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不疑有他,继续品着小酒听着悦耳的旋律自我陶醉着,丝毫没有察觉门少庭已经出了酒吧,追着刚才碰到他的那个人而去。

    不知不觉,一杯酒已经喝完,桑枝看着空空如也的酒杯,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将空酒杯递过去,对着调酒师笑道:“这酒真好喝,再给我来一杯吧。”

    调酒师笑了笑:“不怕你朋友生气吗?”

    桑枝挑了挑眉,笑道:“不怕,再一杯就好。”

    调酒师笑了笑,说道:“还是算了吧,这酒真的有后劲儿,要不给你来杯果汁吧?”

    桑枝蹙了蹙眉,对他的话丝毫不以为意,调酒师说这酒有后劲儿,可是自己一点不觉得上头,反而现在心思清明的很。

    “阿哲,一杯天上人间!”

    桑枝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人坐在自己旁边,男人皮肤很白,看上去也还算精神,只是略微有些发福,肚子上已经明显的看出一圈赘肉,就像挂着一条游泳圈似的。

    “朱老板来了,稍等!”

    那个被唤作阿哲的调酒师,看着朱老板笑着,手上麻利而又帅气的动作着,片刻,一杯新鲜的天上人间呈现在了朱老板面前。

    桑枝撇撇嘴,不悦的瞪了一眼调酒师,心说看着长得挺帅的,没想到也是个势利小人。她要了半天也不给她调,这个胖子朱老板一开口马上就给人家调了一杯。

    “你叫阿哲啊?麻烦帮我也调一杯。”

    桑枝的语气里透着明显的不悦。

    不待阿哲说话,那个朱老板已经将手中的酒杯递到桑枝面前,“小姐,这杯算我请你的。”

    桑枝看着他愣了愣,男人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不像是企图不轨的感觉,倒像是很久不见的朋友一样。

    蹙了蹙眉,看着面前的酒杯,扯了扯嘴角儿:“谢谢,不过喝杯酒的钱我自己还掏得起,就不让你破费了。”

    朱老板眼眉一挑,嘿嘿笑道:“小姐,第一次来‘遇见’吧?别不识抬举,要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儿?”

    桑枝冷冷的看着他,果然才几秒钟的时间就足以能让人显露出本性了。

    前一秒还笑得温和友好,下一秒便露出了本来面貌。

    “小姐这词不适合我,朱老板还是称呼我门太太吧。这里我确实是第一次来,还真的不知道朱老板这么好客,对于第一次来的顾客都这么照顾。”

    桑枝这话的本意是想告诉朱老板,找错了调戏对象,自己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可没想到,朱老板却是笑得更加放肆了。

    看着桑枝的眼神儿透着赤裸裸的欲望,上下打量着她,最后将视线停在她高耸的某处。

    “嘿嘿,我就喜欢这种熟了却还没熟透的感觉,你正合适。”

    朱老板说着,又一次将酒杯递到桑枝面前,“喝了它,算是给我朱某一个面子,咱们也就是朋友了,不然……”

    说着看着她的眼神儿倏地冷了下来。

    桑枝被他盯得发毛,心里忍不住有些害怕,门少庭怎么还不回来?厕所里很多人排队吗?

    可是尽管心里害怕,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她知道如果自己表现出明显的害怕,这男人会更加肆无忌惮。

    从椅子上跳下来,桑枝看也不看朱老板一眼,转身就往外走,一边走着,一边掏出手机拨打门少庭的号码。

    才掏出手机,还未拨通,只见朱老板冲旁边一使眼色,立马儿就过来两个人,一人拽住桑枝的胳膊,一人上前一把将她的手机夺了过去。

    朱老板接过桑枝的手机,笑吟吟的看着她,“想要给那个男人打电话求救吗?哼哼,你还不知道吧,他说上洗手间,其实早就离开‘遇见’了。自己被抛弃了都还不知道,女人啊,可悲啊!”

    边说着,边用一只手挑起桑枝的下巴,“还想着他会回来帮你吗?做女人做到你这份上,也着实是失败了!”

    桑枝的两只胳膊都被朱老板的人制住,根本无法反抗。

    狠狠的瞪着他,倔强的偏过头去,懒得看面前这个发福的腰间像挂着一个游泳圈的男人。

    但是男人的话,还是像针一样深深刺到了她的心上,心尖儿忍不住的一阵阵抽搐的疼着。

    门少庭真的像他说的,已经离开“遇见”了吗?真的把自己扔在这里走了吗?

    从男人的话里,不难听出,他早就对自己和门少庭暗中注意上了。

    所以才会在门少庭离开后,才会过来对自己图谋不轨。

    “啧啧,这女人还挺硬气,。不错,老子就是喜欢这样的!来啊,给我带到我的包房去。”

    说着大手一挥,已经率先朝酒吧二楼包房区走去。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还有没有王法了!”

    桑枝奋力的挣扎着,心里一个执念,不能被他们带上楼去,否则自己就真的完了。

    “王法?没人告诉你吗,在这里,老子就是王法!”

    朱老板转过身一脸不屑的看着她,语气颇为轻松。

    桑枝没有想到一个旅游繁华的城市,居然也会有这种不法之徒,心里害怕,开口大喊“救命,救命啊!”

    但是此时,仿佛像是提前安排好了一样,刚才还婉转轻灵的音乐旋律,突然被一阵嘈杂喧嚣的重金属乐声取代,整个酒吧内弥漫着各种说不出的疯狂和喧闹,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这边。

    桑枝才张口喊了半句,嘴巴已经牢牢的被驾着她的一个人捂住,顿时发不出半点声音。

    眼见得楼梯已经上了一半,桑枝心里越发的害怕着急,心里暗自咬牙,额头上已经急出一层细汗。

    突然,她张大嘴巴,朝着驾着自己的两人中的一人的胳膊狠狠的咬了下去。

    那人没有防备,被咬个正着,啊呀一声嚎叫,下意识的松开了桑枝的胳膊。

    桑枝趁机挥动着得到自由的这只手,抡圆了就照着另一个男人的脸打了过去。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几乎就那么一瞬间的事情,两个男人因为忽略了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的爆发力,都吃了亏。

    桑枝趁着他们怔愣之际,转身朝楼下跑去。

    两人瞬间反应过来,不约而同的跑着伸手去抓她。

    桑枝吓得大惊失色,惊叫着拼命向下跑去,顾不得看脚下,一脚踩空,身子一晃直接朝下栽倒下去,身体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额头磕在下边一张桌子腿上,猛地一疼昏了过去。

    “给我下去看看,快!”

    朱老板一见也是一惊,狠狠瞪了旁边两个没用的手下,“一群废物,赶紧过去看看,闹出人命老子也保不了你们!”

    感情这货也怕闹出人命啊!

    两个手下赶紧跑下来,伸手去拽桑枝。

    “枝枝……”

    门少庭回到“遇见”正好看到桑枝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吓得大叫一声冲了过来。

    见到朱老板两个手下,伸手揪起一个一拳打在他面门上,那人顿时嘴角儿鼻子一股鲜血喷了出来,眼冒金星转了两圈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另一个手下还来不及反应,门少庭已经一脚踹了过去,直接将他踹飞出去。

    酒吧里顿时乱作一团,尖叫声逃窜声不绝于耳。

    门少庭伸手轻轻抱起昏厥的桑枝,一双喷火的眸子冷冷的逼视着朱老板。

    事情闹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早有人报了警。

    警察过来的时候,朱老板指着门少庭恶人先告状,“是他,警察同志,是这个人闹事,还打伤了我两个朋友!”

    估计这个朱老板也是当地的名人了,警察跟他认识,为首的那个,看了看他笑着点了点头,又看了看门少庭,说道:“都带回去吧。”

    门少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抱着依旧昏迷的桑枝,淡淡的开口:“先把我老婆送医院!”

    “尚队长,你看他那样子,就不像好人,现在居然还敢跟你谈条件!”

    朱老板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瞅准时机就添油加醋火上浇油。

    尚队长估计也是怕出了人命,出于警察的职责,还是先让人带着门少庭和桑枝去了医院。

    医院病房里,医生对桑枝进行了紧急处理之后,对门少庭说:“她没什么大事,只是撞击到头部造成了暂时性的昏厥,伤口已经处理过了,待会儿就能醒过来,不过还是建议留院观察两天,看看情况,最好清醒之后再做个脑部ct。”

    门少庭点点,转身看着病床上的桑枝,心里说不出的自责。

    那个被朱老板称作尚队长的警察走过来,看了看病床上的桑枝,又看了看门少庭,他凌厉冰冷的眼神儿让他忍不住心里产生一种莫名的畏惧,说话语气也不由得客气起来。

    “我是春城公安局东城区分局的大队长尚明,关于今天晚上‘遇见’酒吧打架滋事一案,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尚明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自己的证件在门少庭的面前晃了一下。

    门少庭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冷冷的开口,“我可以跟你们回去,但是必须等我爱人醒来确定她没事才行。”

    尚明看着病床上的桑枝,明显的有些为难,蹙了蹙眉说道:“她现在在医院应该很安全,况且医生刚才也说了,她没事,你放心吧,这里有医生和护士照顾她呢,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你配合我们工作,相信很快就能回来和她见面的。”

    门少庭对尚明的说法明显的不以为然,“你还是先去审那个朱老板吧,等我妻子醒了,我自会找你说清楚的。”

    见门少庭态度如此坚决,尚明心里不由得有些气恼,挑眉不悦的道:“你这样让我很为难,我希望你配合我的工作,这样对大家都好!”

    门少庭没有说话,只冷冷的看着他,伸手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证件,打开递到他的眼前。

    尚明见了脸色一变,立正道:“我这就去审朱贤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