏谑的看着她,“哦?跟你取经,你追人的经验很丰富吗?”

    桑枝囧了囧,“才没有,不然我也不会暗恋了四年毫无结果。”

    说到自己的初恋加暗恋,桑枝不由得有些沮丧的低下头去。

    门少庭一脸好笑的看着她,伸手轻轻勾起她娇俏的下巴,“很失望哦?”

    “哪有?”

    桑枝一惊,担心门少庭会误会,赶紧解释,“我没有失望啦,只是觉得自己有些笨而已。”

    “嗯,暗恋了人家四年,人家却不知道,追人追到这个份上,确实只能用笨来形容了。”

    门少庭挑了挑眉,定定的看着她,某种满是戏谑。

    桑枝瞪了他一眼,“门少庭,你故意损我是吧?”

    可是门少庭却突然低头吻上了她的红唇,“可是我喜欢!”

    一句话,桑枝的脸颊瞬间飞起两片红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