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夜色朦胧,室内昏黄的灯光洒在床上懒洋洋的女人身上,透着说不出的妩媚。

    桑枝浑身酸软的躺在床上装死,春城的夜色再美,此时对她都毫无诱惑可言。

    “起来,吃东西逛夜景去。”

    门少庭一身天蓝色休闲装,神采奕奕的站在床前,一脸浅笑的伸手朝她抓去。

    桑枝懒懒的挑了挑眼皮,伸手拍掉他有些粗粝的大掌:“不想动,好累,咱们明天再去逛吧!”

    门少庭嘴角儿微扬,一脸好笑的扑了过来,“原来你更喜欢待在酒店里做运动啊!”

    桑枝吓得脸色骤变,怪叫着滚到一边,立马儿从床上跳了下来,“去,逛夜景,等我,马上换衣服!”

    鬼才喜欢做“运动”,都快被折腾死了,这是要命的节奏啊!

    看着她动作麻利的换衣服,门少庭嘴角儿不自觉地抽了两下,无声的笑了。

    春城的夜景果然美丽,从酒店出来,一路都是人头。

    这时候,桑枝才真正感受到旅游城市的繁华热闹。

    “晚上和白天真的是两个世界啊,好多人!”

    走在春城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桑枝忍不住感慨。

    门少庭很自然的牵着她的小手,笑道:“要不怎么说这里是不夜城呢?这里是典型的高原气候,昼夜温差很大。白天的时候太阳很足,人们除非万不得已,一般很少出门,都是在太阳落山之后才开始出门活动。”

    桑枝点点头,尽管已经穿了件较厚的外套,夜风吹来还是感觉阵阵的冷意,不由自主的伸手将外套裹紧一些。

    “冷吗?”

    看到她下意识的动作,门少庭不由得挑了挑眉,从酒店出来的时候,自己告诉她多穿点,她就是不当回事,现在还是有些冷了吧!

    边说着边伸手将她揽进自己怀里。

    “还好!”

    桑枝嘴角儿微微扯了扯,低头偷笑。

    春城是典型的旅游城市,这里旅游业发达,很多当地人是靠家庭客栈来维持生活的,那种庭院式的三四层楼高的民宿很多,而且相对于正规的酒店来说,要便宜很多,也算干净。所以这里的人的生活过得都很闲适,基本上每天都是喝茶聊天下棋的悠闲小日子。

    用当地人自己的话说,在这里只要有房子就能赚到票子。

    桑枝和门少庭在街道上慢慢走着,经常会有当地人上前来问他们要不要住宿。

    门少庭拒绝了几次之后,对这种当街拉客的行为不禁有些厌烦了。

    桑枝看着他紧皱的眉头,笑道:“听说那种民宿也不错的,其实咱们完全不用住酒店那么破费,可以住民宿的。”

    门少庭瞪了她一眼,“没事吧?放着舒服的星级酒店不住,跑去住民宿,你老公带你出来旅游放松的,又不是带你出来逃荒的,你用不着给我省钱,咱不用精打细算的穷游。”

    选择了这条路线,又不跟团,门少庭固然有他不为人知的用意,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真的想趁机让桑枝好好放松一下,好好休息一下。

    桑枝无语的抚了抚额,小声嘟囔着:“其实我觉得穷游没什么不好的。”

    门少庭好笑的看着她,“行,等有机会了我带你穷游去,咱们身上一分多余的钱都不带,实在没钱了就乞讨或者当地打零工,你看怎么样?”

    桑枝被他的话逗笑了,“好啊,我倒是很期待呢!”

    打死她也不相信门少庭会真的那么做!

    两人先是找了一家当地特色的菜馆吃了晚饭,然后就开始漫无目的的瞎逛。

    在白天的小吃街后边的一条街上,此时的景象基本可以用人满为患来形容。

    就好像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出来数不清的人,到处都是人头儿。

    桑枝抬着头看着街道两边各色的酒吧,甚至有的酒吧已经开到了外边,成了露天酒吧。

    “这是酒吧一条街吧?都是酒吧啊!”

    桑枝看得有些兴奋了。

    长这么大,她还没有真正的去酒吧里感受过。

    之前去过一次,还是因为王丽琴喝多了把她叫过去的。

    那时候只顾着照顾王丽琴了,根本没来得及感受一下酒吧的气氛。

    此刻看着满眼绚烂的霓虹,桑枝忍不住有些跃跃欲试。

    “老公,咱们去酒吧坐坐吧?”

    她不是想喝酒,只是想感受一下里边的氛围,纯粹的只是想感受一下而已。

    门少庭看着她不由得蹙了蹙眉:“你喜欢这种地方?”

    桑枝囧了囧,以为门少庭将她想成社会上不良少女了,赶紧解释:“不是,不是啦,从来没去过,一时好奇,好奇而已。”

    “哦?从来没去过?”

    门少庭挑眉,“不是前不久才跟那个王总一起酒吧畅谈吗?”

    桑枝无语的瞪了他一眼,“门少庭,你故意的是不是,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儿,知不知道?再说那天我忙着照顾王丽琴,根本就没感受酒吧的气氛嘛!”

    门少庭笑着拉着她往前走,桑枝却仍旧不死心,抱着他的胳膊摇晃着,“走吧,进去坐坐嘛!”

    抬头,正好看见前边一家名叫“遇见”的酒吧,透过实木的没有镶玻璃的窗子,看到里边闪烁的灯光下,一个表情忧郁的帅哥正安静的坐在那里,抱着一把吉他静静的唱着。

    “这里看上去很不错哦,你看还有唱歌的那个帅哥,很不错的样子,咱们进去看看吧?”

    一边说着,已经自作主张的拉着门少庭就往里边走。

    门少庭抬头看了看酒吧的名字,嘴角儿不由得抽了两下,“遇见?你想在这里遇见谁?”

    听着他明显变了味的话,桑枝好笑的抬头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道:“遇见你就是我这辈子最美妙的遇见了!”

    这话很受用,门少庭无声的笑了笑,牵着她的小手走进酒吧。

    酒吧里人很多,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张空桌子,最后两人看到吧台上还有几张空椅子,便只好坐了过去。

    门少庭不让桑枝喝酒,自作主张的给她要了杯果汁,而他自己,因为有事情,更不能喝酒,只要了杯冰可乐。

    桑枝看着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喂,来这种地方,怎么也应该象征性的喝一点吧?不然会被人家瞧不起的!”

    门少庭抬头,果然看到吧台里的调酒师正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自己。

    “你很想喝?”

    桑枝扁了扁嘴,她其实确实很想喝点,她自认为自己的酒量还可以的,尤其看着调酒师手里调出的那颜色各异却绚丽多彩的酒,心里就忍不住的痒痒的想要尝试一下。

    “嗯,我想试试那个!”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了指调酒师刚刚调出的一杯下边紫色上边天蓝色的叫不上名字的酒。

    “看上去很好喝的样子,而且那颜色好漂亮,你不觉得吗?”

    桑枝一边说着,还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眸中的渴望十分明显。

    门少庭淡淡的摇了摇头,笑道:“那个酒后劲儿一定很足,你不怕?”

    桑枝摇摇头,“不怕,有你呢,我怕啥!”

    语气里是对自己男人满满的信任。

    帅气的调酒师很适时的递上一个善意的微笑,“这款酒叫做天上人间,稍有些后劲儿,但并不是很大,而且入口甘甜,回味无穷,很适合女士品用。”

    “嗯嗯,我就要这个,麻烦你给我来一杯。”

    不待门少庭点头,桑枝已经迫不及待了,看着那杯酒眼睛都直了。

    桑枝不是酒鬼,更不嗜酒,用她自己的话说,纯粹的只是被那杯酒的颜色和名字所吸引了。

    门少庭只静静的看着她,并没有阻止。

    端着那杯天上人间看了好久,桑枝才万般不舍的小小的浅酌了一下。

    “嗯,真的很好喝!完全喝不出酒精的味道。门少庭,你要不要也来一杯!”

    门少庭浅笑摇头,“不用了,你自己喝吧,我不想喝酒。”

    桑枝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儿,端着酒杯一脸嬉笑的看着他,“既来之则安之,进都进来了,你确定不喝一杯吗?”

    门少庭看着她,微微蹙了蹙眉,“不用,你自己喝吧。”

    说着端了可乐跟桑枝碰了碰杯。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舞台上那个安静的帅哥抱着一把吉他依旧很安静的唱着自己的歌,仿佛周围的热闹跟他毫无关系。

    那声音听上去很清爽,旋律也好,让人觉得很舒服。

    桑枝想,这一定是他自己的原创,不然怎么会唱的这么投入,这么动情呢!

    听着动人的旋律,品着甘甜的琼浆,桑枝的心不由得慢慢的放空,尽管在这喧嚣嘈杂的环境里,她却感到从未有过的放松。

    这种人多的密集的场所,谁不小心碰谁一下本来是很正常的。

    门少庭就这么被一个匆匆而过的人无意中撞了一下。

    转头望去,只见撞自己的那个人因为撞了人,动作稍微顿了顿,转身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好像要发作,却终是没有说话,转身便要走。

    门少庭淡淡的笑了笑,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他跟前说道:“朋友,鞋带开了!”

    那人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发现真的有一只鞋的鞋带开了。

    蹲下身去快速的系好鞋带,看了门少庭一眼,也不说话,便匆匆的往酒吧外边走去。

    可是就在他蹲下去系鞋带的瞬间,门少庭的眼睛便死死的盯在了他不经意间腰间露出的一个不大的纹身上。

    “怎么了?”

    一直沉浸在美酒和歌声中的桑枝,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男人已经从自己旁边的座位上下去了,赶紧用眼睛搜寻到他,小声问道。

    门少庭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的笑笑:“没事,你先坐着,乖乖的等我回来,我去下洗手间。”

    桑枝乖巧的点点头,“嗯,好。”

    门少庭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