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也不阻拦,跟在她身后,回到病房内。

    桑枝气呼呼的坐在床上,瞪视着后边跟进来一脸无辜的男人。

    “门少庭,你个大骗子,天下第一号的大骗子!”

    一边说着,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门少庭心里一阵揪疼,上前一步,将她搂在怀里,“别哭,乖。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但是这次我真的没有骗你,咱们等明天结果出来了,如果没什么事,立马就出院,好不好?”

    那语气就像是在哄爱哭鼻子的孩子一般,轻柔中带着不舍与怜爱。

    可是越是这样,桑枝的眼泪就越是抑制不住的往外淌着。

    双手用力的往外推着门少庭的身子,“放开我,不要碰我,我不想理你!”

    “乖,别生我气好不好,我错了,我向你承认错误,但是你千万不要不理我!”

    门少庭更加用力的搂紧她。

    桑枝每一声的哭诉,都仿佛一把刀扎在他的心尖儿上,窒息的揪疼。

    门少庭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的生命中没有了桑枝的存在,那么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如果哪一天,桑枝真的离他而去了,相信他所能剩下的也不过是一具没有思想不会再爱的躯壳,再也不会再有爱和被爱的能力了。

    所以昨晚,当他急匆匆赶回“遇见”酒吧,亲眼看到桑枝从楼梯上滚落下来的那一刻,他的心脏仿佛也停止了跳动,被什么东西掏空般的难受,恐惧。

    直到现在,门少庭依然深深的自责,怪自己不应该一时冲动想也不想桑枝的安全独自追着朱雀帮的男人跑了出去,现在想想,其实当时他完全可以打电话交待给其他的弟兄们去办,而实在不应该欠考虑的盲目追了出去。

    别说桑枝恨自己,就连门少庭自己都恨自己恨得咬牙切齿。

    幸好桑枝没有什么事情,万一有个好歹,门少庭想都不敢想,恐怕自己也只有以死谢罪了!

    哭了很久,桑枝淡淡的推开门少庭,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

    “我累了,想睡一会儿,你有事就去忙你的吧。”

    桑枝知道,既然他是带着任务出来的,那么一定还有很多他自己的事情要办,虽然心里老大的不乐意,但是她还是不会拖他的后腿的。

    只是她不明白,门少庭出来执行任务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又何必弄个什么因为“视频门”事件被停职查看的处分,然后借着和自己一起旅游的幌子出来呢?

    这一点让桑枝百思不得其解。

    门少庭以为桑枝还在跟自己赌气,坐在她身边,双手把住她的肩头,认真的说:“枝枝,我知道这次是我错了,我不该不顾你的安慰冲动的跑出去追人,请你相信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桑枝抬头,双眼定定的望着他,他眸中的真挚让她感动,但是心里关于昨天发生的事情却依旧无法做到马上释怀。

    叹了口气,伸手抓住他一双粗粝的大手,桑枝笑了笑:“视频的事是故意安排的吧?为什么执行任务一定要带着我出来,不怕我拖你后腿吗?”

    门少庭尴尬的笑了笑,自己老婆聪明的很,冷静下来,稍微一分析,就能猜个大概,自己实在瞒不了她。

    “其实真的想借着这个机会陪你出来走走看看,任务真的是次要的。”

    桑枝心里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他还是不肯跟自己说实话。

    任务是次要的,自己是主要的,他却因为任务将自己独自一人扔在了酒吧里。

    苦笑着摇摇头,“好吧,我相信你了。”

    相信他吗?

    其实桑枝自己心里也说不准究竟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只是觉得此时自己心里苦涩的要命,仿佛吃了黄连般说不出的苦涩。

    第二天,各项检查结果出来了,桑枝除了额头上的一些不算严重的皮外伤,其他的一切安好。

    门少庭这才彻底放了心。

    可是桑枝看着镜子里额头上贴了厚厚的纱布的自己,心里却是万分纠结着。

    趁着门少庭上卫生间的空当,桑枝跑了出去,来到医生办公室,找到了主治医师,指着自己额头上的伤问道:“医生,我这里会留下伤疤吗?”

    医生看着她,伸手轻轻的在她额头的伤处按了两下。

    桑枝疼的呲牙咧嘴的,一阵唏嘘。

    “医生,怎么样?会留下很明显的伤疤吗?”

    任何一个女人对自己的容貌都是很介意的,即便桑枝也不能例外。

    都说容貌是天生的,可是本来好好的一张脸,若是后天原因添了一道丑陋的伤疤,桑枝很难想象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心情,能不能坦然面对。

    医生笑了笑,说道:“不用担心,伤势不是很严重,伤口不算深,应该不会留下疤痕的,放心吧。”

    桑枝这才松了一口气,谢过医生转身朝外走去。

    抬头,门口处,门少庭正双手抱胸倚在门上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桑枝不由得囧了囧,低着头也不说话,从他身边侧身出去,径直朝自己病房走去。

    门少庭也不说话,跟在她身后默默的回到病房。

    看着桑枝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门少庭知道她是打定主意要出院,自己是无论如何也阻拦不了她了。

    “担心额头上留下伤疤会影响我对你的感情吗?”

    倚在窗边,一脸闲适的看着她。

    闻言,桑枝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淡淡的看着他,“你会吗?”

    门少庭突然上前,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紧紧的抱着,“你说呢?当然不会!”

    回答的语气斩钉截铁,桑枝心里无声的笑了,她当然相信他不会,但是越是这样,她才越是介意自己的容貌,至少不要因为后天的原因变得丑陋。

    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大概说的就是她此刻这种心情吧!

    桑枝终于出院了,但是医生还是叮嘱要三天后回来换药,如果实在不方便就就近找家医院换了也是可以的,但是一定不要沾水,千万留神不要感染了。

    对于医生的嘱咐,桑枝都牢牢的记下了,包括医院给开得几样口服的药品,她也是完全按照医嘱按部就班的服用的,为的就是不让自己的额头上留下伤疤。

    桑枝出院后,按照门少庭的安排,两人还将在春城逗留两天的时间。

    门少庭答应她,会寸步不离的陪在她身边,带着她走完春城的各个景点。

    这两天桑枝玩的很高兴,几乎已经忘记了朱贤德带给自己的伤害和不愉快。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春城的时候,门少庭接到尚明的电话,希望他们挤出些时间再过去警局一下,还有些事情需要他们帮忙确认一下。

    门少庭蹙了蹙眉,担心会扫了桑枝的兴,本来想着拒绝的,可是话还没出口,桑枝已经开口道:“尚明让咱们过去吗?那咱们这就过去吧,从警局出来再去陵城也不迟,反正两个城市离得不远,坐车很方便的,不在乎晚这么一会儿。”

    门少庭点点头,带着桑枝打了辆出租车,直奔东城分局而来。

    尚明见到他们手里拎着的行李,知道他们这是要走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估计要耽误你们赶车的时间了。”

    门少庭淡淡的说道,“什么事?”

    尚明这才让张强带着桑枝进了办公室,对几个问题进行最后的核实确认。

    而他自己则拉着门少庭进了另一间屋子,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单独和门少庭谈。

    桑枝深深的看了门少庭一眼,才跟着张强进了办公室。

    录完口供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门少庭和尚明还没有出来,隔着房门,桑枝隐约能够听到尚明和门少庭谈论的声音,只是因为隔音的问题,对于他们的谈话内容,桑枝却是听不大清。

    但从尚明焦急的语气里,桑枝还是能够猜出,他们谈论的一定不只是朱贤德骚扰自己这件事情这么简单,一定还有别的事情。

    当然是什么事情,桑枝自然是不得而知了,因为她根本听不清楚他们的对话。

    重新走进刚才录口供的办公室,看到墙角处自己和门少庭的行李包,桑枝嘴角儿不自觉地扯了扯。

    然后果断的拎起那个装了自己行李的双肩包,走了出去。

    走出警局大门的一霎,桑枝忍不住转过身去。抬头看了看三楼门少庭和尚明待的那间办公室的窗户,深深的注视了几秒钟,才又转身离去。

    打车直奔长途车站,正好赶上一班去陵城的长途车。

    想也不想的直接买票上车,直到车子开动起来,桑枝才掏出手机,望着漆黑的手机屏幕,深吸了一口气,给门少庭发了一条剪短的短信:“你忙你的事情吧,我会代替你走完剩下的四个城市,不用为我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也保重!”

    看着编辑好的短信怔愣了一会儿,桑枝才慢慢的按下了发送键。

    桑枝知道门少庭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自己跟在他身边只能拖累他。

    所以桑枝本来想着找机会偷偷回京城的,但是想到自己额头上的伤,又担心回去之后不好跟家里人交待。

    无论是自己的父母,还是门少庭的家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一定都免不了对门少庭一通抱怨的。

    她不想因为这件事,让门少庭受到家人的指责,所以思来想去,觉得自己现在还不能回去。

    在分局,尚明将门少庭单独叫走的一瞬,自己独自去旅行,走完他们计划中的另外四个城市的念头便在桑枝的脑海中产生了。

    于是,趁着这个机会,桑枝这才果断的踏上了前往陵城的长途汽车。

    门少庭看到短信的时候,桑枝已经在前往陵城的车上了。

    看着桑枝的短信,门少庭急的再也无法淡定了,马上给桑枝打电话。

    可是电话里传来的却是一遍又一遍,“您拨叫的号码已关机”的冰冷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