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再次回来的时候,桑枝依旧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发呆着。

    拿毛巾擦了擦手,打开饭盒,“饿了吧,看我给你买了什么早点?”

    桑枝转过头,饭盒里放着几个热气腾腾的小笼蒸包,还有一碗同样热气腾腾透着香味的皮蛋瘦肉粥,另外还有两小蝶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增的爽口小菜。

    桑枝摸着自己早已饿得瘪仓的肚子,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

    门少庭注意到她下意识的动作,心里忍不住笑了。

    用筷子夹了一个小笼包递到她嘴边,“张嘴,啊……“

    桑枝羞得满脸通红,看了他一眼,“我自己来吧。”

    说着伸了手过去接门少庭手里的筷子。

    没想到门少庭却是将胳膊一扬,把手举得高高的,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道:“让我喂你。”

    桑枝有些不自然的蹙了蹙眉,“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只是磕伤了头部,又不是伤了胳膊或者手,吃饭这种事情完全可以自理的。

    门少庭却固执的举着胳膊,“让我喂你。”

    桑枝无奈,点点头。

    门少庭高兴的看着她,笑得像个孩子似的。

    再次用筷子夹了小笼包递到她嘴边儿,“张嘴,啊……”

    桑枝别扭的张开嘴巴,一口将小笼包咬到嘴里,一边嚼着,不小心,嘴角儿淌出一滴油。

    不待桑枝反应,门少庭已经细心的拿了纸巾,轻轻的帮她拭去。

    桑枝看着他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心里不由得又是一阵感动。

    低头轻声说道:“谢谢。”

    语气虽然缓和了很多,但仍旧透着淡漠和疏远。

    “傻瓜……”

    门少庭伸出手去想要抚摸她的秀发,却被她头一歪似是不经意的躲了过去。

    他的手有些尴尬的停在半空,嘴角儿微微抽动了两下,扯出一道苦笑,“跟我说什么谢不谢的呢,我受伤住院的时候,你不也一样的照顾我吗?”

    门少庭的语气里有颇多的无奈,让桑枝听着一阵心酸。

    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还是我自己来吧,自从学会了自己吃饭,就再也没有让人喂过,反而不习惯了。”

    一边说着,已经伸手不由分说的从门少庭手里拿过了筷子,很自然的夹了一个小笼包再次扔进嘴里。

    果然她自己吃看上去自然多了,门少庭心里忍不住苦笑摇头,看来自己这次无意中又让她伤心难过了。

    桑枝吃了一半,忽然抬头,看着正一脸无奈的表情看着自己的门少庭,不由得蹙了蹙眉头,“你不吃吗?”

    门少庭摇摇头,“你吃吧,我在外边吃过了。”

    门少庭想说,看她对自己这么冷漠,他吃不下去,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她现在还生着病呢,这个时候,自己又何必凡事太较真呢,等她心情好一些再慢慢跟她解释吧。

    “哦。”桑枝不置可否的答应了一声,既然他吃饱了,自己便也没必要再客气,实在饿得够呛了,端起碗来就着爽口的小菜一口气就喝下大半碗皮蛋瘦肉粥。

    看着她吃的欢脱儿,门少庭嘴角儿不自觉地扬了扬,吃的还真香,看来是真的饿坏了!

    抽出纸巾,细心的帮她擦着嘴,“慢点吃,不够我再给你买去,又没人跟你抢。”

    尚明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门少庭小心翼翼的给桑枝擦嘴角这一幕,吓得他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这还是自己昨天见到的那个冷漠凌厉气场逼人的门上校吗?

    现在这个画面实在太颠覆门少庭在尚明心目中的形象了,昨天看到他时候的感觉完全被颠覆了,一时间让他有些消化不了。

    站在门边,尴尬的笑了笑,清咳两声,“咳咳,那个……门先生,门太太,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桑枝抬头,看着一身警服的陌生男人,不由得有些羞涩的红了红脸,夺过门少庭手中的纸巾自己擦着。

    门少庭淡定从容的看了尚明一眼,“进来坐吧,等我妻子吃完了早餐就可以开始了。”

    开始?开始干什么?

    桑枝不明所以的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握了握她的小手,笑道:“这是春城公安局东城分局的尚队长,负责你的案子。今天过来是有些事情要跟你了解一下。”

    桑枝了然的点点头,就是录口供是吧!

    抬头看向尚明,笑了笑,“尚队长,现在就开始吧,我已经吃饱了。”

    门少庭看着还剩了半碗的粥,皱了皱眉,“吃完再说不迟,尚队长不会有意见的,是吧尚队长?”

    尚明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笑道:“嗯,门太太慢慢吃,我不着急的。”

    不着急才怪,朱贤德此时还在分局里叫唤呢,他得赶紧跟门太太核实了情况,才好对朱贤德做下一步的处理。

    门少庭说完,已经端起了碗,舀了一勺粥递到桑枝的嘴边,“张嘴!”

    桑枝囧了囧,偷眼看了一眼旁边一脸尴尬的尚明,心里更加别扭了,“不用了,我真的吃饱了,现在就开始吧。”

    人家是执法人员,让人家等自己总是不好的吧,况且她也想着赶紧录完口供完事啊!

    门少庭却不听桑枝的,执着的端着碗看着她,“张嘴。”

    桑枝羞得满脸通红,下意识的张开嘴巴将粥吃下,心里怨念着,这男人是吃定了自己当着外人的面不会拒绝他是吗!

    “门先生对门太太真好。”

    尚明一脸羡慕的感慨,话就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了。

    才说完,尚明便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有些不妥了,赶紧闭口,转头将视线移向别处。

    门少庭听得很受用,给了尚明一个赞许的目光。

    桑枝却越发的窘迫了,脸颊飞起两片火烧云,低着头不敢看门少庭和尚明。

    “我自己来吧!”

    小声说着,伸手要去夺门少庭手里的碗。

    知道她脸皮儿薄,此时已经害羞的不行了,门少庭也不再逗她,从善如流的将碗给她,“慢慢吃,不着急!”

    桑枝看了他一眼,红着脸一勺接一勺的往嘴里猛塞,几乎是食不知味的吞咽了剩余的半碗粥。

    接过门少庭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角儿,不好意思的看向尚明,“尚队长,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们现在开始吧。”

    尚明这才将跟他一起过来,此时还站在外边的同事张强叫了进来。

    “门太太,这是我的同事张强,今天由他负责为您做笔录。”

    张强对着桑枝打个敬礼,笑了笑,“你好,我是张强。”

    说完又似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旁边面无表情的门少庭。

    这男人,只往那儿一站,根本不用说话,就能让人感受到他强大的气场。自己什么时候也能练得跟他一样,那坏人见着自己还不得早早的退避三舍啊!

    尚明详细的询问了昨天在“遇见”酒吧朱贤德骚扰她的经过,之后张强将笔录拿给桑枝看,确认无误后,桑枝在上边签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儿,不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因为接下来可能还会有一些问题需要找门太太和门先生核实,不知道方不方便?”

    笔录完毕,尚明和张强起身告辞,走到门口,尚明忽然转过身看着门少庭问道。

    门少庭点点头,“我太太还需要住院观察两天,如果不出意外,我们应该还会在这里停留个三到四天,时间上应该是有的。”

    尚明点点头,又看了桑枝一眼,笑了笑:“门太太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桑枝礼貌的朝他点点头,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想到门少庭刚刚说的话,自己还需要住院观察两天,就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虽然桑枝父亲是个医生,桑枝也不像叶晨泽那样排斥医院,但是让她在医院里住上几天,她还是不太愿意的。

    “我没事了,一会就把出院手续办了吧。”

    门少庭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轻轻的摇头,态度坚决的说:“不行,医生说了要住院观察两天,一会我再带你去做一个脑部检查。”

    “脑部检查?为什么?你担心我脑子被摔出问题吗?”

    桑枝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门少庭,自己此时头脑清晰口齿清楚,在她看来除了额头上擦破了点皮流了点血之外,自己一切都很正常,根本不需要做什么无谓的检查,至于住院观察,更是多此一举,不需要!

    门少庭摇摇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她,“不是我担心,而是必要的检查,乖,听话,别跟我赌气好不好?”

    他的语气里满是恳求与无奈,却又透着让人不能拒绝的坚定。

    桑枝扁了扁嘴,终于还是妥协了,“我答应做脑部检查,但是如果检查没事,就让我出院。”

    门少庭忍不住苦笑出声,伸手抚了抚她的长发,“知道跟我谈条件了,啊?”

    桑枝囧了囧,这不是条件,只是不喜欢没事在医院里住着。

    医院里的感觉并不舒服,尤其她躺在病床上,就会忍不住想起可怜的小逸。

    “好,我答应你!”

    门少庭笑了笑,点头答应了她的要求。

    接下来,桑枝被门少庭牵着去做检查。

    结果,根本不是只做脑部检查这么简单,根本就是给她做了个全身由内到外的彻底的检查。

    一圈繁复的检查下来已经到了中午。

    “午饭想吃什么,我去帮你买。”

    桑枝摇摇头,“不想在医院里吃,先办出院吧,出去吃。”

    门少庭的嘴角儿却微微一扬,扯出一道优雅的笑:“不行,现在还不能出院。”

    “为什么?”

    桑枝挑眉,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因为……有些检查的结果最快明天才能出来,所以至少要等到明天才能出院。”

    门少庭回答的一本正经,丝毫不带任何情绪。

    桑枝气得像青蛙似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门少庭,你这个大骗子!”

    说完使劲儿将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抽出来,气呼呼的扭头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