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坐了四个多小时的长途汽车,一路上桑枝都兴致勃勃的看着车窗外如画的风景。

    人们都说华东五市的景致是一市一景各有千秋。

    这话一点不假,即便是沿途的风景都是美不胜收,让人留恋。

    只可惜这么美好的景致却无人同她一起分享,而且也只是一走一过的昙花一现。

    所谓“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一个人的旅行往往伴随着更多的感慨,而此时桑枝一只手托着下巴,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飞掠而过的美景,不由得想起了这句著名的诗句。

    这时候,她会想,门少庭此时在干什么呢?收到自己的短信,会不会很生气?

    想到他的时候,桑枝的嘴角儿不自觉的微微扬起,眼角眉梢流出的都是淡淡的笑意。

    在陵城汽车站下了车,才出了车站,便有很多“黑车”和旅店的人上前搭讪拉客。

    桑枝背着背包,紧闭着嘴,不让自己说话,下定决心不理会这些人。

    之前肖菲感情受伤之后,独自旅行,回来告诉她,每到一个地方几乎都会有很多的人上来找你搭讪,拉客住宿什么的,这样的千万不要理,还是自己走到马路上去拦截正规的出租车,找正规的旅店住宿比较安全。

    桑枝谨记肖菲的话,毕竟自己一个女人独自出行,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桑枝穿着一身休闲装,头戴一顶鸭舌帽,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走出揽客的人们的包围圈,来到大马路上,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在来的路上,桑枝已经用平板百度了陵城的酒店,选了一个位置价位都比较合适的全国连锁酒店,网上预订好了,让司机直接将她送过去。

    安排好自己的住宿,看看时间还早,桑枝便翻出平板查询当地的美食小吃,制订了陵城的旅游计划,桑枝匆匆的冲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渐晚。

    稍微收拾了一下,桑枝背着小挎包出了酒店。

    陵城是个干净安逸的古老的小城,老城区内还保留着古时候那种青砖碧瓦的建筑。

    青石路被环卫工人用水冲洗的光可鉴人,走在上边,仿佛穿越了时光的隧道,跨越了历史的长河。

    漫步在古老小城幽静的青石小路上,桑枝的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安静闲适。

    按照自己之前制订的计划,桑枝先来到湖边的小吃一条街,一路走一路吃,灯火辉煌热闹非凡的小街上,到处充满了人们的欢声笑语。

    这里是快乐的海洋,坐在湖边的青石凳上,微风拂过,湖边泛起层层涟漪。

    湖中的莲花开得正艳,在繁华绚烂的霓虹灯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传送着阵阵幽香。

    陵城三面环水,虽然不是海岛,却也有着“江上岛屿”的美称。

    一条河水几乎将陵城包围,夜晚乘船游陵城夜景也是这里的一大特色。

    有游船划过,船上人影攒动,或是聊天或是品茗听曲儿,自是别有一番乐趣。

    桑枝看得心里痒痒,长这么大还没有坐过船的她,跃跃欲试想要上船游览这陵城美丽的夜景。

    在岸上买了票,随着一拨游人上了一条装饰的古朴典雅的大船,随着船夫一声高歌:“开船喽!”

    船慢慢滑动,在湖面上留下一条条蜿蜒的水纹。

    因为第一次坐船,桑枝有些不太适应那种微微摇晃的感觉,生怕自己站立不稳倒了或者晕船,所以不敢像别人那样站在船上翘首仰望,而是坐在船头,双手死死把住船上的护栏,心里忍不住的有些紧张。

    “美女,帮我们拍张照吧?”

    一个帅哥手牵着一个女孩子走过来,迎风站在船头,女孩长得很漂亮,头发很长很飘逸,在夜风的吹拂下轻丝飞扬万种风情。

    桑枝愣了愣,意识到两人正看着自己,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过男孩手中的相机,说了声:“好。”

    男孩和女孩看上去都不大,也就二十左右的样子,正是爱美爱玩的好年华。

    两人对着相机镜头做着各种亲昵的动作,看上去一副相亲相爱如胶似漆的样子。

    桑枝突然想起,自己和门少庭还没有照过相。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跟他一起的时候,却往往将这事忘记的一干二净了,等有机会,自己一定要跟他拍一张合照,哪怕只是用手机拍一张两人的大头照呢!

    拍完照,桑枝将相机还给男孩,笑着说道:“你们两个感情真好,祝你们幸福。”

    男孩看了女孩一眼,笑道:“谢谢,我想我们各自未来的人生都会幸福的。”

    听男孩这么说,桑枝不由得愣了愣,这话的意思好像是两人的将来不会有交集的意思了吧?

    女孩见桑枝一脸疑惑的表情,也笑了,说道:“我们两个今晚之后就会各奔东西了,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所以其实今晚是我们的分手夜游。”

    女孩说的很轻松,从她的语气里听不出丝毫的难过,男孩亦是如此。

    桑枝不由得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她不明白,他们是如何能做到分手都这么潇洒的。是自己年纪太大,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跟人家有了代沟吗?

    之后,男孩和女孩并肩坐在船头望着远方,没有再说一句话,但是桑枝注意到他们的手却是始终紧紧握在一起的。

    桑枝想,他们一定是非常相爱的,不然不会彼此十指紧紧扣在一起。

    可是为什么这么相爱的一对儿,却要分开呢?

    这个夜晚,因为这对即将分手的年轻恋人,桑枝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微微有些遗憾,有些酸涩,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羡慕。

    从船上下来,已经是半夜时分,一船不认识的陌生人人因为旅游坐在了一起,偶尔还会闲聊一下,到了目的地却又各奔东西,再次成为陌路。

    桑枝想,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你的生命中,总有很多过客,能够在你心里留下痕迹的人其实少之又少,所以才格外珍贵。

    踏着皎洁的月光慢悠悠的往酒店走,一路上会有很多的游客行人从你身旁走过,而你也会从他们的身旁走过,彼此成为过客。

    在酒店门口,桑枝又一次遇到了那个帅气的男孩。

    “嗨,美女,又见面了。你也住这里啊,咱们还真是有缘啊!”

    桑枝笑着点点头,看了看他的身旁,已经没有了之前那女孩的身影。

    “你女朋呢?走了吗?”

    话一出口,桑枝便有些后悔了,自己这话问的似乎有些唐突了。

    抱歉的笑笑,“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男孩笑笑,“没事,你猜的没错,她走了,应该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桑枝明显的从男孩的眼中看到了一抹伤感的痛。

    原来表面上看上去很潇洒的分手,其实心里也是难受的。

    “我看得出你们彼此很相爱,都深爱着对方,为什么会分手呢?”

    问题又是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桑枝懊恼的要命。

    自己多大的人了,居然说话还是这么不经大脑,难怪门少庭会叫自己傻瓜,确实很傻!

    男孩看了桑枝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径直朝酒店大厅的休息区走去。

    桑枝囧了囧,知道自己话多,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戳了人家的痛处。

    犹豫的走过去,低着头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毕竟才见过面的萍水相逢连彼此姓名都不知道的人,人家凭什么要跟你讲自己的隐私啊,尤其还是关于感情方面的。

    男孩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儿。

    桑枝尴尬的搔了搔头,嘿嘿讪笑着:“那个,你坐着吧,我回房间去了。”

    说着转身要走,却被男孩出声叫住。

    “能陪我坐一会儿吗?”

    桑枝呆了呆,看看四周,半夜时分,休息区里已经没有几个人,只在远处的一张桌子上还坐着一个看书的男人,前台的服务生一脸睡意,无精打采的坐在那儿,头摇晃的像个波浪鼓,看上去已经进入梦乡了。

    桑枝从没有在半夜三更和一个陌生的人,尤其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坐在一起聊过天。

    可是一个人的旅行总是寂寞的,下午睡饱了的她此时毫无睡意,便大胆的在男孩的对面坐了下来。

    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坐着,直到远处那张桌子上看书的男人拿着书起身离去。

    桑枝忍不住蹙了蹙眉,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坐着,坐到天亮吧?

    “那个……你其实心里很难过吧?”

    桑枝发誓,她绝对不是有意要窥探人家的隐私,她只是单纯的想要打破这尴尬诡异的气氛而已。

    见男孩还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儿,桑枝有些窘迫的搔了搔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正纠结着要不要再开口时,男孩却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她,指了指她额头上的贴着的纱布问道:“那个……是怎么弄的?”

    桑枝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笑了笑:“这个啊,不小心磕到的。”

    “很疼吗?你是一个人来陵城旅游的吗?”

    桑枝囧了囧,不是自己在关心他吗,怎么情况发生了逆转,反倒成了他来关心自己的事情了呢?

    虽然心里觉得有些怪异,可总算还是打破了刚才的尴尬局面,至少这个男孩已经开口说话了,桑枝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高兴的。

    “还好啦,没觉得疼。我是一个人来这里的啊,华东五市不是国内南方最有名的五大旅游城市吗,一直想着有机会过来旅游,终于有了时间,就过来了。”

    桑枝有些心虚的笑着,额头上的伤疼吗?