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头依旧隐隐作痛。

    “你醒了?还痛不痛?要不要叫医生?”

    一直守在床边的门少庭见她睁开眼,赶紧问道。

    看着眼前的男人,朱老板之前的话突然就窜进了脑海,他当时真的不在酒吧里,真的就把自己扔在那儿一声交待都没有的离开了?

    门少庭一脸担心的看着她,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儿显得有些冷漠,就好像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枝枝,你……怎么了?”

    没来由的,门少庭心里一阵紧张。

    桑枝摇摇头,重新又闭上眼睛,“没事,我有些困了,想睡会儿。”

    说着真的就将头偏向一边,闭了眼睛开始睡觉,根本不再多看他一眼。

    门少庭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叹了口气,伸手帮她将被子掖好:“那你好好睡吧,有事叫我,我就在旁边守着。”

    桑枝没有说话,闭着眼睛却根本毫无睡意。

    她内心无比纠结,其实很想问问门少庭,朱老板跟自己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他是不是当时不在酒吧,为什么会不吭一声的离开,将她自己扔在陌生的环境里?

    可是这一连串的问题在心里不断的徘徊着,她却始终犹豫着没有问出口。

    她担心自己得到的答案让会让自己更加受伤难过,或许门少庭这次突然带着自己出来旅行,不过又是个幌子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桑枝的心就忍不住的揪疼。

    她不怕门少庭拿自己当挡箭牌当幌子,但是却很讨厌那种自己被蒙在鼓里一无所知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无助,觉得门少庭虽然就在自己身边,但心却仿佛离自己很远,远到即使她伸出手拼命的去抓去够,却怎么也够不着。

    这,就是距离,两个不同世界人的距离!心的距离!

    或许是她与他永远也无跨越的距离!

    看着她背对着自己的身子,门少庭隐约的觉得桑枝好像心里对自己有什么误会,却又猜不出究竟是因为什么。

    “枝枝……枝枝……”

    轻轻唤了她两声,见她毫无反应,又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依旧没有反应,门少庭重重的叹了口气,看来是真的睡着了。

    又帮她拉了拉被子,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门少庭才轻轻起身,蹑手蹑脚的出了病房。他已经等不及明天了,必须马上见到那个什么混蛋朱贤德,问问他是谁给了他那么大的胆子,敢对他的女人下手!

    门少庭走出病房的一瞬间,桑枝的眼泪便忍不住的淌了下来,他说过会守在这儿,会守在自己身边。可是才一眨眼的功夫,他便又不声不响的离开了,依然没有一句交待。

    桑枝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委屈,气愤,懊恼,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自己的心也跟着烦乱的不行,头越发的疼了……

    门少庭来到东城分局,找到尚明。

    正在审讯室审讯的尚明,一脸严肃的看着朱贤德,“说说吧,酒吧里的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女人为什么会从楼梯上滚下去昏厥的?”

    朱贤德此时根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惹上了一个大麻烦,向来在春城横行霸道惯了的他,这还是头一次被请进分局的审讯室,以前有什么事,都是自己的手下出面处理一下就解决了,在他看来春城根本没什么事是他办不了,不能办的。

    懒懒的看了尚明一眼,朱贤德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闪着金光的烟盒,慢条斯理的从中抽出一支,递到尚明面前。

    “尚队长,抽一支,有话好说,我一定让我那不懂事的弟兄好好配合你的调查。”

    尚明冷冷的看着他,并没有伸手去接那支烟,反而严肃的说道:“收起来,这里不让吸烟。”

    朱贤德微微一愣,看着尚明一脸严肃的表情,朱贤德这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妙。

    “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尚明一双锐利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他早就对这个横行霸道的朱贤德恨之入骨了,巴不得找个机会好好的教训他一通,可是这朱贤德平时做事非常谨慎,好几次都让他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之大吉,抓不到他的把柄。

    这次终于让他在现场抓了他个现形,好不容易将他“请进”了分局审讯室,尚明说什么也不能轻易的将他放走。

    外边有同事进来,在尚明耳边耳语了几句,尚明淡淡的扫了朱贤德一眼,让同事代替自己先审着,他自己则出了审讯室。

    见到门少庭,尚明明显的脸色缓和了很多,对着他立正敬礼道:“上校同志,这边请。”

    门少庭淡淡的点了点头,“在这里还是称呼我门先生吧,我是带太太过来旅行的,不是来执行公务的。”

    如果不是因为桑枝发生了事情,他一定不会亮出自己的身份的。

    尚明了解的点点头,带着他来到办公室,做了例行的口供笔录。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门少庭突然停住脚步,转头问道:“那个叫朱贤德人还在这里吗?”

    尚明点点头,“在,我们正在对他进行审问。”

    “我能见见他吗?”

    尚明看着门少庭,犹豫了一下,虽然上校同志是在征求自己意见,但那语气里却透着不容拒绝的霸气。

    “好吧,你跟我来。”

    尚明心里有些懊恼,自己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可不知道为什么,在门少庭面前,总觉得有些压迫感,让他说话都没了底气。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气场”吧,上校同志的气场果然强悍!

    审讯室里,朱贤德见到门少庭的瞬间,脸色就不由得变了几变。

    他不明白,尚明怎么可以将这个人带来见自己呢?尤其还是在这种地方!

    隐约的,朱贤德觉得自己这次惹上了不该惹的人物了!

    妈的,该死的女人,不是说就只是平常的情敌吗,想要教训一下那个女人而已,看来自己是上了那个女人的当了!

    朱贤德心里恼恨着,想着这件事摆平之后,自己一定要找那个妖娆的女人算账。有生以来头一次进这种地方,居然是为了一个素不相干的女人,想想他自己都觉得呕得慌!

    门少庭进来的一瞬,整个审讯室的温度好像倏地就降了几度。

    尚明的同事,不明所以的看着尚明,搔了搔头问道:“尚队,这人是谁啊?”

    好大的气场,看他看着朱贤德寒冰似的眼神儿,如果眼神儿能杀人的话,估计朱贤德已经死在他的凌厉之下了。

    门少庭转头,淡淡的说道:“麻烦你们先出去,我想单独和他聊聊。”

    尚明点点头,对同事说道:“我们先出去吧。”

    那同事还有些摸不清状况,搔着脑袋说道:“他是谁啊,这不符合……”

    不等他说完,尚明已经一把将他拽了过来,“走吧!”

    说着将自己同事拖出审讯室,转头还不忘对门少庭说道:“我们就在门外,有事言语一声。”

    门少庭点点头,他明白,尚明这是话里有话,明着好像是在关心自己,实则是在告诫他不要对朱贤德有过分的举动。

    看着尚明和他同事出去,审讯室的门被重新关上,门少庭才慢慢的坐到朱贤德对面,冷冷的瞪视着他。

    朱贤德被门少庭看得浑身发毛,这男人的气场太强大,这一点他从酒吧里在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所以他才会选在在这男人离开后才对那女人下手。

    现在门少庭盯着他一言不发,反倒让他心里忍不住的一阵阵的紧张,宽大肥厚的额头上就不由得渗出汗来。

    “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朱贤德没有察觉到自己说话的语气已经变得哆哆嗦嗦,透着惊惧恐慌。

    眼前的男人是谁,他心里明镜似的,不就是那个女人的男人吗?

    可是他还是忍不住下意识的问了出来,说完之后,朱贤德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最后将目光停在他一双躲躲闪闪的眸子上。

    冷冷的说道:“说吧,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门少庭不相信面前这个男人是真的看上了自己的老婆,对她起了非分之想才会那么对待桑枝的。

    现在想来,那个看似无意中撞了自己一下的男人,又无意中露出身上代表着身份的纹身,让自己追了出去,到桑枝被这个男人非礼,这一连串的事情串联起来,似乎一切的事情都是有人刻意安排的,否则也太巧了些!

    朱贤德心里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面前这男人会猜到自己是受人指使,短短的时间内,他是如何判断出自己是受人指使的?这个男人又是什么来历?

    朱贤德不是傻子,在春城地面上混了这么久,大事小事他也犯过不少,但是因为上边有人撑腰,他一直是有惊无险,逍遥自在的活到现在。

    可是今天的事情,让他的心里突然没了底气,甚至说有些恐慌害怕,面前这男人那双鹰隼般的眸子实在太过凌厉,让他不由自主的心里打着哆嗦。

    “你说的是什么?我……听不懂你是什么意思?什么受人指使?老子就是看上那女人了,你又是谁?凭什么说我受人指使?”

    尽管心里害怕,可是想到自己的后k台,想到自己在这春城地面上地位,朱贤德还是梗了梗脖子,强壮镇定。

    门少庭突然栖身,一把将他的衣领抓住,冰冷的眼神儿狠狠的盯着他,仿佛一道利剑直刺朱贤德的心窝儿。

    “你再给我说一遍,你看上哪个女人了?”

    朱贤德脸色煞白,惊得鬼嚎:“你要干什么……来人啊,救命啊,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