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用门少庭的话说,如果不是桑枝追人技巧烂到家,如果不是她胆怯不敢对人家表白,也就不会有他捡漏捡到她这个宝。

    所以门少庭说,“我喜欢,就喜欢这么笨的你!”

    桑枝被他的话,说的从内到外透着羞涩,红着脸轻轻推阻着门少庭:“别闹了,好多人看着呢!”

    门少庭这才笑着将她放开,伸手拿了毯子给她盖在腿上:“睡会吧,午饭时候我叫你。”

    桑枝笑着点点头,头往后躺,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久,睡得迷迷糊糊的桑枝被门少庭叫醒,“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吧!”

    桑枝意识模糊的摇摇头,她不想吃东西,只想睡觉。

    见叫不醒她,门少庭又看看时间,想着再过不一会儿也该到了,便没有执意叫她,由着她继续眯觉。

    再次被门少庭叫醒的时候,飞机已经平稳的降落在机场。

    看着周围不断起来走出去的人群,桑枝不由得囧了囧,有些不好意思的揉着眼睛起身,“没想到我居然睡了一道。”

    门少庭揽着她一脸浅笑着往外走,“正好,不困的话,晚上带你看夜景去。”

    桑枝听了心里一喜,“真的啊?都说春城的夜景最美了,好期待!”

    看着她一脸兴奋的样子,门少庭不由得弯了弯嘴角儿无声的笑了。

    从机场打车直接到了春城市区,门少庭早就预订了酒店。

    登记完毕,带着桑枝上了电梯,来到房间。

    可能是因为在飞机上睡了一道的缘故,坐了大半天的飞机,桑枝却并不觉得累。

    伸了个懒腰,摸着此时已经咕咕乱叫的肚子,不好意思的问门少庭,“这里应该有kfc之类二十四小时的快餐店吧?”

    门少庭笑了笑:“饿了?”

    “嗯,”桑枝红着脸点点头,“后悔在飞机上没吃午餐了。”

    “把行李放好,我带你吃东西去。”

    俩人将行李放好,换了衣服,门少庭牵着她出了酒店。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早已过了午餐时间,晚餐时间却还不到,桑枝很怀疑能不能找到吃饭的地方。

    “这里应该有kfc吧?”

    毕竟也是个旅游的大城市,不可能没有啊!

    门少庭挑了挑眉,“吃什么kfc啊,那东西没营养!”

    桑枝扁了扁嘴,她知道门少庭很反对自己吃那个,之前和肖菲一起吃的时候,被他发现了,老大的不乐意,还很严肃的告诫自己以后少吃。

    “可是,现在不是饭点啊,除了那个还有别的可以吃的吗?”

    门少庭也不说话,只伸手拦了辆出租车,拉着她上了车,“师傅,黄石路小吃一条街,谢谢。”

    不多时,出租车在一条街的街口停了下来,门少庭付了钱,拉着桑枝下车。

    这是一条古香古色的小街,街道两边店铺林立,而且所有的建筑都是仿古的竹楼和木楼,看上去古朴又富有典雅的韵味。

    街道是由一块块正方形的青石铺就,走在这种青石小路上,看着两边古朴的店铺建筑,头顶蓝天白云,让都市忙碌而烦躁的人的心情立马儿感受到一种舒适惬意的慢节奏。

    和门少庭手牵手走在人流不多的青石路上,桑枝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放松。

    “老公,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这么一条街的?”

    看着两边的店铺,大多是一些很具当地特色的小吃。

    门少庭笑了笑,“出来旅游当然要提前做功课,了解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和人文景致,尤其带着你这么一个吃货,当然更要了解当地的特色小吃了。”

    桑枝囧了囧,相对于做足了功课的门少庭,自己真的是毫无准备,幸好自己有个万能的老公。

    “这里都有什么好吃的特色小吃啊?现在这个时间有的买吗?”

    门少庭带着她来到一家店门口,只见这家店门前有一个炭炉,上边放着一个很大的类似平底锅的铁锅。

    一个身着少数民族服装上了年纪的大妈正将一个个看上去像饼一样的东西放上去。

    门少庭走上前去,双手合十笑道:“阿妈,我们要两个粑粑。”

    大妈看着门少庭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进去坐,稍等一会儿就有了。”

    门少庭拉着桑枝走进店里,小店不大,但是很干净。

    找个靠窗的位子坐下,门少庭又给桑枝点了两个小菜和一份菌汤。

    桑枝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这的礼数的,你管人家叫阿妈,是妈妈的意思吗?”

    门少庭笑着点点头,又摇摇头,“也是也不是,他们这边管比自己年长的妇女统称阿妈,应该就类似于咱们那边大妈的意思吧。”

    不一会儿,门少庭要的粑粑上来了,桑枝看着表面被煎的有些焦黄透着一层诱人的油花香味的粑粑,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下嘴。

    “这个是饼吗,撕着吃吗?”

    旁边的阿妈看着她,善意的笑了。

    “用手捏起来,直接咬着吃。”

    阿妈的普通话说得不是很标准,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着。

    桑枝明白的点点头,双手拿起一个粑粑,“有些粘手,是黏米做的吗?”

    门少庭点点头,“吃吃看。”

    桑枝咬了一小口,外边看是油炸的焦黄色,里边却是诱人的翠绿,“哇,里边的颜色好漂亮,嗯,吃起来黏黏糯糯的,而且偷着一股淡淡的艾草的清香,还有一丝丝淡淡的甜味,很好吃。”

    桑枝的爸爸是中医,家里很多中草药方面的书籍。

    桑枝虽然不学中医,但从小到大,没少翻爸爸的书,对于一些比较常见的中草药她还是有些了解的,吃了一口便知道这粑粑里边放了艾草。

    门少庭赞许的看着她,“不错,不亏是著名中医的女儿。”

    桑枝骄傲的抬起头,“那当然了!”

    吃饱喝足,桑枝本想着直接在市里的几个景点转转,等到晚上吃了晚饭继续看夜景的。

    可是门少庭却说,市区白天没什么好看的,晚上才好玩,人才多。

    就这么,硬是不顾桑枝的反对,拉着她打车回了酒店。

    才到酒店,门少庭便进了洗手间冲凉,桑枝坐在飘窗上,望着外边的街道和稀稀疏疏的行人车辆,不由得一阵纳闷儿。

    春城是国内有名的旅游城市,而秋季应该正是这里的旅游旺季,可街上的人怎么这么少呢?完全没有自己想象中,旅游城市那种熙来攘往热闹非凡的景象。

    门少庭从身后一把将她抱住,下巴在她的肩头来回磨蹭着,柔声问道:“想什么呢,嗯?”

    桑枝笑了笑,摇摇头,“没有,我只是有些奇怪,怎么这里的街道看上去都这么冷清,行人车辆都不多,这里不是繁华的旅游城市吗?人怎么会这么少呢?是不是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啊?”

    门少庭笑笑,弯腰一把将她抱起,“你想太多了,晚上你就知道了。”

    “啊……你要干嘛?”

    桑枝搂着他的脖子失声尖叫。

    “做我该做的事呗!”

    门少庭一边坏笑着,一边抱着她大踏步往床边走去。

    突然意识到门少庭的意图,桑枝瞬间羞得满脸涨红,低着头,轻声哼哼道:“那个……我还没洗澡呢!”

    门少庭低头吻上她诱人的香甜,一脸坏笑,“我又不嫌弃你。”

    说着将她放在床上,一个猛虎扑食直接将她压到身下。

    桑枝惊叫着,双手护在自己胸前,“不要,我自己会觉得难受。起来啦,我要去洗澡。”

    门少庭蹙了蹙眉,“一定要洗?”

    桑枝斩钉截铁的点点头,“一定要洗!”

    她其实是想着,现在天还没黑啊,做那种事有些难为情啦,想着以洗澡为借口,磨蹭到天黑,然后直接拉着门少庭出去看夜景。

    如意算盘打的多好啊!

    桑枝心里暗暗得意着。

    可谁知,门少庭低吼一声,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大踏步就往洗手间走。

    “喂,你要干嘛,放我下来啦!”

    桑枝吓的脸色骤变,这男人这是要干嘛?送自己去洗手间吗?

    门少庭挑眉,一脸暧昧的看着她,嘴角儿微扬,透着坏坏的笑意。

    “我来帮你洗!”

    桑枝吓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不要,我自己来!”

    说着挣扎着就要从门少庭的怀里下来。

    门少庭却是更加用力的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别乱动,否则我不介意现在就要了你。”

    “你……流氓!”

    桑枝囧的满脸通红,小声的啐了他一句。

    门少庭丝毫不以为意,哈哈笑着,抱着她进了洗手间。

    “不脱吗?还是要我帮你?”

    看着站在水洒旁一脸纠结的桑枝,门少庭双手环胸,不由得扬了扬嘴角儿,一脸好笑的看着盯着她。

    桑枝的小脸涨得越发的红了,羞得她恨不得变成水,顺着下水道流下去。

    “看来是想我帮你!”

    门少庭见桑枝傻呆呆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轻笑着上前,伸手就要去扯她的衣服。

    桑枝吓得妈呀一声后退两步,皱着眉头说道:“你出去,我自己来!”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都老夫老妻了,究竟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哪里我没见过的?”

    这话一出口,桑枝更加窘迫了,咬着牙恨不得一脚将门少庭踹出去,可惜自己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估计连人家的边都沾不上,就被人家给制住了。

    “那你背过身去,我自己来!”

    咬牙憋了半天,桑枝终于认命的妥协了。

    门少庭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听话的转过身去,背对着她。

    桑枝怨念的看着他的后背,咬着牙,快速的脱了衣服打开水洒,站到下边。

    “你不许转过来啊,我马上就好,不许看啊!”

    一手护胸,一手快速的搓洗着。

    “好……”

    门少庭声音未落,突然一个转身,双手一伸紧紧的将她抱了个结实。

    “啊……”桑枝吓得失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