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尚明和同事正在门外等着,听到审讯室内朱贤德的叫喊声,不约而同的心里一紧。

    那同事想也不想的就想往里冲,尚明却是一把将他拽住,“先等等,别急,他有分寸的。”

    尚明心里明白,像门少庭这么年轻就能当上上校的人为数不多,这样的人一定有着极其冷静的头脑,加上自己之前给过他暗示,他一定不会乱来的。

    同事搔着脑袋一脸疑惑的看着尚明,“尚队,那人究竟什么来历啊,看他那样子,不像是咱们本地人,而且似乎来头不小啊!”

    尚明看着他扯了扯嘴角儿,赞许的笑道:“可以啊,张强,没想到你小子这次倒是没看走眼。没错,里边那位,是你我,甚至咱们局长都惹不起的主儿。今儿朱贤德不长眼,撞在他的枪口上了,也该着他倒霉,咱们不用管,静观其变就好。”

    张强摸着脑袋嘿嘿笑着凑了上来,小声问道:“尚队,那个人究竟是谁啊,什么来头儿?”

    尚明一把推开张强凑过来的脑袋,瞪了他一眼,“没事别瞎打听,好好守着。”

    说着两人耳朵贴着门仔细听着里边的动静。

    朱贤德鬼嚎了半天,也不见有人进来解救自己,不由得又急又气又怕。

    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的惊恐的看着门少庭,“你先放开我行吗?放开我,你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门少庭这才松手,狠狠地瞪着他,“说,为什么那么对我妻子?”

    朱贤德吞了口唾沫,喘了半天气才缓缓说道:“我哪知道那女人是你老婆啊,我要知道你这么厉害,打死我也不敢招惹你的女人啊!”

    门少庭眼眉一挑:“少废话,说,谁让你对她下手的?”

    朱贤德还是有些不甘心,继续抵赖道:“真的没有谁指使,我就是看着那女人自己在吧台喝酒,长得又挺漂亮,就忍不住起了色心……”

    “不说是不是?”

    门少庭身子稍微前倾,突然一拳就打在了朱贤德的脸上,那货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被揍了个结实。妈呀一声脑袋朝下就往地上栽了下去。

    “啊……打人了,救命啊!”

    朱贤德趴在地上装死,嘴角儿已经往外渗出几丝鲜红的血来。

    门少庭上前一步,蹲身,一把将他揪了起来,“说,你跟朱雀帮的人是什么关系?”

    朱贤德吓得脸色惨白,被门少庭揪着的身体哆嗦成一团儿,吓得几乎语不成句:“什么……朱雀帮啊,我真的,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是……一个女人找到我,说那个女人是小三,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帮忙给她点教训的。”

    门少庭一把将他拽了起来,扔进椅子里,栖身上前,胳膊肘狠狠的压在他的胸前,问道:“那个女人是谁?叫什么名字?怎么找到你的?”

    朱贤德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张着大嘴可怜巴巴的瞅着门少庭。

    门少庭这才稍微松了点力道,冷冷的说道:“老实回答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朱贤德吞了口唾沫,哭丧着一张脸说道:“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甚至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她找到我的时候戴着一个大大的墨镜,我根本看不出她的模样,不过据我多年阅女人无数的经验来看,她一定是个大美人!”

    原来朱贤德是春城地面上出了名的地痞无赖加流氓,在山里有座不大的煤矿,所以认识的人都叫他朱老板。

    别看他平时吆五喝六财大气粗的,其实真正算起来并非那种富得流油的富人。

    不过这小子交际圈到很广泛,懂得给自己找靠山,傍上了市内某局的局长当干爹,一下子就好像跻身到了名流社会,身价提高了很多。

    但即便这样,他仍旧改不了那些流里流气的匪性,依旧带着手下胡作非为,只不过一般都不会亲自出头,有什么事都是手下随便找个出来当他的替罪羊,加上他比较善于保护自己,让相关部门根本抓不到把柄,所以他才平安逍遥至今。

    这次,这是几年来,朱贤德头一次亲自出马,没想到却出师不利,招来一身的麻烦。

    想到这儿,朱贤德心里就忍不住的一阵懊恼,暗骂自己,丫的,都怪自己一时鬼迷心窍,看着那女人出手大方,跟人家夸下海口。不料反而因为一时大意,害的自己进来了,事到如今后悔也没有用了,还是想办法看看怎么把自己先弄出去才是正事。

    门少庭冷冷的看着朱贤德,从他的眼神儿里,他知道,这次这小子没有说谎。

    又瞪了他一眼,才缓缓松开手,起身弹了弹自己衣服上的褶皱,走到门边,伸手将审讯室的门拉开。

    门外,尚明和张强正竖起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呢,门少庭冷不丁将门打开,两人没有防备齐刷刷的朝里栽了进来。

    门少庭挑眉,将他们二人扶住,“你们这是……”

    尚明尴尬的笑笑,“门先生,你的审问结束了吗?”

    门少庭点点头,“我没什么问题了,谢谢你,明天上午你们去医院找我爱人录口供吧。”

    一边说着,一边大踏步的往外走,出了房门,又回过头来狠狠的瞪了朱贤德一眼,“你最好祈祷我爱人没事,否则老子一定要你加倍偿还回来!”

    望着门少庭离去的背影,张强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羡慕的啧啧道:“真爷们儿,这才叫纯爷们儿!”

    尚明瞪了他一眼,伸手照着他脑门儿拍了一下,“看什么看,干活了!”

    张强疼的妈呀一声,转头再看依旧吓得一脸惨白的朱贤德,“你小子也有今天啊,还威风不?”

    朱贤德伸手抹了一把嘴角儿,看着手里鲜血,忍不住问道:“他是什么来头儿啊?”

    尚明狠狠瞪了他一眼,“那是你该管的事情吗?你还是先管管你自己吧!”

    说着又看了一眼张强,“准备录口供!”

    门少庭回到病房的时候,桑枝是真的睡着了。

    看着她额头上贴着的纱布以及微微蹙起的眉头,门少庭心里忍不住一阵的愧疚。

    都是自己大意了,以为才到春城他们不会这么快行动,没想到自己太低估了对方的能力了。

    对方消息的灵通性和行动力,都比自己预想的要强很多!

    想到这儿,门少庭不由得蹙了蹙眉,右手下意识的握紧拳头,狠狠的朝自己的大腿砸了下去……

    桑枝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看着窗外晴好的天气,桑枝双手撑着床坐了起来。

    “你醒了?”

    门少庭端着饭盒从外边走进来,看见坐在床上的桑枝,赶紧将饭盒放在一边,紧走两步来到她的床边,伸手将她扶起来,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背后。

    “来,垫着点,舒服些。”

    桑枝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门少庭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自从经历了昨天的事情后,桑枝就一直没给他好脸色,看着他的表情都是淡漠的仿佛陌生人一般。

    “饿了吧,等一下,马上开饭。”

    说着拿了脸盆和毛巾转身出去,不一会打了一盆水进来,放在放地上,浸湿了毛巾小心翼翼的给桑枝擦脸,很仔细的避开她额头上的伤。

    桑枝却是有些不自然的将头偏向一边,小声说道:“我自己来吧。”

    边说着,边向门少庭伸出手去。

    门少庭微微一愣,但随即扯了扯嘴角儿,有些不情愿的将毛巾递了过去。

    桑枝慢慢的擦了脸,又擦了擦手,才要将毛巾放在床头柜上,门少庭已经眼疾手快的接了过去,然后将挤好了牙膏的牙刷和漱口杯递给她,“将就一下,刷刷牙吧。”

    说着双手端了脸盆过去,那意思是打算就这么端着,让桑枝将漱口水直接吐在脸盆里。

    桑枝囧了囧,虽然很不好意思,但看到门少庭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感动。

    除了自己,他应该没有为别的女人做过这样的事情吧!

    “放地上吧,我自己能行!”

    桑枝看了他一眼,语气依旧淡淡。

    门少庭嘴角儿抽了两下,想要说什么,但始终没有说出口。

    将脸盆重新放在地上,伸手扶着桑枝坐到床边上,又将挤好牙膏的牙刷和漱口杯递给她,“可以吗?”

    桑枝点点头,轻声嗯了一声,开始刷牙。

    尽管已经弓着腰很小心了,但还是有漱口水溅到了地上。

    桑枝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那个……我来吧!”

    门少庭却是不由分说的一把将她抱起,重新把她放回到床上,“别管了,我来处理。”

    说完速度的端了盆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个拖把。

    看着他弯腰拖地的样子,桑枝心里忍不住一阵愧疚。

    这男人的一双粗粝的大手,原本是握枪提刀的,这种家务活一定很少干甚至没干过吧?

    他跟自己在一起会不会觉得很委屈?

    那样一个刚强果敢的男人,现在居然在她的病房里弯着腰拖地,这画面实在太违和感了。

    拖好了地,门少庭转身对着桑枝笑了笑:“等我把拖布放回去,回来喂你吃饭。”

    说完不待桑枝反应,已经拎着拖布出去了。

    桑枝坐在病床上,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发呆着,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总觉得自己很拖累他。

    可明明昨天晚上自己还很生他的气,还被他气得不想理他。

    其实现在,桑枝心里也很气,气他不跟自己说一声就离开了酒吧。

    桑枝当然不会相信朱贤德说的,门少庭是不想要自己了,才将自己扔在酒吧自己离去。

    她知道,门少庭离开一定有他的原因,但是她还是忍不住生气,气他对自己的隐瞒和不坦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